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84章 界王境
    界神碑内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一般。

    “是谁?”

    李云霄竟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以他对界神碑的掌控程度,自然知道里面根本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

    但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沉吟之下,便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界神碑中。

    刚一显形而出,身体四周就开始浮现大量的光彩,绚丽异常。仔细凝望过去,竟有无数符文闪烁其中,正是碑中规则所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云霄心中震惊起来,此刻界神碑给他的感觉,就是其中力量在疯狂提升。其内所蕴含的规则全都化作一个个的符文,在周围闪烁而出。

    最后,那股力量更是超脱了他的掌控,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程度!

    “界王境的力量?!”

    李云霄大骇起来,界神碑此刻散发出来的力量,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位界王境的强者在你身前一般。

    随后猝不及防,那股力量就像是有灵性般,猛地往李云霄身上卷了过来,一下将其压制住,疯狂的涌入体内经脉。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云霄心中大骇,在那强大的力量冲刷下,经脉瞬间被扩张开,肉身就好像是充满了气的皮球,膨胀到了极致。

    “难道是界神碑要强行将我冲击到界王境?”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出现后,便似乎肯定了这个猜测,内心又惊又喜,做梦也想不到还会有这种事。

    他顿时闭上双眼,开始专心的顺着那股力量,往界王境冲击而去。

    但没过多久,李云霄双眼猛然睁开,直接爆射出两道充满震惊的寒芒,随即似乎有些痛苦的捂着头颅!

    “该死!竟然想控制我!”

    李云霄双眸一下变得通红起来,双拳猛得一握,狂暴的气劲自身体上爆射出去,四周空气发出“嘶嘶”的鸣声,大量裂缝开始浮现出来。

    但不过一瞬间,那些界神碑内凝聚出来的符文,全都开始依附于他的肌肤上。李云霄顿时觉得像被枷锁缠身,所有力量都被压制住了!

    他脸色一下大变起来。

    此刻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力量的提升,但却不受控制,完全被界神碑的那股力量压制着。

    “我明白了,你是要炼化我,让我成为碑中器灵吗?!”

    李云霄脑中浮现出诸多关于界神碑的传闻,还有上一代界王最终舍弃肉身,化成界灵的事。

    想不到界神碑竟有如此强大的自主意识,要以主人的身份凌驾于他之上!

    “若真是如此的话……”

    “那就抱歉了……”

    李云霄眼里寒光一闪,仰天大吼一声,“除了自己,谁也无法成为我的主人!若是你要执意而为,那你我缘分就到此结束吧!”

    他猛然引动体内剑气,一下万千剑芒从丹田处激·射出来,直接斩裂经脉,将那肉身也刺的千疮百孔!

    大量的窍穴炸裂下,李云霄浑身是血,精气神在急剧的下降。

    但那瞬间,他便已经将谁主沉浮握在了手里,满脸的狠色,一剑就往前方斩去,“滚你妈的蛋!一起死吧!”

    “轰隆!”

    随后天地间一黑,一道可怕的裂缝于碑内浮现。

    李云霄身上压制他的万千符文也在这一刻瞬间炸开,他便一下失去了知觉,整个人昏死过去。

    虽然碑中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变化,但在炎武城外,却显得平静如常。

    只有那压在灵脉上的界神碑,突然流光散尽,一下变得有些萎靡起来,继续缩小,一闪就消失在空中。

    而站在界神碑前的李云霄,则是毫无征兆的就身躯炸出大量鲜血,仿佛所有窍穴尽数爆开。然后一柄宝剑浮现在其手中,整个人从天空上坠落下去,直接跌入那灵脉内。

    直至数月后,都没有人发现此地的异常,众人也都以为李云霄闭关去了。

    等到他自己醒来,发现正躺在灵脉中,被无穷的灵气滋养着身躯。

    谁主沉浮就静静的落在地上,似乎也十分享受这种浸在灵气里的感觉,上面不时的有流光浮动。

    李云霄检查了下自己的身躯,心中猛地狂震!

    丹田内一股浩瀚力量,仿佛宇宙一般静静沉浮在那,随着自己意念一动,便如同万星旋转,恢弘伟力顷刻间灌满全身!

    “界王境!”

    他狂喜之下,忍不住愕然起来。

    细思之前的过程,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往体内探了一遍,发现界神碑就静静的留在识海里,似乎与之前没有多大变化。

    李云霄身影一闪,与那谁主沉浮一道消失于灵脉中,直接出现在碑内。

    发现车尤还静静的盘坐在那,吸纳着四周灌入而来的灵气,这才重重松了口气,那满脸的紧张一下松懈下来。

    “呼!”

