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307章 杀戮
    “当然,人在江湖走,这个江湖规矩还是要守的。”罗山打了杨奇夫一拳之后,这才重新站了起来,揉了揉拳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见罗山说要守江湖规矩,朱晓艳和邵丽红眼中都燃起一丝希望,而杨奇夫这个老江湖却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罗山后面肯定还有话。

    果然罗山揉着拳头慢慢又走到了朱晓艳和邵丽红的跟前,缓缓蹲下身子,眼睛又习惯性地眯了起来,色色的目光落在了她们半露出来的雪白**上。

    “不过,很可惜,她们两人长得实在太漂亮性感了,哦,还有这位一定是嫂子,如果我没看错的应该是前几年红透半边天的影后邱楚倩,杨哥好福气啊,我常年深居山中可没你这个福气,一把年纪了还能玩明星。怎么样,杨哥,您也知道我当年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玩女人,尤其是玩嫂子!为了这个爱好,我付出的代价可不小,您看今天要不把嫂子借给我玩玩!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放了你哦!”罗山说着轻轻抚摸着早已经长出了老茧的手指切口处,双目却色迷迷地转向跪在邵丽红边上,一位穿着香奈儿套裙,皮肤白皙,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桃花眼,樱桃嘴的美女。

    见罗山这么说,朱晓艳三人全都吓得脸色苍白,尤其朱晓艳和邵丽红更是下意识不死心地挣扎起来,一边挣扎性格本就有点泼辣的朱晓艳还破口骂道:“罗山,老娘警告你,我们是夏云杰杰哥的女人,他在中国势力非常大,你他妈的要敢碰老娘和红姐一下,你一定会死得非常难看的!”

    “哈哈,在中国势力很大,我好怕怕啊!”罗山闻言一副夸张地拍着胸口,接着又一脸淫笑道:“不过,你们放心,你罗山哥的那玩意肯定比你们那个什么狗屁杰哥要大和厉害。到时包你们爽歪歪。”

    “呸!你他妈的就是一个混蛋!王八蛋!”朱晓艳见状气得张口就冲他脸上吐去一口唾沫,不偏不倚还正中他的鼻子上。

    “啧啧,老子最喜欢的就是性子烈的女人。你们两人前凸后翘,奶大屁股大,性子又这么烈,老子最喜欢了。不过你们放心,最好的,老子总是放在最后享受。”说着罗山一脸淫笑地把鼻子上的唾沫用手擦下来,伸到嘴巴里舔干净,好像那口水是什么好吃的蜂蜜似的,舔完之后,罗山转身坐回藤椅,然后朝邱楚倩指了指,一脸淫笑道:“给老子爬过来,舔老子的****!”

    邱楚倩闻言脸色苍白地连连摇头,而杨奇夫则早已经气得根根头发竖了起来,挣扎着破口大骂道:“罗山,你他妈的要是敢碰楚倩一根汗毛,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等你做了鬼再说吧!”罗山冷笑一声,然后冲抓着邱楚倩的士兵骂道:“他妈的,没听到老子的话吗?让她爬过来!”

    那位士兵闻言没敢怠慢,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从腰间拔出手枪直接顶在邱楚倩的脑袋,喝道:“爬过去!”

    “我不要啊!杨哥救救我!”邱楚倩被枪一直,整个人都抖了起来,一边朝罗山爬过去,一边哭着叫道。

    “罗山,你他妈的不得好死!”杨奇夫见状死命地挣扎着,一双眼珠子都充满了血丝,仿若要爆了出来。

    “老家伙,给老子放老实一点!”那抓着杨奇夫的人对着他的后背就狠狠踹了几脚。

    杨奇夫年轻的时候虽然也是帮会里的双花红棍,但现在毕竟年纪有了,被士兵狠狠地踹了几脚,顿时整个人如散了架一般趴在了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双眼却死死地盯着罗山,似乎恨不得化身厉鬼把他给啃了。

    黑夜下,泰国北部上空,一道黑影仿若鬼魅从远处飞掠而至,然后悬浮在半空中。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云杰。整个人凌空而立,黑夜中那对眸子闪烁着点点寒光。

    “应该就是这附近了!”夏云杰锐利如鹰隼般的目光扫过脚下连绵不断的山脉,神念如一张巨网般铺了开来。

    一瞬间方圆十里之内,森林中无数生命气息的波动尽数被收入神念之中,不过却没有朱晓艳和邵丽红的气息。

    夏云杰目中闪过一丝忧色,再次从口袋里取出一根发丝,这是剩下的最后两根发丝之一。

    “仙人指路!”夏云杰低喝一声,发丝再次无火自燃,化为一点“流星”划过夜空。

    夏云杰见状也紧跟着化为一抹残影朝那一点“流星”划过的方向飞去。

    在黑夜中,在高低起伏黑漆漆一片的森林极速飞驰数十公里,夏云杰再次停在半空之中。

    脚下,一条大河在崇山峻岭中激流奔涌,山林中树木高大,云雾缭绕,一眼望不到尽头。这片原始森林仿若蛰伏在黑夜中的凶兽,随时准备吞噬人的性命。

    夏云杰心底莫名升起一丝不安,双眸在黑夜中射出越发吓人的寒光,寒光中带着一丝血色,仿若黑夜中要吃人的猛兽的眼睛一般。

    那股不安越浓,夏云杰就越担心,甚至有时眼前会不受控制地浮现朱晓艳和邵丽红躺在血泊中的景象,让他心如刀割,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境界太低,实力太低!

