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766章 夺门而逃
    夏云杰帮自己和乌雨琪要了两杯“七色彩虹”鸡尾酒,然后举杯跟乌雨琪轻轻碰了下,道:“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不过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去想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好男人。”

    “我知道,谢谢杰哥。”乌雨琪抿了口鸡尾酒,点点头道,只是心情却是说不出的复杂。

    夏云杰并不是个很会安慰人的人,见乌雨琪点头说知道,后面的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再安慰下去了,只好静静地陪着她喝酒。

    虽然夏云杰不懂得安慰人,但他知道当一个人心情不好时,有个朋友在身边默默陪着却可以让人不会感到孤单。

    时令还没到夏天,到了一点之后,酒吧已经没有多少客人。空闲下来的刘珂和徐佳很快也加入了进来。

    从酒吧离职一年半多,四个曾经关系密切的同事、朋友终于再度聚首喝酒。

    一种微妙而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仿若一切都在昨日。

    “好想再和杰哥一起骑着自行车下班啊!”

    “是啊,那时候吹着风,在空阔的街道上骑着车说说笑笑感觉生活多么惬意。”

    “……”

    “还记得银滩吗?那次还是我第一次下海,没想到在杰哥的指点下,竟然就学会了游泳。”

    “当然记得啦,好几次我还梦到了呢!”

    “……”

    不知不觉中,酒越喝越多,话也越说越多,真情在不知不觉中流露了出来。

    夏云杰看着眼前三位眼神已经有些醉意朦胧的女同事,思绪也飘到了那段岁月。那时他远比现在淳朴,那时他没有钱,那时他还在苦苦地为生活挣扎,那时酒吧里还有一个叫程娉的女孩子,但现在一切似乎都已经离他很遥远了。包括他在酒吧里认识的第一位女孩子程娉。

    自从程娉去了北京之后,两人就已经很少联系,到后来夏云杰有一次给她打电话时,连那个号码都已经不再用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想彻底跟以前说再见,再后来就彻底断了联系。

    听得越多,回忆得越多,突然间夏云杰有些羡慕起乌雨琪她们。

    她们可以喝醉,她们可以借着酒意彻底放开自己,可自己呢?自己好像从来就没醉过,醉酒究竟是一种什么滋味呢?夏云杰不知道。因为他的体质实在太好了,他的神经实在太强大了,酒精又如何能麻醉得了他?

    他知道自己离普通人的生活渐行渐远,再也回不去了。

    “杰哥,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风轻云淡,总是那么高高在上?每一次看到你,总感觉变得陌生了,变得遥远了。为什么会这样?”乌雨琪端着酒杯,醉眼迷离地看着夏云杰,声音中带着一丝感伤。

    夏云杰闻言心里头不禁一痛,伸手去拿乌雨琪手中的酒杯道:“你已经喝多了,今晚就到这里吧。”

    “我就要喝多,我就要喝醉!杰哥,你不要这么清醒好不好?你也陪我们醉一回好不好?要不然我总觉得你离我们很遥远。”乌雨琪却躲过夏云杰的手,一口饮尽杯中酒,然后目光迷离地看着夏云杰说道。

    喝醉?我能吗?夏云杰转动着酒杯,犹豫着,不过当他的目光突然碰触到乌雨琪那迷离中带着一丝感伤的目光,他目中透出一抹豁出去的目光。

    “喝醉就喝醉,难道成了活神仙竟然连醉一次都不敢吗?”

    “人生难得几回醉,好,今晚我就陪你们醉一回!”夏云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冲服务生道:“把酒吧里最烈的酒给我拿来。”

    “哦!杰哥要发威啰!”见夏云杰突然爆发,乌雨琪、徐佳还有刘珂三个女孩子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一下子兴奋得坐在吧椅上,举起双手,上身随着音乐的节奏动情地摇摆起来。

    酒不醉人人自醉,虽然夏云杰还没开始喝醉,但看着三位BULENIGHT酒吧最性感的女人在自己眼前摇摆着性感的身子,人似乎已经开始醉了。

    服务员很快就把酒吧里最烈的酒给夏云杰端了上来,夏云杰看着眼前的酒,眼中透射出一丝兴奋。这么多年,他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律中生活着,哪怕拥有了超能力,他依旧压抑着自己的野心,牢记师父的教训,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自己会误入歧途,成为祸国殃民的大魔头。今天他终于要彻底放开自己一回了,至于结果会怎么样,夏云杰现在不想去想。

    人生难得几回醉,今天醉一次又何妨?夏云杰一手端起酒杯,另外一手接连按了几个法诀。

    他封印了自己的能力。

    这一刻,他成了真正的普通人,除非嗅到危险气息,他的能力是不会自动解封的。

    “来,干杯!”夏云杰直接拿起酒瓶豪爽道。

    “杰哥万岁,干杯!”乌雨琪三人同样直接拿起酒瓶。

    ……

    凌晨两点半,四个年轻人互相勾搭着,一路摇摇晃晃。

    三女一男。

    偶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偶有车子从他们边上开过,女人无一不露出鄙视的目光,而男人却无一不流露出羡慕嫉妒的目光。

    我靠,这男的牛叉啊,一拖三!