    想起之前的情况,还以为界神碑被自己劈碎毁去了。若是如此的话,车尤多半也就挂啦,但现在看来,仿佛就像是一场梦吧。

    他静静的看着车尤,确定安然无恙后,这才从碑内退去。

    突然,那界神碑好像被激活了起来,开始散发出恢弘力量,充斥着李云霄的身躯。李云霄感觉自身好像就与那碑结合在一起了似的。

    “这种感觉……”

    随着那力量的融合,他识海中灵光一现,似乎也多了一些讯息。他皱起眉来,待得半日后,才终于全部领会完,不由得眼中浮现连连异彩。

    原来那些讯息正是记录在界神碑中,历代界王留下的意识。

    虽然残破不全,并且杂乱无章,但由于涵盖的讯息十分全面,李云霄全盘消化了一下后,顿时掌握的七七八八了。

    原来在历代的界神碑主冲击界王境前,界神碑都会以莫大的威能将其炼化,或者说是种下烙印,毁其肉身,让其成为碑仆,只是寄宿在界神碑内。

    同时以界力冲洗碑仆,助其达到界王境。

    这个过程,在每一代界神碑主修为到了造化巅峰的时候,都会被自动触发。

    并且罕有能够抗衡者,大多都只能被收为器灵,成为界神碑的奴隶。

    但也有一些极为强悍的存在,虽然只是造化境巅峰,却能够与界王境的力量抗衡,从而维系那种彼此依存的关系,不被界神碑所炼化。但从此却受到界神碑压制,很难再往前踏出一步。

    因为一旦冲上了界王境,界神碑就束手无策,无法驾驭他了。

    更有甚者,在触发了界神碑的炼化过程后,不仅没有被界神碑炼化,反而反客为主,直接将界神碑炼化掉了!

    但这样的存在即便是在天武界无穷的岁月里,也是凤毛麟角。

    从李云霄得到的那些残碎意识中,依稀有那么几个,却也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而无法辨识了。

    “我这是……将界神碑炼化了吗……”

    李云霄挠了后脑勺,一幅傻傻的样子,坐在灵脉之上。

    此刻界神碑中散发出来的力量,与先前截然不同,这差距就像是武士和武帝一般。虽然只差一个字,却是天渊之别。

    李云霄心中不免狂喜,双眼中射出道道精芒,好似黑夜中的星辰,窥向那无穷远处。

    之后,天武界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备战。

    气氛凝重之下,也不时有好消息传来,丁玲儿派人前往烟云古照的旧地,从那毁去的化龙池内,找到一些龙晶的碎末,让车尤恢复了一些伤势,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李云霄便在灵脉之上构建了几个恢复阵法,让其自行在内修炼,并且不时会有人将各种天材地宝送来,以确保其在大战前能恢复实力。

    并且两界之间的联络也十分密切,在诸多高层商议之下,打算在魔界和天武界内分别建立一个战场,作为围剿六翅的主阵地。

    而天武界也派遣大量的术炼师过去,在魔界内帮忙布置各种阵法禁制。

    至于天武界的战场选择,诸多高层都争议不断。

    丁玲儿将众人的意见统一起来,挑选出了几种可行的方案,都逐一进行备注,呈交给李云霄选择。

    “天武界的战场吗?”

    李云霄阅览完那些方案,不由沉思起来。这些方案中有的建议在圣域,有的建议在四海,有的建议在域外星空,还有的建议在神霄宫等地,不一而论。

    并且对各地的优缺点都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剖析利弊。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道:“以我之见,战场不如就选在炎武城。”

    “什么?炎武城?!”

    众人皆是大惊不已,纷纷议论起来,不少人更是摇头。

    丁玲儿也是吃惊道:“若是在炎武城一战的话,这些年来所建立的所有基业都要毁于一旦了。”

    李云霄道:“当今天下,唯有炎武城的力量是最强的,而且也是灵气最为充沛之地,界力规则也最容易感应到。并且炎武城有十余年的基础建设,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还是各种禁制布置,普天之下,再无第二处了。”

    “不错。我也赞同将战场选在炎武城。”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大殿外传来,众人都是惊喜的望了过去。

    李云霄眼中浮现出喜色,笑道:“牧笛大人,你终于出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