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50章 失踪
    恶灵趁势“咻”的一声就射·入其眉心,一下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囚的脸孔瞬间大变,像是受到巨大刺激,身体剧烈挣扎起来。他双手青筋绷起,猛地一下挣脱锁链,“哗啦”一声,漫天法则之链都在他法身的力量下被节节震碎,须臾消散。

    这毕竟只是界神碑内的法则之力,与真正的界力无法比拟。

    囚挣断锁链后,身体上浮现出黑色的符文来,旋转不停。正是九渊留下的力量,还未消散干净,正在一点点发挥作用。但在囚的抗争下,那符印也开始变淡。

    八人全都紧张了起来,一边看着囚身上的变化,一边注意李云霄的手势,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时间一点点过去,囚的面孔狰狞了数个时辰,身上也不时暴起金芒。

    但那九渊布下的印诀却超乎众人预料的强大,直至囚挣扎的面容几乎呆滞了,才化作点点黑光,最终消散。

    李云霄瞳孔微缩,面色凝重地盯着囚,生怕他突然暴起。但囚的面色却是逐渐平静下来,最终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正是恶灵那令人恶心的模样!

    “嘿,成功了!”

    恶灵嘚瑟地比出一个剪刀手,随后便是一连串的狂笑,“哈哈哈……”

    ……

    数月之后,炎武城内阵光闪动,三道身影直接消失在阵中。

    下一刻,在岚雪圣城,三道身影浮现出来。

    三人的目光往圣城望去,皆是复杂的神色,但却意蕴不同,感慨不一。

    李云霄道:“别唏嘘了,赶紧想办法进入神都吧。”

    另外两人正是韦青父子,凝望着圣域的眼里满是落寞,神情就如眼前的景物一般,充满荒凉。

    李云霄花费了数月时间才将伤势和神奕力恢复过来。而这数月中,韦青也在不断炼化霓虹石,有阴阳二气瓶中的圣魔指点,很快也就融入了体内。

    韦无涯看着那漫天的霞光,长叹道:“如今的圣域,已经不是以前的圣域了,并且再也不会是以前的圣域了。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李云霄笑骂道:“你又不是诗人,别学人家作诗,还是赶紧走吧。这世上哪有万古长青的事,圣域亦是如此。当年成立圣域的那些先辈,便是为了迎接这次的魔劫。可惜圣域的所作所为,却是辜负了当年那些先辈的期望,败亡也是必然的。”

    韦青一直阴沉着脸没吭声,听了李云霄的话后更是冷哼一声,表达内心的不满和怒气。

    三人都是突然一怔,目光往前望去。只见一道红芒由远及近,瞬间飞落而至,是一名女子。

    “韦青大人!无涯大人!云盟主!”

    那女子一见三人,短暂的愣怔后便是大惊,一下叫了出来。

    韦青也颇为讶异,道:“南风璇?你怎么还留在圣域中?”

    那女子正是南风璇,一身彤云色的纱裙,金线描着几只翠鸟,可爱至极。南风璇忙道:“这里是我一生所在的地方,我舍不得离开。”

    韦青心中荡起一些涟漪,叹道:“委屈你了。”

    南风璇微微一笑,道:“并不委屈。我现在住在这里很开心啊。不仅是我,还有很多人都自愿留下来呢。”

    她有些羞愧地望了李云霄一眼,讪讪道:“云盟主不会怪我们当逃兵吧?”

    李云霄微微摇头,道:“人各有志,岂能强求。”

    南风璇正色道:“我只是居住在圣域而已,若是天武盟有事的话,我绝不会束手旁观的。魔战也绝不会退缩。”

    她说得十分坚定,满脸都是决然的神色,平静地望着李云霄,眼底一片纯净无暇。

    李云霄笑道:“我当然是信你的。”

    南风璇这才嘻嘻一笑,恢复了那天真无忧的样子。她突然好奇道:“不知三位大人来此何事?”

    韦青道:“我们要去一趟神都。”

    南风璇吃了一惊,道:“难道神都开启了?”

    韦青冷冷一笑,哼道:“不管是否开启,我们都要去一趟。若是没开启,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有位大人曾经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南风璇有些担忧,道:“那岂不是要直接击穿神都,打出一条通道来,是否会有不妥?”

    李云霄道:“现在什么时候了,还管它妥不妥?难道等魔族之人杀过来,让魔族把神都通道击穿就妥了?”

