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507章 相聚一堂
    黄老和夏云杰三人打过招呼后,跟他并肩站在一起的李青鸿便准备上前来拜见掌门师叔还有两位师叔母,不过却被夏云杰摆手给拦住了。

    “呵呵,外面热,要不都进去再说吧?”夏云杰笑道。

    “瞧我这个老头子,看来真有点老糊涂了,这大热天怎么把人给拦在外面了,都进去,都进去。”黄老拍了下额头,笑呵呵道。这时他就是个非常普通的老头子,一点都不像是一位曾经叱咤战场的老将军,更不像是一位曾经站在共和国权力巅峰的领导人。

    黄老这么一说,大家就都纷纷往里走。掌门师叔驾到,这时跟黄老也算是同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李青鸿就没敢再跟黄老并肩而行了,而是微微退后半步,跟在他们的后面。

    在黄老的亲自带领下,众人进了客厅。

    客厅里空调开得十足,进到里面浑身一凉,邵丽红和朱晓艳才发现刚才在外面不知不觉都冒汗了,却因为紧张竟然都没发现。

    “青鸿拜见师叔,师叔母!”进到客厅之后,李青鸿毕恭毕敬地冲夏云杰三人鞠躬行礼。

    李青鸿白须飘飘,颇有一股子仙风道骨的气质,刚才邵丽红和朱晓艳在外面看到他和黄老一起并肩走出来,就对他心生敬意,并暗自思忖他的身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者竟然也是夏云杰的晚辈,转眼间自己两人又成了师叔母,不禁又是惊讶又是有点手足无措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这显然才仅仅只是开始,接着瞿卫国还有黄老的子女也都一一来拜见夏云杰三人。

    瞿卫国这位共和国某特殊部门的主任自然要按照门内的规矩称呼邵丽红和朱晓艳为师叔婆。黄老的子女则颇费了一番心思,最终都依照黄老的建议叫邵老师、朱老师,至于她们是不是老师谁也不会去较真了,主要还是为了表达尊敬之意。

    一番互相介绍,打招呼下来,邵丽红和朱晓艳这才知道在坐的除了黄老的女儿黄香怡是一位医生,其余的全都是高官干部,最小的都是军长,少将军衔,而那位称呼自己为师叔婆的竟然也是高官,而且还是部级干部。所以当邵丽红和朱晓艳在黄老的亲自招呼下,挨着夏云杰坐下时,心脏都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

    要知道她们以前一个只是小小酒吧的老板娘,一个只是酒吧主管啊!小小的一个治安中队长都可以在她们面前耀武扬威的,可如今呢,连省部级干部都得尊她们为长辈,只有陪坐的份。

    “夏老弟,难得来京城,京城好玩的地方多,这次一定要多住几天,我让培振陪着你四处走走看看,我年纪大了,走不动了,要不然一定亲自带着你玩遍北京城。”一阵招呼寒暄之后,黄老对夏云杰说道。

    “呵呵,这一次有点困难,周一还要上班,只准备周末呆两天。不过我已经跟文博商量过了,过段时间去江州大学当老师,等当了老师,有寒暑假,到时来京城肯定要多打扰黄大哥几天。”夏云杰笑道。

    “夏老弟准备任教传授医术?”黄老闻言浑浊的老眼猛地亮了起来。

    “是的,虽然文博继承了我门中的不少医术,但终究年纪已大,所以我寻思着带几个年轻一些的学生,也好借着他们把医术传播出去。”夏云杰点头回道。

    “夏老弟你有这个想法,真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啊!”黄老见果真如此,不禁满脸激动道。

    “是啊,夏老师医术出神入化,若肯把医术传授出去,我们中华医术必将崛起。夏老师,不如来京城授课吧,这里有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学生!”黄香怡身为一名医生,也曾两次亲眼目睹夏云杰施展神奇医术,一次是在他父亲身上,一次是在她侄子身上,所以也是格外激动。

    “呵呵,中医跟西医不一样,中医是一门经验医术,要真正带出一名合格优秀的中医,不仅需要时间的积累,医学上的天赋,更需要一名优秀的老师手把手地指点传授,它不可能像西医一样可以快速批量地培养出合格的医生来。从这点看,西医有着中医无法取代的优越性,更适合快速地传播,所以你们不要寄希望我一个人能振兴中华医术,顶多我也就撒几颗种子下去,培养出几个优秀的中医而已,或许过了几十年,上百年,等他们也一代代将医术传承下去,基数不断扩大时,那时或行医才是真正的崛起。至于来京城任教就算了,我这人懒散惯了,只想窝在一个小地方,安安静静地带几个学生,而不想开大学堂授课,事实上,真正精深的中华医术也没办法通过这种方式传授,它只能手把手地教。”夏云杰冲黄香怡笑着摆摆手说道。

    黄香怡本身就是个医生,她知道夏云杰说的是事实,但听了后还是难掩失望之色,想了想问道:“如果您当老师,我可以去当您的学生吗?”

