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15章 麻生次郎的纠缠
    “不是吧,你这是看病还是看相啊?我怎么越听越玄乎啊!”但夏云杰一一解释之后,朱晓艳看夏云杰简直就跟看怪物似的。

    “呵呵,赤脚医生其实也就是串村走巷行医的江湖医生,所以在以前也叫走方郎中,说起来也跟看相的江湖术士一样,也是吃江湖饭的。这察言观色都是必备的本领。不过你仔细想想,其实刚才我那就是中医的望诊。无非他们的特征比较明显,就算不是医生细心观察也能大致推测出一点来,但很多真正的疾病却是没那么简单的,就算真正的名医光光望诊也是没办法确诊,还需要通过其他诊断手法才能最终确诊。我刚才算是取巧,当然我还是懂点中医的。”夏云杰笑着解释道。

    “真看不出来,平时在酒吧里看你老实憨厚的,原来脑袋瓜却这么聪明。”夏云杰这么一解释,朱晓艳歪着脑袋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心里也就没再生疑,只是看夏云杰的目光却多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我这叫大智若愚。”夏云杰自夸道。

    “切,夸你一句尾巴就翘上天了。不过说真的,你今晚的表现非常棒,想姐姐给你一个什么奖励呢?”朱晓艳闻言先是不屑地白了夏云杰一眼,接着却突然把双手勾搭在夏云杰的脖子上,对着他,红唇欲滴,吐气如兰。

    “咳咳,不用,不用,你是领导,给领导帮忙是应该的。”夏云杰慌忙道,双目却不敢正视朱晓艳。

    因为此时喝了点葡萄酒的朱晓艳,两腮绯红,媚眼如丝,在****的灯光下实在诱人至极。

    “咯咯,还领导,你这小鬼头,嘴巴越来越甜了。”

    说完,朱晓艳双臂把夏云杰的脖子搂得更近一些,性感的红唇轻轻地咬住了夏云杰的耳垂,用无比诱人的声音呓语道:“连姐都差点被你这小鬼头迷住了!”

    当朱晓艳双臂搂得更紧一些时,她的娇躯就贴得更紧,隔着衣服,夏云杰依旧能清晰地感觉到她胸部的饱满,下身更是若有若无地随着舞步挨擦碰触着。只是想起朱晓艳是朵百合,是老板娘的女人,夏云杰最终还是按压下心里头的蠢蠢****。

    但朱晓艳这充满蛊惑的话,就像火星一样把夏云杰内心苦苦压抑着的欲火给一下子给点燃了,下面顿时一下子失去了控制,而且反应越来越强烈,一发不可收拾。

    感受到那昂然的侵犯,朱晓艳忍不住朱唇微启“嘤!”了一声,搂着夏云杰脖子的手轻轻掐了下他脖子上的肉,白眼道:“你这个小坏蛋!”

    朱晓艳这话说得夏云杰一阵心虚,偏生那家伙却反倒越发兴奋起来,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

    “咳咳,对不起艳姐,我有点口渴去喝点饮料。”无奈之下,夏云杰松开了朱晓艳那柔软很有肉感的纤腰,落荒而逃。

    没办法,他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因为朱晓艳喜欢的是女人。他担心自己的反应,会让她难堪甚至极其的厌恶。

    看着夏云杰落荒而逃的背影,朱晓艳美目中流露出一丝迷离疑惑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失落。

    因为就在刚才被顶住的那一刻,她竟然明显感觉到了身体的兴奋,这怎么可能呢?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对男人的身体从来是抗拒的,那会让她觉得很肮脏。

    逃离了朱晓艳,夏云杰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因为刚才两人跳舞时,他的表现实在太明显了,他知道朱晓艳一定感觉到了。

    “夏云杰啊夏云杰,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明明知道她喜欢的是女人,明明知道她信任你,你怎么还可以对她起反应呢!”连着喝了两杯冰水,夏云杰总算冷静了下来,站在露台上,吹着江风,望着两岸万家灯火,夏云杰羞愧地质问着自己。

    迷茫中的朱晓艳并没有追出来,因为迟疑间,她被几位女同学给拉住叙旧了,其中一位还是之前故意取笑过她的赵玉敏,齐喜玲的死党。

    当然这一次,为了终身性福,赵玉敏却是再也不敢刁难取笑朱晓艳,相反她还得想着法子讨好取悦朱晓艳。

    “夏医生不好意思,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您不要见怪。”正当夏云杰扶着栏杆,面朝南江暗暗自责时,省人民医院的王新民医生走了过来,低声道歉道。

