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884章 坑人的相术
    “云杰,这件事你可别乱给你阿姨出主意,股票上她可是亏了十多万了。”杜哲清的态度却跟吴秋月截然相反,马上沉下脸说道。

    吴秋月的钱是在二零零一年就开始投入股市的,一投进去,股市就开始一泻千里,而她则继续抄底,一亏再亏,最终亏了十多万。二零零一、二年,不管是房价、其他消费,还是工资都还处于比较低的水平,十多万那绝对算得上一笔很大的数目。就算放在夏云杰现在所在的二零零五年,十多万对于小家庭而言也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是啊,云杰,是叫你给我妈算命,不是叫你鼓动她继续买股票啊!”杜海琼也紧跟着说道。她现在心里可是懊悔得要命,没事提夏云杰算命看相干什么,如今可好,这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是算命大师,竟然还煞有其事地劝我妈继续买进股票。还有,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跟自己做对啊,以前叫他帮自己算命不肯,如今倒是答应的干脆,却整出了这么一个坑人的结果。

    其实,相对于杜哲清和杜海琼,真正郁闷的是夏云杰,他是真不想暴露自己算命的本事,也真不想让吴秋月继续在股市中折腾下去,可明知道吴秋月抛票就是相当于赔钱,他总也不能坑她赔钱吧。既然不能坑她赔钱,那自然只好实话实说,让她赚点钱。不管怎么说,吴秋月也是杜海琼的母亲。

    如今可好,自己这一番好意倒成了杜哲清和杜海琼讨伐的对象,自己出神入化的相术到了他们两眼中也是成了坑人的瞎算。

    “喂,喂,你们这是什么态度。难道不相信云杰的相术吗?”吴秋月见好不容易有个人替她出头,支持她继续炒股,家里的另外两人却马上出来泼冷水,而且还颇多责怪夏云杰,马上一脸不满地责问道。

    “切,云杰要是能连股票都能算出来,他还当什么医生啊?直接躺在床上数钱好了。”杜海琼没好气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听一些算命先生说过,他们这一行也是有限制有规定的。可是不好随便运用手段替自己赚钱的,否则老天是会惩罚的,比如折寿之类的。”吴秋月振振有词地反驳道。

    现在家里终于有了个人支持,她是说什么也不愿意抛股了,甚至都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两年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私房钱拿来继续投进去。

    见吴秋月是铁了心,杜哲清和杜海琼互相对视一眼,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懒得再说什么,只是后者却忍不住瞪了夏云杰一眼。

    “来来,云杰吃点水果,对了,阿姨给你看看我买的股。如果要补仓的话,你看哪只股更合适。”吴秋月却似乎压根就没看到丈夫和女儿无奈郁闷的表情,而是一边劝夏云杰多吃点水果,一边把自己买的那几支股给夏云杰看。

    “看什么看,云杰都忙了一天,肯定累坏了,让他早点休息吧。”一听老婆说要补仓,杜哲清马上站起来说道。

    他又不是什么大老板,可经不起老婆在股市中这么折腾。

    “是啊,妈,我也累了,股票的事情你还是悠着点吧,别听云杰瞎说,他自己又不炒股,哪懂这些啊。”杜海琼见她老妈提股票,也马上跟着站起来,说着还瞪了夏云杰一眼。

    夏云杰见状哪还敢跟吴秋月继续探讨下去,急忙也跟着站起来道:“阿姨,股票的事情我确实不懂,我也就随便说说,随便说说。”

    随便说说?杜哲清和杜海琼父女两闻言直翻白眼,这种事情能随便说说的吗?如今倒好,都已经开始在考虑补哪支股票了。

    “呵呵,那就明天再说吧,今天你们早点休息。”吴秋月见三人都站了起来,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笑呵呵起身说道。

    杜哲清夫妇睡主卧,主卧有带卫生间,所以道了声晚安,杜哲清夫妇就直接进了房间,然后把门给关了起来。

    于是乎,转眼间客厅里就只剩下了夏云杰和杜海琼。

    刚才杜哲清夫妇在时,两人都还没什么感觉,表现也甚是随意,杜海琼还坐在夏云杰身边往他嘴里塞苹果,但如今两人一走,客厅中只剩下他们两人,想起晚上要睡同一个房间,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要不晚上我还是睡客厅吧?”好一会儿,夏云杰打破尴尬气氛,说道。

    “你要睡客厅,被我爸妈发现了怎么办?他们不是怀疑我们是假的,那就肯定以为我们吵架闹别扭了。”杜海琼说道。

    “那怎么办?”夏云杰看了一眼着装甚是清凉的杜海琼,一脸为难道。

    如今时令已经是五月份,江南天气热得早,白天都已经达二十度以上了,尤其今天天气更是高得离谱,都已经快要达三十度了,不少爱美的女孩子都已经穿上了吊带裙,露胳膊露腿的。杜海琼虽然好一些,穿的是长袖T恤和牛仔裤。不过这种天气,晚上总也不能穿着长衣长裤睡觉吧?就算穿着长衣长裤,那也肯定是轻薄宽松的。

    夏云杰可不认为跟穿着清凉的杜海琼晚上睡一个房间,自己还能睡得安稳。这女人的身材可不是盖的,尤其那对玉女峰格外的硕大丰满,颇有传说中童颜****的特色,当年她故意****夏云杰时,他早已有所领教。

    “能怎么办?当然是睡同一个房间,顶多让你占点便宜。不过事先说好了,我睡地上,你睡床上,可别想着跟我挤同一张床。”杜海琼咬着嘴唇,微红着脸说道。

    虽然她的性格一向大胆泼辣,但跟男人睡同一个房间还是生平第一次,一想起来,还是难免羞涩紧张。

    “那是当然,不过等会还是我睡地上吧,我皮厚一些。”夏云杰见杜海琼如此说,也知道今晚在劫难逃,只能“未婚同房”一次。

    “这怎么好意思,让你这么辛苦来帮忙,还睡地上?”杜海琼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感动之色。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是说我是你最好的两位异性朋友之一嘛!既然是朋友,哪用得着这么客气。”夏云杰笑道。

    “别提那家伙!一提起他我就一肚子来气,整天关机,发短信也不回,也不知道在哪里风流快活呢!还是你好,一叫就到。”杜海琼说道。

    “咳咳!”夏云杰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这究竟是算杜海琼夸自己呢,还是骂自己呢?因为那两个人都是自己啊!

    ps:今天又去了趟医院,把放在里面的支架给取出来了,这一“劫”总算是渡过了,谢谢这些天所有书友们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