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777章 让他打
    邢局长话音刚落,区公安局的人马上把夏云杰三人包围了起来,并且如临大敌一般将枪口对准了他们一家三人。

    邢局长之所以会亲自带队急速赶到南环街道派出所就是因为接到了派出所请求支援的电话,事先自然知道眼前这三人虽然看似手无寸铁,但个个都是身手很厉害的人,所以都不敢存有任何小视之心。

    林所长见至少有十来支枪对准了夏云杰三人,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目透一丝得意和凶狠地看着夏云杰三人道:“你们不是很能打吗?有本事现在有胆子再动一下看看?”

    夏云杰闻言眸中再次泛起一丝赤红之色,一丝丝暴戾气息再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整个派出所的温度都骤然降低,一丝丝寒意瞬间弥漫开来,让人莫名感到一丝恐慌,仿若末世即将降临一样。

    同样感到四周寒意弥漫的还有夏明鹏夫妇,两人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担忧之色,几乎同声叫道:“阿杰,不要冲动!”

    父母亲的话再次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下,使得夏云杰那几乎要迸发出来的暴戾之气再次缓缓收敛了起来。

    “爸妈,你们放心,我不会动他们的!”说着夏云杰将手伸进了口袋。

    “双手放在脑袋上,然后马上蹲下,否则我们就开枪了!”见夏云杰将手伸进口袋,那些警察莫名一阵紧张,纷纷喝道。

    “放心,我要是动手,你们早就没机会开口了,我只是打个电话而已。怎么邢局长,这么多枪对着我难道连让我打个电话的胆量都没有吗?”夏云杰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讥讽道。

    “让他打!”邢局长怎么说也是一个区公安局局长,又岂受得了夏云杰的讥讽,闻言摆手冷喝道。

    见儿子只是准备打电话,夏明鹏夫妇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这里的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儿子有多厉害,但他们却再清楚不过。

    一个可以在世间开辟仙家洞府,一个可以从江州市瞬间赶到东珠市的人,又岂是这些警察能对付得了的?

    见夏云杰果真掏出了手机,林所长、韩小龙等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不过更多却是不屑的冷笑。

    就算夏云杰再能打,也不过只是一个来自农村家庭的小年轻,如今又身处东珠市,莫非区区一个电话还能翻局不成?

    东珠市隶属云岭省辖区,夏云杰这个电话自然是打给黄老的大儿子,云岭省的省委书记黄培浩。

    云岭省,省委书记办公室,黄培浩正在翻阅一份报告时,他那平时几乎不大会响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黄培浩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人却已经毫不犹豫地放下手头的报告,拿起了那个属于只有少数人知道号码的私人手机。

    手机上显示的是“夏老师”三个字,黄培浩眼中的惊疑之色更浓。

    这位可是活神仙般的世外高人,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他呢?

    不过黄培浩这时却顾不得深思,急忙按了接听键,一脸恭敬地道:“夏老师,您好,我是黄培浩。”

    “我现在在东珠市新平区南环派出所,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这里的领导,让他们放人!”电话里传来夏云杰冰冷的声音。

    “好的,夏……”黄培浩闻言心里不禁又惊又怒,急忙恭敬回道。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直接挂了他的电话。

    拿着手中的手机,黄培浩额头的冷汗不知不觉中就一颗颗冒了出来。

    夏云杰,黄培浩自然接触过,知道他向来是一位和善亲切,从不摆架子的人。若不是怒到极点又岂会如此反常?

    夏云杰何许人?有什么本事,以前黄培浩或许不清楚。但现在他却再明白不过,那可是他父亲严严警告过是关系着国家安危的大人物!可以说,夏云杰发怒看起来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实际上,若失去控制绝对将会涉及到社稷安危的国家大事。更别说,这件事还是发生在他的辖区。

    抹了把额头的冷汗,黄培浩顾不得去揣测夏云杰究竟是为何而发怒。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夏云杰虽不是天子,只是一介布衣,但这一介布衣要是发怒却是翻手间能灭了一个国家的恐怖人物,如今他如此发怒,又岂能耽误?

