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463章 自食其果 【今天一更】
    “走?”三个年轻人失魂落魄地站了起来,然后又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房间。

    “大哥谢谢你!”三个年轻人走后,程守炀诚心诚意地对杨奇夫感谢道。

    到现在,程守炀当然知道哪怕他是真正的香港娱乐大鳄,在刚才那位杰哥面前也是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他还只是表面上的香港娱乐大鳄,若不是杨奇夫提前提醒他,并且后来又疯狂地揍了他一顿,恐怕现在他的情况不会比三个年轻人好多少。

    “你可是差点把你大哥都给坑进去了啊!”杨奇夫指着程守炀摇头道。

    “是啊,现在想起真是一阵后怕啊!这人太可怕了。”程守炀抹了把额头,发现上面竟是一层细细的盐层,却是刚才流了太多的冷汗,如今汗干了却留下一层盐。

    “这并不算可怕的,你要是见过他真正发威的样子,你就知道这不过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杨奇夫说道,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到现在金三角毒窟那恐怖的一幕,杨奇夫回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什么这还叫小巫见大巫?”程守炀闻言不禁惊呼起来道:“大哥你没看到刚才他手一抬,三人就飞了起来吗?没看到他一个电话,强如汪家都在****之间倒台吗?”

    杨奇夫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心想,你要是曾经见过杰哥挥手间金三角一个贩毒军队灰飞烟灭,恐怕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不过金三角的事情,夏云杰提醒过他,杨奇夫是不会泄露的。

    “哦,对了,大哥,你说杨肖玫突然冒起,不仅成为意大利好几家奢侈品牌的广告代言人,而且还接到了美国好莱坞大导演的邀请,是不是都是因为杰哥的缘故?”见杨奇夫不以为然,程守炀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忍不住问道。

    “你认为呢?”杨奇夫反问道。

    “那岂不是说杰哥在意大利美国也有很大势力!”程守炀虽然也猜到了,但见杨奇夫反问自己,还是情不自禁猛吃了一惊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行了,你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猜,你只需要记住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听到任何有关今晚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以后还是好好做人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这个世界我们其实只不过是井底之蛙,千万别把自己看得太高。”杨奇夫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大哥,我记住了。”程守炀闻言表情严肃地回道。

    虽然杨奇夫说今晚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但事实上,事情却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一早共和国各地新闻报纸还有网络上都报道了汪家家里被搜查出巨大无法说明来源的现金,汪家涉案人员皆被带走的消息。而接下来的几天,爆炸性的新闻几乎是一个接着一个,先是当红明星,也是香港娱乐界非常有名的花花公子林至材突然自杀,死亡被发现时据说全身皮肤腐烂流脓,被法医鉴定很有可能犯了全身性皮肤疾病,林至材不堪其扰这才选择了自杀。

    这个消息一传出,除了少数几个当事人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整个娱乐圈跟他有染的女明星都惶惶不可终日,都暗地里到医院检查身体,因为她们担心那是一种可怕的性病。

    林至材事件不久之后,娱乐界又发生了一件爆炸性新闻。大陆当红女明星张盈盈同样突然自杀,死亡时的身体现状竟然跟林至材一般无二,也是全身皮肤溃烂。

    两人一前一后自杀,自杀时又全都是身体皮肤溃烂,这个消息一发布,仿若一颗炸弹扔进了娱乐界,掀起了比之前林至材自杀还要浩大上许多的滔天大浪。这回不仅是女明星惶惶不可终日,几乎是整个娱乐界甚至很多上流社会的人士都吓得脸色苍白,纷纷偷偷跑到医院检查身体。谁也不敢肯定,自己交往的人中跟这两人有没有不正当关系。

    相对于林至材和张盈盈自杀事件引起的轰动性效果,汪正勤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汪家大少,因为汪家大案被连带着查出不仅参与了家族巨额贪污,还被查出了****幼女等一系列令人发指的案件而锒铛入狱并被判处死刑的事件掀起的风浪就小了许多。不过据报道说,当汪正勤被捕入狱时,已经瘦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神智癫疯,让人不禁嘘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只有程守炀等几个知情的人知道,汪正勤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除了因为汪家大案,从汪家大少沦落为阶下死囚的巨大打击之外,恐怕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夏云杰暗中使了手段,或许死刑反倒是他最好的解脱方式。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那天晚上夏云杰从会所里一出来就不再去想汪正勤他们的事情了。

    劳斯莱斯幻影在黑夜中稳稳地开着,不一会儿就开到了太平山顶豪宅。

    或许是因为劫后余生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知道夏云杰周一一早就要离开香港,离开自己的缘故,这一晚杨肖玫在床上表现得比第一晚更疯狂,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和方法迎合着夏云杰。

    第二天一早,当杨肖玫还在床上沉沉睡着时,夏云杰已经悄然起床,坐在露台上,面朝东方进行卯时的修炼。

    结束修炼后,夏云杰下了楼。

    楼下,何进已经在恭候多时,当他看到夏云杰在楼梯口出现时,眼中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丝敬畏之色。跟何进在一起的还有杨肖玫的保镖郭成琳。

    郭成琳看到夏云杰从楼梯上下来,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眼中流露出极为恐惧的目光。

    在来吴昌宇太平山顶豪宅之前,郭成琳还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遇到的年轻人竟然这么牛逼,竟然可以带着杨肖玫住太平山顶豪宅,否则郭成琳肯定不会轻易打那个小报告。

    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吴家还是香港数得着的大豪门,汪正勤顶天了也就只能在大陆横行霸道,到了香港跟吴家一比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而且以郭成琳的智商她也很清楚,一旦让这样一位年轻人知道自己打小报告,结局肯定很惨。

    “做人自私点,小气点,甚至贪婪点都很正常,只要是人就难免有****有缺点,当然前提是不能违反职业道德,不能伤害到别人。”夏云杰下得楼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郭成琳淡淡道。

    “夏先生,我不明白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郭成琳闻言心里一阵颤抖,但还是存有一分侥幸地故作不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