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620章 颂他将军
    那“啪”地一耳光声响起,顿时会客厅死寂一片,除了夏云杰,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盯着乃扎伦!

    他们无法相信一个泰国老头子竟然敢打有军方和王室双重背景的威猜,而且还是在荷枪实弹军人站岗的形势下打威猜,他们更无法相信一个老头子竟然能在他们眼皮底下像敏捷的羚羊一般,突然就出现在威猜面子,使得威猜一点反应都来不及就被打了个耳光。

    “咔嚓!”不过几乎只是眨眼间,帕拉通就目露杀机地打开保险,直接握枪抬手,用漆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乃扎伦。

    “老头子,你他妈的想找死吗?”帕拉通寒着脸用泰语说道。

    “别跟他啰嗦,帕拉通先打断他一条腿!”威猜脸色铁青地叫嚣道。

    他威猜何等身份,竟然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泰国老头子打了一个耳光,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钟杨颖虽然听不懂泰语,但见局面突然发展到要动刀动枪,还是吓得脸色苍白,目光求助地看向夏云杰。

    她可不想闹出人命来。但夏云杰请来的乃扎伦突然打威猜的耳光,形势却已经完全出乎了钟杨颖的意料和掌控之外。

    “威猜,帕拉通长官,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万大鹏吓得上下牙齿打颤道。

    他可不认为帕拉通手中的枪是玩具枪,而且他也听得懂一些泰语。

    “好说?你们的人竟然敢打我!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一分不能少,否则你们就等着挨枪吧!”威猜虽是怒极,倒还没有失去了狼,见万大鹏还有钟杨颖等人都吓得够呛,马上心中一动,趁机提出了他之前提过的条件。

    威猜话音才刚刚落下,“啪!啪!啪!”乃扎伦已经冷着脸抬手对着他的肥脸直接给了四五个耳光。

    没两下威猜的脸就真的肿得跟猪脸一般无二。

    “夏云杰,你他妈的疯了吗?还不叫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糟……”万大鹏倒无所谓威猜被打,他真正担心的是威猜如此被当众煽耳光,一怒之下会真的失去狼让人用枪口对准他,所以见乃扎伦再次甩威猜耳光,吓得冲夏云杰咆哮了起来。

    “闭上你的臭嘴!”夏云杰直接从会客厅的桌子上拿起两个香蕉随手一扔。

    香蕉不偏不倚刚好x入了万大鹏的嘴巴,让他“呜呜”得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几乎同时,那个帕拉通枪口猛然一低,对准了乃扎伦的大腿,然后扣动扳手……

    毕竟还是民主国家,帕拉通还不敢直接用枪杀人!但废掉一个老头的一条腿他还是敢的。

    不过帕拉通才刚刚扣动扳手,手臂突然一疼,忍不住“啊”地一声,竟然无法再抓住手枪,“啪”地一声手枪便掉在了地上,而帕拉通的手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大起来,转眼间便与威猜的肥手有得一比。

    “这……”所有人都无比吃惊地盯着帕拉通看,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钟杨颖看到这一幕,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忍不住暗暗发毛,心想,降头师果然恐怖,那乃扎伦根本都没动手,这帕拉通竟然手臂都肿得这么大了!

    “来人!来人,把那老头,还有这里所有的人都给我抓起来!”帕拉通捂着手臂,看着它越来越大,忍不住惊恐万分地叫了起来。

    帕拉通话音刚落,外面他带来的士兵个个握着枪,气势凶悍地闯进来。

    万大鹏见士兵冲进来吓得简直就是魂不守舍,两腿瑟瑟发抖,小便都差点忍不住流了一点出来。

    同样吓得有点魂不守舍的还有乃扎伦。

    这会客厅里坐的可是夏大师啊,这帮家伙要是把枪对准了他“老人家”,他“老人家”要是发怒,那还了得?

    “不想死的全部给我站住外面,把枪放下!”眼看着士兵们要冲进来,眼看着他们的枪口将对准会客厅里的夏云杰等人,乃扎伦厉声喝道,一股凶悍的煞气直接冲入士兵们的大脑。

    士兵们顿时浑身一颤,竟然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先把这个老头子给老子抓起来!”帕拉通皱着眉头,冲那些被震住的士兵吼道。

    “先把这个老头子给老子抓起来!”威猜同样冲那些被震住的士兵吼道。

    隐隐中威猜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以他如此肥胖的身体竟然摆脱不了一个老头子枯瘦的手,竟然还被他牢牢抓在手中。

    可威猜和帕拉通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回应他们的不是士兵们冲上来的脚步声,而是轰隆隆,连大地、房子都为之摇动的马达声,接着便是整齐而有力的军靴落地的脚步声。

