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94章 最后一战(4)(第二更)
    “什么?!”

    小青大骇,却见六翅冷笑着一指点来,那浑天仪上顿时发出铮然响声,天地双轴一下从其上挣脱,化成天剑地剑,瞬间斩向小青!

    “嗤!”

    “嗤!”

    小青猝不及防之下,就被双剑斩成三截!

    但他是先天木体,一下就恢复过来,只是脸色极为苍白。

    六翅狂笑一声,五指一抓,那天剑地剑往小青两侧斩去,将准备援手的其他人震开,那浑天仪主体上同样泛起大量符文,演化周天星斗。

    “不好!快退!”

    李云霄突然心中有感,猛地喝令一声,那浑天仪上散发出来的力量,已经是紊乱无章,并且狂暴异常了!

    “轰隆!”

    浑天仪一下被六翅引爆,恐怖的力量席卷天地,不仅将小青完全吞噬进去。就连身侧的九渊和轩辕耀也受到影响,被震飞开。

    轩辕耀实力较弱,更是喷出一口鲜血,彻底伤了真元,气息飞速跌落。

    九渊也被震退数步,情急之下他用手挡了一下,手臂上顿时鲜血淋漓,体内有些紊乱的气息在流动,所幸并未伤及本体真元。

    “哈哈,这鬼阵终于被破开了,我看你们还拿什么跟我斗!”

    六翅狂笑一声,八面法相尽数显露狰狞之色,身影一闪就往轩辕耀杀去!

    此刻阵法已破,他需要的便是将所有人逐一击杀,而实力本就偏弱,此刻又受了伤的轩辕耀自然是首选了。

    “轩辕大人小心!”

    李云霄心头一沉,猛地大喝一声,但哪里还来得及。

    所有人都还震骇在那圣器爆炸的恐怖威能之下,还未反应过来,便看到魔光一闪,阿含刀于长空上划过,轩辕耀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在数百丈外,突然青光一闪,小青的身影浮现而出,但却是闪烁不定,似乎凝形都十分困难。

    随后他望了李云霄一眼,再次身躯一闪,就飞入李云霄体内,直接进入到界神碑中,再无法战斗。

    整个局势顿时被打破平衡,只剩下十人再难组阵,形势变得更为棘手起来。

    “哈哈哈哈!”

    六翅狂笑数声,眼中寒光一闪,八臂舞动起来,竟化万千虚影。口中吐出诡异的秘法,随后在法相上空凝聚出一面暗金色魔光。

    “魔元斩!”

    六翅抬臂一点,那面魔光刹那间分解成数十面,往十人斩去!

    每个人都是脸色沉凝,急忙施展身法躲避,但那些魔元斩灵性十足,追着众人不放。

    无奈之下,只能各自掐诀往那些攻击上拍去。

    李云霄剑势一横,连出三剑,将追着他的三道攻击破去。随后不退反进,身影闪烁下就瞬移至六翅身前,举剑劈了过去。

    “砰!”

    谁主沉浮斩在阿含刀上,震起一圈圈的魔光。

    每击一下,李云霄便受到莫大的反震,左手掐诀下,便有电闪雷鸣,漫天雷电汇聚而来,在其掌心化成雷符!

    “千雷劫——五雷轰顶!”

    李云霄浑身散发出雷电之威,界神碑纹在肌肤上蔓延,仿佛一界之雷霆尽数汇聚而来。

    六翅面带冷色,突然眉宇一皱,抬眼凝望下,只见一朵金莲飞来。随后天际有漫天金光穿梭,他的八臂之躯竟被一道道细小的金链束住。

    “法则之链!”

    六翅脸色微变,冷笑道:“本座早已超出一界之能,这法则之链能奈我何!”

    手中魔兵旋转,将法则之链“砰然”断毁。随后再一剑斩出,横扫那金莲而去。

    波木在莲台上化身而出,双掌结印迎接而上!

    “嘭!”

    阿摩轮宝之剑气,击穿波木的双掌,将其震飞出去。莲台在空中飞速旋转,波木的身影闪烁不定,竟是一击下就被重创。

    那法则之链虽然断去,但却给众人争取到一线时间,其余之人皆是拼命生平所学,恐怖的威能铺天盖地而下!

    李云霄掌心的雷霆之力汇聚圆满,身后竟有九道紫色神雷化龙,盘绕在周身旋转,随着一掌而击下!

    “千雷劫——九雷轰顶!”

    “轰隆!”

    九道紫色雷龙分别从八方击下,在六翅身侧旋绕,引动界内千万雷光,随即轰然而上!

    其余几人毕尽生平所学,也顷刻间化作神通,横贯天地而来!

    “轰隆隆!”

    恐怖的威能一瞬间封锁住六翅,倏然炸开!

