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17章 浮屠图
    瑶点了点头,一下恢复了面色,道:“如此说来,留下你们两人也没有任何鸟用了。带回去反而浪费手脚。”她抬起手来,做了个杀的手势,寒声道:“灭了!”

    “是!”

    周围的飞部之人全都大喝应道,顿时杀气滔天,一下将洛和墨围的水泄不通。

    洛和墨两人顿时面如死灰,彻底慌了。

    但不由他们求饶和分说,四面八方的攻击如雨点般击落而来,两人慌忙间施展出手段防御,但围攻之下,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击破。

    墨猛一咬牙,喝道:“是生是死就看这一下了!”

    他身上突然飞起无数符文,体内更是传来猛兽的声声怒吼,随即身后浮现出一只头生四角的怪兽,几乎与他融为一体。

    他张开大口来发出一声惊天的咆哮,就化作一道流光冲杀过去。

    “此魔竟然吞噬了四角魔牛!更将魔牛之力化为己用,的确是个强大的人才啊!”

    吃瓜群众中不时发出惊叹声。

    瑶也是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了冷色。

    虽然人才可贵,但这个人才非死不可,她一挥手,喝道:“杀了!”

    墨刚冲去飞部众人的包围圈,似乎找到了一条活路,大喜之下发足的狂奔起来。

    但身影不过微动,便有四道寒芒一闪,直接出现在他身躯左右,齐齐出手拍出,一下打在那魔牛身上。

    “哞!!”

    一道悲惨的叫声传出,墨的魔牛之身轰然炸裂,粉碎成大量低阶魔族。

    李云霄眼皮微跳,那四名出手之人似乎实力极强,而且身份应该不低。杀了墨后,四人身影闪烁下,便再次回到瑶的身后,似乎不屑于与那些围攻洛的人并肩一道。

    洛一见墨化身魔牛后也轻易被杀,顿时面如死灰,猛地大叫起来,“谁来救救我,我身上有浮屠图!”

    “什么?!”

    一句话顿时激起了千层浪,不仅围攻洛的众人手脚一缓,停滞了下来。就连那些吃瓜群众也全都震惊起来,表情开始严肃,似乎事情开始变得跟自己有关了。

    “浮屠图?是真的吗?!”

    群众中一名年老的魔族走了出来,身上散发出不弱的气息,似乎显得有些激动,道:“传说中能够打开浮屠走廊的地图,会在你身上吗?!”

    洛见飞部之人也停手了,顿时松了口气,忙道:“当然是真的!不过众所周知,浮屠图都是一份份的残卷,但唯有手持残卷者,才能安然无恙的进入浮屠走廊核心地带。谁愿意救我一命,我愿将浮屠图双手奉上。”

    瑶沉声道:“若你真的有浮屠图的话,奉上来放你一命又何妨!”

    “当真?!”

    洛不由得大喜,似乎还有些不放心,问道:“你当真愿意放我?并且保证所有飞部之人都不得再追杀于我。”

    瑶脸色骤变,冷笑道:“你犯的可是必死之罪!交上浮屠图,我可以放你这次不死。若是下次再被我遇上,自然还是要死的。”

    洛脸色微变,开始沉思起得失来。

    若是自己能逃掉的话,下次遇上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再者,只要自己不受伤,全盛实力都在的话,除非对方是飞亲自来此,否则谁能留下自己。

    “哈哈,瑶小姐这也叫放人吗?还不是怀着必杀的心思。什么叫下次?一个转身后再转过来,算不算是下次呢?”

    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众人“哗啦”一下就分出一条道来,所有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那突然发声的男子身上。

    那魔君身段纤长,眉眼细长如狐,眸华阴寒,正满脸冷色的盯着瑶。

    瑶脸色骤变,寒声道:“原来是炉大人,我飞部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管了?”

    “嗞!此人竟是炉!”

    周围的人群“哗啦”一声散的更开了,直接空出了数十丈的真空地带,只剩炉一人孤立的站在那。

    “原来是葩部的三大强者之一,难怪敢跟飞部叫板。”

    “啧啧,不愧是浮屠图,竟然惹出矛盾来了。若是两部争斗起来,那就好玩了。”

    周围全是一副围观不闲事大的样子,巴不得越激烈越好。

    李云霄也是目视了那炉一眼,不由得对所谓的浮屠图好奇起来,他初来乍到,不知那是何物。

    炉冷笑一声,道:“飞部的东西被盗自然是飞部的事,但那小子身上有浮屠图,关你飞部何事?似乎有所人都有资格管浮屠图的事吧。”

    瑶怒道:“废话!我部丢失之物便是此人盗走的,自然关我部的事。你要浮屠图也可以,待我跟他之间的事了结了你再去找他不迟。”

    炉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郁闷的站在那。瑶所言无错,但若是等飞部的事完结,浮屠图估计也没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盗东西是一码事,浮屠图是一码事。为何要等你们先解决事再轮到我们,而不是我们先解决后再轮到你们?”

