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304章 超开放的迎接仪式
    “女儿长大之后,性子越来越像你,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我看这种男女感情的事情还是由她去吧。”躺在床上,林善美说道。

    “我告诉你,这件事不能由着她。前年年底我力排众议,一意孤行举一集团之力开发天鹅湖项目,这个项目就像个无底洞一样不断吞噬资金,一直看不到收益,此时正处于关键时期,但外界却都在传说这个项目会拖垮威盛集团,不少股东也这么认为。而其他一些项目和子公司除了芷妍的威大公司那边有些发展和利润,经营状况却都不是特别好。现在我在董事会中的压力很大啊,这个时候我急需张过海的支持,一定要支撑到天鹅湖项目收益之日,我坚信国内的房地产即将迎来一轮****!而且你想想看,张雷条件这么好,人能力也有,这样的男朋友还不要,她要什么样的男朋友?难道真的去找个保镖吗?”苏维信说道。

    “什么保镖不保镖的,你女儿眼界高得很,我看八成是她故意拿来气气张雷的。”林善美不以为然道。

    “我想也是。不过趁着女儿这几天在家,你这个做妈的还是要多做做思想工作。庆骅不争气,现在也只有寄希望芷妍这个姐姐和未来的姐夫将来能帮帮他,要不然等有一天我退休或者万一有什么事情,这小子还不被董事会那帮老家伙给欺负得连牙都找不到。”苏维信说道。

    “好吧,我会多劝劝她的。”见苏维信提起儿子,林善美就彻底断了由着苏芷妍性子的念头。

    ……

    “苏芷妍那边进展究竟怎么样?究竟有没有把握拿下来?”在海州市另外一处富人区,一位五十多岁,头有些秃顶,鹰钩鼻的男子沉着脸问张雷。

    这位鹰钩鼻男子正是威盛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张过海,张雷的父亲,他觊觎威盛集团董事长的位置已久,而且他同样看好天鹅湖的项目,所以一旦天鹅湖项目的效益一展露出来,那时苏维信的威望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就彻底失去了角逐董事长位置的机会。

    当然如果儿子能够娶了苏芷妍,以苏庆骅那副败家子的德行,苏家以后迟早也是张家的囊中之物,张过海自然也就无所谓争不争董事长的位置,甚至他还会大力支持苏维信。

    “爸,我决定了,我要让她后悔,我要让她以后跪着来求我!”张雷一脸阴狠地说道。

    “你真的决定了?”张过海看着儿子问道。

    “我决定了!”张雷说道。

    “好,这样才像我张过海的儿子。男子汉大丈夫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又何需对一个女人低声下气!”张过海闻言重重拍了下儿子的肩膀,目中透出一抹刻骨的仇恨,思绪却回到了三十年前。

    那时他和苏维信还是好朋友,两人同时喜欢上了林善美,可是林善美最终却投入了苏维信的怀中。这个恨,他一直深藏在心头,表面上跟苏维信还是好朋友,却一直在找机会扳倒苏维信。可苏维信雄才大略,是个难得的商业奇才,他张过海却始终被他压着一头,这让他一直感到憋屈和不甘心。现在他终于等来了机会。

    他要借着天鹅湖这个项目击垮苏维信并取而代之。

    江州市,夏云杰终于提着行李箱站到了出租房前。

    两个月后,再一次站在门前,看着里面的灯光还亮着,夏云杰莫名地感到一阵无法抑制的激动。那是回家的激动!

    因为发生过一次刚好看到美人出浴的事情,家里亮着灯夏云杰倒没有冒冒失失地直接开门进去,而是敲了敲门。

    “谁呀?”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紧张,接着夏云杰还听到拖鞋踏着地板的声音。

    “是我,我回来了。”夏云杰回道。

    “啊!你真回来啦!”门突然从里面被打了开来,一阵沐浴后的清香扑面而来,沈丽缇一脸惊喜地出现在夏云杰的面前,一对媚眼如水,近在咫尺。

    湿漉漉的发丝披散在白嫩光滑的香肩上,在灯光下晶莹剔透的水珠挂在发梢上,然后悄然滴落,顺着如羊脂般光滑细腻的肌肤往下滑落,往下滑落……

    “咝!”夏云杰不禁猛吸了一口气,眼珠子一下子就直了,死死盯住那两座在空气中骄傲地耸立着的乳峰,那雪白饱满上面还挂着几滴水珠,水珠在灯光下折射着晶莹的光芒,与雪白的乳峰和那上面的两点樱红互相辉映着。

    这样的欢迎仪式未免也太热情,太开放了吧!

