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606章 什么都没做
    当两个女人在屋子里说话时,夏云杰已经脱了衣服在冲澡,但他的思绪却随着冷水从头淋下,反倒更乱了。

    短裤、睡衣,这些东西以前都是夏云杰自己准备的,后来跟朱晓艳、邵丽红还有杨肖玫在一起之后,就都是她们给他准备了。只是没想到时隔多日没见,当他和沈丽缇再次重聚在同一屋檐下时,她就像朱晓艳她们一样也给他准备了贴身衣物,

    思绪纷乱中,夏云杰匆匆冲完了澡,换上沈丽缇给他准备的贴身衣物,大小刚好,也格外的舒适,夏云杰又是情不自禁一阵心乱,还有一丝甜蜜幸福的滋味从心头流淌而过。

    出了浴室,沈丽缇已经帮他在长条沙发上摆好了枕头和被单,看到他出来,穿着自己早就特意给他准备好的睡衣,俏脸不禁微微一红,指着沙发道:“都给你准备好了,晚上就将就一下。”

    “谢谢!”夏云杰看着灯光下俏脸微红,格外动人的沈丽缇,想起自己身上贴身穿的衣物就是她给自己挑选的,心儿情不自禁荡漾了起来,看她的目光也透着一丝火热。

    “时间不早了,你只管先睡好了,我和海琼稍微冲洗一下也马上就睡。”沈丽缇见夏云杰看她的目光透着一丝火热,芳心忍不住颤了一下。

    本以为多日未见,两人的感情会渐渐趋于平淡,但当两人再度重逢时,沈丽缇却发现夏云杰似乎更吸引自己了。

    “那好的,我先上沙发睡了。”夏云杰点点头,然后穿着睡衣上了沙发。

    见夏云杰上了沙发,沈丽缇便关了客厅的灯只留下浴室的灯然后回了卧室,不一会儿又拿着浴巾、贴身衣物轻手轻脚地走出来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是半透明的毛玻璃移门,浴室里的灯照亮了玻璃,透出了里面朦朦胧胧的婀娜身影。

    沙发上夏云杰翻了个身,侧身对着浴室,然后他的一双眼睛一下子就睁得老大老大。

    黑暗中,只有浴室里的灯是亮的。亮光里有一婀娜的身影在玻璃后闪动,甚至连脱衣服,解开胸罩等诱人动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隔着毛玻璃,夏云杰只能看到那凹凸有致,有着惊人曲线的模糊身影,但那看不清楚的朦胧感觉却似乎更能撩拨人的****,尤其躲在黑暗中看着眼前的一幕,饶是夏云杰如今也算是“身经百战”,却还是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犯罪感。

    水从头淋下,双手抚摸过那凸起的双峰,又顺着平坦的小腹落在了那两条又长又直的两腿之间,偶尔那有着夸张曲线的美臀还会高高朝后翘起。

    这样看是不对的!不能再看了!我得闭上眼睛睡觉!

    看着那火爆的****在毛玻璃后做出一个个让人血脉贲张、想入非非的撩人动作,夏云杰一次次警告自己,一次次强迫着自己闭上眼睛,但最终却又神使鬼差地一次次睁开。

    实在太诱人了!

    “是不是很好看呀?”正当夏云杰心里做着天人之战,眼睛时睁时闭时,突然一抹好闻的香气袭来,沙发猛地往下一陷,接着夏云杰便感到一具柔软的身躯碰到了自己的身子,却是杜海琼突然从卧室里蹿了出来,然后坐在沙发上俯身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咳咳,别瞎……”被杜海琼一语点破,夏云杰心里一慌,当即便扭头矢口否认。

    只是杜海琼本来就是俯身趴在他耳边低声说话,夏云杰脑袋一动,顿时感到有两团柔软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脸上,让他呼吸为之一滞,眼珠子也一下子直了。

    黑暗中,映入眼帘的赫然竟是一对雪白的半个肉球。而此时他的鼻尖正像一千斤顶一样顶在了两个饱满的肉球之间,把两个肉球顶得越发紧绷似乎要破帛而出。

    “你,你这个****!”胸部是女人敏感地带之一,杜海琼的胸部突然被夏云杰的鼻尖碰到,娇躯忍不住颤了一下,然后急忙坐直身子,玉手却没闲着早就隔着被单对着夏云杰的大腿便掐了下去。

    只是慌乱羞恼之中,杜海琼掐到的却是一坚硬的“柱子”。

    杜海琼虽然平时性格泼辣,胆子颇大,但终究还是个处子,还没真正经历过男女之事,所以一掐到那坚硬的玩意,竟然没有马上意识到自己掐的是夏云杰的命根子,反倒惊讶地“咦”了一声,一边扭头朝玉指掐的地方看去,一边还加大了下力度。

