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54章 五年
    李云霄尴尬的说道:“小红已是天武盟的人,并且在魔界内救过我的性命。”

    众人这才释然起来。

    非倪眨眼笑道:“是天武盟的人,还是夫君的人?”

    李云霄一下哑语了,小红也是满脸羞红,甚至有怒色隐现。

    曲红颜道:“非倪妹子别捣乱,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非倪吐了下舌头,这才化解了李云霄和小红的尴尬。

    李云霄望着下方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叹道:“不过三年光景,就恍如隔世了。我看诸位也修为颇有增长,甚是欣慰。”

    坐下之人都是天武盟和玄离岛的核心成员,以及轩辕耀也在,还有梦灵真君和南丘雨也赫然在内。

    只是不见傲长空和厉华池夫妇,怕是一心归隐,决计不肯出山了。

    在座的还有叶凡,紧张和欣喜的坐在下方。

    李云霄眸光一动,想起那诺亚之舟的事,上面禁制太过慎密,自己无法逐一解开,除非是强行破去,就怕毁坏了里面的信息。看来还得会后找叶凡了。

    叶凡见李云霄望着他,急忙恭敬的站了起来行礼。

    李云霄笑道:“多年不见,你也终于成为一代强者了。不知令先祖叶擎宇大人何在?”

    叶凡抱拳作揖道:“先祖大人前年就开始闭死关了,不知何日能出来。”

    “闭死关?”

    李云霄吃了一惊,动容道:“不知叶擎宇大人是冲击何境界?”

    一般只有遇到大关卡的时候才会闭死关,殊死一搏。

    聆牧笛眼中光芒闪烁,道:“叶擎宇这次是冲击界王境。”

    “界王!!”

    一言出,四下皆惊。各种表情浮现,更多的则是惊喜。

    李云霄也是大喜,道:“把握如何?”

    聆牧笛苦笑一声,叹道:“冲击界王境,谁敢说自己有把握?他也是殊死一搏了。不过,准备了这么久,我看得出来,他还是有一点自信的。”

    虽说有自信,但李云霄看得出来,把握应该不会很大。

    轩辕耀满脸羡慕之色,道:“能够有一线机会,老夫就算用这条命去换也值得。”

    他自知实力早已停滞不前,再难有半分精进,每每想起,都叹息不已。

    李云霄笑道:“轩辕大人不必叹气,这种事很大程度上是靠机缘的。也许机缘来了,就成功了呢。”

    轩辕耀知道李云霄是在安慰他,微微一笑,便不置可否。

    聆牧笛道:“诸位难得聚齐一次,盟主你便将魔界之行的事与大家细说吧,让我们也对魔界都了解几分,以及现在的形势如何,也能有更清晰的认知。”

    李云霄点了下头,便将自己进入魔界开始逐一细说。当然也不是什么都讲,他认为可以交代的,便一一说了出来。

    约莫过了二三个时辰,才将事情讲述完。所有人都听得心惊动魄,满脸骇然。

    聆牧笛也是愣了老半天,他知道李云霄此去魔界必然会有不小的收获,但做梦也没想到,居然闹出了如此大的事端,收获也这般丰富。

    可随即而来的,便是深深的担忧。

    大殿内变得静可闻针,只有一些轻微的呼吸声。

    李云霄等了一阵,也不见有人吭声,不由得笑道:“怎么,都对将来的困境束手无策吗?”

    众人都是彼此相望,全都摇了摇头。

    天照子沉默了老半天,叹道:“实在是盟主带来的消息太过震撼,我们一时间还回不过神来呢。”

    聆牧笛点头道:“天照子大师所言极是,我也一时有点懵,不知盟主有何看法和对策。”

    满殿之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在李云霄身上,全是机械似的脸孔,没有任何表情。

    李云霄也是长叹了口气,道:“我也心中十分烦躁,根据柔微大人的推测,那六翅多半是没死了。并且千界之主的修为,怕是一界都能灭了。”

    他并没有将最终的推测说出来,那便是天武界被六翅所灭,否则的话给众人心理上的负担太大了。

    而柔微款款的坐在波隆和水仙中间,三人手牵着手,一副久别重逢团聚的样子,满脸幸福,完全没被压力所感染。

    对波隆而言,能够和妻子团聚,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天武界的死活,能活自然是好的,不能活也没多大关系了。

    并且,在座之人没几个人知道千界之主什么意思。待李云霄向他们解释一番后,才一个个张大嘴巴,彻底呆住了。

    聆牧笛苦涩道:“之前想到媛一位圣魔境就头疼了,现在敌人又变成了更高一层的存在。即便是界王境,整个天武界也只有九渊大人一位。若是只对付媛的话,也许还能应付一下。”

    李云霄叹道:“世事多变,谁也无法预料。媛现在几乎跟我们是盟友了。”

    所有人都唏嘘不已,只觉得变化太快。

    聆牧笛道:“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若是六翅身死,与媛的矛盾就会再次爆发了。”

    李云霄道:“不错。但那都是非常后的事了。再者,对付媛可比对付六翅要简单多了。”

    聆牧笛沉凝道:“此事盟主不打算让妖族之人知道吗?”

