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98章 只剩一个办法
    他顿了一下,眼里射出冷讽的目光来,道:“我在诺亚之舟上发现了轻微的魔印,虽然极为隐秘,但也难逃我双眼。应该是你为了找我,在准备陷害我之前就在诺亚之舟上留下的印记吧。”

    鲁聪子呵呵笑道:“云霄公子不仅越来越谨慎了,而且实力也提升极大。当了这么多年的天武盟盟主,比以往更是成熟了不少。”

    李云霄冷冷道:“你还真是狗胆啊,这个时候居然敢在我的密室中出现。你是特意来找我的,还是来找诺亚之舟的呢?不过我很好奇,你居然没有一出现就偷袭,这很不符合你的作风呢。”

    鲁聪子笑道:“云霄公子未免把我想的太坏了吧。这几层禁制在这,我可没把握能够一下破去。几年不见,不需要这么苦大仇深的吧?人们都常说,人生有三大幸事,其一便是他乡遇故知呢。”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正所谓老乡见老乡,背后捅一枪,就是这个道理了。”

    “哈哈。”

    鲁聪子大笑起来,竟然十分快意,没有表现出任何尴尬和不好意思。

    李云霄盯着他,皱起眉来,道:“我很奇怪,你用的是什么术?以我的瞳术竟然看不出半分破绽。”

    鲁聪子这才停止了大笑,道:“这是魔界的一种炼化之术,可以直接将魔族炼化成皮,套在身上就完全成了另一个人了。”

    李云霄骂道:“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啊,这样不觉得恶心吗?”

    鲁聪子笑道:“还好啦,习惯了就好。”

    “啧啧。”

    李云霄讥讽起来,道:“也只有你才能习惯****,我是怎么都习惯不了的。”

    “呵呵。”

    鲁聪子也不生气,眯着眼睛笑道:“闲聊的也差不多了,该谈谈正事了吧?”

    “哦?正事?”

    李云霄摩拳擦掌,身上的杀气不断溢出来,眼中寒光越来越盛。

    鲁聪子警惕道:“我此次前来,并不想和你打斗。”

    李云霄冷笑道:“在我看来,你我之间的正事便是你死我活,此外再没正事了!再者,来不来可以由你,但打不打还能由你吗?!”

    他屈指一点,悬浮在周围的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一下激活起来,剑身之上,登时寒光骤起,下一瞬便“嗤嗤”划破虚空斩了过去。

    “噌!”

    剑光在密室内带起白色的彩练,凌空乱舞,成包罗之势,十分炫目。

    鲁聪子不动声色,双拳如山岳般往身周平稳击出。

    “砰砰砰!”

    极快的激越声里,便是一拳不落,每一下都打在剑上,将那剑“铮”的一声就击飞出去,眨眼之间,三十六柄剑都插·墙壁或者大地内。

    但他刚停下手来,胸膛之上就“嗤”的一声迸射出紫雷,如一道电弧横空,直接将他从中斩裂开。

    “啊?!”

    鲁聪子惨叫一声,脸上露出惊色,骇然的看着自己两半身躯直接在空中分开,四肢乱舞。

    在其身后,显露出李云霄的身影,浑身有紫色电光流淌,满脸凝重。并没有因为一招得手而放松警惕。

    果然,鲁聪子那两半身躯掉落在地上,就直接干瘪了下去,化成一张魔皮。

    “别太激动了,我这次真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在密室之内,李云霄之前所立的地方,几股魔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汇聚出鲁聪子的身影。

    这次是他的真身,那熟悉的面容出现在李云霄面前时,抑制不住的杀意从李云霄身上迸射而出。

    鲁聪子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别忘了,你徒弟还在我手里呢。”

    “该死!”

    李云霄强行压制下怒火,寒声道:“将杨迪还有玄桦、菲烟、罗天等人都放出来!”

    “放?你怎知他们是被我抓了,而不是心甘情愿的跟着我呢?”

    鲁聪子眨着眼睛说完,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李云霄右手指着他,冷冷道:“我不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是跟着你还是被你囚禁,我都要将他们带走!”

    鲁聪子点了点头,笑道:“你有想法便好,我就怕你没想法呢。你有想法的话,我们就有谈判的前提了。”

    李云霄气的五指猛抓一下,一阵空气流动的尖锐啸声在指尖爆发出来,凄厉而愤怒。

    鲁聪子双目含笑,道:“很简单,拿诺亚之舟给我,那些人我让你带走。”

    李云霄冷冷道:“如何交易呢?”

    鲁聪子道:“现在把诺亚之舟给我,然后我告诉你一个地方,你过去的话就能见到你想要见的人。”

    李云霄讥讽一笑,道:“几年不见,你脑子就生出病来了是吗?这种交易我会同意吗?”