    夏云杰虽然有修为在身,但他也万万没想到杜海琼竟然会胆大到去抓他的命根子,一时间都被吓呆了,不过命根子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反倒越发壮大起来。

    杜海琼毕竟是生活在现代社会,虽然刚捏到时脑子没立马转过弯,不过当她加大力度到一半时便猛然意识到自己掐的是什么了,而这时她的目光也已经下意识地转到了自己下手的地方。

    只见一根擎天巨柱把薄薄的被单给顶得老高老高,而她的芊芊玉手正掐在了它的“头部”。

    “你,你……****!”杜海琼如被蛇咬到一般,吓得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满脸羞红地指着夏云杰尖声骂道。

    夏云杰看着杜海琼羞红着脸骂他****,心里那个委屈啊。

    还有没有天理了,明明是你耍****,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呀!

    “什么****呀?夏大师你不会是趁我不在跑到卧室里欺负海琼了吧!”因为杜海琼声音叫得挺大的,浴室里的沈丽缇也听到了并马上插话问道,不过问过后,沈丽缇就在浴室里咯咯地笑了起来,显然合租多日,她是不会相信夏云杰有胆子冲杜海琼耍****的,多半是杜海琼故意****他。

    要是换成以往,杜海琼这时少不得要跟沈丽缇隔着毛玻璃对上几句,不过今天杜海琼却是心虚得要命,见沈丽缇突然搭话,不禁吓了一跳,急忙扑上去用手捂住夏云杰的嘴巴,咬牙切齿地道:“你要胆敢把刚才的事情跟沈丽缇提起,我一定拿剪刀把你那玩意给剪了!”

    夏云杰看着杜海琼捂着自己嘴巴时的着急还有威胁的表情,没有回答,只是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盯着她看。

    见夏云杰只是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看,杜海琼一开始还以为是他不服气,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而是她那一对硕大的****这一次挤压在了夏云杰的脖子上,他的下巴刚好就落在那深深的乳沟之间。

    “你……”杜海琼见再一次被夏云杰大大占了一次便宜,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虽然以前两人也有过亲密的动作,但像今天这么样就在眼皮底下,并且肌肤如此直接地碰触到她敏感的胸部还是第一次。

    “真不关我的事情,我可是一直好好躺在这里,是你……”夏云杰见杜海琼恨不得杀了他的样子,急忙一脸冤枉地道。

    “你还说!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我的错吗?”见夏云杰辩解,杜海琼懊恼地瞪眼道。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夏云杰此时当然不敢跟杜海琼对着干,闻言急忙认错道。

    杜海琼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怪不到夏云杰的头上,但见自己一瞪眼,他就马上认错,却又忍不住“扑哧”白了他一眼道:“算你聪明!”

    说着杜海琼再度站了起来,然后往卧室走去。

    见杜海琼起身离去,没再追讨刚才的事情,夏云杰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下意识抬头拍了拍胸口。

    还别说,这件事虽然耍****的是杜海琼,但不知道为什么夏云杰却心虚得很,好像他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正当夏云杰抬手拍胸口时,走到卧室门口的杜海琼突然转过头。

    见杜海琼突然转过头,夏云杰马上把手交叉放在胸口,尽量做出平静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扑哧!这家伙!”杜海琼见自己转头时夏云杰明明是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转眼却又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阵好笑,嘴角勾起一抹捉弄的笑意,俏眸故意投向夏云杰两腿之间。

    这一看,杜海琼马上暗地里“呸”了一口,却是夏云杰的两腿之间还搭着一个帐篷。

    夏云杰见杜海琼朝他那里看去,窘得慌忙伸手使劲捂住。

    见夏云杰窘迫的样子,杜海琼早没了之前的羞涩,反倒像个色女郎一样故意在上面来回扫了几眼,然后点点头道:“还是有点料的!”

    “你……”夏云杰没想到杜海琼竟然会“色胆包天”到这等程度,不禁一阵无语地抬手指向她,不过手才刚抬到一半,想起还搭着帐篷又急忙放下手继续捂着。

    杜海琼见状扭着屁股,得意地进了卧室。一进卧室,她就趴到了床上用枕头捂着嘴巴笑个不停。

    不过笑着笑着,杜海琼的脸却阵阵发烫起来,却是想起了刚才捏到和看到的擎天巨柱。

    他应该不会认为我是个坏女人吧?

    夏云杰当然不会认为杜海琼是个坏女人,但却绝对是个要人命的狐狸精!

    本来夏云杰隔着毛玻璃就看得浑身燥热,如今被杜海琼这么一撩拨,简直是欲火浑身,痛苦得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