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300章 炼化魔身
    鲁聪子看着峥和柱犹豫不定的样子,心中窃喜。

    李云霄冷笑一声,拍手赞道:“总长大人说的真是好,言简意赅,寓意深刻,感人肺腑。既然如此有诚意,那便让你的本体先到摇光殿来一谈吧。总拿魔身跟两位大人说话,不觉得没礼貌吗?”

    峥也是点头道:“你本体先来,再好好谈。”

    鲁聪子一愣,脸上的老肉就抽搐了几下,讪讪说道:“没有峥大人的大赦,在下本体不敢前来啊。”

    李云霄讥讽道:“你这是不相信峥大人,既然要投靠,那就拿你的本体来当投名状吧,否则哪有这样好的事?”

    峥和柱也满是赞同。

    柱点头道:“你先让本体带着魔蛋过来,若你真是个可用的人才,我们会考虑从轻发落你的。”

    鲁聪子的脸色一下就拧成了苦瓜色,怒瞪了李云霄一下。

    他现在还算是掌有一定的主动权,若真的本体带着魔蛋过来了,就完全的被动了。到时候生死掌控在他人手中,对他这般奸雄一样的人物而言,是难以接受的。

    况且如果本体过来,就算峥和柱想放他,李云霄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他。李云霄出的这个鬼点子可真毒啊!

    柱皱眉道:“怎么,不乐意?”

    “额,不是,并没有不乐意……”

    鲁聪子摸了下额头的汗,讪讪道:“是这样的。当初我盗取魔蛋的时候,与两位大人交手了几招。承蒙两位大人手下留情,但依然受了不小的伤,现在正在城内某个密室中闭关疗伤。若是中断疗伤的话,怕是会给本体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

    柱眉头皱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望了下峥和李云霄。

    李云霄冷笑道:“你盗取魔蛋,受了伤那是活该,现在反倒要两位大人体谅你?你他妈·的就这么金贵?挪一下地方就会死?那好呀,你把地方说出来,两位大人派人去把你抬过来。还有,有两位大人在此。以他们的盖世神通和修为,自然会保你无事的,放心吧。”

    鲁聪子只觉得脑子一阵发晕,李云霄越是这般说,他便越不敢让自己的本体前来。他眼眸深处掠过一丝狠色,一闪而逝,道:

    “两位大人,我本体的确伤的极重。不如这样吧,给我七天时间,七天后我必然会出关,到时本体一定带着魔蛋前来摇光殿,向两位大人恕罪。”

    “七天吗……”

    峥和柱都沉吟了下。

    “不可!”

    李云霄当即反对道:“射星城乃是峥部核心,也是整个魔界中央地带的主城,每多封锁一天,造成的影响就难以估量。若是鲁聪子真有心归顺的话,可以先说出本体的藏身之所,两位大人确认后,便可解除全城封锁,恢复自由流通。于此同时,还能第一时间收回魔蛋,并且派人保护鲁聪子,以免他在闭关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一不小心走火入魔啥的,那就损失一个天大的人才了啊。”

    “你……!”

    鲁聪子气的脑子都懵了,李云霄这么一说,他还怎么找借口拖延?

    柱急于收回魔蛋,忙道:“言之有理,你先将住处说出来,我们收回魔蛋后还会派人来保护你的。”

    李云霄冷笑道:“总长大人迟迟不肯说出自己的藏身之所,显然就是没有投诚之意,分明就是把两位大人当猴耍,想要拖延时间!”

    鲁聪子怒吼道:“你不要血口喷人!”

    李云霄斜睨了他一眼,冷冷道:“有吗?是非曲直大家都看着,要证明自己的诚心很容易啊,直接说吧,本体在哪?”

    “对啊,你本体在哪?如果连这都隐瞒,还谈什么投靠?!”

    柱也是两眼一翻,狠狠的盯着鲁聪子。

    “哼!”

    鲁聪子闷哼一声,他发现自己在口舌上完败给李云霄,知道再难施诡计,干脆就两眼一闭,怔怔的站在那装死了。

    柱皱眉怒道:“让你说话呢!”

    鲁聪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彻底放弃了,反正经脉也尽数被封,自杀和逃脱都不可能,黔驴技穷之下,只能闭上眼睛,就当自己已经死了。

    “嘭!”

    柱一巴掌扇了过去,拍在鲁聪子的脸上,打的他眼冒金星,“我问你话呢!说话!”

    但鲁聪子就是闭口闭目,纯当自己死了,任由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此刻,在射星城偏外围的地方,有一栋灰色石头搭成的房子,很简单的两个窗户一扇门,与周围居民住所别无二异。

    而就在这建筑的地下,几乎被掏空了,一方十余亩大的空间里,昏暗的灯光在四个角落里闪烁着。

    空间的四周,不时有黑色的魔纹从虚空中浮现出来,又一闪而逝。

    在中央,那被劫走的巨大魔蛋安置在一座阵法上,静静的悬浮着。

    “该死的李云霄!竟然将我的魔身灭的灭,扣的扣!”