    威猜、帕拉通等所有人包括哪些士兵的脸色全都大变,纷纷朝外面望去,只见一辆辆军用吉普车停在了别墅院子里,吉普车上架着机枪,机枪全都对准了别墅。同时还有一排排全副武装的士兵从后面踏着整齐的小跑步伐跑了进来,在一排排士兵中间是一名如山一般威武的将军。

    “完了!”万大鹏见状两腿一软差点就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恐惧万分中的他还以为威猜一怒之下竟然调动了大部队过来,却也不想想就凭威猜那点底子,他又有什么资格调动大部队?当然惊恐中的万大鹏也没注意到,此时吓得两腿发软脸色苍白的并不仅仅是他,威猜等人同样是吓得两腿发软,脸色苍白,包括那个帕拉通在内。

    “比侬,比侬,你爸爸不是上校团长吗?你一定要救救我,跟威猜他们说说情,这都不关我的事情,全都是那个夏云杰搞出来的。”惊恐中,万大鹏突然想起了比侬,顿时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抓着比侬的手连连哀求道。

    “跟威猜求情有个屁用,那是曼谷驻军副司令颂他将军!你以为威猜能请得动他吗?”比侬颤抖着声音,目露惊疑之色回道。身为第一步兵师上校团长的儿子,比侬自然认得那如山一般男子,正是曼谷驻军副司令兼第一步兵师师长的颂他!

    可是颂他为什么会来,而且架势还如此大,气势如此凶,比侬就不知道了。只大约隐隐感觉到,这次威猜估计要有大麻烦了。

    “什么驻军副司令?”万大鹏吓得差点魂都要飞了。

    不过万大鹏的魂还没飞起来,威猜、帕拉通等人的魂却已经飞起来了。因为他们看到那些从军车上跳下来的士兵,还有军用吉普车上架的机枪全都对准了帕拉通带来的士兵身上。

    “颂,颂他将军!”威猜、帕拉通等人颤抖着声音脱口叫道。

    他们当然也认得颂他将军,同时他们更清楚他们并没有邀请颂他将军过来,事实上他们也根本没资格邀请他。

    “把这些不守军纪的士兵全都给我抓起来带回去!”一身军装的颂他将军一边有力地迈动着****,一边发出威严而冰冷的命令。

    颂他将军一声令下,后面来的士兵便如狼似虎地扑上去,把帕拉通带来的士兵全都给抓起来。

    “这……”万大鹏一下子便傻了眼。

    他本以为后面来的士兵跟威猜是一伙的,没想到抓的原来是威猜的人马。

    同样傻眼的还有钟杨颖。之前她倒是在车里听过乃扎伦打电话说什么带人过来,但她也没想到所谓带人过来原来是这般“彪悍”的场面。

    齐刷刷的,竟然动用了至少一个连的军队,而且,老天哪,竟然连军用直升机也动用了。

    钟杨颖听到头顶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头皮都有点发麻起来。

    云杰叫来的乃扎伦究竟是什么人呀?

    颂他没有看被带走的士兵,而是依旧挺着笔挺的腰肢,迈着坚定的步伐,绷着一张冷峻的脸穿过两排士兵,径直走进了别墅,走到了会客厅。

    “颂他将军,您好!”比侬弓着腰,陪着笑脸上前打招呼。

    “颂他将军,您好!”挽叻区警察局副局长纳瓦、弗兰超市股东威尔、泰莎昂等也都弓着腰,纷纷上前打招呼。

    “将……”帕拉通强忍着手臂的阵阵疼痛,额头冒汗地上前。

    不过,颂他已经绷着那张冷峻的脸,直接无视他们而过,一直走到乃扎伦身边这才猛然地****一并,将双手高举至前额,双掌相合举至脸部,两拇指靠近鼻尖,恭敬道:“颂他来迟了,请老师恕罪!”

    颂他行的正是泰国晚辈拜见长辈的合十礼。

    会客厅一瞬间仿若静得只有此起彼伏的粗重呼吸声,甚至连外面那响亮有力的军人脚步声,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全都仿若是在遥远的另外一个世界而不是就在别墅的外面。

    除了夏云杰,没有人想到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从进入会客厅开始就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像个忠实仆人一样站在夏云杰身后的竟然会是颂他将军的老师!

    “嗯!”乃扎伦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然后走到夏云杰面前面带歉意道:“抱歉夏先生,今天这件事我处理不当,以至于……”

    见乃扎伦到夏云杰面前道歉,威猜等人这才猛然想起刚才这个老头子像个忠实的仆人一样站在夏云杰面前,却是连坐都没坐!

    可这个老头子却是颂他将军的老师啊!

    老天,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顿时威猜等人的身子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一个连颂他将军的老师都得当主人恭敬的年轻人那是得什么身份?而他们竟然欺负人欺负到他的女人头上,更可怕的是他们竟然还试图用军人来威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