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275章 侵犯
    “也好,时间也不早了,谢谢你的酒,今晚过得很开心很刺激。”凯莉见夏云杰这样说,点点头,起身说道。

    “谢谢杰哥!”乔治等人也跟着站起来。

    “客气了,我送你们。”夏云杰说着起身要送他们,朱晓艳也跟着起身。

    “杰哥留步,留步!”乔治等人受宠若惊地急忙道,而凯莉则凑到夏云杰耳边低声道:“祝你晚上玩得高兴,再见,很有男子汉气概的中国男人!”

    说完凯莉扭头冲朱晓艳****地眨了下眼睛,然后扭摆着美臀和乔治等人迈步离去。

    凯莉等人走后,卡座就只剩下了夏云杰和朱晓艳。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间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尴尬。最终还是朱晓艳伸手掐了下他的大腿嗔道:“怎么?又突然变成正人君子啦?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吗?过道里就敢摸红姐的屁股。”

    朱晓艳这话就像火把一样重新点燃了夏云杰心头的欲火,他冲朱晓艳露出一抹坏笑,手已经悄然在桌底下伸到了朱晓艳那光滑丰满的大腿上。

    “嘤!”朱晓艳感受到夏云杰那有力火烫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抚摸,娇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下意识的****声,看夏云杰的美眸顿时有些意乱情迷,媚眼如水,就跟妖精一样能勾人的魂魄。

    看着朱晓艳娇艳欲滴的诱人模样,耳边听着她带着喘息声的诱人****,夏云杰的手情不自禁顺着她光滑丰盈的大腿往上摸,很快就摸到了她的大腿根,手滑动间似乎碰到了****边。

    “你这个坏蛋,红姐还在楼上呢!”朱晓艳感受到夏云杰的手越来越靠近自己的敏感地带,下意识地夹紧了****,低声道。

    这一夹,却是把夏云杰的手给夹在了两腿之间,肉乎乎的,隐隐中朝里的手指似乎还碰到了一层细纱布,有些湿!

    顿时夏云杰整个人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手忍不住就用力的往里移动。

    朱晓艳其实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却是没想到自己这个举动却是相当于把那只魔手给关在里面侵犯自己,身上最敏感的位置被夏云杰仿若带着魔力的手一撩拨,两条丰满的大腿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大大的屁股忍不住在座位上扭动起来,迎合着那只魔手。

    正在这个时候,夏云杰的手机响了起来。

    夏云杰以前从来没经过这等男女之事,此时正是食髓知味之际,欲罢不能,又哪有功夫理会那手机,只是手机一直在响,朱晓艳又惦记着红姐,忍不住掐了他一下,喘着气道:“小坏蛋,你手机响了!”

    夏云杰这才无奈摆手,拿出手机。

    拿出手机一看是杜海琼的来电,心里的那团热火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似乎冷了下来。

    “喂,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跑到哪里去鬼混了?到这个时候还不回家,知不知道丽缇发高烧了?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夏云杰刚接起电话,里面就传来杜海琼着急、不满的声音。

    本来夏云杰接起电话,心里头那团火还在烧着,但杜海琼这番话一入耳却如同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来,一下子把夏云杰体内那团火给浇灭了。

    “真的吗?那丽缇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夏云杰不禁急道。

    夏云杰接电话时,朱晓艳就在身边,虽然酒吧里声音吵杂,手机里的声音听不大清楚,但隐隐中还是听出是女人的声音,也听到了一点只言片语。如今见夏云杰又是一脸着急的样子,朱晓艳虽然明知道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身边有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心知肚明自己注定只能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但心里却还是难免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那个傻女人说,你今天晚上在培训英语,说不能打扰你!不对,你身边怎么这么吵?好你个夏云杰,你真的在鬼……”杜海琼说着说着听到了听筒中传来的吵杂声音,声音也陡然尖了起来。

    “行了,我马上回去!”夏云杰此时心思都在沈丽缇生病的事情上,尤其杜海琼说沈丽缇因为他晚上在培训英语,怕影响他学习没打电话给他,这件事让他听了格外的心疼和窝心,没等杜海琼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并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夏云杰才想起朱晓艳还在身边,不禁愧疚地看着她道:“对不起,我朋友生病了,我需要赶回去一趟。”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朋友生病你就快去吧,我开车送你。”朱晓艳白了夏云杰一眼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你跟红姐也说一声。”夏云杰下意识地脱口拒绝道。

    “嗯。”女人的心思总是细的,虽然夏云杰只是一句下意识的话,但朱晓艳还是听出来,他并不想自己闯入他另外一个生活,心里忍不住泛起淡淡的失落,但表面上还是很随意地捋了下秀发,冲他妩媚地笑了笑。

