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245章 书记的态度
    郑光定尚且如此,市卫生局局长洪易维就更不敢怠慢了,尤其他听说这件事牵涉到自家的儿子,更是吓得火燎火急便往青山湖任家山庄酒店赶。

    当江州市卫生局局长和工商局局长火燎火急往青山湖任家山庄酒店赶时,夏云杰他们已经开始在帝王厅中把酒言欢。

    一道道明朝宫廷菜如流水般摆了上来,那祖传正宗的宫廷味道,吃得冯文博一家人赞不绝口,至于夏云杰虽然是第二次吃,但还是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吃得津津有味。

    席间众人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却是没有一人提起洪峰等人之事。

    有什么好提的,这等人不管是相对于冯正诚这样的高官还是夏云杰这样的高人,不过只是跳梁小丑而已。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时,自然是由得他们乱蹦乱跳,真要惹火了他们,收拾起来却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又有何好提?

    甚至当郑光定和洪易维两位局长赶到,光头强特意进来提醒时,冯正诚也只是挥挥手,淡淡说了一句:“让他们等着!”,然后继续陪着夏云杰聊天喝酒,看得光头强暗暗感慨,市委书记果然就是牛,连两位市局局长,说晾着就晾着。

    冯正诚是泰然若定,把两位市局局长晾着便晾着,但两位匆匆赶来的市局局长见市委书记把他们晾着,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

    这种无声的晾着,正说明了书记对他们极其的不满!

    尤其洪易维这个市卫生局局长,更是急得上火,好几次指着洪峰劈头大骂,而洪峰却只能唯唯诺诺地低着头,再也没了之前嚣张得意的气焰。

    冯正诚是晚宴结束之后才姗姗来迟的。到了会议室之后,冯正诚对洪易维的态度很冷淡,倒是对郑光定这个市工商局局长狠狠地训斥了几句,责令他要加强队伍规范管理。

    这官场上的事情也颇为微妙,冯正诚书记如此狠狠地训斥郑光定,郑光定反倒暗暗松了一口气,连连表态一定会加强队伍规范管理,也明确表态一定会对这次事情的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冯正诚书记见郑光定这个局长认错态度诚恳严肃,脸色这才稍缓,点点头道:“对相关责任人必须严惩不贷!”

    说完冯正诚书记便转身出了会议室,竟然就这样直接把市卫生局局长洪易维给撂在一边,既没跟他说法,更没批评责骂他。

    洪易维见冯正诚书记只批评责骂了郑光定一顿便转身走人,简直吓得心惊肉跳的。当官多年,洪易维自然知道,这是书记对他的怒意达到了极点,甚至都懒得骂他了。

    “冯书记,我教子无方,御下不严,还请书记责罚。”见冯正诚书记要走,洪易维心惊肉跳的同时,没敢怠慢,硬着头皮上前认错请罪道。

    “哼,责罚你?你儿子连卫生局和工商局的人都能调动,连我这个书记都不放在眼里,都敢骂?我怎么责罚你?”冯书记对洪易维也确实不满到了极点,所谓子不教父之过,他儿子无法无天到这等程度,尤为可恨的是竟然三番五次地得罪他的叔爷,甚至听蔡领班的意思,似乎前天晚上还敢跟他抢女人,这还了得?所以见洪易维硬着头皮上前来拦阻请罪认错,冯正诚书记极为罕见地以嘲讽的语气反问这个手下官员。

    冯正诚可是市委第一把手,对江州市官员的任免拥有最大的决定权,不仅如此,他冯正诚还是省委常委,是整个江南省省委的十三巨头之一。他以这样的语气讲话,别说洪易维这个小小的市卫生局局长了,恐怕连江州市市级领导听了都得浑身冒冷汗。

    “对不起,冯书记,对不起,冯书记,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个臭小子回去,我也一定会狠狠修理。”洪易维抹着额头的冷汗,急忙道。

    冯正诚闻言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直接走了。

    见冯书记没有任何表态便走了,洪易维半天没能回过神来,直到郑光定低声说了句:“洪局长,冯书记走了,我们也该走了。”,洪易维才回过神来。

    “唉,郑局长,冯书记因为这件事,看来火气很大呀,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洪易维叹气问道。

    “这件事不好处理啊,处理轻了,书记肯定不满意,处理重了……”郑光定摇摇头说道,只是说到后面时,他却突然收住了话,目光特意看了洪峰一眼。

    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关键还是在你这个儿子身上,就看你舍不舍得下重手。

    洪易维当官多年,当然明白关键在自己这个儿子身上。否则书记干嘛冲郑光定训话,却不训他?显然是因为他的另外一层身份。

    可问题是,儿子是他的心头肉,是他的希望所在,他骂归骂,可又如何下得了狠手处置!

