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49章 熟悉的面孔
    想到鲁聪子的种种恶,李云霄已经失去了让蛮杀他的兴趣,身影一动,便数十道剑光破体而去,在大殿上一旋,化成剑阵分布在四周,以免被他逃走。

    鲁聪子脸色大惊,似乎有些慌了,忙道:“蛮大人,你真的不管我了吗?跟这些人合作,才是真的死路一条啊!”

    蛮脸色一沉,点头道:“放心吧,你我合作到现在,我何曾放弃过你?”

    峥沉声道:“蛮,看来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鲁聪子一喜,便往蛮身侧靠了过来,“多谢大人!还望大人出手,我们一起冲出去!”

    “嗯。”

    蛮一点头,便抬起手来,骤然击出,却是鲁聪子的胸膛!

    “嘭!”

    那拳劲击在鲁聪子身上,直接爆开一个大洞来,血肉横飞,只是那些血也已染成黑色。

    这一变故让峥和李云霄都是愣了下。李云霄当即收敛剑气,冷冷的看着。

    鲁聪子脸上露出愕然而呆滞的神色,看了下自己的胸膛,难以置信的盯着蛮,道:“为什么?”

    蛮哼了一声,道:“还用问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原来如此。”

    鲁聪子恨声道:“我帮你那么多,你竟然最后要杀我!”

    “帮我?”

    蛮满是戏谑的眼神看着他,如同看小丑般,笑道:“你当我是傻子吗?你刚才还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你自己呢。”

    鲁聪子怒道:“即便如此,即便我是主要帮自己,但也让你获利极大吧?如此待我,不怕所有人寒心吗?即便是投靠他们,像这种临阵叛敌之辈,他们能真心接纳你吗?”

    蛮冷笑道:“不用再胡扯了,反正你快死了,我就告诉你吧。即便没有今日之事,我也迟早要杀你的。因为你的长相就让我觉得恶心,丑死了,我一看到你的样子,就觉得吃了苍蝇似的反胃。”

    鲁聪子虽然夺舍了身躯,但那副邪恶的神态却时时浮现出来。

    听了蛮的话,他反倒是平静了下来,点头道:“如此的话,那我夺舍你的身躯,也就没什么罪恶感了,这都是你自己活该找死的。”

    蛮一愣,随即大笑起来,道:“哈哈哈,夺舍本座身躯?是不是快死了,脑子都懵了?”

    鲁聪子胸膛炸出洞,鲜血流了一地,但却依然不倒,抬起手来在身前掐诀。

    蛮脸色一变,突然间他的身上开始浮现出茸毛来,肌肉膨胀,面容扭曲,不断的变化起来。

    “什么?!你、你对本座做了什么?!”

    蛮心中大骇,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躯像是被人附体了一般,竟然不受自己控制,大惊之下要再次出手,那手臂却好像有千斤重,根本抬不起来。

    鲁聪子戏谑在一旁看着,嗤笑道:“我并没有对你做什么,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无情无义吗?你不仁,但老夫不能不义啊。”他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蛮猛然觉悟,震惊道:“你在魔蛋上做了手脚?”

    鲁聪子嘿笑一声,道:“你以为自己炼化了魔蛋吗?事实上是魔蛋把你给炼化了啊,蠢蛋!”

    他走上前去,伸出枯瘦如枝,苍白无血的手指,直接探入蛮的胸膛,就好像切豆腐般的容易,没有收到任何阻碍。

    蛮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来,拼了全力的扭转头颅,望向李云霄等人,那眼神里满是求救的样子。

    峥看了一下李云霄,似乎要征求他的意见。但李云霄却是无动于衷,峥也就当做没看见了。

    鲁聪子慢慢的将身体贴了上去,很快一团魔气就涌入蛮的体内,蛮拼命的挣扎着,身躯瑟瑟发抖,但始终幅度极小。

    随后那惊恐的面容变得呆滞起来,最后就僵在了那。

    鲁聪子的那具夺舍之躯也就无力的趴在蛮身上,像是彻底死去了,面色开始僵硬起来。

    突然蛮的身躯一颤,将那鲁聪子的夺舍之躯震开,随后一指点了过去,“嘭”的一声就在空中炸的粉身碎骨。

    做完这一切后,“蛮”拍了拍手掌,露出诡异的狞笑起来,那神态真是鲁聪子。

    峥等人都是吞咽了下口水,就好像吃了个苍蝇似的反胃。

    峥道:“我终于明白蛮为何要杀你了。”

    鲁聪子哈哈大笑起来,戏谑的盯着李云霄,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天才?”

