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279章 到达非洲
    阿及亚(完全虚构的非洲国家)位于非洲西南部,是一个国土面积近百万平方公里,人口近五千万的大国。原属于英殖民地,在经过不断独立运动之后,在一九七十五年才获得独立。但独立之后却处于长期内战状态,直到二零零年才结束长达数十年的内战,实现和平,进入全面战后恢复和重建时期。

    阿及亚地广人多,石油、天然气和矿产资源都非常丰富,再加上战后的重建,现在阿及亚是非洲的一处投资热土。很多国家纷纷参与这个国家的矿产开采、基础工程建设等等。中国也不例外,目前阿及亚已经是中国在非洲的最重要投资国家之一,该国也是目前中国最重要的石油进口来源国之一。

    但阿及亚毕竟才刚刚结束内战不久,经济各方面还是非常欠发达,目前中国只有上海和北京机场有到阿及亚首都罗安布的航班,而且还需要在迪拜转机。

    北京,六朝古都,现共和国的首都,身为共和国的公民,有生之年都想要去一趟的地方。也是夏云杰一直想去一趟的地方。

    夏云杰想去一趟北京,不仅仅因为北京是共和国的首都,也不仅仅因为黄老就在北京城,还有他在酒吧初识的程娉也在北京,更因为北京是他师父巫泽很推崇的一处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

    在闲暇之余,夏云杰也曾多次想象过北京之行,却没想到就这样机缘巧合、阴阳差错成行了,而且还仅仅只是个匆忙的过客,甚至匆忙得从江州市飞到北京,然后连北京飞机场都没机会踏出去,又登上了飞往阿及亚首都罗安布的南航飞机。

    坐在头等舱里,再一次从机窗往下俯瞰着北京这座融合着浓浓古韵和现代化气息的国际大都市,夏云杰依旧有种深深被震撼的感觉

    巍巍太行山脉蜿蜒逶迤,由南向北奔腾而来。城北,浩浩燕山山脉罗列簇拥,拱卫着京城。两股山脉交会、聚结,如巨龙飞腾。森林覆盖着山峦,山色苍茫,云气郁织。在青山之中,来自黄土高原的桑干河与来自蒙古高原的洋河会合为永定河。永定河汹涌澎湃,穿行于深山老林之间,到京西三家店,陡然冲出山谷,在北京小平原的西绿伸展流淌。

    蓝天白云之下,庄严、雄伟的**城楼、太和殿、中和殿等等故宫古建筑的坐落,无一不蕴含着天地真理。

    虽高高在半空之中,人在飞机之内,夏云杰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一股雄浑的气势从北京城直冲苍穹,就算以他地巫三鼎之境,在这股气势面前都觉得近乎渺小。

    “等从阿及亚回来,可以放你几天假在北京好好玩一玩,放松放松。”见飞机渐飞渐高,北京城已经消失在视线内,夏云杰还在望着下面发呆,苏芷妍说道。

    苏芷妍有恐高症,所以她不喜欢坐窗户旁边。

    “谢谢苏总。”夏云杰收回目光,腰杆笔挺地说道。

    穿着公司给他量身定制的保镖服,一袭黑色,配上他略显清瘦的脸庞和不苟言笑的表情,此时的夏云杰还真有几分中南海保镖的气质,冷酷、稳重、干练!

    苏芷妍看着夏云杰的目光微微走神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般地捋了下秀发,淡淡道:“不客气。”

    说完,苏芷妍低头翻看起手中的杂质,心里却泛着一丝异样的感觉。

    虽然出身豪门,但苏芷妍从小生活低调,哪怕后来远赴美国读书,她也是靠着奖学金和勤工俭学养活自己。这还是她第一次带着私人保镖出行,而且还是去那片一直给人广袤、原始、野蛮落后印象的非洲大陆。

    北京飞罗安布真正的飞行时间是十五个小时,但期间需要在阿拉伯酋长联合国最大的城市,中东地区的经济和金融中心迪拜等待三个小时。

    对迪拜这座阿联酋最大也是最富有,用金钱堆起来的沙漠中的城市,夏云杰早已闻名已久,也曾想过哪一天等赚够了钱也去见识一番,却没想到在他还是个打工仔,口袋里只有几万身家时,便有机会飞到这座几乎成为奢侈生活代名词的城市。

    不过同北京一样,在迪拜他同样连飞机场都没能迈出去。不过让他感觉很意外的是,在迪拜飞机场的免税商场,他不仅看到了许多穿着长袍的阿拉伯人,把头包扎得像大粽子一样的印度人,穿着性感的欧美白种人,还看到了许多东方面孔,而且很大一部分都是中国人,甚至不少商店里就有专门讲中文的售货员。