    魔蛋旁,一团黑气浮现下,里面露出鲁聪子的模样来,满脸凶气和狰狞,眼里全是杀气腾腾。

    “你身上的伤如何了?”

    就在他面前,也是黑光一闪,缓缓化作一尊魔影,临空盘坐,睁开双眼来望着他。

    此魔影头生犄角,一身银袍照身,露出的皮肤上满是银灰色的鳞片,细长的双眸里闪过厉色。

    鲁聪子脸色显得更为阴郁了,寒声道:“原本是无关大碍的,但现在已经损失了一具魔身,另外一具估计也要挂了。这伤没有三年五载是难好了!”

    他满脸的恨意,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将李云霄碎尸万段!

    “早知道就不去找李云霄了,现在弄得如此被动,该如何是好!”

    鲁聪子握起拳头,拼命的往地面捶去,阴沉的脸在土石崩裂的掩映下,似乎恨得七孔都要出血了。

    那魔影脸上露出异色,说道:“先生一向睿智,今日怎么变得如此情绪激动?不过是栽了个跟头而已。”

    “嗯……”

    鲁聪子这才沉寂了一下,稍稍稳定了心神,道:“我那魔身估计会被他们炼化了,甚至极有可能找到此地。蛮大人可有何对策?”

    眼前这名魁梧的魔影,竟是八大魔尊之一的蛮。

    蛮沉声道:“的确有些麻烦了。若是被圣使知道这事是我在背后搞鬼,对整个蛮部而言都极为糟糕。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了。你那魔身估计能扛多久?”

    鲁聪子忧心道:“得看他们的术法了,我估计撑不过七日,就会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处。”

    “七日吗……”

    蛮狭长的眼里爆射出精芒来,伸出手抚摸着那枚魔蛋,脸色显得有些痴迷,道:“现在只有两个途径了。一便是我现在就抽取这魔蛋之力,到时候凭借我们的力量足以杀出去。这个办法很稳妥,但必然会浪费大量的太古魔猿之力。第二个办法便是乘他们对你魔身施术的时候,我们护着这枚魔蛋杀出去。但如此的话,带走魔蛋的概率不高,而且我必然会暴露身份。”

    鲁聪子心中一动,道:“大人如此推测,便是说,要选择第一个方案吗?”

    蛮点了点头,叹道:“即便是浪费,也没有办法了。我现在还不想正面跟古域的人对抗。吸收了这太古魔猿的力量,我应该可以隐藏身份从这射星城冲出去。然后你就隐匿一段时间,即便峥部和古域对我施压,我也就绝不承认。”

    鲁聪子也阴沉着脸,咬牙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蛮点了下头,便伸展双手,一下瞬移至魔蛋的上空,飞速结印起来。

    那魔蛋似乎受到了感应,晃动了一下,竟变得有些通透起来,里面似乎有巨大的影子在颤动。

    鲁聪子则是满眼阴霾的看着,不知内心何想。

    数日后,整个射星城的禁制不仅没有丝毫松懈,反而更加严峻起来,似乎一场猛烈的风暴正在酝酿。

    不少人都嗅到了味道,开始变得小心警惕,甚至极少出门。

    摇光殿内,一座巨大的阵法中,鲁聪子盘坐其上,满脸的木讷神色,至始至终都闭着双眼。

    阵法的四周盘坐了几只古怪的魔兽,体态若蛤蟆一般,表皮上长满疙瘩,双颊鼓动下,口中吐出黄色的烟雾,在阵法内弥散。

    而柱一直在鲁聪子身后,探出手来,五指就从他天灵盖插下,令其身上魔光翻滚,似乎每一处魔元都被倒腾出来。

    自从鲁聪子闭眼闭口,直接封掉了自己的五感六识后,令的柱和峥勃然大怒。

    两人便根据古法,设置下了这道秘术,开始炼化这具魔身,以求找出本体来。

    阴阳交割间,时间不由得过了六日。

    这六天时间内,李云霄一刻也未离开过,就在阵法百丈远的地方盘坐,修炼吐纳。

    这天,一直都未曾吭声的鲁聪子突然一下睁开双眼,嘴巴也顺势打开,吐出一道凄惨的声音来!

    “啊!!……”

    那惨叫声立即引起了所有人注视,阵法四周瞬间就出现了六七人,全都紧张的往阵内望去。

    柱脸上浮现出大喜的神色,左手连忙掐诀,不断拍打入鲁聪子体内,一道道魔光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