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546章 先天条件不足
    夏云杰倒没想过自己这么一闹,一下子就成了中医学院的名人。有人佩服他,认为他是英雄,就像陆高大等人,也有人认为夏云杰一来就得罪了吴副院长和丁志江,以后肯定有苦头吃,而大多老教授老中医听了这件事之后,都是摇头,对夏云杰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老中医大都喜欢性子儒雅文静的,夏云杰这个性子显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

    下午下了班之后,陆高大等人果真把在医院上班的范学文也给叫了来,四男一女,就近在学校附近找了家川菜馆。

    陆高大等人都是普通讲师兼医生,说得直白一点也就一普通老百姓,所以也没什么讲究更不会有什么领导架子之类的讲究,大家聚在一起说说笑笑都很随意。

    夏云杰喜欢的就是这种氛围,所以很快也就融了进去。

    夏天吃川菜,可以说火上加火,所以冰啤酒喝得特快,不一会儿,四男一女就一人下了一瓶多。酒多话多,陆高大等人后来难免问起夏云杰的背景。

    也是,大家都是成年人,夏云杰不仅年纪轻轻就成了副教授,还这么受洪院长重视,要说一点关系背景都没有,陆高大等人自然不信。无非之前大家不是很熟,这件事又涉及到**不好过问,如今酒喝多了,也就口无遮拦地问了。

    “我自幼跟一位村里的老中医也就是我师父学医,我师父在解放前曾有恩与冯老教授。只是解放后两人一直失去了联系,前年我师父过世了,我就来江州市讨生活,无意中遇到了冯老教授,再后来我就到这里来了。”夏云杰实话实说道,只是却隐去了很多关键的细节。

    “这就难怪洪院长站在你这边了。冯老教授是他的导师,他要是帮着外人来对付你,还不得挨骂。”众人闻言都恍然大悟道。

    “现在的人都说,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我看这句话在我们中医界要改一改,应该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师父。夏老师你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们寒窗苦读,学医多年到现在还只是个讲师,你才二十一岁就已经是副教授了,这人的命跟人的命还真没办法比啊。”众人中数范学文年纪最大,前两年就有了评副教授的资格,但竞争激烈,条件苛刻,评了两次都没评上,所以夏云杰这么一说,借着酒意,范文学忍不住发起了牢骚和感慨,说着咕咚咕咚连喝了好几口啤酒。

    “是啊,夏老师你运气还真是好啊,你师父竟然对冯老教授有恩。冯老教授不仅医术高明,在我们学院也是出了名的重情义之人,既然知道你是故人的门生,自然要帮你一把。”陆高大也跟着感慨道。

    “确实是好啊,要是换一个老中医,就算有心也无力,但冯老教授就不同了,他本人不仅在中医界分量很重,而且他儿子更是副省级干部,能量大的很,要不然夏老师这个副教授的身份肯定办不下来。”刘力宏也紧跟着道。

    “喂,喂,你们是不是酒喝多了,胡说些什么呢,评上副教授只需要关系就可以吗?还需要医学水平的知不知道?”李晓诗毕竟是女人,心细,见范学文他们喝了点酒之后,讲起话来没个顾忌,好像夏云杰纯粹是靠关系评上副教授的,忍不住瞪了众人一眼道。

    “对,对,夏老师自幼学医,医术水平自然很高。”李晓诗这么一瞪眼,范学文等人都猛然醒悟过来,面色有点尴尬地连连点头附和道。

    至于心里自然不这么认为,中医是一门经验学科,就夏云杰这个年纪,要说他的医术已经达到了副教授的水平,打死他们都不信,多半还是冯老教授看在故人情分上,难得徇私一回,助他一臂之力。

    夏云杰见众人口是心非也不点破,更不会特意去显摆一下,笑了笑,冲众人举杯道:“各位老师过奖了,不过我跟冯老教授的关系,还请各位不要说出去。”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范学文等人都连连点头,心里也更认定了夏云杰是靠着已故师父跟冯文博的关系,这才评上了副教授。

    当然这话众人是不会再提了,这年头不都是到处讲关系吗?多一个夏云杰不多,少一个夏云杰也不少,至少夏云杰虽然是靠关系进来的,但为人耿直,相处起来也没有半点架子,不像那个丁志江整天昂着脑袋看人,见了就想揍他。而且,夏云杰有冯老教授这层关系,对于陆高大等人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大家是同个办公室的同事,哪天夏云杰真发达了,他们也跟着沾光不是?