    “西医有西医的优点,中医有中医的长处,而且我的医术很多都是只有我才能施展,凡人就算我肯传授他们也学不会,你不要寄希望能在我这边学到像我曾经施展过的医术一样神奇。所以依我之见,以你现在的西医水平和年纪,还真没必要再多花时间从头开始学中医。”夏云杰回道。

    这是夏云杰当着黄老等人的面第一次毫不避讳地提到“凡人”这两个字。既然有凡人,自然也就有有别于凡人的神仙之类的人。所以黄老等人闻言心里都是暗暗一阵凛然,看夏云杰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畏之意。

    “既然小妹不适合再从头开始学中医,我看可以在军中挑选几位天赋聪明的人送去……”黄培勇,也就是黄老的三子提议道。

    奇人行奇事,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自作主张地安排他的事情,尤其黄老深知夏云杰生性恬淡,最烦人搅扰,这要是连学生都给他安排好了,这还了得?所以黄老没等黄培勇把话说完,已经拍了下椅子扶手,斥责道:“放肆!是夏老师招学生,还是你招学生?”黄老和夏云杰三人打过招呼后,跟他并肩站在一起的李青鸿便准备上前来拜见掌门师叔还有两位师叔母,不过却被夏云杰摆手给拦住了。

    “呵呵,外面热,要不都进去再说吧?”夏云杰笑道。

    “瞧我这个老头子,看来真有点老糊涂了,这大热天怎么把人给拦在外面了,都进去,都进去。”黄老拍了下额头,笑呵呵道。这时他就是个非常普通的老头子,一点都不像是一位曾经叱咤战场的老将军,更不像是一位曾经站在共和国权力巅峰的领导人。

    黄老这么一说,大家就都纷纷往里走。掌门师叔驾到,这时跟黄老也算是同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李青鸿就没敢再跟黄老并肩而行了,而是微微退后半步,跟在他们的后面。

    在黄老的亲自带领下,众人进了客厅。

    客厅里空调开得十足,进到里面浑身一凉,邵丽红和朱晓艳才发现刚才在外面不知不觉都冒汗了,却因为紧张竟然都没发现。

    “青鸿拜见师叔,师叔母!”进到客厅之后,李青鸿毕恭毕敬地冲夏云杰三人鞠躬行礼。

    李青鸿白须飘飘,颇有一股子仙风道骨的气质,刚才邵丽红和朱晓艳在外面看到他和黄老一起并肩走出来,就对他心生敬意,并暗自思忖他的身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者竟然也是夏云杰的晚辈,转眼间自己两人又成了师叔母,不禁又是惊讶又是有点手足无措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这显然才仅仅只是开始,接着瞿卫国还有黄老的子女也都一一来拜见夏云杰三人。

    瞿卫国这位共和国某特殊部门的主任自然要按照门内的规矩称呼邵丽红和朱晓艳为师叔婆。黄老的子女则颇费了一番心思,最终都依照黄老的建议叫邵老师、朱老师,至于她们是不是老师谁也不会去较真了,主要还是为了表达尊敬之意。

    一番互相介绍,打招呼下来,邵丽红和朱晓艳这才知道在坐的除了黄老的女儿黄香怡是一位医生,其余的全都是高官干部,最小的都是军长,少将军衔,而那位称呼自己为师叔婆的竟然也是高官,而且还是部级干部。所以当邵丽红和朱晓艳在黄老的亲自招呼下,挨着夏云杰坐下时,心脏都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

    要知道她们以前一个只是小小酒吧的老板娘,一个只是酒吧主管啊!小小的一个治安中队长都可以在她们面前耀武扬威的,可如今呢,连省部级干部都得尊她们为长辈,只有陪坐的份。

    “夏老弟,难得来京城,京城好玩的地方多,这次一定要多住几天,我让培振陪着你四处走走看看,我年纪大了,走不动了,要不然一定亲自带着你玩遍北京城。”一阵招呼寒暄之后,黄老对夏云杰说道。