    人群中再次响起一道古怪的声音,一道魔光闪烁下,便一位魔君出现在众人面前,冷冷的看着瑶,最后目光落在洛的身上,不住打量。

    “是过部的山大人!”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人群中一阵骚动下,更有几名魔君站了出来,恭敬的立在山的身后。

    “哈哈,这下好玩了。元郡的三大势力都到齐了。”

    “不知那浮屠图最终会落在谁手中,好激动呢。”

    “激动个毛,不管落在谁手里,都跟你有屁关系啊。你这个喽啰,还是操心下明天的下品魔元石吧。”

    “话虽如此,但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嘛。”

    人群中各种议论开,但多是兴奋和看热闹的样子,只有极少部分脸色阴沉,似乎在思索什么。

    炉闻言,顿时欣喜起来,拍手大笑道:“山大人所言极是,我们找那小子要浮屠图是我们的事,为何要排在他们的事后面?”

    瑶震怒道:“因为这小子现在在我手里,这点足够了吧!”

    “哼,若是我们出手,让那小子先到我们手中。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先处理了了?”

    山一阵冷笑,争锋相对的说道。

    炉也从那无人地带走了过来,与山并肩在一起,显示了一条阵线上的决心。

    瑶冷冷道:“这小子身上的浮屠图只有一份,不知你们两家要怎么分呢?”

    山哈哈大笑道:“怎么分是我们自己的事,就不用大小姐操心了。”

    炉也是笑了起来,道:“如此低劣的挑拨离间,有失大小姐身份呢。”

    瑶面色一红,大怒喝道:“两位是铁了心今日要跟我飞部作对是吧?莫非是要引起三部之间的战争吗?!”

    炉微微一笑道:“大小姐不用吓唬我们。是否真的开战,大小姐决定不了,我两人也决定不了。我们之间只可能是小打小闹而已。不过为了一副浮屠图,这小打小闹还是超值的,想必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

    山也是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显然两人也忌惮所谓的三部战争,故而先把话挑明,不涉及部族之争,只是小打小闹闹着玩的。

    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调息过气息之后,才缓缓说道:“好,既然两位如此执着,那这人你们可以带走。不过有件事我得先提醒两位。”

    炉和山都是一愣,不知道瑶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山凝声道:“什么事?莫非是飞大人冲击到了魔尊境?”

    此言一出,四周的魔族皆是脸色骤变,一下震惊起来,全都聚精会神的听着。

    瑶摇头道:“最近有位朋友莅临我飞部做客,正需要一张浮屠图呢。原本想着取得这张给那位朋友。看来我只好回去如实回报,让那位朋友上两位家里去讨要了。”

    两人都是一愣,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山皱眉道:“什么朋友,值得瑶大人用浮屠图这等宝物去款待。”

    瑶淡淡一笑,眉眼中风情流露,样子似乎变得有些妩媚起来。

    炉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大变,震惊道:“难道……难道是那位大人……!”

    瑶咯咯大笑起来,戏谑道:“看来葩部的情报工作做得很不错呀。”

    炉脸色一下难看起来,咬牙道:“据说那位大人不仅来到了元郡,而且似乎要找个双修鼎炉,有传闻瑶大人便是那鼎炉,不知是否为真?”

    瑶脸色大变,震怒道:“闭嘴!炉大人,小心祸从口出!”她咬牙怒道:“什么鼎炉?是双修伴侣!你若是不会说话的话,本小姐不介意让你的嘴巴永远闭上!”

    炉脸上闪过惧色,竟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即慌忙抱拳道:“是在下口拙,还请瑶小姐勿怪。”

    “啪!”

    他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扇了自己一个耳刮子,随后再三道歉,猛地转身逃走了。

    他这一举动,顿时让满场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还以为自己中了幻术,看到了幻觉。

    不少人都是抬起手指来点了自己穴位一下,感受到剧痛后才知道不是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