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530章 真不是故意
    顾倩琳显然没想到夏云杰真跑到五楼来了,咋一见到他时还微微愣了愣,不过当她见夏云杰冲自己“皮笑肉不笑”,而且张口又是同学,不仅如此还加上了姓氏,俏脸不禁变得越发冰冷,认定了夏云杰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不是院长。

    这也难怪顾倩琳有这个想法,实在是这些年每到开学初,总有一些不知死说,不知厉害的新生,仗着自己家里有点财势又或者自以为年轻帅气来纠缠她,夏云杰显然是属于后者。当然顾倩琳这么认为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夏云杰搭讪的借口实在太菜了,刚才竟然问院长办公室在哪里?哪有一个新生一来就问院长办公室的?院长也是一个新生随随便便就能去串门的吗?

    “是很巧,不过你这招别人早用过了,还有以后别再跟着我,我对小男生不感兴趣。”介于夏云杰暂时还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止,顾倩琳倒也没有直接对夏云杰“动武”,只是比刚才在楼下更冷地看了夏云杰一眼,扔下一句比刚才更冰冷绝情的话,便“蹬蹬蹬”迎着夏云杰快步往楼下走去。

    或许是因为今天心情特别的糟糕,也或许是想尽快甩开眼前这位“死缠烂打”的“学弟”,顾倩琳楼梯走得有点急,一不小心,“哎呀!”一声,水晶凉鞋的后跟没踩好台阶,一拐,整个人便张开双臂由上往下朝夏云杰扑了去。

    见顾倩琳拐了脚从台阶上朝自己扑来,夏云杰还能怎么办,当然条件发射地伸手去揽她一把了。

    好在夏云杰伸手敏捷,为人正直,“抓奶龙抓手”的狗血事情没上演,只是用手臂刚好像根竹竿一样拦在了顾倩琳的小腹上部。

    不过夏云杰似乎低估了顾倩琳那对胸器的真材实料,虽然仓促之际已经尽力避开她的敏感位置,但当夏云杰手臂像竹竿一样拦住顾倩琳那让无数江州大学师生疯狂的性感娇躯时,有两团饱满柔软似有若无地由上而下搁在了他的手臂上。

    顾倩琳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之前自己还反感这位长得还算清秀的“新生”的“死缠烂打”,转眼间自己就主动投怀送抱了。最让她想不到的是,她那珍惜了二十五年的玉女峰的下部竟然还不偏不倚地压在了他的手臂之上,自己的双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过这些都没什么,毕竟意外总是有的,而且这件事说起来似乎也怨不得对方,是她自己走楼梯拐了脚,说起来还得谢谢人家。顾倩琳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人虽然冷了点,但是非还是分的很清楚的。但问题是,那个看似长得还算清秀,也不像是猥亵龌蹉的新生,竟然趁着用手臂拦着自己身体时,突然往上顶了顶,好像在颠球一样颠了下她的两个肉球。虽然他这个动作幅度很小,也马上就停止了,但还是被顾倩琳清晰地捕捉到了。

    “你****!你无耻!”顾倩琳猛地一推夏云杰,然后站稳了脚步之后,抬手就冲夏云杰的脸煽过去。

    “你要干什么?”夏云杰一把抓住顾倩琳的手腕,质问道。

    “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刚才干了什么呢?”顾倩琳寒着脸,气急败坏地道。

    “刚才我干什么了?刚才我见你摔倒向我扑来,我伸手挡了你一下而已啊。难道要让我放任你倒下吗?”夏云杰一脸无辜道。

    “你无耻,你虚伪。刚才你明明已经扶住我了,为什么还,还……反正你心知肚明做了什么。”顾倩琳见夏云杰不承认,还装出一副好心样子,不禁越发鄙视他和气恼。

    “哦,你说刚才我那个动作啊。那个我真不是故意轻薄你,只是感觉到你那里似乎有点异常,条件发射地去确认了一下。不过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只是早期的乳腺增生,进行一些饮食调理,并保持好的心情,应该……”见顾倩琳指责自己刚才用手臂轻轻往上顶了顶的动作,夏云杰不禁有点尴尬地解释道。