    “呵呵,这一次有点困难,周一还要上班,只准备周末呆两天。不过我已经跟文博商量过了,过段时间去江州大学当老师,等当了老师,有寒暑假,到时来京城肯定要多打扰黄大哥几天。”夏云杰笑道。

    “夏老弟准备任教传授医术?”黄老闻言浑浊的老眼猛地亮了起来。

    “是的,虽然文博继承了我门中的不少医术,但终究年纪已大,所以我寻思着带几个年轻一些的学生,也好借着他们把医术传播出去。”夏云杰点头回道。

    “夏老弟你有这个想法,真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啊!”黄老见果真如此,不禁满脸激动道。

    “是啊,夏老师医术出神入化,若肯把医术传授出去,我们中华医术必将崛起。夏老师,不如来京城授课吧,这里有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学生!”黄香怡身为一名医生,也曾两次亲眼目睹夏云杰施展神奇医术,一次是在他父亲身上,一次是在她侄子身上,所以也是格外激动。

    “呵呵,中医跟西医不一样,中医是一门经验医术,要真正带出一名合格优秀的中医,不仅需要时间的积累,医学上的天赋,更需要一名优秀的老师手把手地指点传授,它不可能像西医一样可以快速批量地培养出合格的医生来。从这点看,西医有着中医无法取代的优越性,更适合快速地传播,所以你们不要寄希望我一个人能振兴中华医术,顶多我也就撒几颗种子下去,培养出几个优秀的中医而已,或许过了几十年,上百年,等他们也一代代将医术传承下去,基数不断扩大时,那时或行医才是真正的崛起。至于来京城任教就算了,我这人懒散惯了,只想窝在一个小地方,安安静静地带几个学生,而不想开大学堂授课,事实上,真正精深的中华医术也没办法通过这种方式传授,它只能手把手地教。”夏云杰冲黄香怡笑着摆摆手说道。

    黄香怡本身就是个医生,她知道夏云杰说的是事实,但听了后还是难掩失望之色,想了想问道:“如果您当老师,我可以去当您的学生吗?”

    “西医有西医的优点,中医有中医的长处,而且我的医术很多都是只有我才能施展,凡人就算我肯传授他们也学不会,你不要寄希望能在我这边学到像我曾经施展过的医术一样神奇。所以依我之见,以你现在的西医水平和年纪,还真没必要再多花时间从头开始学中医。”夏云杰回道。

    这是夏云杰当着黄老等人的面第一次毫不避讳地提到“凡人”这两个字。既然有凡人,自然也就有有别于凡人的神仙之类的人。所以黄老等人闻言心里都是暗暗一阵凛然,看夏云杰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畏之意。

    “既然小妹不适合再从头开始学中医,我看可以在军中挑选几位天赋聪明的人送去……”黄培勇,也就是黄老的三子提议道。

    奇人行奇事,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自作主张地安排他的事情,尤其黄老深知夏云杰生性恬淡,最烦人搅扰,这要是连学生都给他安排好了,这还了得?所以黄老没等黄培勇把话说完,已经拍了下椅子扶手,斥责道:“放肆!是夏老师招学生,还是你招学生?”黄老和夏云杰三人打过招呼后,跟他并肩站在一起的李青鸿便准备上前来拜见掌门师叔还有两位师叔母,不过却被夏云杰摆手给拦住了。

    “呵呵,外面热,要不都进去再说吧?”夏云杰笑道。

    “瞧我这个老头子,看来真有点老糊涂了,这大热天怎么把人给拦在外面了,都进去,都进去。”黄老拍了下额头,笑呵呵道。这时他就是个非常普通的老头子,一点都不像是一位曾经叱咤战场的老将军,更不像是一位曾经站在共和国权力巅峰的领导人。

    黄老这么一说,大家就都纷纷往里走。掌门师叔驾到,这时跟黄老也算是同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李青鸿就没敢再跟黄老并肩而行了,而是微微退后半步,跟在他们的后面。

    在黄老的亲自带领下,众人进了客厅。

    客厅里空调开得十足,进到里面浑身一凉,邵丽红和朱晓艳才发现刚才在外面不知不觉都冒汗了,却因为紧张竟然都没发现。

    “青鸿拜见师叔,师叔母!”进到客厅之后,李青鸿毕恭毕敬地冲夏云杰三人鞠躬行礼。

    李青鸿白须飘飘,颇有一股子仙风道骨的气质,刚才邵丽红和朱晓艳在外面看到他和黄老一起并肩走出来,就对他心生敬意,并暗自思忖他的身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者竟然也是夏云杰的晚辈,转眼间自己两人又成了师叔母,不禁又是惊讶又是有点手足无措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这显然才仅仅只是开始,接着瞿卫国还有黄老的子女也都一一来拜见夏云杰三人。

