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21章 分身
    瑶贝齿紧咬红唇,双目之中泪光闪烁,最终忍不住滑落下来。

    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瑶,你是不是觉得不甘心?”

    一针见血的话语,让瑶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作为飞的女儿,她自然不是什么娇弱之辈。但少女芳心被如此践踏,也是一时无法承受之重。

    飞安慰道:“你不用太过伤心了,即便只是魔君境界,只要能和逸少爷结合,加上你的天资,再能得到一具魔尊境的化麟魔骨的话,冲击魔尊境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再等一阵!”

    瑶咬牙哭道:“若是等我冲上魔尊境的话,与他阴阳交合,对彼此的好处都巨大啊。他就不能再等一阵吗?”

    圆桌上的气氛异常压抑,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飞长叹了口气,道:“这便是强者为尊,逸少爷想怎样便怎样。别说你不能如何,我又能如何呢?他方才所言,只能证明你在他眼里的确就只是一只鼎炉啊。若是不服气的话,就好好修炼吧。将来若是有一日能够踏入圣魔境的话,就能扭转自己的命运了。”

    “呜呜呜……”

    瑶一下趴在桌子上,双肩耸动,泣不成声。

    那样子楚楚可怜,很难跟平素坚定果敢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但她很快就停止了抽泣,似乎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拿出香帕擦拭了下眼泪,便起身道:“我先走了,回去准备下。”

    飞点头道:“去吧。”

    瑶顿时转身,面色一片清冷,径直而去。

    一名魔君终于忍不住了,咬牙道:“飞大人,我看那逸也不过是区区魔君而已,纯粹就是个二世祖,魔二代!让瑶小姐做他的鼎炉,这未免太委屈小姐了!”

    飞的脸色骤变,厉声道:“住嘴!千万不要乱说话!否则你自己死了事小,连累到整个飞部就事大了!”

    那名魔君闷哼一声,赌气般的转过头去。

    飞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道:“要知道逸少爷的身份,将来极有可能是君临这片魔界大地的存在。瑶即便充当他的鼎炉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这样对瑶自身也有极大的好处。”

    “哼,可我听说逸不过是魔首的诸多分身之一而已,将来是否还能保持当下的心性都为未可知呢。”那魔君低声冷笑道。

    飞脸色微变,再次震怒了,厉喝道:“让你别乱说话!”他随手一抓,顿时大片的符文从掌心飞起,将这一方议事大厅禁锢下来。

    随后再扔出一面阵旗,在圆桌上一闪而逝,整个空间似乎完全被隔离开。

    做好这一切后,飞才重重松了口气,狠狠瞪了那魔君一眼,怒斥道:“你想死可别拖累整个部族!”

    那魔君哼了一声,便道:“现在可以放心说了,我说的可是实话。从古域打探来的消息,魔首大人一共有六具分身,而这逸只是其中一具而已,并且是实力最弱的一具。所以魔首才急着四处寻找资源,赶紧让他的实力提升上去。否则也不会来到我们冰域吧。”

    飞冷冷道:“即便是,那又如何?至少是魔首真身所化,当六具分身合而为一的时候,逸便是魔首,魔首便是逸。也许逸的自主意识不再存在,但对我们而言,对瑶而言,并不影响什么。”

    “哼,这小子真是走了****运,竟然会是魔首分身!”

    那魔君愤愤不平的说道,李逸给众人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让所有人都心生不满。

    “这不是运气所致,而是他本身就是魔首真身所化,并不存在所谓的运势。”

    飞眼中闪烁着异色,道:“冰域虽然没落了,但的确是远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域,其中诞生过数不尽的圣魔大人。据古籍记载,这种将真身分离,独成个体进行修炼的秘法,并非魔族神通,乃是从外界流传而来。这位魔首怕是神通盖世,难以度量的盖世人物。”

    “外界?”

    众人皆是一惊,一人道:“难道是天武界?”