    夏云杰对这个王新民没什么好感,闻言瞟了他一眼,然后又兀自扭过头欣赏着江两岸的风景。

    “夏医生,您看我那个病?”王新民见夏云杰不理他,心里自然窝火,但今天有求与他却不得委曲求全,咬咬牙再次低声下气道。

    “没治。”夏云杰不假思索地回道。

    夏云杰平时脾气很好没错,但却还没好到别人故意取笑贬低他一顿,他还回过头来给他治病的。

    “夏医生,我知道您既然能一眼看穿我的病症,肯定会有办法的,您就帮帮我吧,需要多少钱,您尽管开口。”王新民见夏云杰不假思索地回绝,目中闪过一丝恼火之色,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钱?”夏云杰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道:“你去找别的医生吧,如果没其他事情,还请您别打扰我欣赏江景。”

    “好,小子,你别狂,总有让你后悔的一天的!”王新民见夏云杰根本不上路,终于撕破了脸皮,扔下一句狠话,然后愤然离去。

    夏云杰当然不会把王新民的话放在心上,见状不屑地笑笑,然后扭过头准备继续独自一人欣赏江景。

    可就在这个时候,夏云杰眼角余光看到大厅里,那个麻生次郎正缠着朱晓艳,脸色不禁一沉,目中闪过一丝寒光。

    “朱小姐,真不肯赏脸跳支舞吗?如果我说把你现在入股的那家酒吧买下来送给你呢?”大厅里麻生次郎见朱晓艳不上路,终于抛出了杀手锏,嘴角往上一勾,凑到朱晓艳的耳边低声说道。

    这一招,他在中国用过很多次了,几乎没有失过手。所以在他看来,中国的女人跟日本女人没什么区别,为了钱,别说跳支舞就算脱衣服****也绝对没问题。

    当然今晚的代价有点大了,但麻生次郎这个有着“恋臀癖”的日本男,委实被朱晓艳那浑圆饱满的丰臀给****得欲火焚身,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抱着她的腰肢,然后顺着柔软的腰肢往下摸。

    相对于有着世界第一美臀称号的詹尼佛。洛佩兹,朱晓艳的丰臀却更适合东方人的审美观。大虽大,却透着丝东方韵味。

    说完之后,麻生次郎便用吃定了朱晓艳的目光,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他相信,下一刻,这个女人就会冲他伸出她芊芊玉手。

    不过麻生次郎等来的不是朱晓艳的芊芊玉手,等来的是一个男人的手,而且这个男人的手冰冷坚硬得如同铁钳一样,一下子就把他的脖子勒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麻生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好好探讨一下我们两合作的可能性吧?”还没等麻生次郎回过神来,耳边响起了夏云杰不咸不淡的声音,接着看到了一张让他讨厌的脸蛋,但那张脸上的那双眼睛现在却透着股让他心寒的冰冷。

    再接着,麻生次郎发现自己竟然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然后便不由自主地被夏云杰搂着脖子朝洗手间走去。

    朱晓艳还有她的一帮同学见夏云杰搂着麻生次郎的脖子,好像一副很亲热的样子往洗手间走去,不禁全都看直了眼睛。

    这唱的又是哪门子戏?这家伙不会是准备把这讨厌的日本鬼子拉到厕所里臭扁一顿吧?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在朱晓艳那帮同学脑子里一闪而过,开什么玩笑?夏云杰可是一位医生,而且就他那身子板,跟书上说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朱晓艳却不会觉得这个只是个玩笑,她深知夏云杰的恐怖身手,回过意来之后急忙追了上去叫道:“阿杰!”

    “放心啦艳姐,我真的只是跟麻生先生有些话要谈一谈。不信你问麻生先生?”夏云杰笑道。

    只是在说这句话之前,夏云杰却早已经轻轻勒了下麻生次郎的脖子,顿时麻生次郎便感到全身如千万只针刺一般,心里头莫名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危险,竟然真的就乖乖点头,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道:“是的,我也正有此意。”

    朱晓艳见麻生次郎也这样说,只好无奈地跺了下脚,道:“那你们好好谈谈,不准打架!”

    “艳姐你想到哪里去了,麻生先生可是外宾,我哪敢乱来呀。”夏云杰笑笑道。

    见夏云杰这么说,朱晓艳想想也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听说夏云杰并不是想揍麻生次郎,心里却莫名有那么一丝说不出原因的失落。

    “朱晓艳,夏医生好紧张你呀,一看到那个日本佬缠着你就来打岔。你说他不会在洗手间里把日本佬揍一顿吧?”当朱晓艳退回同学圈子里时,那位月经不调的叶子珍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