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753章 亡羊补牢
    “秦岚同志,你这可是折煞我也。有夏老师在这里,哪有我钱卓飞上座的道理。”钱市长急忙谦虚道,“夏老师,您请上座。”

    见堂堂东通市市长,市委二把手,钱卓飞在夏云杰这个小年轻面前竟然谦卑到如此程度,卫晨和邢鹏举再次陷入了呆滞状况。

    以他们的脑子实在无法想象究竟是需要什么样的人物,才能让钱市长如此谦卑?恐怕至少也需要省委常委以上的高官吧?可省委常委,整个江南省也不过只有十三个而已啊!夏云杰一个小年轻,一个大学老师又怎么可能跟他们比肩呢?

    可事实摆在面前却又由不得卫晨和邢鹏举不相信,眼前这位小年轻就是堪比江南省省委常委级领导。

    可怜的卫晨和邢鹏举并不知道夏云杰何止是堪比江南省省委常委啊,就连国家某特殊部门的瞿主任都要叫他一声师叔祖!

    夏云杰知道自己身份摆在那里,也就没再跟钱市长客气,拉着秦岚的手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上位,等夏云杰和秦岚落座之后,钱市长这才挨着他落座,而卫晨和邢鹏举却愣是不敢入席,直到夏云杰招呼他们,他们这才如坐针毡地在下首陪坐。

    不过虽然如坐针毡,但两人的心情都极其的激动,尤其卫晨,这一次他终于真正看到了自己东山再起的曙光,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夏云杰刚才口气这么大。

    原来他竟然比钱市长还要牛叉啊!

    众人都落座后,服务员便开始上酒菜。

    “夏老师欢迎您来东通市游玩,今天我来迟了,我自罚一杯,还请您原谅。”服务员上了酒菜之后,钱卓飞直接给自己满满倒了一蛊白酒,站起来一饮而尽。

    中国官场赴宴也是很有讲究的,一般是官最大最后一个抵达,否则成了领导等下属那就闹笑话了。所以钱卓飞是踩着点来的,以免来早成了他这个市长要等公安局局长。可钱卓飞万万没想到,今晚竟然还来了个夏云杰。

    夏云杰可是瞿主任的师叔祖,可想而知让夏云杰等他是何等失礼之事。

    见饭局才刚开始,钱市长就自罚一杯,卫晨和邢鹏举差点直接看瞎了一对眼睛。

    这究竟是什么节奏?这个夏老师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牛叉啊!要知道平时吃饭喝酒,钱市长这样的官员那可是稳坐钓鱼台,只有别人满杯敬他酒的份,鲜少有他满杯敬别人酒的机会,更别说饭局刚开始就自罚一杯了。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卫晨和邢鹏举也不会相信。

    钱市长自罚了一杯之后,又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举杯道:“夏老师我敬您,您随意。”

    “呵呵,钱市长你这喝酒方式不对,很容易喝伤身体的。来来,先坐下吃点菜,今天呢,我特意请岚姐约你吃饭,是有两件事要跟你说一说。”夏云杰这人最见不得别人热情,见钱市长一开始又是自罚又是敬酒的,笑着把他拉回了位置。

    “夏老师您请说。”钱市长闻言马上坐直了腰杆,一脸正色道。

    “一件是关于你侄子钱凯的。”夏云杰看着钱市长说道。

    “钱凯?他怎么了?”钱市长闻言眼皮猛地一跳,微微变色道。

    “你这个侄子可不像你,他很嚣张蛮横啊!”夏云杰语气微微有些转冷,却是因为谈起钱凯心里又被勾起了一丝不快。

    “这个兔崽子,是不是他不长眼得罪您了,我这就把他叫过来狠狠修理他一顿。”钱市长闻言终于脸色大变,猛地站起来道。

    “他要只是得罪我,倒也无所谓,你修理教育他一顿也就是了。”夏云杰摆摆手示意钱市长坐下,然后继续道:“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你那个侄子先是在酒吧见色起意,****我同事不说,还仗势打我的同事,被我教训了一番之后,事后不仅不知道思过悔改,反倒变本加厉,第二天竟然串通派出所的人抓了我的那帮同事。卫主任为此事还特意跑了趟派出所,不过却无济于事,最后还是岚姐特意打了个电话施压,派出所才放了人。不过你那个侄子却还不知道收敛,今天更是变本加厉。这件事我是一定要处理的,但考虑到你我怎么说也有过一面之缘,我听岚姐说你为官名声也还算清廉正直,我这才请岚姐约你一起吃顿饭。对了,还有你那个许秘书,也是个可恶之人。这件事细节方面,卫主任和邢队长知道的更清楚,让他们跟你说吧。”