    凌晨三点,乌雨琪三人终于如愿以偿地把她们的杰哥带到了她们的房间里……

    时令已是四月半,早晨十点钟的太阳虽然远不如炎热夏天那么毒辣但却已经很耀眼。哪怕隔着窗帘,强烈的光线依旧还是透了进来。

    橡树园小区,离楠山路并不远的一个新公寓楼小区。

    斑驳的阳光下,一间卧室的大床上横七竖八躺着三女一男。

    场面很香艳,很儿童不宜。躺在中间的年轻男子只穿着条裤衩,左右胸膛上各趴着个只穿着胸罩和**裤的女子。雪白的大腿有压在他腿上上的,也有横压在他腹部的。

    木地板上是一地凌乱的衣服。

    斑驳的阳光下,夏云杰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头有一点点疼,脑子有点混乱迷糊。

    我这是在哪里?望着陌生的天花板,夏云杰使劲去回忆。

    突然间夏云杰脸色大变,急忙低头一看……

    然后夏云杰看到了那香艳的一幕,看到了乌雨琪丰满性感,比例协调,只穿着三点式的****,看到了刘珂堪比模特的雪白长腿,看到了徐佳那对跟她身体相比而言显得格外硕大,连胸罩也遮掩不住的胸器。

    如果夏云杰经常观赏某岛国的“艺术”片的话,他会知道那**杯应该至少是E级的。

    这香艳的一幕落在夏云杰眼里,让夏云杰仿若普通人大白天见到鬼似的,一张脸煞那间都有些变白了,眼中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丝惊慌之色,偏生在这种时候那玩意竟然还突然昂然挺立起来,刚好顶到压在他身上的大腿。

    那条大腿是属于高挑的刘珂的,她感觉到了大腿上的异样,“嘤!”了一声,然后张开了眼睛。

    虽然夏云杰如今早已经不算雏儿,但这个时候那颗心竟然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差点忍不住就要直接对着刘珂睡穴点一下,让她重新闭上眼睛。

    “啊!”夏云杰还没把这个想法付诸行动时,一尖锐的惊叫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刘珂睁大眼睛看着只穿着一条裤衩的杰哥,很快目光又转移到了自己大腿压着的地方……

    刘珂的尖叫声一下子把乌雨琪和徐佳也给叫醒了,她们同样先是一声尖叫,然后同样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盯着穿着一条裤衩躺在她们大床上的杰哥。

    面对三个三点式的乌雨琪三人,夏云杰飞快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慌忙中他忘了自己封印了自己的能力,手脚变得不利索了不少,惊慌爬起中手还压在了徐佳那至少E级的**杯上。

    “杰哥!你……”徐佳涨红了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夏云杰,还有他压在自己从未被人碰过的****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云杰终于彻底惊醒过来,一边飞快解开了自己的能力,一边是尴尬得恨不得找条地缝给钻进去得了。

    “杰哥,其实没关系的。”徐佳看着惊慌失措,脸红得跟猴屁股一样的杰哥,红着脸低声道。

    饶是夏云杰已经恢复了能力,听到这话,从床上飞跃着地的****都差点忍不住一软,站立不稳。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你们再睡一会儿,再睡一会儿。”落了地,夏云杰就像****的男人听到了外面的开门声,吓得从地上胡乱抓起属于他的衣服和裤子,一个闪身就出了卧室,再然后飞快穿上,再然后自然就是夺门而逃。

    夏云杰的速度是何等快,等乌雨琪三人彻底回过神来时,夏云杰已经不见踪影了。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许久乌雨琪才开口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好像我们三个人跟杰哥睡一起了。”

    “什么好像,就是睡一起了。”

    “那,那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

    三人急忙低头看向两腿之间,虽然**裤很性感,有丁字裤,有透视的,还有可爱的卡通,但都完好无整。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耶!”三人看过后,心情复杂地说道。她们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希望糊里糊涂地跟杰哥发生关系,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好。

    “那我们到底算不算睡了杰哥?”许久,三人突然不约而同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