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89章 遭调戏了
    不过夏云杰还没掉头走人,正对着电视屏幕而坐,手中夹着香烟,翘着二郎腿,一对波特别大的女子已经站了起来。

    “哎呀,我的好妹妹,总算把你给盼来啦。”那位大波女,也就是赵雅晴走上来热情地挽着刘珂的手臂。

    “雅晴,生日快乐!”刘珂急忙把装有生日礼物的袋子递给她。

    赵雅晴看着刘珂递过来的袋子,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抹感动之色,然后笑着接过来道:“谢谢,其实也就是聚一下,热闹热闹,你不用带礼物的。”

    说完赵雅晴再次将目光投向夏云杰,道:“珂珂,这位帅哥是谁呀?你男人?”

    “别瞎说!杰哥是我酒吧的同事。”刘珂被赵雅晴露骨的话给吓了一大跳,急忙解释道。

    她倒是想有这么一位男人,但问题是高攀不上呀。

    “酒吧的同事?干哪一块的?调酒师?DJ?还是主管?”赵雅晴听说夏云杰是刘珂的同事,撇了他一眼,紧跟着问道。

    刘珂没想到赵雅晴会问这个问题,而且定位还这么高,一时间倒被问住了。她倒是想实话实说杰哥只是酒吧服务生,却又怕落了他的面子。

    “我是酒吧服务生。”夏云杰倒是很坦然地接过话,主动回道。

    “酒吧服务生?”赵雅晴闻言闪过一抹惊讶和不屑的目光,然后拉过刘珂的手站到包厢中间,拍拍手介绍道:“刘珂,在坐的都是我在这里的好姐妹,各位姐妹,这位是我刚来江州市时认识的好姐妹刘珂,那位帅哥是他的同事。哦,对了,帅哥你叫什么?”

    “什么同事呀?我看就是情哥哥啦!”马上就有人起哄道。

    “不是,不是,杰哥真的只是我……”刘珂见众人起哄,还真担心会惹夏云杰不高兴,慌忙摆手道。

    “阿晴你不是说你这个姐妹是在酒吧工作的吗?怎么脸皮还这么嫩啊。既然她否认,那我们可就不客气啦,刚好今天我们还真缺男人!”刘珂话还没说完,一位一看就像个东北姑娘的女子叫起来。接着还特意拍拍身边的空位置,冲夏云杰道:“喂,那个叫什么来着,坐到这边来陪姐姐喝几杯。”

    刘珂一听,脸色都有点变白了,心里更是后悔自己请夏云杰陪她一起来。

    别人不知道夏云杰的底细,以为他只是酒吧一名服务生,但刘珂自己又岂会不知道杰哥是什么人,那可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大人物啊!如今竟然被一群公主给****了。

    倒是夏云杰觉得这没什么,他本来就只是一位酒吧打工仔,唯一让他不习惯的就是这里的氛围。

    阴阳严重颠倒啊!而且那些女人又个个风尘味十足,夏云杰这个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雏哥实在有点HOLD不住。

    “我叫夏云杰,你们叫我阿杰就可以。”给刘珂使了个示意她放心的眼色,夏云杰笑着回道,但却没真坐到那位女子身边去,而是自己找了个没人坐的沙发坐了下去。

    不过夏云杰才刚刚坐下,就感到阵阵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却是马上有两个穿着打扮妖艳的女人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把他给包夹了。

    饶是夏云杰暗中也是一代巫师,从没经历过这等香艳场面的他一颗心也是马上提了起来,那个紧张啊!

    今晚给赵雅晴庆祝生日的除了刘珂,全都是她在这里的姐妹。虽说表面上的名称比较好听——公主,实际上就是风尘中的女子,无非有些还尚在坚持着不出x,有些已经放开了,碰到合适的什么都做。

    可想而知,这些是怎么开放的一群女子!

