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92章 人妖
    顾家航的房间在二楼,是间湖景双人房。巨大的落地窗,可尽揽滇池美景。

    夏云杰把行李放置妥当之后,来不及站在落地窗前欣赏一番美景就被顾家航三人给催着离开了房间。

    出了酒店大堂,还没到酒店大门口,夏云杰看到迎面走来了一位高挑的年轻女子,很美也很性感。乌黑的长发挽起发髻,黑色的丝袜裹着修长的美腿,闪着金光的高跟鞋,走起路来细长的腰肢一扭一摆,看得人热血沸腾。

    不过夏云杰看着迎面走来的这位性感女子,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总感觉这女子虽然一眼看去妖娆万分,格外性感,但却少了女性一种天然的阴柔妩媚,阳气过剩而阴气不足。

    正当夏云杰觉得有些奇怪,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为什么会给他这么一种奇怪的感觉时,他发现原本有说有笑的顾家航三人突然间全都变了脸色,然后低着头急匆匆往边上一拐,明显是想躲开那性感女子。

    “罗正轩,你给我过来。”不过三人还没来得及躲开,那女子却已经顿足冲罗正轩叫道。声音沙哑磁性中带着一丝蛊惑,让人砰然心跳,但夏云杰听了却微微皱了下眉头,目中寒光一闪而过。

    “我……”罗正轩一听到这声音,似乎如听到了勾魂使者的声音一般,俊美的脸庞一下子白了下来,额头有汗滴一点点渗出来,两条腿站在原地微微打着颤,似乎在拼命控制****,不让它们朝那女子走去。

    “正轩,快点过来嘛!”见罗正轩苦苦控制,没有挪动脚步,那性感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然后突然冲罗正轩妩媚一笑,手指头还冲他无比挑逗诱人地勾了勾。

    罗正轩见状额头上的冷汗顿时如豆子般一颗颗冒出来,两腿打颤得越发厉害,好像在做着天人之交。

    顾家航见状急忙伸手抓住罗正轩的胳膊,而林川奇则急忙挡在罗正轩的面前,色厉内荏地冲那女子说道:“沙娜,昨晚的事情只是误会,你要是再这样,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咯咯!”被称为沙娜的女人闻言却放肆地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着笑着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面露讥讽道:“不客气可以呀,要不要像昨晚一样三个人一起上呀?”

    沙娜这么一说,林川奇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一时没了刚才的“凶狠”,而顾家航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见林川奇被沙娜一句话给击败,根本没敢上前,而是拉起罗正轩的胳膊一边准备走人一边道:“道士跟这个女……咳咳,说不清楚,我们还是走吧。”

    “走?没那么容易!”沙娜见顾家航拉着罗正轩的手准备走,不禁俏脸一寒,冷喝一声,芊芊玉手突然飞快地按捏起法诀,嘴里叽里呱啦地也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沙娜法诀一捏,嘴中咒语一念,原本还在做着天人之交的罗正轩便再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子,仿若着了魔一般,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沙娜,一步步朝她走去,就连顾家航抓都抓不住。

    林川奇和顾家航见状,不禁急得直跺脚,指着沙娜道:“你,你,你还不住手。”

    但沙娜却只是不屑地冲他们瞟了一眼,还是继续捏法诀,念咒语,而罗正轩则似乎完全被她迷住了一般,脚步越发快地朝她走去,似乎恨不得扑倒到她的怀里,好好享受那被双峰淹没的**滋味。

    “我靠!别以为老子真怕了你!”林川奇见沙娜不肯停手,终于也火起,脚踏罡步,手交叉竖起,口中低念:“藏形隐迹,步我罡魁,我见其人,人无我知,动则如意,叱声鬼随,急如水火,鼓舞风雷,急急如九天……”

    不过林川奇口中咒语还没念完,本来正朝沙娜走去的罗正轩却突然转身,两眼发红,握紧拳头便冲林川奇挥击了过去。

    “我草,水妖你他妈的疯了吗?”林川奇被罗正轩一挥拳,施法顿时被打断了,气得他一边往后退,一边指着罗正轩叫骂。

    “你骂水妖有什么用,他现在本来就神魂不清的。你还是快点施法止住那个死人妖吧,我,不对,夏云杰你别只顾着看呀,快点帮我一起把水妖给抓住,这家伙长得跟小白脸似的,但力气却大得吓人,我一个人根本拿他没办法呀。”顾家航见林川奇急得指着罗正轩叫骂,不禁也急得一边往上冲,一边说道,情急之下连“人妖”这两个称呼也不再避讳。只是顾家航冲到一半时,猛然想起自己擅长的是卜算之术,其他本事却稀松得很,不是罗正轩的对手,又急忙扭头冲夏云杰叫了起来。

