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38章 出手
    这次夏云杰正襟危坐,再不敢胡思乱想。

    见夏云杰正襟危坐,一副严肃的表情,秦岚没有说话,只是将身子贴得他更紧一些。

    两人就这样相互偎依地坐着,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消失在海平面,一轮明月悄然升起。

    ……

    当夏云杰和秦岚相互偎依着坐在大海边时,江南省的官场却正在掀起一场滔天巨浪。

    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于一涵,一位很有希望在张世华部长退休后接任他位置的于副部长,当他正和几位政府官员共进晚餐时,被省纪委的人直接带走了。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吕家的长孙,省委组织部干部五处的处长,一位注定将来要成为共和国政坛新星的吕东义,吕处长。

    不管是于一涵也好,还是吕东义也罢,都是江南省颇有分量的人物,又都是吕家的人,这两人突然被抓,不难让人联想到赵兴军书记。

    在江南省真正有资格跟远在京城吕家相斗,又敢下如此狠手的恐怕也就只有赵书记一人。

    莫非赵书记跟吕家有矛盾?这是知道于一涵和吕东义背景的官员首先想到的,却没有人想到,这一切都只源于一位失业的酒吧服务生。

    “什么!他妈的他赵兴军想干什么?”京城某四合院中,一位有些秃顶,年近六十的男子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突然拍案而起。

    这男子便是吕东义的父亲,吕家的掌舵人吕云浩。

    “赵兴军什么赵兴军?你说的是江南省的省委书记吗?”见吕云浩拍案而起,一位穿着打扮很讲究,年纪大概也在六十岁左右的女子问道。

    这位女子便是吕东义的母亲廖秋芳。

    “不是他还能是谁?”吕云浩背着手怒气冲冲地在客厅里踱来踱去。

    赵兴军不是秦家的秦亦臻,后者不过只是一个省的副省长,而前者却是一个省的省委书记。

    一个省的省委书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整个共和国才多少位省委书记?在这个位置上,如果再前进一步,那便是国家领导人。

    吕云浩虽然自负身居高位,手握大权,但正面对上赵兴军这样的封疆大吏,他也是感到十分的棘手。不到万不得已也绝不会跟赵兴军这样的人物,面对面地起冲突。

    可现在问题是他不招惹赵兴军,赵兴军却主动招惹他,不仅抓了他昔日在江南省任职时一手提拔起来的于一涵,更是把他的儿子也给抓了起来。

    人们常说官官相护,虽然这话有点过了。但真正懂为官之道的人,一般情况下还真不会相互撕破脸皮,更何况直接把人家的儿子给抓了起来。赵兴军这样做,显然是要彻底跟吕云浩撕破脸面。

    “看把你气得,赵兴军他怎么了?”廖秋芳问道。

    “他妈的,他把于一涵和东义给抓了起来了!”吕浩云万分恼火道,说着使劲地摸了摸自己的秃头。

    实在是赵兴军的位置太高,这件事让他又是恼火,又是无从下手。

    “什么?他把东义给抓起来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做?那你还不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把东义给放了。”听说赵兴军把自己的儿子给抓了起来,廖秋芳彻底急了。

    “你以为赵兴军是谁?他是江南省的省委书记!你以为我打电话让他放人他就放人吗?”吕浩云见老婆分不清楚形势,心情越发得烦躁。

    “那,那怎么办?你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抓起来而不管吧?要不,不行,你打个电话向赵兴军求求情。”廖秋芳闻言这才想起赵兴军身份非同寻常,不禁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以前她总以为自己的老公位高权重,什么事情都能摆平,如今方才知道,这一山自有一山高。

    “行了!别吵了!”吕云浩见老婆哭哭啼啼的,气得直接拍起了桌子。不过拍过桌子后,吕云浩最终还是拿起电话给赵兴军拨打了过去。

    毕竟于一涵的事可以放一放,但儿子的事情却耽搁不起。

    “赵书记,您好!我是吕云浩啊。”电话很快就通了,吕云浩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客气地道。

    “原来是吕部长啊,不知道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赵兴军明知故问道。

    吕云浩恨恨地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客气地道:“听人说吕东义犯了点小错误,这孩子就是不让人省心。赵书记,要不还是让这小子滚回京来,我亲自好好教导教导他?”