    瞿卫国这位共和国某特殊部门的主任自然要按照门内的规矩称呼邵丽红和朱晓艳为师叔婆。黄老的子女则颇费了一番心思,最终都依照黄老的建议叫邵老师、朱老师,至于她们是不是老师谁也不会去较真了,主要还是为了表达尊敬之意。

    一番互相介绍,打招呼下来,邵丽红和朱晓艳这才知道在坐的除了黄老的女儿黄香怡是一位医生,其余的全都是高官干部,最小的都是军长,少将军衔,而那位称呼自己为师叔婆的竟然也是高官,而且还是部级干部。所以当邵丽红和朱晓艳在黄老的亲自招呼下,挨着夏云杰坐下时,心脏都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

    要知道她们以前一个只是小小酒吧的老板娘,一个只是酒吧主管啊!小小的一个治安中队长都可以在她们面前耀武扬威的,可如今呢,连省部级干部都得尊她们为长辈,只有陪坐的份。

    “夏老弟,难得来京城,京城好玩的地方多,这次一定要多住几天,我让培振陪着你四处走走看看,我年纪大了,走不动了,要不然一定亲自带着你玩遍北京城。”一阵招呼寒暄之后,黄老对夏云杰说道。

    “呵呵,这一次有点困难,周一还要上班,只准备周末呆两天。不过我已经跟文博商量过了,过段时间去江州大学当老师,等当了老师,有寒暑假,到时来京城肯定要多打扰黄大哥几天。”夏云杰笑道。

    “夏老弟准备任教传授医术?”黄老闻言浑浊的老眼猛地亮了起来。

    “是的,虽然文博继承了我门中的不少医术,但终究年纪已大,所以我寻思着带几个年轻一些的学生,也好借着他们把医术传播出去。”夏云杰点头回道。

    “夏老弟你有这个想法,真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啊!”黄老见果真如此,不禁满脸激动道。

    “是啊,夏老师医术出神入化,若肯把医术传授出去,我们中华医术必将崛起。夏老师,不如来京城授课吧,这里有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学生!”黄香怡身为一名医生,也曾两次亲眼目睹夏云杰施展神奇医术,一次是在他父亲身上,一次是在她侄子身上,所以也是格外激动。

    “呵呵,中医跟西医不一样,中医是一门经验医术,要真正带出一名合格优秀的中医,不仅需要时间的积累,医学上的天赋,更需要一名优秀的老师手把手地指点传授,它不可能像西医一样可以快速批量地培养出合格的医生来。从这点看,西医有着中医无法取代的优越性,更适合快速地传播,所以你们不要寄希望我一个人能振兴中华医术,顶多我也就撒几颗种子下去,培养出几个优秀的中医而已,或许过了几十年,上百年,等他们也一代代将医术传承下去,基数不断扩大时,那时或行医才是真正的崛起。至于来京城任教就算了,我这人懒散惯了,只想窝在一个小地方,安安静静地带几个学生,而不想开大学堂授课,事实上,真正精深的中华医术也没办法通过这种方式传授,它只能手把手地教。”夏云杰冲黄香怡笑着摆摆手说道。

    黄香怡本身就是个医生,她知道夏云杰说的是事实,但听了后还是难掩失望之色,想了想问道:“如果您当老师,我可以去当您的学生吗?”

    “西医有西医的优点,中医有中医的长处,而且我的医术很多都是只有我才能施展,凡人就算我肯传授他们也学不会,你不要寄希望能在我这边学到像我曾经施展过的医术一样神奇。所以依我之见,以你现在的西医水平和年纪,还真没必要再多花时间从头开始学中医。”夏云杰回道。

    这是夏云杰当着黄老等人的面第一次毫不避讳地提到“凡人”这两个字。既然有凡人,自然也就有有别于凡人的神仙之类的人。所以黄老等人闻言心里都是暗暗一阵凛然,看夏云杰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畏之意。

    “既然小妹不适合再从头开始学中医,我看可以在军中挑选几位天赋聪明的人送去……”黄培勇,也就是黄老的三子提议道。

    奇人行奇事,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自作主张地安排他的事情,尤其黄老深知夏云杰生性恬淡,最烦人搅扰,这要是连学生都给他安排好了,这还了得?所以黄老没等黄培勇把话说完,已经拍了下椅子扶手,斥责道:“放肆!是夏老师招学生,还是你招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