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06章 你真懂中医?
    “你是掐着表来的吗?跟女孩子约会难道不知道要早点到吗?”艳姐抬手看了下手表,见时间竟然刚好不早不晚十点钟,不禁白眼道。

    夏云杰笑笑,然后把车子往酒吧门口一放,然后坐上了宝马车。

    夏云杰刚坐上车,艳姐就开始上下打量起他,看得他心里毛毛的。

    “怎么了艳姐,有什么问题吗?”夏云杰问道。

    “没什么问题,我是在考虑要怎么包装你。看来首先要先打理一下头发。”艳姐用手托着下巴想了会儿,然后打了个响指道。

    “不用这么麻烦吧!”夏云杰见去参加个生日派对,不仅要专门去买衣服,竟然还要专门打理一次头发,不禁哭笑不得道。

    “什么叫不用这么麻烦,你这头发跟老鼠啃过似的,多土啊,就算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呀!我认识一个很不错的发型师,让他帮你整理一下,绝对能迷倒一大片女孩子。”艳姐白了夏云杰一眼,然后夸张地道。

    说着艳姐便发动车子朝建国北路开去。

    艳姐带夏云杰去的发廊叫纤手美发沙龙。

    金色的洋葱形拱门,富丽堂皇的穹顶,光看门面就足以让夏云杰这类打工仔止步。不过今天却是艳姐带着他来的,所以夏云杰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艳姐往里走。

    不过一走进这个外面看起来就像个高级会所的美发沙龙,夏云杰就想转身掉头走人。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男人,一个很娘的男人。

    这个男人一看到艳姐就两眼一亮,然后扭着“腰肢”翘着兰花指嗲声嗲气地道:“哎呦,大美女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呀?今天想整个什么发型?告诉我,包在我阿明的身上。”

    “不是我,是我这位小兄弟,阿杰。你帮我看看,怎么整得成熟帅气一点。”艳姐指了指跟在她身后很想转身走人的夏云杰道。

    “哎呦,原来是位帅哥耶。我最喜欢把帅哥打扮得漂漂亮亮了,来让我先好好看看。”阿明看到夏云杰时眼睛更亮了,说着还伸手过来要拉夏云杰的手。

    “去,别动手动脚想占便宜!我这位弟弟很能打的,小心他掰断你的爪子!”艳姐见阿明伸手过来,直接伸手“啪”地一下把他的手打开。

    阿明见自己的心思被艳姐看穿,不禁讪讪地笑了笑,然后叫过一个小姑娘帮夏云杰洗头。

    “艳姐,能换个发型师不?”小姑娘领着夏云杰去洗头发时,夏云杰忍不住小声地对艳姐说道。

    “不行,阿明是这里的首席发型师,他的手艺最好了!嘻嘻,安啦,为了姐姐,你就暂时委屈一下,大不了被卡点油嘛!”艳姐先是不假思索地拒绝,然后又笑嘻嘻地幸灾乐祸道。

    夏云杰看着艳姐幸灾乐祸的样子,只能无奈地摇头,他真怀疑艳姐是故意的。

    不过虽说阿明很娘,他的手拂过他的头发时让夏云杰情不自禁就会起鸡皮疙瘩,但不可否认,阿明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打理完发型之后,镜子里的夏云杰整个人好像陡然变了个样。头发清爽精神却不失飘逸,又完美地衬托了他线条较为分明的脸型。

    “漂亮!真的很漂亮!”阿明显然也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对着镜子啧啧赞叹个不停,艳姐有那么一瞬间似乎也被夏云杰的突然转变而惊住了,眼里流露出一丝迷乱。

    虽然夏云杰不否认阿明的手艺真的很不错,但阿明用“漂亮”来形容他,实在让他感到浑身都不自在,急忙打住道:“阿明,请不要用漂亮来形容我,OK?”

    “咯咯!”艳姐见夏云杰急了,竟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从纤手美发沙龙里出来,艳姐又带夏云杰去江州大厦买了一套休闲服饰和鞋子,而且还都是意大利牌子,具体叫什么,夏云杰也不懂。反正挺贵的,一身行头下来几乎顶得上他那台笔记本电脑。

    买好东西之后,已经差不多是下午两点来钟。

    见时间已经不早,两人也懒得出去找饭店吃,直接跑到江州大厦楼顶的美食城吃饭。

    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夏云杰人本来就长得还算帅气,如今顶着一头名发型师打理的头发,穿着一身国际奢侈品牌的服饰,这么在美食城里一座,绝对是帅哥一枚,引得不少少女少妇纷纷侧目相看,就连坐在他对面的艳姐都盯着他看,美目异彩涟漪。

    “艳姐,没必要这么盯着我看吧?你这样盯着我看,我吃不下饭呀。”夏云杰浑身不自在地道。

    “看不出来呀,阿杰。这么一打扮,一下子就成少女杀手了!不过我总感觉还少了点什么!”艳姐先是夸了夏云杰一句,然后看着夏云杰用手支着脸儿琢磨道。

    “我感觉已经够好了!”夏云杰道。

    “对了,差点忘了,你还少一个手表!一个成功的男人,没手表怎么行?”艳姐突然叫了起来,说着急忙去翻包包,然后竟然真拿出了一个男士手表,还是瑞士雷达帝星机械表。

    “男人的手表,太差撑不住场面还不如不戴,太好,姐我送不起,刚好有位朋友在典当行里工作,就从他那里暂时借一个过来。这是瑞士雷达帝星系列的自动机械表,新表价格大概要四万多五万左右,还算能拿得出手。当然典当行里价格便宜多了,大概一万六七的光景,所以你戴着也不要有心理负担,真弄坏了或者丢了,姐赔得起。”艳姐拿出表后一边递给夏云杰示意他戴上,一边说道。