    “看什么……啊!”沈丽缇见夏云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媚眼白了他一眼,刚要挤兑他,低头一看发现原本严严裹着身子的浴巾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滑落在了地上。

    沈丽缇不禁大窘,急忙弯腰去捡浴巾。

    这一弯腰,两团丰满如同雪梨一般挂下来,雪白的美臀高高翘起,勾勒出一幕让夏云杰差点就要流鼻血的诱人画面,两腿之间不受控制地搭起了帐篷。

    很快沈丽缇捡起浴巾,手忙脚乱地把那雪白诱人,凹凸有致的****给包裹了起来。

    把身子包裹起来之后,沈丽缇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红着脸抬头朝夏云杰看去。

    这一看,却发现夏云杰那双眼睛还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而两腿之间更是夸张地凸了出来。

    沈丽缇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哪还不知道那两****的凸起意味着什么,顿时间真是又窘又羞又气,抬脚就对着夏云杰的脚背重重地踩了下去,骂道:“你这个大****!”

    说完沈丽缇便腰肢一扭,踩着快步朝卧室走去。

    看着沈丽缇气呼呼离去的动人背影,夏云杰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胯下,不禁尴尬地捂了捂下身,然后走进屋子把门给关了起来。

    关上门,夏云杰拖着行李箱回到自己的卧室,眼前晃动的却全是刚才那光溜溜还挂着水珠的诱人****。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沈丽缇的身子,但这一次却近在咫尺,夏云杰似乎都能闻到那女性**散发出来的独有芬芳气息,以他的心性也情不自禁地失态了。

    “糟了!糟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回羞死人了,等会怎么再跟他见面呢?”隔壁卧室,沈丽缇又羞又窘地跺着脚,脸颊阵阵发烫,一颗心砰砰乱跳。

    好一会儿,沈丽缇才咬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自言自语道:“怕什么怕,又不是第一次被他看到,就当被狗给看了一眼,便宜他了!扑哧!”

    想到把夏云杰比作狗,沈丽缇忍不住像阿Q一样乐了,好像这么一比喻,自己得胜了一般。

    笑过后,沈丽缇便窸窸窣窣快速地穿上衣服,然后打开卧室的门。

    刚打开卧室的门,沈丽缇便见到夏云杰拿着换洗的衣服往浴室走。沈丽缇见夏云杰往浴室里走,突然想起自己换下来的**衣裤都还在浴室里,不禁急了。

    一个箭步抢着从夏云杰的身边先跑进了浴室,可是没想到她刚刚洗过澡,浴室的地面比较滑,一不小心,脚一滑,不禁一声“啊”地尖叫,整个人便往后倒。

    还没等沈丽缇倒下去,腰便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给揽住,接着印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清秀脸庞。

    这张脸庞在这两个月里,不知道多少次可恶地突然闯进她的梦里,让她每次醒来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此时这张脸庞再次突然出现,让她一阵迷乱,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摸夏云杰的脸,不过手快要碰到他的脸时沈丽缇却猛地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还不放开我!”清醒过来的沈丽缇见夏云杰的手还牢牢抱着自己的腰身,不禁俏脸微微一红,瞪眼道。

    “咳咳,这么急干什么?地很滑的。”夏云杰被沈丽缇这么一瞪眼,也猛地一个激灵急忙把她扶了起来,有些尴尬道。

    “你别管我,你先出去,我叫你的时候你再进来。”沈丽缇却红着脸把夏云杰给推了出去,然后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清洗**衣裤。

    只是清洗**衣裤时,沈丽缇突然又觉得刚才自己的举动似乎很是多余。因为加上刚才那一次,她已经光溜溜地被夏云杰看过两次,尤其这一次更是近在咫尺,估计连汗毛都被夏云杰看得一清二楚,洗个**衣裤又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想到这里,沈丽缇干脆把浴室的门打了开来,大大方方地搓洗**衣裤。

    夏云杰见沈丽缇突然又把浴室的门打开,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洗衣服吗?”沈丽缇见夏云杰探头朝自己这边看,狠狠瞪了他一眼道。

    夏云杰这才发现原来沈丽缇是在搓洗自己的**衣裤,不禁闹了个大花脸,干笑两声折回了自己的房间。

    见夏云杰讪讪离去,沈丽缇不禁得意地甩了下秀发:“哼,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