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99章 魔身
    “轰隆!”

    银锏夷世一下击在那黑盾上,冷器震荡,交接之处一下爆出大量银芒,滔天的魔气瞬间就将银锏吞了进去。

    鲁聪子大骇,定眼望去,只见那盾牌上盘了一头狰狞的猛兽,如活物一般,正双眸爆射出精光盯着他,那目光中的狠厉,仿佛能刺穿他的内心。

    银锏夷世被那猛兽咬在口中,不断的吞了下去。

    “嗞!”

    鲁聪子的这具魔身吓得脸色发白,也顾不得兵器了,转身就是一掌强行劈出,土石崩碎下,将密室击穿,逃了出去。

    “逃得掉吗?”

    李云霄冷笑一声,收起六道魔兵,竟也不追击,而是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看着。

    “轰隆!”

    密室外传来一声惊天震响,鲁聪子的身影再次倒射了进来。

    从那裂口处刮进一阵冷风,化成鳄鱼怪直立在那,亦是满身煞气,眼里爆射出厉色,如守护神般。

    鲁聪子的魔身被拍的在地上滚了几下,直接滚到李云霄脚下,惊得急忙站起来,连退数步。

    密室中立即静了下来,两人四目相对,一时竟无声。

    激烈的打斗惊动了整个玥部之人,玥和小红等人第一时间就出现在密室内,盯着鲁聪子。

    小红更是脸色大变,一下便认出了鲁聪子,而玥则是一脸疑惑和冰冷。

    李云霄终于开口道:“你是老老实实自己交代呢,还是我来给你搜魂呢?”

    “哈哈哈。”

    那鲁聪子见走投无路,顿时冷笑起来,道:“我只是一具魔身而已,何来魂魄给你搜?若是本体在此的话,谅你也不敢搜呢。”

    “魔身?难道……”

    玥脸色微变,吃惊的打量着鲁聪子,“你修炼了邪魔之术?”

    鲁聪子不屑的嗤笑道:“大道三千,皆是法门,何来正邪之分?”

    李云霄道:“玥大人,在魔族神通内,可有法门可以通过魔身找到其本体的?”

    鲁聪子脸色一下大变起来,露出惧怕的骇色。

    玥沉吟道:“此种法术肯定是有的,但我并不熟知。不如先将这具魔身控制住,再交给峥大人的话,他一定会有办法。”

    鲁聪子怒吼道:“李云霄,你不顾杨迪这些人的死活了吗?若是我一死,他们谁也别想活了!”

    李云霄心志已定,冷冷道:“你的恶性太强,后患太重,就算牺牲他们,我这次也一定要除掉你!”

    威胁无用,鲁聪子脸色登时一惨,惊怒道:“连自己的徒弟和挚友都能舍弃,当天武盟盟主当昏了头吧!你何时变得如此无情无义了?!”

    李云霄冷笑道:“你便是以为看透了我,所以才敢只身来找我谈判吧?不过你还是谨慎异常,藏起了自己的本体。自认为诡计不错,想的也挺好,但终有一失,我这次是铁了心要杀你了!”

    一股不可抵挡的力量在李云霄身上爆发出来,鲁聪子只觉得浑身一紧,就被擒了过去。

    随即一片符光闪动,化作黑色的铁索绕在其身上,将他捆了个结实。

    鲁聪子脸色万分难看起来,李云霄竟然直接动用六道魔兵将其束缚住了,内心不由得懊恼万分。

    他尝试着引动魔元,想要自爆身躯,却被那阿遏梵刹压制住。铁索上闪动着黑色符文,规则之力直接深入其体内,封锁一切力量。

    “李云霄,你死定了!杨迪和玄桦他们也会因你而死!你害死所有人了!”

    鲁聪子大怒的咆哮起来,拼命挣扎着身躯,但那阿遏梵刹却不断勒紧,无济于事。

    李云霄眼中掠过一丝哀伤,道:“若是不杀你,将来死的人只会更多。”

    他身影一闪,便出现在鲁聪子身侧,猛地抓住他头颅,直接往大地上摁去!

    “轰隆!”

    密室的地面直接皲裂开来,呈蛛网一般,鲁聪子整个上半身都插了进去,双腿抽搐了下就没动弹了。

    李云霄脸上如罩寒霜,冷冷道:“这一下算是一点利息,待我找到你本尊,再连本带利的把一切都收回来!”

    他一挥手,顿时抓住铁索,化作一道流光往那摇光殿而去。

    玥和小红也急忙追了过去。

    因为此刻全城戒严,并且下达了禁飞令,哪怕申请飞行,也只能控制在一定的高度。

    李云霄哪管这些,身化一道流光在空中闪烁几下,就往摇光殿而去,几乎让人难以捕捉轨迹。

    峥部不少强者看到,对这顶风作案者十分震怒,急忙朝着那遁光追去。

    但片刻后,众人望着那遁光直接飞入了摇光殿,不由愕然的站在长空上,不知所以。

    “难道是摇光殿的大人?”