    “没那么夸张吧,艳姐,你究竟想让我扮演多么成功的男人呀?”夏云杰一边接过手表戴上,一边哭笑不得地问道。

    “这个还真得好好琢磨一下……要不海归精英怎么样?”艳姐闻言还真仔细思考了起来,然后突然两眼一亮道。

    “海归精英?拜托我连一句英语都讲不流利,办海归能行吗?人家一问就穿帮!”夏云杰苦笑道,只是说这话时倒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如今英语词汇量虽然突飞猛进了,但口语还真不行,改天得找地方练练口语去。

    “这倒也是。要不就假装有钱人家的儿子吧,不过这年头富二代的名声不大好,而且我也好像成傍大款似的。可惜你就是个酒吧打工仔,要是有一份比较好的职业就好了!”艳姐苦恼道。

    “你觉得医生怎么样?”夏云杰见艳姐一脸苦恼的样子,虽然很想告诉她这样做是自欺欺人,根本没必要,但还是有些不忍心,想了想问道。

    “废话,医生当然好啦。那可是社会精英阶层,有地位,收入又高。就算有钱的,当官的,也想交个医生朋友,毕竟谁都有生病的时候。可是,就你一个酒吧里端盘子的,能当得了医生吗?哦,老天,我怎么就没考虑这一点呢!”艳姐先是白了夏云杰一眼,然后一脸郁闷地拍着额头。

    “我其实可以客串一下医生的。”夏云杰笑道。

    “得了吧,你懂医吗?万一别人一问,你还不马上穿帮。算了,你还是客串一下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富二代吧,姐傍大款就傍大款,至少有钱不是!”艳姐白眼道。

    “呵呵,还别说,我以前在村里还真学过点医术,不过是中医。不过你也知道,这年头中医也开始重文凭了,不是中医院校毕业的进不了医院。而且中医比较看重行医经验,越老的越吃香。像我这样的,既不是正规中医院校毕业,又不是什么老中医,当然没办法靠这个吃饭,所以只好去酒吧打工啰。”夏云杰半真半假地说道。

    “你真懂中医?”艳姐闻言不禁惊讶道。

    “真懂,我不是会武功吗?那教我武功的老人以前本来就是农村的赤脚医生,而且学武之人难免会有跌打扭伤的时候,所以都会懂一点推拿正骨的手法。所以就算不说其他的,单单推拿正骨,我也算半个骨科医生啊。指不定哪天老天开眼,有人慧眼识珠,我就能去医院上班了呢。”夏云杰满嘴胡扯道。

    “你就做梦吧!不过管它呢,赤脚医生也是医生!又帅气又年轻的医生,嗯,应该够拉风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医生男朋友。”艳姐先是白了夏云杰一眼,然后满意地道。

    吃完饭,两人就出发去省城海州市。

    在车上,艳姐讲起了一些往事。

    夏云杰这才知道,为什么艳姐英语水平这么好,原来艳姐还是省城工商大学的高材生。至于她和今天要举办生日派对的同学之间的故事就有点狗血了。

    今天生日的同学名字叫齐喜玲,人长得一般般,但却是个富家小姐。她们班上还有个男生,名字叫项成磊,是个贫困生,人长得很帅,在班里的成绩也最拔尖。

    朱晓艳和项成磊男才女貌,很快就谈上了。因为项成磊家境贫寒,朱晓艳的家境还算过得去,所以在大学里,朱晓艳一直省吃俭用,将家里寄来的生活费省出来分一部分给项成磊,希望他能安心读书,不用去外面勤工俭学,浪费时间。

    只是没想到,在大四时,项成磊突然移情别恋跟齐喜玲打得火热,而且毕业后还和她双双去了日本留学。

    这件事对朱晓艳的打击很大,甚至为了此事她大学都没读完,也是从那时开始她突然对男人失去了兴趣。当然关于这些,朱晓艳没说。

    “都这样了,这种生日派对还有什么好参加的。”夏云杰听完之后,不禁皱眉道,对那个项成磊的为人极是不齿。

    “既然他们特意邀请我参加,我干嘛不去?不去岂不是说明我还耿耿于怀当年的事情?我偏不,我就要让他们看看,我现在生活得很好,我还有一位很年轻很帅气的医生男朋友!”朱晓艳道。

    夏云杰看着艳姐那张变得倔强的脸,突然感到有些心痛,只是表面却故作轻松随意道:“那也是!既然他们特意邀请了,咱也不能示弱!放心艳姐,我一定会好好给你争光的。”

    “嘻嘻,真是我的好弟弟。嗯,来亲一个!”艳姐闻言突然笑着扭过头,嘟起她的性感红唇,一副索吻的诱人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