    刚才顾倩琳的两个肉团搁在夏云杰的胳膊上时,夏云杰锐敏地感觉到里面似乎有肿块,就一时条件反射地往上顶了顶,以便判断清楚究竟是普通的乳腺增生还是乳腺癌之类的疾病。

    当然以夏云杰的医术水平完全可以通过望诊去确认,只是当时感触到了就下意识往上顶了顶,真没有其他任何龌蹉的思想在里面。至于顶到了那两团柔犬后,思想似乎有点走神那是另外一回事。

    “你,你,你无耻到了极点!你,你放开我!”顾倩琳当然不相信像夏云杰这么一个“新生”,仅凭胳膊跟自己的玉女峰轻轻碰了一下就能诊断自己得了乳腺增生,所以夏云杰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简直让顾倩琳肺都差点气炸了。

    难道我顾倩琳看起来像是个胸大无脑的人吗?连这么荒诞的借口都拿出来说!

    “行,我放开你,不过你可不能再打人。”夏云杰也意识到这件事跟正常人没办法解释,倒也没有因为好心被当驴肝肺而恼火,一边放开顾倩琳的手,一边说道。

    顾倩琳见夏云杰松开手,抬手就想再打夏云杰,但刚好有几个人从楼梯上下来,顾倩琳只好讪讪地放下手,恶狠狠地瞪了夏云杰一眼,咬牙切齿地道:“你给我等着瞧,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说完,顾倩琳蹬蹬蹬,气呼呼地下楼去了。

    夏云杰见顾倩琳气呼呼地走了,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果然是魔女啊!

    心里想着,夏云杰继续往楼上走,只是刚才拦着顾倩琳的手臂却隐隐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仿若上面还搁着两团柔软饱满。

    院长的办公室在东头里间,五零六,是一个能给人带来顺利的吉祥数字。

    不过坐在办公室里的洪文景院长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工作顺利,相反最近他觉得特别头疼,特别不顺利。

    先是堂堂知名中医,吴教授竟然做出轻薄女学生的****行为被打进了医院,这件事虽然在学院、学校一致努力压制下,没有见报,但在中医学院的师生里却传得沸沸扬扬。

    这件事依洪文景来看,自然是吴教授错在先,为人师表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不如的事情呢?要是换成一个年轻的老师,恐怕洪文景就要把他给直接开除了。但偏生这个吴教授中医造诣颇高,在中医界有一定影响力,而且还是中医学院的副院长,要开除他又谈何容易?

    更何况当时那件事情,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但吴教授矢口否认,也没有什么证据,而且事后还被打得直接进了医院。当然这件事,顾倩琳也有点过激了,怎么说吴教授也是她的导师,年纪已经五六十岁了,怎么可以下那么重的手,让他在医院里整整住了一个月呢?真要追究起来,她也有防卫过当之失。好在吴教授自知理亏,事后也没有追究顾倩琳的责任,只是把她给撂了起来,既不说把她踢出自己的学生队伍,也不传授她的医术,既然这样,洪文景就算对吴教授的品德有再多的不齿,只要事情不闹大,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拌稀泥。

    只是拌稀泥虽然是个好办法,这件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也很少有人再谈起,吴教授在人前人后也重新恢复了道貌岸然、春风满面的样子,但吴教授不明确表态,顾倩琳的学业却成了个问题。学院里的老师本就躲着那个连导师都敢打的魔女都来不及,现在吴教授没明确表态,他们自然就更不会接收这位学生了。

    洪文景找了好几位老师谈这件事情,他们都拒绝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洪文景自己把顾倩琳给招了。可问题是洪文景自己现在已经带了不少研究生,又身兼院长职务,事物繁忙,恐怕就算招了也没多少时间传授,当然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他处在院长的位置,是需要考虑大局的,如果他把顾倩琳招了,难免给人他要替顾倩琳撑腰对付吴教授吴副院长的错觉,如此一来,这稀泥他就没办法拌下去,所以这件事洪文景只能在边上操作,保持身份的超然,自己不能成为这起事件的主角。

    刚才顾倩琳来五楼就是来找洪文景院长谈学业的事情,这也正是洪文景现在头疼的事情之一。

    没人接手啊!

    而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今天要来报到的新老师夏云杰的问题,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就来学院当副教授,偏生还是授业恩师冯文博打过招呼的,你说身为院长洪文景能不头疼吗?

    正头疼着,洪文景听到了敲门声。

    洪院长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然后坐正位置,摆出了一丝院长威严的样子,沉声道:“请进。”

    门被推了开来,进来一位背着单肩包,相貌清秀,年纪顶多也就二十来岁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