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387章 他现在走了吗?
    谢思孟见父亲问起,便把火车上的事情跟他父母亲说了一遍。

    “斯科拉?不会是那个时尚大师斯科拉吧?”女人显然对于时尚关注度多一些,谢思孟的母亲听完之后,不禁满脸惊疑道。

    “什么时尚大师?难道你听说过斯科拉的名字?”谢作和皱了皱眉头问道。

    “也真不知道你在意大利这些年是怎么生活下来的!斯科拉不知道,那古琪集团你总知道吧?”谢思孟的母亲闻言没好气地白了谢作和一眼,显然对他连斯科拉都不知道很是不满。

    “古琪集团我当然知道,这是世界级的奢侈品牌,但这跟斯科拉有什么关系?”意大利是世界闻名的时尚之国,谢作和虽然是个厨师,当对于古琪集团的大名还是如雷贯耳,闻言越发不解地问道。

    “斯科拉就是古琪集团的时尚总监,国际级的时尚大师。”谢思孟的母亲回道。

    “什么?”谢作和听说斯科拉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古琪集团的时尚总监,先是猛地吃了一惊,接着马上摇头道:“你胡思乱想什么?小夏只是个来意大利旅游的小年轻,怎么可能认识你说的那个斯科拉。”

    “那倒也是,意大利叫斯科拉的人多的是。”谢思孟的母亲被谢作和泼了一盆冷水,心马上就凉了下来,点点头苦笑道。

    “先别管那什么斯科拉还是巴克拉的,还是先想想该怎么办吧?总不能不管夏大哥吧?”谢思孟见父母亲在纠结斯科拉的问题,不禁着急道。

    “管当然要管,可是难啊。那个里卡多跟你爸本来就有点过节,现在你爸要是插手,肯定会把事情搞得更复杂。现在我看只能希望你那个带回来的夏大哥能聪明一点,别再激怒警察局里的人了。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人家的地盘。”谢思孟的母亲摇头叹气道。

    “我看难,这个小夏在国内应该是有点身份的人,所以到了国外也不知道收敛脾气,我看这回肯定得吃点苦头。”谢作和跟着摇头道。

    “那怎么办?佛罗伦萨不是有我们的总领事馆吗?要不请他们出面?”谢思孟越发着急道。

    “傻儿子,这样很有可能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先让爸好好想一想。”谢作和见儿子很像自己年轻时候的性子,不禁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

    说起来,他跟那里卡多结梁子,就是因为一位当时在佛罗伦萨工作时,见一位中国人受到不公平对待,强行出头,这才得罪了里卡多。当时为了那件事,迫与舆论压力,里卡多受到了处分,只是没想到事过多年,里卡多调到了拉斯佩齐亚,并盯上了他。

    谢作和话音才刚刚落下来,一辆黄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在餐馆门口,车上走下来一位穿着十分考究,很有绅士贵族气质的意大利老人和一位戴着墨镜,看起来很酷的高大保镖。

    那位老人自然就是斯科拉!

    “他,他好像就是斯科拉!”斯科拉作为时尚界大师并没有少登上时尚杂志,而谢思孟的母亲身为女人平时显然也没少关注这些时尚杂志,她见斯科拉从车上下来,见他长得酷似自己在杂志里看到的那个意大利时尚大师,不禁吃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来,指着斯科拉话都讲不利索。

    “又提斯科拉干什么?”谢作和先是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接着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也像见了鬼似的朝外面看去,舌头打结道:“你,你的意思是,这个走,走来的就是那,那个什么古琪时尚总监斯科拉?”

    “嗯!嗯!”谢思孟的母亲使劲地点着脑袋,话都讲不出来了。

    老天,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岂不是意味着刚才那位小年轻拥有国际级的私人服装设计大师?那岂不是也意味着,自己的儿子将拥有一件国际时尚大师亲自设计并制作的服装?老天,这要真的,那以后儿子身上穿的衣服岂不是比我们家的餐馆还要值钱?

    见妻子激动紧张得连话都讲不出来,只知道点头,谢作和就知道自己没猜错了,不禁也是又激动又紧张。

    他虽然不关注时尚界的事情,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还是知道国际级时尚大师的份量的。

    谢作和一家人正激动紧张之际,斯科拉面带微笑,那微笑中带着一丝谦卑地走了进来问道:“请问这里是不是谢思孟谢先生家开的餐馆?”

    “是,是,我就是谢思孟的爸爸,这位是我儿子谢思孟。”谢作和急忙道。

    “啊,原来你就是谢老板幸会,幸会。我是斯科拉,古琪集团的时尚总监,这是我的名片。”斯科拉听说眼前这位穿着厨师袍的男子是谢思孟的父亲,急忙又是握手,又是双手递上名片。

    如果不是见斯科拉开着法拉利跑车,派头十足,如果不是妻子从相貌上认出了斯科拉,谢作和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态度出奇热情谦卑的老头竟然就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国际级时尚大师。

    “谢谢,谢谢,请问斯科拉先生是到这里来用餐吗?”谢作和急忙接过名片,然后强压下心头的激动紧张,问道。

    “是的。这次我应夏先生的吩咐,除了来给贵公子,不,谢老板一家人设计几件服饰之外,就是想品尝一下谢老板的手艺。”斯科拉说道。

    斯科拉的话听得谢思孟的母亲差点幸福得要昏过去!

    老天,古琪集团的设计总监竟然要给我们一家人设计服饰!这不是做梦吧!

    “哦,对了,请问夏先生刚才来过这里吗?他现在走了吗?”当谢思孟母亲激动幸福得差点要昏过去时,斯科拉目光四处张望了一下,格外谦卑地问道。

    “啊,你说小……咳咳,夏先生啊,这件事现在麻烦了,我正想找人帮忙呢。”斯科拉提起夏云杰,谢作和这才想起来自己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不禁拍了下脑袋说道,不过如今说这话,谢作和就没刚才那么紧张担心了。

    既然连意大利古琪集团的时尚总监都是夏云杰的私人服装设计师,谢作和自然不担心夏云杰的困境。

    “麻烦?怎么回事?”斯科拉眉头马上皱了起来,问道。

    “是这样的,刚才有位里卡多警官来我店里检查,因为我跟里卡多警官以前有点小过节,里卡多警官在执法时难免代入了个人感情,有失公正,夏先生古道热肠,帮我说了几句,里卡多警官说夏先生妨碍他们执法,把夏先生带回了警察局了。哦,对了,夏先生走前交代我,说你几分钟后就会到,他说把这件事告诉你就可以。”谢作和见斯科拉皱眉头,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喜色,急忙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