    李云霄点头道:“的确是,但也很恶心,恶心的让任何人都想杀你。”

    鲁聪子活动了一下新的身躯,似乎有些不适应,冷哼道:“想杀我,那也得看自己有没这个实力!即便是强如魔尊的蛮,还不是被我暗算了。那魔蛋其实早就被我先行炼化了,并且下了禁制其内,他还愚蠢的以为我是帮他炼化呢,脑子笨,就活该他死了。”

    李云霄道:“说的不错,这点我很认同,脑子笨就该死。但你在我面前嘚瑟,不也是一种笨的行为吗?”

    鲁聪子目光含笑的盯着他,道:“你认为自己吃定我了?”

    李云霄嗤笑道:“怎么,你认为自己还能活?”

    两人都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一个认为吃定了对方,而一个却认为毫无可能。

    鲁聪子拍了拍手,那力道极大,“啪啪”的声音震荡出去,大殿都晃动了起来。

    李云霄眉头微皱,道:“你传唤救兵,也不过是多添加一些冤魂而已。”

    鲁聪子笑道:“随你怎么说,这些渣渣喽啰,死不死我都不会在意的,冤魂就冤魂吧。”

    很快,整个大殿四周,立即被大量的强者包围了起来。

    那些人看了殿内一眼,特别是见到趴在地上的“鲁聪子”,都是震惊起来,并且脸上露出怒色。

    韦青道:“既然决定了要杀,那就利索点吧,否则垃圾越聚越多,打扫起来也麻烦。”

    李云霄盯着鲁聪子,道:“最后问你一遍,杨迪他们人呢?死到临头也不肯说吗?”

    “哦,你不说我还真差点忘了。”

    鲁聪子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来,道:“我没那么残忍的,是时候让你见一下自己的徒弟和一干老朋友了。”

    他再次拍起手来,十分有节奏的声音,仿佛一曲歌,在殿内传了开来。

    随后,李云霄等人都是脸色微变,因为他们全都感受到了有强大的气息靠近,并且不止一人。

    “轰!”

    突然那大殿的穹顶就被掀开了,之前到来的那些魔族全都骇然而退,散在四周。

    阳光照射下来,只见天空上浮现出数道身影。

    李云霄心神一颤,忍不住的惊呼起来,“玄桦、菲烟、杨迪、罗天……”

    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此刻全都是冰冷的神色,看见李云霄后,皆是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那种淡然。

    李云霄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这些人不是入魔了就是中了邪术,虽然认得自己,但似乎已经被人控制了。

    鲁聪子大笑道:“哈哈哈,多年不见再次相逢,是不是很感慨呀?多令人激动的一副场面呢。”

    李云霄气的脸孔发青,咬牙道:“他们中了什么邪术?”

    “邪术?”

    鲁聪子笑道:“你可以自己问问他们呀。他们全是我的弟子或者手下,还有我的义女,怎么可能教他们邪术呢?”

    玄桦突然开口道:“李云霄,你在胡闹什么?不得对总长大人无礼!”

    李云霄盯着玄桦,脸孔阴沉了下来,道:“你们还叫他总长?可知他们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

    玄桦讥讽的盯着他,道:“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和总长大人在一起,自然是知道的。”

    李云霄沉声道:“那你们此刻还帮他?”

    玄桦道:“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帮他。我知道你定然有许多的误会,不过我也懒得跟你解释了。此刻奉劝你一句,千万不可对总长大人无礼,否则后果自负。”

    其余之人也都是同样的神色看着他。

    即便是杨迪,也开口说道:“师尊,回头是岸啊。我此刻还能叫你一句师尊,若是你敢对总长大人有半分无礼的话,你我师徒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李云霄一阵发晕,知道这些人都中邪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原本的怒火反而渐渐平息了下来。

    鲁聪子邪笑起来,道:“对了,我前不久还抓到一人,好像也是熟悉的面孔呢。”

    他抬起手来,直接凌空一抓。

    顿时无数金光汇聚过来,在其掌心下凝聚成一个金色光球。球内有火焰跳动,一只火鸟的虚影在其内飞翔,时而隐没。

    而那火鸟下方,正是一名男子盘腿而坐,似乎受了重伤正在调养。

    “花千树!”

    李云霄再次一惊,怒道:“难怪天翰城之约不见他,竟是被你抓来了!”

    鲁聪子笑道:“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能抓住他也算是缘分了。当日从射星城告辞后,回去的路上碰巧遇上的。亏的我老人家记性好,这才能认出他来。换做其他人的话,这种小喽啰怕是早就忘掉了。不过他机缘也真不错呢,竟然得到了凤凰涅体,还有魔帝之魔元,也给了我一点小惊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