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96章 最后(6)(第四更)
    四头八臂的法相已然不见,只剩下大妖之躯。随着一步步踏出,那狰狞的面孔也逐渐变得平静起来。

    六道魔兵也没在他手中,不知是收了回去,还是出了其他故障。

    那大妖之躯上,累累白骨从体内不断爆出,好似铠甲一般护在六翅的周身,但如今也是尽然染鲜血!

    李云霄浑身一颤,瞳孔骤缩成一点,死死的盯着六翅,满脸的怒火和阴沉之色。

    六翅此刻的气息比起先前是天渊之别,看来在刚才那星璇爆下,他也受伤极重。

    “你竟然还敢出现!”

    李云霄满腔的怒火,但身躯只微微一动,浑身就无比剧痛,脸色一下发白起来。

    “要问这句话的,应该是我吧?”

    六翅亦是冷冷的盯着他,道:“捡回了一条命竟然不逃,真是出乎本座意料。不过也好,麻烦一并解决了。若是让你和那真龙逃掉的话,天知道还会给本座惹来多大的麻烦。能将我逼到现在这般境地,实在是让我倍感震惊和意外呢。”

    波木满脸的绝望之色,喃喃道:“难道命运真不可改,一切还是按照既定的轨迹在运转……”

    他想起柔微的预言来,眼中开始露出绝望和苦涩的神情。

    “你这老不死的别在这散播悲观情绪!本座还没死呢!”

    车尤一下从莲台上蹦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无数龙血往下滴落。

    但他依然是满脸杀气,双手紧紧握着拳头,盯着那六翅,脸庞却是侧向李云霄,道:“有信心没?!”

    李云霄哪有信心,内心也满是悲观,虽然六翅的力量远不如前,但也已经不是伤成这个样子的他们能够抗衡的了的。

    车尤大声骂道:“本座问你呢,说话啊!回答我啊!”

    李云霄心中一动,血液开始微热起来。

    车尤皱起眉头,冷笑道:“你不会又绝望了吧?认识你这么久,虽然你这个人卑鄙龌蹉又无耻,好色猥琐兼下流,但却是有一点一直让我很佩服的,那便是永不服输的精神。老子以前他妈·的就从没见你认输过!但是,后来你变了!”

    车尤话锋一转,讥讽道:“上次在化龙池里,被胤羽打出屎来了,就放弃了,求饶了。当时我真的很诧异,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李云霄,古飞扬吗?”

    李云霄皱眉骂道:“你他妈·的才被打出屎来了,你才求饶了!我那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稳住敌人,实施战略战术上的改变,用话语和计策打动对方,感化对方。战书有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难道你这个智障没听过吗?!”

    “好了好了……!”

    车尤一阵头疼,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打断他的话,道:“别跟我唧唧歪歪废话了,我不想跟你讲道理,这世上谁也讲不过你。现在你只要告诉我,你是选择放弃,还是永不认命,直至死?”

    李云霄咧嘴一笑,呵呵道:“只要是我认定的事,不管是不是命运!即便是死了,也一定要做到啊!”

    随着他一声大吼,身上的伤势全都崩开,大片的鲜血激·射出来。

    但他似乎已经忘记了疼痛,眉心处闪烁出界神碑来,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他心神一动,这时才发现界神碑也被重创了,里面的山河破碎,灵气大量流逝。

    随后右手一抓,谁主沉浮再次浮现于手中,只是灵光也暗淡下来,似乎没有什么生机了。

    “哈哈哈,好,好!”

    车尤狂笑数声,也是五指一抓,世界之剑徐徐浮现而出,被其握在手中,同样是变成了普通利器,直指六翅。

    虽然两人的气息不强,但这般绝强的气势,还是让六翅愣了下,脸孔布上了一层阴霾。

    “既然你们执意求死,那就成全你们这两个蠢货!”

    六翅身影一闪,就冲至法华莲台上,手中一柄白骨化剑,“嗤”的一下就击斩下来!

    李云霄和车尤同时举剑迎了上去!

    “嘭!”

    三剑相击之下,虽然也荡出极强的光晕,但比起先前厮杀时那些毁天灭地的力量,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三人同时都被震开,只不过李云霄和车尤更是退的远了一些。

    两人震惊之下,却不由的大喜,李云霄眼里露出惊色,大声道:“好弱啊,能赢!”

    车尤也是重重的点了下头,随后手中之剑挥舞了几下,就冲过去。

    六翅心中震怒不已,他的确也是消耗极大,就连四头八臂的法相都难以维系了。而且六道魔兵虽然还能动用,却完全无法发挥其威能,等于普通兵器一样,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用他身体内成长出来的骨剑,还更加得心应手。

    李云霄也是一咬牙,同样冲了过去。

    “砰!砰!砰!”