    “在这里看到很多中国人是不是很奇怪?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真的很快,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跨出了国门。来这里的人,当然有不少人是富人和公费出行的政府官员,但更多还是出国务工、掘金的人和已经不满足于国内旅游的新兴中产阶级。所以我们做企业的目光更不应该局限在国内,要看到外面更加广阔的天地。”虽然夏云杰只是个私人保镖,但他这个私人保镖身手实在有些吓人,苏芷妍倒也没把他完全当花钱雇来的私人保镖来看待,况且一个人也挺无聊的,便一边在迪拜机场的免税商场里瞎逛着,一边跟夏云杰解释一些迪拜的情况。“迪拜是酋长国中人口最多的一座城市,而且你肯定想象不到,迪拜现在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并不是石油,石油在他的GDP中所占的比重还不到百分之十,而更多却是来自旅游。这里有世界第一家七星级帆船酒店,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楼,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迪拜如今几乎成为了奢华的代名词,这在沙漠里真的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哦,对了,听说迪拜的德拉南孚路附近有一个中国人聚居的区域。下次等回国时,如果有时间我们可以在迪拜停留一两天,可以去四处看看,对这座城市我也充满了好奇。”

    “苏总知道的真多。”夏云杰见苏芷妍谈起迪拜如数家珍,倒是由衷有些佩服她的见识。

    “我这算不了什么,多看看书就会知道,倒是你这身身手,小时候肯定吃过不少苦吧!”苏芷妍说道,目中闪烁着一丝好奇的目光。

    她其实一直很好奇,夏云杰怎么可以拥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还好。”夏云杰淡淡回了一句,再没有多半个字。吃苦自然是有的,只是他吃的苦却不是常人能理解的,却是根本无法跟苏芷妍解释。

    苏芷妍见自己费了这么多的口舌,夏云杰却只是用“还好”两个字来打发自己,不禁气恼地瞪了他一眼,却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毕竟这是别人的私人,夏云杰不说她也不好追问。

    从迪拜飞罗安布就很快了,从迪拜登机后不过三个小时左右,飞机就在阿及亚首都罗安布机场缓缓降落,透过机舱的窗户向外看,可以看到高楼林立,很多高楼还尚在建筑中,道路上车来车往,比夏云杰想象中要繁华热闹和现代化许多。

    本来在夏云杰的想象中,这里应该很破旧,没有几座高楼大厦,机场也很小。

    来接机的是威大公司在阿及亚的项目经理方子白和他的司机阿姆,一位当地的黑人,皮肤黝黑黝黑的,在太阳下都能发出光来,而方子白早已经名不副实了,应该叫方子黑更确切一些。

    方子白是一位很高大雄壮,看起来应该是一位性格比较开朗的男人,但见到苏芷妍这位美女老总却是显得有些忸怩,打招呼握手什么的,都显得有些拘谨,看得夏云杰浑身不自在,倒是跟夏云杰握手时,听说他是苏芷妍带来的私人保镖,握手时很热情,手劲也很大。而那位阿姆听说夏云杰竟然是苏芷妍的私人保镖,更是夸张地一声怪叫,指指夏云杰,然后自豪地秀了秀自己的手臂肌肉,大言不惭地道:“你,我一个可以打三个!”

    别看那方子白在苏芷妍面前表现得有些别扭,但对阿姆可就是大老粗一个,虽然他也认同阿姆的话,但人家夏云杰再怎么说也是老总的私人保镖,而且看他那年轻帅气,细皮嫩肉的样子,说不定还跟美女老总有一腿呢,哪能由得司机乱说话,马上对着阿姆的胸口就是一拳,骂道:“少给老子吹牛,还不给老子提上行李箱!”

    “方先生,我真的可以一个打三个,不信吗,我现在就跟他比试。”也不知道黑人是不是脑子里缺一根筋,见方子白说他在吹牛,马上耸动肩膀,抖动着胸口的肌肉说道。

    “你再不给老子把行李箱给我提起来,滚到车上把车子发动起来,小心老子降你薪水!”方子白见阿姆傻不拉几的,气得就差点在机场里抬脚踹他了。

    还别说,钱这玩意在任何地方都是拥有着无以伦比的魔力,方子白这么一说,阿姆马上拎起行李箱就往外走。

    而且为了显示他力气很大,根本不是夏云杰这个小白脸能比的,还故意有拉杆不拉,特意直接拎起来走,一边走还一边冲方子白喋喋不休地说道:“方先生,你这样做是没道理的,我只是想让这位漂亮的老板明白,在我们阿及亚,只要她肯花钱,随便哪里都能找到比他还要强壮的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