    “那我走了,艳姐。”夏云杰冲朱晓艳点点头,然后转身大步往外走。

    “杰哥!”夏云杰没走几步,身后传来朱晓艳的叫声。

    “有什么事情吗?”夏云杰顿足回头问道。

    “如果哪一天,我和红姐生病了,打电话给你,你也会这样赶过来吗?”朱晓艳的美眸凝视着夏云杰问道。

    “当然!”夏云杰的心微微颤了下,回道。

    “谢谢,现在没事了,你快去吧,别让女朋友等久哦!”朱晓艳闻言冲夏云杰甜甜一笑,然后推了他一下催道。

    夏云杰见朱晓艳误会自己和沈丽缇的关系,想解释一句,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顺着她一推,大步走出了酒吧。

    出了酒吧,时间已经差不多是深夜十一点。

    冬天天冷,街上没几个人,路灯昏黄,树影稀疏,夏云杰想起沈丽缇一个人发着高烧在家里,不禁有些心急,脚往前一迈,竟然眨眼间消失在了街上,下一刻却出现在了楠山路的尽头。

    缩地成寸!

    酒吧老板办公室,邵丽红坐在大班桌后面,想起等会将和朱晓艳一起与夏云杰颠鸾倒凤,不禁又是紧张又是期待,****不受控制地紧紧夹在一起,隐隐中似乎有暖流涌动。

    突然间,门被推了开来。

    邵丽红身子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美眸条件反射地朝门口望去,充满了紧张和期待。

    不过邵丽红的美眸中的光芒很快就黯淡了下来,因为门口进来的只有朱晓艳一人。

    “杰哥有事先走了。”朱晓艳随手把门关上,幽幽说道。

    “呼!”邵丽红闻言长长呼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一下,但放松下来之后,心里却不知道为何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空荡荡和失落。

    “好像是一个女人生病了。”朱晓艳绕到邵丽红的身后,双臂从后面抱着她的脖子,脸颊贴着她的脸颊,说道。

    “怎么?吃醋了?”邵丽红闻言芳心微微颤了下,问道。

    “有什么醋好吃的?我们如今早已经过了那个喜欢憧憬幻想的年纪,难道还会天真幼稚地去奢望自己成为他唯一的女人不成?只要他心里偶尔能想起我,真把我当朋友看,其实我就满足了。”朱晓艳说道。

    “那就好!”邵丽红已经结过一次婚,岁数也比朱晓艳大,经历得多,看得也开,见朱晓艳这样说,不禁放下心来。

    “什么好不好?吃醋是没啦,可是被杰哥刚才那么一搞,不上不下的,还真是难受!别告诉我你刚才在办公室里没想着那事情?”朱晓艳说着搂着邵丽红脖子的手爬上了那对玉女峰……

    黑夜下,借着缩地成寸的术法,不过片刻间,夏云杰就到了家门口。

    推开门进去,屋里,沈丽缇卧室的门是开着的,灯也是亮着的,但她整个人却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着,小脸蛋红红的,床头边还放着一杯水和一板白加黑的感冒退烧药。

    看着眼前这一幕,想起之前杜海琼说的话,夏云杰不禁一阵心疼,急忙走上前,手按在了沈丽缇的额头。

    额头滚烫,夏云杰不用温度计都知道她已经烧到了三十九度以上。

    “你回来啦。”感受到额头一阵清凉,沈丽缇迷迷糊糊中睁开了双眼,见是夏云杰,本是无神的两眼猛地亮了一亮。

    “你这个傻瓜,发烧了怎么也不打电话跟我说一声,我也好早点回来。”夏云杰心疼道。

    “你不是在学英语嘛!再说也就发烧而已,吃点药就没事了。”沈丽缇说道。

    “说得轻巧,都已经烧到三十九度多了,还没事。饭还没吃吧?我帮你按摩一下,你只管放轻松,渐渐地你就会睡着,等睡醒了再喝点热粥。”夏云杰见沈丽缇这样说,又是心疼又是生气道。说着坐到床沿边,把沈丽缇的头移过来枕到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放在位于后颈部的风池穴轻轻按揉起来。

    “发烧按摩也有用吗?”沈丽缇倒是记得当初熊猫眼时,夏云杰那见效奇快的神奇按摩手法,见如今自己发烧,夏云杰又给自己按摩,不禁惊奇道。

    “当然有用,中医是很神奇的,我现在给你按的是风池穴,有祛风解表,清头明目,通利空窍之效,你平时要是没事也可以按此穴,可以预防感冒。”夏云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