    李云霄道:“知道是迟早的,定然瞒不住。但必须找个适当的机会,我先和艾,还有陌细谈一番,看看他们的态度。”

    聆牧笛点头道:“正当如此。一下子将这么多讯息托出去,怕是他们难以接受。现在最头疼的问题是,千界之主到底有多强?盟主和天者大人是唯一见识过的人。”

    小红忙起身道:“大人客气了,喊我小红便可。”

    李云霄脸色有些难看,摇头道:“非常强,直接将一界击穿了,根本无法抗衡。”

    梦灵真君道:“诸位不用太过绝望。刚才盟主有言,通过六翅和魔普的对话可知,当年魔主帝也是千界之主的修为。不同样陨落在天武界了吗?虽然当年之事颇多气运的因素在内,如今又未尝不会有新的机缘。”

    李云霄点头道:“真君大人所言极是。我们当前要做的还是努力修炼,尽可能的提升中上层强者的力量。毕竟这才是将来之战的主力。”

    聆牧笛道:“以盟主之见,那六翅多久能从重伤中恢复过来?”

    李云霄摇头道:“完全不知。但以如今魔界的局势,一旦形势有变的话,峥部必然会派人来通知我。”

    柔微突然开口说道:“不到五年时间。”

    李云霄惊道:“这个时间点准确吗?”

    柔微苦笑道:“哪能这般精确,但这个模糊的时间段,也包括了六翅大战天武界的过程在内。”

    李云霄心中震惊,柔微的意思便是,包括六翅灭天武界,也只有五年了。那么恢复过来的时间一定在五年之内。

    每个人心中都好似压上了重石,五年的时间对他们而言实在太快了,甚至一次长期闭关就能达到。

    李云霄也觉得手心渗出冷汗来,有些发怵。想到魔普和六翅一战时,那种击穿一界的力量,背脊就一阵冰凉。

    聆牧笛道:“六翅与天武界的关系真的就没有缓和余地吗?毕竟是他的故乡啊,若是我们将胤羽和归墟击杀的话,也无法缓和吗?”

    柔微道:“当年真灵时代的陨落,似乎是那些顶尖的真灵为了夺取一物,而造成大战。但具体的情形怕是只有胤羽知道了。如果能找出那东西,兴许可以也说不定,只是……”

    她欲言又止,只是星轨上已经算出了结局,似乎这个办法也不太行得通。

    李云霄眼里寒光闪烁,道:“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先找到胤羽和归墟,也许当年的事就能明白了。或许就能找到解决办法。牧笛大人,这两人可有线索?”

    聆牧笛摇头道:“这三年来天武盟也在不断搜索他们的消息,似乎沉寂了下来,好像消失了一般。”

    端木有玉忙道:“有真龙一事,胤羽肯定沉寂不住的,应该是韬光养晦在等机会。”

    “真龙吗……”

    李云霄识海中那道坐标一闪,依然恍惚不可见。他微微用精神力探了过去,以他此刻的力量,足以将那禁制抹去,直接窥视其内。

    “看来要好好布置一番了。”

    李云霄沉吟了片刻,便道:“魔族已经不太可能大军进犯了,整个中央部族都几乎死伤殆尽。我们的防御还是可以拉开,监视所有裂缝,但重点还是要放在对付六翅身上,是否可以考虑用杀阵对付?”

    天照子皱眉道:“杀阵的话,上古三大凶杀之阵,流传下来的只有十二都天神煞阵和大往生极乐阵了。而大往生极乐阵需要的布阵之人极多,威力也更大,兴许适合。”

    梦灵真君道:“人多反而手杂,不如挑选十二人出来,专心配合修炼那十二都天神煞阵,我觉得可行性更高。”

    聆牧笛道:“真君所言有理,但如果敌人只有一个的话,我们人手就足够充分。即便两阵同时布下,也未尝不可。”

    梦灵真君皱了下眉,道:“若是布那大往生极乐阵,几乎就是人海战术了,用来消耗六翅的力量。想靠此阵击杀他,几乎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