    惊天震响下,一道数亩之粗的光柱冲上九天云霄,整个大地全都破碎裂开,苍穹震毁,地脉尽碎!

    整个南域大陆都受到这一击的波及,恐怖的波光随着那光柱的散开,往四面八方肆虐,方圆数万里内,所有生灵全都陨落,草木不存!

    在之前炎武城所在空间的四周,一个巨大的天穹异景瞬间出现。

    正是天武界被击穿之后,出现的偌大界坑!

    六翅依然站在原地,只是面容有些阴沉,握住魔兵的手颤抖起来。

    “噗!”

    终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六翅满眼的惊色,仿佛不敢相信。那六件魔兵上的气息也急剧减弱下去。

    “你们……竟能伤我?!”

    六翅看着自己嘴角滴落下来的鲜血,还有体内流窜着的各种复杂气劲,身躯轻微颤抖起来,竟是羞怒无比。

    李云霄持剑而立,冷冷道:“伤你只是开始而已,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杀你!”

    其余之人也是面色沉凝,目光如刀的盯着六翅。

    突然间,凌白衣的杀神之躯一颤,凝聚于周身的杀气倏然间涣散开来,那面目狰狞的杀神之躯目光一转,散出邪恶的笑意来,随即“嘿嘿”一笑。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其内分离出来,脸色苍白,嘴角带着血色。

    正是凌白衣的本尊,那杀神之躯的召唤时间早已达到,但他依然强行维系,终于达到极限。

    而又在刚才一击下,本尊受到重创,终于再难驾驭。

    杀神本体眼光一眨,转身而去,一下就消失在这漫漫的界坑宇宙内。

    距离凌白衣最近的九渊急忙上前将其扶住,闪身之下,就交给远处的波木,让他代为照顾。

    波木也重伤在身,盘坐于莲台上,将凌白衣接下,道:“此人交给我,战场就托付你们了。”

    九渊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便回到界坑内,与六翅对峙起来。

    六翅似乎还未从自己受创的现实中反应过来,有些发怔的呆滞在那。

    李云霄一剑指他,喝道:“六翅,局势已发生逆转,不要再冥顽不灵,否则终落得身死道消,白白浪费了一场造化!只要你发誓不再作恶两界,我们这便放你走!”

    “放我走?哈哈哈!大言不惭!”

    六翅一下被激怒了,吼道:“那就看看是谁冥顽不灵,是谁身死道消!”

    他八臂掐诀之下,六件魔兵腾空而起,在空中相互辉映,竟连成一片结界张开!

    李云霄脸色大变,震骇道:“你疯啦!施展星璇爆的话,你也会死的!”

    那恐怖的魔兵之力瞬间蔓延至整个界坑,远处的波木只觉得心中一颤,就发现所有人突然全部消失在了眼前。

    他浑身一震,吃惊道:“六道空间?!”

    虽从未经历过,但却听李云霄说过六道空间之事,此刻众人突然消失不见,唯有六道空间才能解释的清。

    波木不由得大骇起来,虽然心中焦急,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只能驱使着法华莲台再飞出数千丈远,静静的观望,以免被突然出现的异状波及到。

    李云霄也第一时间发现了,无数石柱在脚下浮现,延伸向四面八方的无穷远处。

    六翅浑身魔光闪烁,双手在身前不断掐出诀印,身后六臂则是分别控制着一件魔兵,在上空飞舞,恐怖的器蕴威压如巨石般压在每个人心间,都沉重的难以呼吸。

    李云霄不免有些惊惧,咬牙怒道:“六翅,你这样玩的话,自己也会死的!”

    “哈哈,我死?我可是六道魔兵的主人啊,我最多重伤而已!”

    六翅寒声道:“杀了你们后,整个两界之内,便再没有可以和我抗衡的人了。而且少则只要数年,多则十余年,我就能恢复如初,甚至修为再进一层!”

    那魔兵在他的控制下,突然开始嗡鸣起来,似乎在进行某种仪式一般,散发出恐怖而又神圣的气息。

    李云霄脸色苍白,知道麻烦大了!

    之前所施展的星璇爆,都只是五件魔兵,而现在却是六件齐聚,才会有如此异象反应。而六翅也是完整的千界之主状态,这一击下足以毁天灭地,自己这方数人怕是再难活命。

    他猛地一咬牙,大喝道:“所有人都到我身后来,一起出手做最后一击!生死有命,就看这一下了!”

    他的肌肤上开始布满各种繁杂的花纹,最为显眼的便是淡蓝色如晶玉般的界神碑碑文,眉心处也是闪烁出界神碑的虚影。

    恐怖的力量于身上一下散开,谁主沉浮握于手中,将全身之力都灌入进去!

    似乎受到六道魔兵的影响,亦或者是吞噬了李云霄之力,从未有过这般畅快的感觉,谁主沉浮上也发出一阵低鸣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