    黄培浩没按常规程序,先叫秘书拨通东珠市委书记的电话,而是自己直接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直接就给东珠市市委书记拨去了电话。

    “请问哪位?”黄培浩拨通了市委书记办公室的电话,不过接电话的却是市委书记的秘书。

    “我黄培浩,叫郝岩同志接电话。”黄培浩以不容置疑的口气直接命令道。

    “黄……黄书记,您稍等,我马上请郝书记接电话。”东珠市市委书记的秘书见是省委书记亲自来的电话,不禁吓了一大跳,急忙恭敬回道。

    说完,秘书急忙把电话递给郝岩,低声提醒道:“郝书记,省委书记的电话。”

    郝岩一听说是省委书记亲自的来电也是吓了一大跳,急忙一把抢过秘书手中的电话,恭敬地打招呼道:“黄书记您好,我是郝岩,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虽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黄培浩并不清楚,但事情发生在东珠市却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听到东珠市一把手郝岩的声音,黄培浩心里是恨不得马上劈头把他臭骂一顿,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当务之急是先把人放了,然后再调查追究责任。

    “你马上吩咐下去,叫新平区南环派出所的人马上把一位姓夏的年轻人还有跟他有关联的人都放了!”黄培浩直接命令道,声音中透着一丝冰冷。

    省委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郝岩又哪敢怠慢,更不敢说个“不”字,心里只把新平区公安局的领导骂了个狗血淋头,嘴上却早已经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

    答应下来之后,郝岩本还想跟黄培浩扯上两句,探探他的口气,但黄培浩却直接道:“现在马上去办这件事,并且马上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后汇报给我!”

    说完黄培浩便挂了电话。

    郝岩见黄书记直接挂了电话,越发意识到这件事紧急,也懒得再给新平区区委书记打电话,而是直接越过他给新平区公安局的邢局长拨去了电话。

    南环派出所,邢局长等人此时正看着夏云杰不急不缓地把手机收入口袋,脸上都带着一丝怪异的表情。

    刚才夏云杰说的话,邢局长他们自然都听到了。那嚣张、那淡定的口气,让他们实在感到很怪异。

    他们想不通,一个江州市农村里的人,凭什么这么嚣张,凭什么这么淡定?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他故意在玩弄他们?

    越想,邢局长等人越觉得夏云杰是在故意耍他们!否则根本解释不通一个江州市农村来的人怎么可以牛逼到以命令的口气叫这里的领导吩咐他们放人呢?更解释不通,既然这个夏小子这么牛叉,他的父母又怎么会跟购物团旅游呢?这种购物团一般也就是一些稍微有点小钱,想见见世面的人玩玩的。这年头,真正有钱的,要嘛就是跟纯玩团,要嘛就是自由行,当然更富的,或者说像夏云杰刚才打电话是表现出来的牛叉样,那怎么都得是有专人接待,专人陪着的游玩,又怎么可能参加这等初级的购物团旅游呢?

    “小子,你竟然敢耍我们?”越想,邢局长也越恼火。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区的公安局局长,别说在新平区就算在东珠市大小也算是个人物,又何曾被一个乡下来的小子给如此戏弄过?

    邢局长这话一说出口,韩小龙和林所长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还有解恨的表情。至于那些警察则个个再次怒声喝道:“双手抱着脑袋,全部蹲在地上,否则……”

    警察们“否则”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邢局长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邢局长见自己的手机突然响起,心里没来头重重跳了一下,眼睛再一扫上面的来电显示号码竟然是市委那边的号码,脸色不禁变了变,急忙摆手示意手下们先别动手,然后才接起电话。

    邢局长电话才刚接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听筒里便传来市委书记郝岩威严的声音:“我是郝岩。”

    “郝书记,您好!我是邢志,请领导指示!”邢志也就是邢局长一听竟然是市委书记亲自给他这个区区区公安局局局长打电话,吓得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然后条件发射地****并拢立正道。

    “南环街道派出所是不是扣留了一位姓夏的年轻人?你吩咐下去叫他们马上放人。还有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赶到南环街道派出所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郝岩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

    邢局长一听顿时彻底傻眼了,冷汗不受控制地从他额头如雨点一般滚落而下,他做梦也没想到夏云杰刚才那个电话真的就叫来了领导,而且竟然还是东珠市的第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