    三人就在虚空上开始了剑术比拼,一道道的剑光如孔雀开屏一般,往四面八方激·射开。

    李云霄和车尤整体屈于下风,并且每运一次剑,就会有鲜血飙射出来,那身躯早已化成血人,伤势还在不断加重。

    但六翅也似乎并不好受,全身骨甲上的鲜血变得更为鲜红艳丽,仿佛在不断抽取着他体内的精血,而与之对比的脸色,却显得越发苍白。

    车尤突然纵身一退,将世界之剑置于身前,双手不断掐诀打入体内。一声龙吟震九天,那剑光一闪,就化成一道龙影,腾空向六翅扑去!

    “什么?!”

    六翅大吃一惊,想不到对方还能施展出如此绝技,骨剑一扬而起,猛地击落下去!

    “轰隆!”

    一剑斩在那龙形上,六翅瞬间被震飞出去,天空上抛下一抹鲜血。

    龙形再次变回世界之剑,往那无尽虚空内坠去。

    李云霄脸色大变,知道车尤此刻状态有异,否则绝不会任由自己的宝剑坠落不管。

    波木也发现了异常,凌空一抓,就将世界之剑和车尤全都摄了过来,放置于莲台内。

    只见车尤口中不断的冒出血来,双眼依然瞪的老大,凶光毕露,口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波木忙道:“你别说话,我先帮你疗伤!”

    顿时双手上浮现出一层金色,缓缓的往车尤身上灌入真元。

    其实他自己也是重伤之躯,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这许多了,保住真龙的性命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车尤挣扎了几下,再次吐出数口鲜血,也就不说话了,静静的躺在那,任由波木替自己治疗。

    李云霄看着这一切,脸色一沉,道:“老龙,你安心休养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了。”

    在他的周身渐渐凝聚出一片罡风来,化作鳄鱼,扑在他的肩膀上,一起冷冷的盯着六翅。

    鳄鱼只有普通造化境的实力,但此刻也顾不得那许多,有总比没的强。

    “该死!那条该死的龙,竟敢击伤我!”

    六翅周身的骨甲在车尤那世界之剑的一击下,都豁开不少裂缝。似乎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伤你算什么?我还要杀你呢!”

    李云霄提着剑,一步步走上前去,那鳄鱼猛地咆哮一声,突然就窜了出去,化作巨大的身躯,张开口来吐出一道半月形的风刃,击斩而去!

    “废物也来,你当真是黔驴技穷了吗?!”

    六翅提剑一斩,那剑芒上竟然带着血色,可见其伤势不轻。

    “嘭!”

    风刃一下就被斩碎,剑势丝毫不减的击在鳄鱼身上,将它一剖两半!

    李云霄乘机瞬移而至,猛地将仅剩的一点真元灌入剑内,那谁主沉浮上竟然浮现出一条青色的龙影,正是真龙之魂,随着大剑斩落咆哮而去!

    “轰!”

    六翅大惊之下,再次抬起剑来格挡,魂魄一下透过他的骨剑,击在那骨甲上,将其防御彻底击散!

    “咔咔!”

    骨甲上不断发出破裂崩碎的脆响,六翅再次被击伤,喷出一口血来飞退了数千丈远。

    此刻他浑身鲜血流淌下来,周身的累累白骨几乎碎去大半,剩下的也全是裂痕,惨不忍睹。

    但那满脸的坚毅却支撑着身躯不倒,手中骨剑上依旧剑芒吞吐,“哈哈哈,李云霄!有本事再来第二剑啊!”

    李云霄在一剑后,也终于真元耗尽,谁主沉浮上光芒尽失,再无力出剑,被六翅一眼看穿。

    “若是再不出剑的话,就轮到我杀人了!”

    六翅满脸鲜血,但眼里却是射出兴奋的杀气,一步步向李云霄走去,“只要清扫了你们这些垃圾,两界之内再无人可以阻挡我!”

    李云霄冷冷看着他,右手一抬,谁主沉浮一下消失在手中,双手缓缓的在身前合十,随后掐出雷印。

    “噼里啪啦!”

    一道青雷在他掌心浮现出来,缓缓散开,雷光噼啪之下,往四周辐射。

    六翅脚步一滞,随即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一代的界王啊,怎么了?虚弱至此,就连紫雷也凝聚不出了吗?只有这青雷玩玩,是想给自己死前点一盏长明灯不成?”

    李云霄心中也苦,不断的运转真元,想要将那青雷化紫,但哪里还提得起半分真元?雷光在青紫之间不断交替闪烁,根本无法提纯为纯色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