    “是难啊!”洪易维跟着摇摇头叹气道,却是故作不知郑光定话中之意。

    “书记正在气头之上,我们的话他肯定是听不进去的,还是回去再想想办法吧。”郑光定倒也能理解洪易维身为父亲的为难心情,闻言说了一句,然后摇摇头也离开了会议室。

    不过离开会议室后,郑光定并没有急着马上回去,而是特意拜访了光头强,向他郑重赔礼道歉。

    光头强真正生气的对象是洪峰,所以对于郑光定局长的道歉,他倒是欣然接受。

    他又不是傻子,开门做生意的,就算有市委书记罩着,也终归要以和为贵,尤其像郑光定这样级别的官员,能不得罪,自然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洪易维也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特意带着洪峰去向光头强道歉,但面对这对父子,光头强就没什么好脸色给他们看了。

    得罪他光头强当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洪峰千不该万不该却得罪了杰哥,而且前天这小子还觊觎杰哥的女朋友,光头强又岂能有好脸色给他们看?

    “他妈的,要不是有市委书记罩着,他任永强算个什么东西!”从酒店里出来,坐在车子里,想起父亲和自己亲自向光头强低头认错,光头强都不理他们,洪峰忍不住愤愤不平地骂道。

    “闭上你的臭嘴!他要不是有冯书记罩着,你老子需要向他低头认错吗?还什么东西?都这么大的人了,这点事情都分不清楚!”洪峰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洪易维气就不打一处来,劈头便骂过去。

    骂过之后,洪易维默默地望着窗外,窗外路灯的灯光在他脸上闪过,那张有些发胖的脸显得格外的阴沉。

    洪易维自然也很恼火任永强竟然一点都不卖他这个卫生局局长的面子!但现在,他就算再恼火,这股火气也只能暂时憋着。

    “爸,你看这件事现在该怎么办?不会真要处置我吧?”见父亲只是阴沉着脸,半天都没说话,洪峰终于忍不住忐忑不安地问道。

    “不处置你行吗?你以为书记这两个字只是叫叫的吗?”洪易维苦笑道。

    “怎么处置我?不会撤掉我副院长的职位吧?”洪峰见父亲这么说,心不禁一跳,脸色难看地问道。

    洪易维沉着脸,没回答。

    要是换成一个人,为了消除书记对他这个局长的怒气和不满,他确实会这么干,可问题是眼前这个人是他的儿子,他又如何下得了这个狠手呢?

    “爸,不要啊!我好不容易才当上这个副院长,如果你把我撤了,我还怎么再在医院里呆下去啊!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不敢再这样做了。”见父亲沉默不言,洪峰彻底慌了,带着一丝哭腔求道。

    “现在知道害怕,知道后悔啦?以前我告诉你多少次,你年纪轻轻就坐上副院长这个位置,有很多人盯着你看,你一定要低调一些,可你呢?心高气傲,一点都不懂得收敛。如今更是肆意妄为,你真以为你爸能把你推上副院长的位置,就能保你一辈子吗?”洪易维见儿子哀求他,又是难受又是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

    “爸,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还是想办法再向书记求求情吧,下次我改还不行吗?”洪峰求道。

    “向书记求情?难啊,爸也不过只是一个卫生局局长,跟书记一比也是人微言轻啊!如今冯书记又正在气头上,我这要是再去,恐怕会适得其反。”洪易维见儿子再次认错求情,倒也不忍心再骂他,闻言摇着头,叹气道。

    “你和市公安局的叶叔叔关系不是挺好的吗?听你说以前读小学时还曾经是同桌同学。要不请他帮忙出面说说情,他是市公安局局长,市委常委,在冯书记面前应该还是有点分量,冯书记应该会卖他几分面子吧!”见父亲唉声叹气,洪峰低着头沉默了片刻,突然想起了市公安局局长叶洪波跟他父亲关系比较好,建议道。

    见儿子提到叶洪波,洪易维两眼不禁猛地一亮。

    同样是局长,但叶洪波这个局长还兼着市委常委,而且公安局是政府部门中真正的强势部门,比卫生局权力大多了,他在市里的分量自然比洪易维这个卫生局局长大多了。

    “如今看来只能这样了。”洪易维点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