    追击的魔君们在大殿附近等了一阵,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松了口气,各自散去。

    峥早已察觉到异样,刚出大殿,便见李云霄落入其内广场,并且第一时间就看见了鲁聪子。

    “是你!!”

    峥身躯一颤,大笑着飞落过来,狂喜道:“是你抓住他的?”

    李云霄面色有些沉重,道:“进去再说。”

    他手里拖着阿遏梵刹,牵着鲁聪子往殿内密室走去。

    柱也被惊动了,出来一看,瞬间大喜,但不过瞬间,他的目光就落在阿遏梵刹上,双眸爆射出贪婪之色。

    他一眼便认出了阿遏梵刹,激动之下突然觉得两道凌厉的目光刺了过来,不由得心神一震,就发现李云霄正冷冷的盯着他。

    “咳、咳咳。”

    柱显得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便道:“你抓住他的?”

    李云霄一言不发,收回了目光,便径直走向殿内会客厅。

    柱面色一绷,感觉自己被蔑视了,顿时恼羞成怒,双目中喷出怒火来。然李云霄已经在前面,便转过脸阴沉的盯着玥和小红。

    但玥和小红也基本不理他,目光一撇也就跟着走了进去。

    柱脸色大变,正要发作,却被峥及时发现,拦了下来,示意他冷静点。

    李云霄进入大厅后,也不客套,开门见山的就将鲁聪子之事说了出来,问道:“峥大人可有通过魔身寻找出他本体之法?”

    “魔身!”

    峥和柱都是吃了一惊。

    峥皱眉道:“这可是诸法邪术中的一种,我在魔界都许久未见,想不到竟被外人习得。”

    柱阴沉着脸,寒声道:“若非此人盗了魔蛋,兴许还是个可造就的人才。”

    鲁聪子闻言眼珠微转,嘿声道:“柱大人,那魔蛋我还给你,咱门的事一笔勾销如何?”

    “放屁!”

    柱怒斥道:“敢劫本座之物,唯有一死!”

    鲁聪子笑道:“这天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事,就看大人肯不肯商量呢,我觉得我还是挺有价值的。老夫在天武界的时候,可以术炼师总长哦。”

    峥和柱,甚至是玥都是脸色微变,露出惊容来。他们一并望向李云霄,见李云霄微微点头确认后,这才相信。

    柱动容道:“你意思是说,整个天武界内,你的术道成就最高?”

    鲁聪子笑道:“最高不敢当,这东西就跟天下无敌一样。除了十万年前的魔主帝外,谁敢说自己是天下无敌?但一界排前五我还是有自信的。”

    “前五……”

    几人都默然起来,虽不敢称第一,然这也是个极为了不得的排名。他们再次望向李云霄,印证真假。

    李云霄皱起眉来,额头上青筋一跳,隐约浮现出怒色,但还是冷冷说道:“他没说谎。”

    虽然峥和柱的样子让他不爽,但以他的骄傲,还不屑于诋毁鲁聪子。

    “嘿嘿。”

    鲁聪子望着李云霄笑了起来,点点头道:“多谢认可。”

    李云霄冷笑道:“客气了。总长大人的术道我还是非常认可和敬仰的。但可惜,就算你排第一,这次也非死不可了!”

    鲁聪子笑道:“这可未必。你当自己是什么人了?别忘了这里可是峥大人的地盘。老夫即便要死,也是由峥大人说了算,轮的到你来裁决吗?”

    李云霄冷冷道:“你认为峥大人会放了你吗?”他对鲁聪子说道,目光却是望向了峥。

    因为魔界缺乏术炼师,以鲁聪子的才能的确大有可能。他能在蛮部混的风生水起,多半也与术道才能有关。

    若是峥真的想收拢鲁聪子的话,那这件事的确就棘手了。

    峥果然有些犹豫,双手拖着下巴沉吟起来,道:“先想办法找到他本体再说吧。”

    “呵呵,无须如此麻烦。”

    鲁聪子一脸谄笑,道:“峥大人若是愿意放我一马,在下本体自然就会出来,并且愿意在大人麾下效犬马之劳。”

    峥愣了下,想不到他会说出这话来。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他,特别是李云霄,那双眸灼灼,几乎要刺透他的身躯。

    柱缓缓说道:“效劳之事可以商量,但我那魔蛋必须先还回来。”

    “应该的,应该的!”

    鲁聪子见两人的态度,知道自己活命大有希望,忙道:“我也并非想与两位大人为敌,都怪我一时糊涂,竟然打起了魔蛋的主意,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满脸懊恼和忏悔,若非李云霄认识他不止一天了,说不定还就真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