    夏云杰这个时候自然明白过来,那个给他很奇怪感觉的女人其实就是之前顾家航三人提起过的泰国人妖。只是夏云杰没想到,这个人妖竟然也是位修士,而且看修为似乎跟林川奇这个茅山后人相当,至于法术精妙和运用方面就要看师门传承和个人领悟熟练程度了,这方面在两人还没真正对上手之前,夏云杰倒是没办法看出来。

    不仅如此,以罗正轩的修为不知为何竟然会被那个泰国人妖也就是沙娜给下了蛊。对于泰国人来说,就是被下了降头术,而且还是色蛊。

    色蛊是一种很卑劣的蛊术,是施法者想占有对方肉身,跟对方****的蛊术,所以也叫****蛊。这种蛊术夏云杰自然不屑去学,但他却知道施展之法。

    当然色蛊虽然是一种很卑劣的蛊术,却也有低级和高明之分。一般低级的色蛊就跟下迷药没什么区别,无非这迷药比较特殊,名为降头油也叫和合油,是降头师从女性尸体上采集到的尸油,不仅如此这尸油还非常有讲究。首先这女性尸体必须是刚下葬没多久,而且必须刚好年满七七四十九岁。降头师把尸体挖掘出来之后,必须守在尸体身边念足七七四十九天的咒语,到了第四十九天才能扶起尸体,用容器去接她下巴流下来的尸油。采到这种和合油之后,只要稍微取一些沾到人的裸露肌肤上,对方就失去知觉任人摆布。

    稍微高明一些的则不会采集这么恶心的和合油,而是采集一种非常稀少珍贵的****皇花的精华****,然后混合其他一些迷情的花粉制成,施展时如下药一般放入对方的饮食中,只要对方吃进去了,然后结合一些法诀咒语,便能操控对方的神智了。

    而更高明的,则是不通过任何媒介,直接通过自己强大的意念力来迷乱对方,让对方对自己产生肉欲之情。沙娜显然还没有达到这等高明的程度,她还是通过下蛊药,然后结合法诀咒语来操控对方。

    不过罗水妖是有修为在身之人,沙娜想要控制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只有在近距离的范围,当面施法才能发生效用,饶是如此,因为有修为在身的缘故,罗正轩的神智还是拥有一点自我意识,并没有完全被她操控。

    听到顾家航叫自己“死人妖”,沙娜那张“俏脸”陡然冷了下来,目中透射出一道阴冷的怨恨,按捏法诀的手指突然微微朝顾家航一指。

    一条细如筷子,通体晶莹透明的小蛇从她细白如藕的手臂上悄然爬了下来,然后全身突然一弓,如压足了弹力的弹簧骤然间朝顾家航****而去。

    因为蛇细如竹筷,又是通体透明晶莹,之前缠在沙娜手臂上若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了,如今又是事发突然,突然****而出,以顾家航的修为境界却是根本察觉不到,倒是林川奇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寒意突然在空中袭来,心里头暗叫一声不好,知道必是沙娜这个人妖放出蛊毒了,刚想叫顾家航小心,只见夏云杰突然伸出双指,对着空中轻轻一夹。

    那条通体透明晶莹的小蛇便被夏云杰给夹在了双指之间,原本紧绷的身子顿时绵软了下来,几乎同时沙娜一声痛苦****,整个人突然间俏脸苍白地坐在地上,目光惊恐地望着夏云杰。

    “蛇!”顾家航这时才看到了夏云杰手中夹着条蛇,顿时如见了鬼一般蹦跳了起来,一下子便躲到了林川奇的身后,看得夏云杰不禁哭笑不得。

    他怎么也没想到,堂堂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是一位修士竟然会怕蛇怕成这个样子。当然夏云杰手中夹的不是一条普通的蛇,而是沙娜的本命蛊,不仅奇毒无比而且还跟沙娜心神相连。不过很显然,顾家航并不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才吓成这个样子而是出于对蛇的天然畏惧。

    看着夏云杰手中夹着的蛇,林川奇神色也有些苍白和难看。身为一名茅山后人,他当然知道这是沙娜养的蛊毒,顾家航真要被它咬中,自己就算斗法胜过沙娜,也只能低下头颅求沙娜放顾家航一条生路。

    三人中,唯有罗正轩还不分清楚形势。沙娜一停止了施法,他便恢复了神智,两眼有些茫然地打量着四周,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夏云杰手中夹着的小蛇时,脸色也陡然苍白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