    飞嗤然一笑,道:“你们多心了。大千宇宙,无数界面,我们只是和天武界靠的较近而已。在无穷的岁月里,即便有其它界面的强者偶尔降临也是正常至极的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一名魔君点头道:“如此看来,魔界应该又要出一位了不起的圣魔了。自从十万年前魔主帝大人意外陨落于天武界后,这十万年时间里,整个魔界都是一蹶不振,散乱不堪。真希望再出一位领军人物呢。”

    飞微微一笑,道:“谁说不是呢,而且如今看来,这位大人物很快就要跟我们飞部扯上亲家关系了。”

    其余魔君也是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之前的不快立即一扫而空,都是嘿嘿而笑。

    飞道:“这件事暂且不说了。浮屠走廊核心地带开启,怕是会引得大量强者降临,这段时间探测到附近空间一直波动的比较厉害,怕是各地的传送阵都开启了,直接通向元郡。所以在城防和安全这方面,诸位一定要多多注意。”

    “是!”

    众人齐声应道,一名魔君愤然道:“哼,就怕我们努力做城防,过和葩他们却暗中搞破坏。一向都是我们做什么,他们总爱反着来。”

    飞道:“这次不会了。有逸在此,他们怎么也要给点面子,否则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担的。”

    随后,众人又商议了一些其它事,才将那禁制撤开,各自离去。

    李云霄潜入飞部的时候,已经散会多时了,天色偏暗下来。

    整个飞部除了分外紧张和肃杀的气氛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不知韦青和猲现在何处。他们也一定会想办法弄浮屠图的。”

    李云霄沉思了一阵,突然哑然而笑,暗忖道:“管他呢,反正我已经有了一份,自己不愁了,他们的话就看他们自己的运气和造化了。”

    身影一闪之下,正要离开,却突然面色微凝,施展出虚空秘法,将自己隐匿了起来。

    几个呼吸后,便有人从远处而来。

    李云霄愣了下,过来的人正是瑶,身后还跟着两名丫鬟。

    这原本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李云霄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对了,是风格!”

    李云霄微微讶异起来,瑶之前本是一身罗裙,气息清冷,气质在三分咄咄逼人之下又含着七分端庄得体。

    而此刻望去,却是红妆美艳,露出雪白的胳臂与玉足,一身风情,走动之下暗香浮动。

    虽姣美近妖,似乎不像是她的风格,令人感到一丝违和感。

    瑶跟两名婢女走了一阵,穿过几条长廊后,来到一间花园前。

    瑶的脸色有些复杂,一咬红唇,吩咐道:“你们都在这候着。”

    “是!”

    两名婢女躬身作揖,便站在那花园两侧,再不闻不看。

    园内青石砖地之上有如水银辉浮动,各种名贵花种竞相开放,夜风流动间,自有花香托起青丝,吹皱心湖。

    瑶踩在石子路上,缓慢的往前行着,前面一间精致的小屋,清幽坐落于花树间,里面似乎有光通过缝隙透了出来。

    对于一名女子而言,今日必然是个最重要的时刻。

    “逸大人,我来了。”

    她轻轻唤了一声,强行露出一个笑脸来,让自己显得更加活泼和妩媚些。

    “进来吧。”屋内传来一道懒散悠闲的声音,似乎没有什么情绪。

    藏在虚空中的李云霄突然微微颤动了下,因为那道声音未免太熟悉了,而且此人叫……

    “谢逸大人。”

    瑶躬身微微颔首,便推开双门而入。

    “果然是叫逸。”

    李云霄大感奇怪,微微运转瞳术,顺着瑶打开的门缝中望了进去。

    这一看之下,不由得愣住了,外面精雅的小屋,里面装潢却是极尽奢华,一男子半躺在床榻上,气息慵懒,不正是李逸吗!

    他脑子完全当机,如同石化了一般,完全不能理解眼前所见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

    突然一声厉喝声传来,随即便是强大的劲风破空而至,猛地袭向李云霄藏身之所!

    “不好!”

    李云霄暗呼一声,他刚才吃惊之下,一时心神呆滞,立即就被人发现了。

    他已经无路可逃,只能从虚空中穿梭而出,身影一闪就往飞部外逃走。

    “轰隆!”

    一声巨震,李云霄之前所处的空间就瞬间被轰出一个深洞来,有七八丈宽,深不见底。

    “怎么回事?!”

    这一下立即惊起了整个飞部的震动,瞬间就有数十道身影凌空而来。

    那出手之人逐渐从虚空中显露出真容,正是与李逸一道的两位魔君之一,面色一寒就顺着李云霄的遁光追了出去。

    此刻李逸也从屋内冲了出来,瑶同样脸色发白,又羞又怒,盯着长空上的飞部魔族,喝问道:“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废物!”

    瑶大骂一声,又将目光望向花园门前的两名婢女,喝道:“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