    平时,像她们这样身份的女人,为了钱,只有强颜欢笑讨好男人的份。今日难得来了一位不是顾客的男人,而且还只是一位酒吧打工仔,人长得也算帅,最要命的是,看样子似乎还是个雏儿,那紧张的样子。

    真是人见人爱,让人恨不得伸手在他小白脸上捏一捏。

    顿时这些女人来劲了,今日总算是咸鱼翻身,轮到她们****男人了。

    “阿杰,我叫小莲,她叫香香,我们玩骰子吧,你在酒吧工作应该知道怎么玩吧。谁输了罚一杯啤酒外加脱掉身上一件衣服。耳环,眼镜等都算是一件衣服,袜子和鞋子不算。脱到只剩**裤时,就要跳脱衣舞哦。”坐在夏云杰左边,长着一对桃花眼的女子,也就是小莲拿过一个骰子看着夏云杰用充满蛊惑的声音说道,尤其说到跳脱衣舞时还故意扭了下水蛇腰。

    “这个好玩,我也参加!”莲子话音刚刚落下,除了刘珂和赵雅晴,几乎整个包厢里的女人都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夏云杰起哄道。

    夏云杰迎上这些女人亮晶晶的目光,暗地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感觉自己好像一头突然闯入狼群的绵羊,正被群狼包围,虎视眈眈呢!

    “对不起,我不玩。”夏云杰慌忙摇头拒绝。

    “不是吧,你们男人不是最喜欢看脱衣舞吗?到时一群美女在你面前跳,可很刺激的哦!”小莲见夏云杰摇头拒绝,用更蛊惑的声音在夏云杰耳边吹着热气。

    还别说,小莲的话还真挑逗得夏云杰蠢蠢****的。

    魅力银座在江州市是数得着的娱乐场所,能到这里来上班的公主个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不管是模样还是身材都在平均线以上。至少现在这个包厢里,环肥燕瘦,真要跳个脱衣舞什么的,绝对能让男人血脉贲张。当然前提是夏云杰要赢才行。

    至于夏云杰,他是个巫师,要想赢自然是易如反掌,换句话说,他要脱光眼前这群女人的衣服是易如反掌!

    “咳咳,这个我真不大会玩,还是算了。”夏云杰压下心里头的蠢蠢****,继续拒绝。

    “不会玩没事呀,我们教你。大不了输了脱衣服呗,嘻嘻,你别告诉我,你会害羞哦!啊,你不是怕刘珂不高兴吧?”坐在右边的香香开口道。

    “去,去,你们这些家伙,是不是想看男人想疯了,真要想自己到外面去,外面全都是男人。”那赵雅晴已经习惯了这种游戏,也没怎么把夏云杰放在眼里,但终究要顾及刘珂的感受,况且刘珂也一直示意她出言阻止,所以见自己那帮姐妹越说越过分,只好笑骂道。

    “切,真没劲!不就是想玩得新奇高兴一点嘛!唱歌,唱歌!“众人见今晚的寿星开口,扫兴道。

    小莲和香香同样觉得没劲,又起身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还有人拿起了话筒继续唱歌。

    夏云杰见状,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杰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雅晴的朋友会这样,等会我会尽量早些走。”小莲和香香起身后,刘珂坐到夏云杰的身边,低声道。

    “没关系,生日嘛,开开玩笑热闹一些。”夏云杰笑着宽慰道。

    刘珂见夏云杰并没有生气,这才放下心来,刚想再跟夏云杰说几句,赵雅晴已经笑着把她拉走道:“别只顾着跟阿杰说话,你们以后机会多的是,倒是我们姐妹两有很长时间没聚了。”

    刘珂只好歉意地看了夏云杰一眼,然后跟着赵雅晴坐到一边去。

    所谓物以稀为贵,整个包厢就夏云杰一个男生,刘珂起身后,那些女人又忍不住上来挑逗夏云杰。

    有敬他酒的,有拉着他要他一起对唱情歌的,甚至还有个别拉着夏云杰,要跟他跳贴身热舞的,把夏云杰吓得直接尿遁。

    “珂珂,你这个男朋友人看起来倒是挺老实的。”赵雅晴见夏云杰被她一帮姐妹给挑逗得“噤若寒蝉”,不禁抿嘴轻笑道。

    “喂,雅晴,都说了不是男朋友,你还乱说。”刘珂白眼道,心里倒也是暗暗好笑,杰哥威风起来很威风,但怂起来还真挺老实的。

    “好,好,我不说。不过作为姐妹,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现实一点,至少要找个稍微有钱点的,就算没钱,前途也要光明一点的。毕竟这年头,你也知道,大家眼里只有钱,没有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阿杰人是老实,不过一个酒吧打工仔,你觉得他能给你什么?还记得以前在服装厂打工吗?还记得那个高振举吗?那时我也跟你一样,但最后呢?听我的,打工仔没有爱情,就算有也不会有结果。”赵雅晴说道,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和感伤。

    也不知道是嘲讽自己还是嘲讽这个社会,也不知道感伤自己那段曾经的爱情,还是感伤以前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