    夏云杰话说完时,钱市长不仅脸色已经铁青,额头更是冒出了点点冷汗。

    他很清楚,以夏云杰的身份,若不是他跟夏云杰见过一面,为官还算清廉,恐怕别说他侄子了,就连他这个市长都很有可能要受此事牵连。

    “对不起夏老师,我因为无儿无女对这个侄子向来比较宠爱,没想到他在外面竟然如此为非作歹!具体如何处置,一切由夏老师您来……”钱市长起身鞠躬道。

    “这不是由我来决定的,而是由法律来决定。具体的还有些细节你再听卫主任和邢队长说一说吧,这件事涉及到不仅仅只是你的侄子,还有一些官员,你是市长,你是需要酌情处理的。”夏云杰没等钱市长把话说完,摆手打断了他。

    “是!”钱市长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然后铁青着脸冲卫晨和邢鹏举点点头道:“卫晨同志,鹏举同志,麻烦你们把具体的详细情况再跟我说一说。”

    于是卫晨把自己去派出所求情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邢鹏举也把他接夏云杰等人返航时接到龚磊电话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在两人说话期间,秦岚也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之后,虽然秦岚早已经料到是这个结果,但脸色还是有点不好看。

    “钱市长,刚才我接到了刑侦支队的电话,他们调查过了,在我们被滞留孔雀岛时,钱凯跟许传云,东平湖景区派出所所长还有东平区的旅游局局长在一起。”秦岚等卫晨和邢鹏举把事情说完之后,语气冷静地对钱市长汇报道。

    “这个混账东西,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幸好今天有夏老师和秦局长你们在,否则要是把游客滞留在孔雀岛一晚上,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钱市长听完秦岚的汇报,再把之前卫晨和邢鹏举说的事情一联系起来,哪还不知道孔雀岛的事情也是他侄子不甘心想出来的阴险手段,气得差点要拍桌子了,幸好想起身边还坐着夏老师,他这才强行忍住拍桌子的冲动,但脸色却已经变得极为难看。

    许久,钱市长才恢复了平静,有气无力地对秦岚说道:“一切按法律程序走吧!”

    说完,钱市长整个人仿若都老了不少。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侄子竟然会变成这副样子,若这件事不是涉及到了夏云杰,知道以夏云杰的身份绝不屑于污蔑他的侄子,说不定他还真要以为是别人胡说八道了。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这个时候发现总比他触犯了更严重的法律时才发现要好,所以钱市长你应该感到庆幸!”夏云杰见钱市长情绪低落,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

    “谢谢夏老师,您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确实如果不是您及早发现并制止,我还被蒙在鼓里,甚至还会跟着一起犯错误,到时真要等这混账犯了大错,就真的追悔莫及了。”钱市长身子微微一震,幡然醒悟过来,急忙面带感激道。

    见人家夏老师开门见山地说要严厉处置钱市长的侄子,而钱市长却反倒要感谢夏老师,卫晨和邢鹏举都是暗暗感慨不已,看夏云杰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之情。

    看看,这才是真正牛逼的年轻人啊,处置了市长的侄子,市长都得反过来感激他。而钱凯他们那类年轻人跟夏老师一比,简直就是屁都不是!

    说完钱市长又转向秦岚说道:“秦岚同志,你打电话安排吧,我绝无异议。”

    秦岚点点头,起身到边上打了个电话,做了一些指示,然后才重回席位。

    见秦局长面无表情地重返席位,卫晨和邢鹏举知道钱凯、龚磊还有东湖区的旅游局局长郑炎他们都完了!

    而夏云杰见秦岚重返座位,端起酒杯跟钱卓飞市长轻轻碰了一下,道:“钱市长,年轻人受点教训是好事,现在我再跟你说说第二件事吧。”

    钱卓飞市长闻言端酒杯的手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了一下,心里暗暗苦笑着,不知道这次眼前这位夏大师又会提出什么事情?而卫晨则忍不住浑身猛地一震,整个人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双目紧张而期待地盯着夏云杰。

    他知道接下来夏老师说的事情很有可能将成为他人生仕途的转折点。

    不过还没等夏云杰再度开口,包厢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夏云杰目中微微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他记得秦岚就约了眼前几人,并没有再约其他人。

    包厢门随声被推了开来,门口出现了三个端着酒杯的男子。

    其中两位是年纪在四五十岁之间,大腹便便,穿着考究,头发梳得油光发亮,一看就知道不是富商便是官员。另外一位则是位年轻人,年轻人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丝自信,显然出身非富即贵!

    ps:各位书友可猜得出我安排的这位年轻人究竟是前文中提到的哪位龙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