    鲁聪子轻叹道:“可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李云霄道:“更好的办法是有的,不过我想先问一句,你要诺亚之舟做什么?”

    鲁聪子微微一笑,道:“峥没有告诉你吗?那枚太古魔猿的魔蛋被我借走了。此物过于巨大,很难运出城去,而且其内蕴涵了太古魔猿幼崽的生命,无法用储物玄器收起来。”

    李云霄愣了一下,想不到他竟然盗走了魔蛋,也终于明白了他要诺亚之舟的原因。

    他沉吟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的,那便是我用界神碑将你们和魔蛋一起带出去。”

    “哈哈。”

    鲁聪子一下笑了起来,道:“若是进了界神碑,那魔蛋还会是我的吗?我能逃得性命吗?”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你的担心也不是没道理,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鲁聪子道:“什么办法?”

    李云霄眼中杀气一闪,寒声道:“便是杀了你,直接搜魂!”

    “杀”字刚出口,那难以抑制的杀气就狂涌而出,身影向鲁聪子激·射而去。

    鲁聪子怒骂道:“疯子!”

    他不敢和李云霄硬抗,双脚轻轻一点,整个人就腾空而起,直接变淡起来,要隐入虚无内。

    “哼!来去岂由你!”

    李云霄面露狞色,五指一抓,顿时一道紫色雷龙破空而去,直接激入虚无内,身若游鱼,一下缠住鲁聪子。

    “爆!”

    他双指一掐,轻声喝道。

    “轰隆!”

    那紫光一下绽放起来,将空间之力炸碎,无数雷光化成碎片,在“嗞嗞”闪烁下连成一片。

    李云霄却是脸色微变,只见那光网之中,鲁聪子身躯胀大了几分,双手在身前掐诀,竟是一件漆黑的铠甲盖在身上,将所有雷霆之力都挡了下来。

    “喝!”

    鲁聪子脸孔一下胀得通红,大吼一声下,便是右手一挥,随即一片金光就打了下来。

    正是那金锏帝屠,“轰隆”一声将雷区打爆一片!

    紫雷在魔界界力下,威能远不如在天武界之时。

    鲁聪子眼中露出喜色,猛地往那雷霆空白处冲了出去,一步就从虚空内踏了出来,回到密室内。

    还未喘息,便发觉眼前一黑。

    李云霄双手持斧,照着他的脑袋就直接砍下!

    “嗞!”

    鲁聪子当即吓得魂飞魄散,那可是六道魔兵阿赖玄钺,挡者披靡!

    “轰隆!”

    青铜色战斧势如破竹,直接斩在鲁聪子的头颅上,战斧前的尖锐猛地刺了进去,竖切而下,直接将鲁聪子劈成了两半!

    “嘭!”

    鲁聪子的身子一下炸开,化成两团魔影飞射向两侧。

    “又是分身?”

    李云霄一惊,脸色便沉了下来。这一斧头砍下,竟然没有半滴血。

    整个密室内一下变得诡异起来,静谧的没有任何声音。

    那被劈开的“鲁聪子”,两团魔气在角落里不断的挪动着,似乎在恢复气力。

    李云霄皱起眉来,瞳孔里掠过精芒,金、红、黑三色勾玉在眼内浮现而出。

    “这是……”

    他吃了一惊,只见两个角落里的魔气缓缓站了起来,转过身,阴沉着脸盯着他。

    那两团魔气所凝的人物,都是鲁聪子,神态和气宇都一模一样。而且一位手持金锏帝屠,一个手拿银锏夷世。

    “怎么回事?”

    李云霄战斧一挥,置于身后,目光冷冷的在两人身上望去,道:“到底是什么邪术?鲁聪子本尊呢?”

    右侧那手持金锏的鲁聪子寒声道:“老夫便是鲁聪子本尊,他也是本尊,我们不过是化出的魔身而已。”

    “魔身?你又在搞什么鬼?本体呢?本体快出来受死!”

    李云霄脸上浮现出怒色,战斧直接指向其中一位鲁聪子,面带杀气的走了上去。

    那鲁聪子狞笑道:“就算你杀了我,杀不了本体又有何用?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大家双方都受益。”

    刚说完,李云霄就一斧头砍了下去!

    鲁聪子惊怒之下急忙抬起金锏来扛,“嘭”的一声就被击飞掉,那魔身再次被斩成两截!

    “该死啊!”

    另外一位魔身大吼着冲了过来,大量魔符打入银锏内,化成丈许粗的巨锏,飞袭而去。

    “哼!”

    李云霄张手一扬,一片诀印泛起,左手上霎时凝聚出一团黑云,化作一面盾牌。

    那黑盾出现的瞬间,就迎风而涨,一下有半个密室大小,将李云霄整个身躯都罩入了其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