    “吕东义犯的可不是小错误啊,具体的我倒不好透露,一切都要等调查结果。”见吕云浩把话说开,赵兴军也不好再装糊涂,闻言语气沉重道。

    “既然这样,我尊重赵书记的意见!”说完吕云浩便铁青着脸挂了电话。

    “好你个赵兴军,你要是敢对东义下狠手,老子跟你没完!”挂掉电话后,吕云浩怒气冲冲地骂道。

    不过吕云浩的话音才刚刚落下,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

    吕云浩有些不耐烦地接起了电话,电话刚刚接起就传来弟媳哭哭啼啼的声音:“大哥,快给市领导打个电话吧,刚才市纪委的人把云启从家里给带走了。”

    云启便是吕云浩的弟弟,在京城某局任局长,正厅级干部。

    “我知道了!”吕云浩闻言浑身不禁一震,接着脸上露出极为凝重的神色。

    吕云浩是政坛老人,有着过人的政治嗅觉。一开始于一涵和吕东义被抓,他只是觉得意外,但现在他已经开始意识到事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已经意识到一个巨大的危险正向吕家步步逼近。

    ……

    海风迎面吹来,带来淡淡的海水咸味,也带来了阵阵凉意。

    秦岚忍不住抱紧夏云杰的胳膊,身子贴得夏云杰更近。

    海风吹动秦岚的秀发,柔顺的发丝不时拂过夏云杰的脖子,让他心里忍不住再次蠢蠢****。

    “岚姐,天气转凉了,要不回去吧?”夏云杰压下心头的****,低声说道。

    “晚上可以陪我吗?就在酒店里!”秦岚抱着夏云杰低声道,声音有些发颤,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但黑夜中,她的目光却透出一丝决然。

    她最终还是决定屈服,但她却绝不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吕东义。如果可以,她宁愿给身边这位比她小十岁的大男孩。

    “我……”夏云杰顿时感到喉咙干涩,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又岂会听不出来秦岚话中的暗示。

    他的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那一天早上看到的一幕,雪白的****,高傲的乳峰,丰润的大腿……

    这是他看过的第一位女性的身子,也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惊艳一幕。

    不过夏云杰的话还没说出口,黑夜中秦岚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秦岚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才刚刚接起来,秦岚就听到了电话里传来一道陌生但却似乎又哪里曾经听过的声音:“是小秦同志吗?”

    “是我,您是?”秦岚面露疑惑地问道。

    虽说如今秦岚已经落魄到党史研究室研究党的历史的境地,但毕竟也是副处级干部,在她的印象中还真没几个人直接称呼她小秦同志的。

    “我是叶海博。”电话里再次响起那道既陌生又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

    “叶海博?”秦岚在脑海里想了想,猛然意识过来,这不是自己研究室的主任吗?于是急忙道:“啊,原来是主任,不知道您有什么事情?”

    “小秦同志啊,你来我们研究室也有一个星期了吧?”叶主任道。

    “是的,刚好一个星期。”秦岚不禁面露疑惑之色道,虽然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实权不大,可也是正儿八经的正厅级干部,论职级也是跟冯正诚这样的地级市市委书记平级。如今突然打电话给她这个小小副处长,讲话语气似乎还挺客气的,委实让秦岚感到困惑。

    “呵呵,时间过得还真快。本来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跟你谈谈工作的事情,没想到你这又要调走了。恭喜你啊,小秦同志又要回到你原来的工作岗位了!”叶主任道。

    “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等等,叶主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秦岚闻言心脏不禁一阵猛跳道。

    她做梦也想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当警察那是她从小就萌发的理想!她当然不愿意一辈子窝在研究室研究党的历史。只是在她没答应吕东义条件前,他又怎么可能会放她回到原来的岗位呢?

    “是啊,难道李主任还没跟你提起吗?”叶主任问道。

    “李主任?哪位李主任?”秦岚不禁越发困惑道。

    “看来李主任真没跟你提起,我说的是李雪峰主任。”叶主任笑道。

    “啊!”秦岚闻言不禁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李雪峰是谁秦岚当然知道,那可是省委办公厅主任,也是省委常委,同时也是省委党史研究室的直管领导,因为党史研究室就是省委办公厅下属单位。

    可是李雪峰主任却又怎么可能会特意跟叶主任提起她这个小小的落魄副处长呢,要知道李雪峰可是省委大管家,省委常委,副省级干部,论实权比她的二叔秦亦臻,西岭省的副省长还要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