    一顿饭,四男一女吃得开开心心,以至于陆高大等人都喝得有点多了,不过倒都还记得抢着付钱。

    ……

    第二天,三零六办公室只有夏云杰一个人,其余人都去医院坐诊去了。

    在网上又翻阅了一些资料,大概在九点来钟时,夏云杰见到了自己的第三位学生刘一维。

    这是一位年纪四十出头,人比较瘦,头发已经有些发白,看起来有点未老先衰像。

    “请问这位同学,夏云杰副教授在吗?”刘一维推门进来后,一眼就看到正在网上翻阅资料的夏云杰,不禁微微一怔,然后客气地问道。

    “我就是,你是刘一维吧?”夏云杰抬起头看着刘一维笑问道。

    “你就是?怎么可能?”刘一维吃惊地盯着夏云杰。

    刘一维在笔试通过后接连联系几位导师被拒后,就知道因为自己犯过一次医疗事故,再加上年纪偏大,还是在职的,没有什么老师愿意接受自己,最终的结果只能由学院来安排。不过刘一维也不怎么在意,考研究生之前,他就已经料到一般老中医都比较爱惜自己的名声,他曾经犯过一次医疗事故,估计不大会有老中医肯接受自己,而年轻一些的医生,一般不大喜欢招他这种“高龄”学生,而对于已经积累了多年行医经验的刘一维,跟年轻的医生其实已经学不到多少东西,所以他读这个研究生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一张文凭。

    一来,有了研究生文凭可以缩短他晋升的时间,二来,这年头很多病人就像很多用人单位一样,寻医时一般不是看名老中医就是喜欢看医生的文凭。

    刘一维只是大专毕业,又只是主治医生职称,很多时候这简介挂牌在门上一挂,除非病人挂不到其他副主任或主任医生的号,很少有人会主动找上他看病,而这年头,西医部门总是人满为患,而中医科部门就显得清冷许多,所以很少会出现挂不到副主任或者主任医生的号,所以一天坐诊下来,往往也没几个病人光顾刘一维。

    这倒是其次,最关键的是中医的见效本就缓慢一些,来看的又基本上是西医看不好转过来的,有时候刘一维的药明明下对,病情已经有转好的迹象,但因为病人外行看不出这迹象,再加上病人本就对他信心不足,很自然也就完全对他失去了信心,转而他医去。这种情况让刘一维很郁闷,认为自己如果是科班硕士出身,而不是大专生,这些病人对他的信心就不会这么容易动摇了。

    这是刘一维一把年纪还要来读个硕士文凭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职称晋升的缘故。刘一维今年真正的年纪是四十二岁,按正常晋升速度他现在应该早已经是副主任医生。但因为犯过一次三级医疗事故,再加上文凭低的缘故,职称评审竞争激烈,就一而再地被拖延了下来,一直到了今年还是主治医生。

    正因为这两个原因,刘一维憋着一口气一定要考上研究生。如此连考三年,今年终于如愿考上江州大学中医学院。但刘一维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把年纪好不容易考上中医学院,学院给自己安排的一位导师竟然是这么一位毛头小伙子!

    虽然刘一维从未幻想过能拜吴永平名老中医甚至丁志江这样年轻但名气很大的副教授为师,但这么一位毛头小伙子还是让他无法接收。

    换成他自己来当他的导师还差不多!

    “是不是觉得我太年轻了,所以一时无法接受?”夏云杰倒也能理解刘一维的反应,毕竟行医多年,反过来要拜一位毛头小伙子为师学医,换成他自己一时半刻也难接受。

    “这,是有一点。”刘一维倒没想到夏云杰说话这么直接,一时间倒有点为自己大惊小怪而感到过意不去。

    “中国有句古话叫学无长幼,达者为先,你不要以为我年轻就教不了你。其实我更担心你年纪偏大,又是先天少了一个左肾,虽然按西医来说一个肾只要健康就可以满足需要,但它只看到了表象,《素问。六节脏象论》有言:‘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又有《素问。上古天真论》有言:‘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由此可见,从中医角度分析,肾乃先天之本,你少了一个左肾其实就是先天条件不足。所以我反倒担心你会精力不足,无法像其他学生一样学习并领悟我传给你的医术。”夏云杰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