    要是他的修为更高一些,他神念施展的范围肯定就更宽广,说不定他已经找到了邵丽红和朱晓艳两人。甚至更厉害一些,他都能凭借那几根发丝直接精确地推算出两人的具体位置,而不需要像现在这样只能大致确定一个位置,然后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万一迟了呢?夏云杰一想到这个,他会忍不住感到一阵的恐惧,好像从此之后生命将会变成灰暗一片。到这个时候,夏云杰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中,朱晓艳和邵丽红早已经在他的心里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神念再一次铺张开来,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黑暗中夏云杰的目光红得越发吓人,他咬咬牙拿出了最后一根发丝。

    这一根发丝若燃尽,接下来就只能完全靠夏云杰神念在这片区域搜索了。

    发丝再次燃起,化为一点“流星”顺着河流划向崇山峻岭,夏云杰紧随而去。

    最后发丝燃尽在一片茫茫森林的上空,夏云杰凌空站在发丝燃尽的地方,远远地看到了森林里似乎透出一点灯光。

    他的神念再次铺张开来,骤然间,夏云杰眸子在黑夜中如同璀璨的星辰猛然亮了起来,然后身子如鬼魅一般掠过森林上空直奔那透出灯光的地方飞驰而去。

    “不要啊!不要啊!”屋子里,邱楚倩一边落着泪颤抖着手一边拉开了罗山裤子的拉链。

    一根粗粗丑陋的玩意蹦了出来,看得邱楚倩手抖得更厉害。

    “把它含下去,动作温柔一点,哈哈!”罗山肆无忌惮,****地仰天得意大笑。

    杨奇夫这时两眼早已经被血丝充满,拳头无力地击打着地面,而朱晓艳和邵丽红见状目中反倒没有流露出恐慌或者悲愤之色,而是凄然遗憾之色。

    “红姐,你说杰哥如果知道我们失踪了,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们,会不会想我们呢?”朱晓艳看着邵丽红,落下了两滴晶莹的泪珠,她后悔那一晚上的“悬崖勒马”,她后悔这几个月自己没采取主动。至少如果发生了,就算她真的要死,她也不会感到遗憾!

    “应该会的!”邵丽红落着泪说道。

    “你也说只是应该会!红姐我真的好后悔啊,你后悔吗?”朱晓艳闻言眼泪扑哧扑哧掉得更欢快。

    “我也后悔!”邵丽红凄凉一笑道。

    “你他妈的难道是第一天才出来做的吗?”藤椅上,罗山见邱楚倩手握着他那玩意生硬地套弄着,小嘴半天都还没用上,终于不耐烦地甩了她一巴掌,然后抓过她的头发,按住她的脑袋,对着自己两腿之间便按了下去。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嘭”地一声。

    门从外面被重物给狠狠撞了开来,接着一条条人影纷纷从门外飞了进来,然后“嘭嘭嘭!”全都重重摔在了地上。

    “滚一边去!”罗山见状心中不禁一惊,本是按着邱楚倩脑袋的手,抓着她的头发猛地往边上一扯,双目望向门口。

    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一个像他一样也是个白面书生一样的男人,一个年轻的男人。

    “杰哥!”朱晓艳和邵丽红俏眸含泪,不敢置信地望着门口如天神般突然降临的那个熟悉的人。

    她们本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她们以为就算她们死了,杰哥也不一定会再想起她们,更不会知道她们死在哪里。但她们做梦也没想到,杰哥竟然会突然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红姐!艳姐!”见朱晓艳和邵丽红两人竟然被士兵强迫着压跪在地上,身上衣服凌乱,夏云杰心中不禁一阵心疼,同时那对漆黑的眸子骤然间被煞气笼罩,寒芒四射。

    那压着朱晓艳和邵丽红的两个士兵,见夏云杰朝他们望来,心里头莫名一阵发寒,几乎条件反射地举起枪对准了他。

    不过他们才刚刚举起枪,就感到喉咙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抓住,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被这无形的大手给提在了半空中。

    “死!”夏云杰牙缝里爆出一个冰冷冷的字。

    他牙缝里爆出来的“死”字还回荡在房间里,空中的两个士兵便突然在空中撞击在一起,然后“嘭嘭!”两人双双落在地上,脑袋一歪,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