    南风璇一下无语。

    韦青道:“走吧,先去碎云天川找梦舞姐弟。”

    三人顿时化作遁光,往那碎云天川而去。南风璇略一沉思,也紧随三人其后飞去。

    天川静如死水,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波澜,只是暗流涌动。

    四人停在云端,凝望下去,整个碎云天川的景象一览无遗。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天水,就像是一条条的银色缎带,交叉蜿蜒,静静地横躺在圣域中,也不知流向何处。

    韦青神识往下方一扫,脸色突然难看起来。

    李云霄立即察觉到了他的神情,忙道:“怎么?”

    韦青阴沉着脸不语,直接飞落下去,在一处岸边落下,如雕塑般静静地看着那河水,仿佛要将其看穿。

    旋即平探手臂,张开五指,如爪聚拢,神奕力没入水中,麻绳一般自动交缠一体。

    整个河水一下随之旋转起来,发出湍急的声音,竟卷出数道漩涡,往天空冲去。

    “砰”的一声,水面一下炸开,巨大的水花中央,一道身影疾飞而上,重重地摔在地上,竟是一具尸体,已经被腐蚀得不成样子。

    韦青一拂长袖,收起神奕力,静静地看着地上那具尸体。身后天川之水再次落入河中,大珠小珠落玉盘,“哗哗”震碎。

    李云霄瞳孔微缩,眼中金芒掠过,面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寒声道:“这人是被人杀死的!”

    韦青点了点头,道:“此人是我派来保护梦舞姐弟的,并且让他听两姐弟吩咐。想不到就死在这了,而且看样子已经死了很久了。”

    李云霄双手握得铁紧,身上的怒气一下爆发出来,寒声道:“你答应了我保护两姐弟安全的!”

    韦青不以为然,哼道:“的确答应过。难道现在两姐弟就不安全了吗?”

    李云霄气的差点出手杀人,怒道:“你看这样像是安全了吗?!”

    韦青并不惧怕他的怒火,冷笑道:“不安全吗?你不能断定他们身处何处,如何断定他们不安全?”

    李云霄寒声道:“我现在真想打死你!”

    韦青自知理亏,语气稍缓了下,道:“你现在打死我也没用,还是先找他二人吧。若是真的出事了再杀我也不迟。”

    韦青转身问道:“南风璇,圣域内可有嫌疑之人?”

    南风璇摇头道:“并没有发现可疑之人,亦或者那人潜入的隐秘,亦或者是我实力不够,未曾发现。”

    韦无涯突然说道:“会不会是被梦老儿带走了?若是他带走的话就一切说得通了。否则还会有谁对他们姐弟感兴趣?”

    李云霄也从愤怒中缓过神来,静下心思考,觉得韦无涯之言的确有理。

    若是敌人的话,此刻天川内的尸体就不会只有一人了。而整个天下,会对两姐弟感兴趣之人,怕也只有梦灵真君本人了。

    韦青道:“可能性极大。那无需多找了,直接进神都,找梦灵真君要人便是。”

    他说的风轻云淡,自从实力踏入虚极后,再加上有阴阳二气瓶这般圣器,使得他的自信心十分膨胀。

    李云霄听到,只觉得内心极度怪异。梦舞姐弟本就是梦灵真君的后人,居然还找他要人。

    但现在除了去神都询问梦灵真君外,也再没其它办法了。

    韦无涯道:“随我来吧。虽然天川之下的通道我从未走过,但毕竟在神都内潜修了百年,要找到位置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三人不再耽搁,随即潜入那天川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南风璇原本也想前往,却被韦青勒令留在圣域中,并且掌管一切司职。

    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看着那天川中的水泡和波纹越来越小,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最终长叹一声便转身而去。

    继续在这等待也不是办法,虽然碎云天川内危险重重,但以李云霄三人的力量,足以化险为夷。在南风璇看来,他们三人进入神都的机会极大,故而短时间内肯定是回不来了。

    所以一念及此,便不再久留。

    而此刻,李云霄和韦青父子已经潜入天川内数千丈了。

    自一没入水下,三人都是感到一股古怪的力量。越往下,碎云天川中的那股古怪力量就越强,不断地压制着他们神识,难以辐散太远。

    而且那力量还带着极强的腐蚀性,于水中无处不在,侵蚀着他们的肉身。

    李云霄对此自然不惧,别说渗透了地界之力的水,就算是地界之力本身化形而来,也未必能伤其肉身。

    而韦青父子显然就窘迫的多,两人都是一层青光罩在身上,好似一层薄膜贴在肌肤上,将天川之水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