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49章 夺取
    陌怒道:“他强占我族圣器,反而是怪我了?!”

    他身上血光闪动,眼前一阵炫目,浓郁的血腥味散发开来。气势骤然紧绷,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了。

    李云霄终于脸色大变,一步逼了上去,寒声道:“陌,你真要闹事?!”

    陌在气势上自然不惧,但内心却是有些心虚。

    如果真的跟李云霄闹翻,后果将无法收拾。届时妖族不仅会失去栖息之地,更会失去天武盟的庇护。

    即便现在不参与魔战,明哲保身也只是一时。一旦魔战结束,胜负分晓,若魔族获胜,他们不会有容身之地。若天武盟赢了,他们此刻离开,将来怕是要延续龟缩在星月幻境的悲剧了。

    无论何等抉择,都是进退维谷。

    陌据理力争道:“不是我要闹事,而是他拿了我族圣器不还,欺人太甚!”

    李云霄道:“你说的有理,他说的也有理。无论我帮谁,都会说我偏颇了。所以你们的事我不想管,但此刻我又不能让你们相杀,所以给我一个面子,待魔劫之后再来追究浑天仪的事。到时候你就算倾尽全族之力追杀他,我也不会插手。这般你看如何?”

    陌眉头拧了起来,显然陷入了为难,眼里满是挣扎的神色,摇头道:“若是他趁魔劫之时逃走了,找个地方躲起来,到时候我如何寻他?”

    小青突然说道:“这点我可以答应你,待魔劫之事终了,我便上妖族一趟,与你了结此事。”

    陌心知以小青的身份自然不会骗他,这点还是非常放心的,眉结一下舒展开来,厉声道:“如何了结?”

    小青道:“你我是不会让步,除非魔劫之后我就完全参悟了浑天仪,否则到时候双方依然是不会让步。那便只能用天武界最常见的手法来解决了。”

    陌瞳孔中精芒射出,道:“武决?”

    小青点头道:“正是。若是你觉得不公平的话,可以让你们妖族的人一起上。我不介意的。”

    陌心中微微颤了下,想起红月城之战时,小青施展出来的紫雷之术,那简直就是群杀的大招啊。若是对妖族施展一遍,怕是直接死伤殆尽。

    他当即冷笑道:“既然是武决,我一人便可!”

    小青道:“你想怎样都行,你开心便好。只希望到时云少能出来做个见证。”

    李云霄心中松了口气,知道这件事暂时压下来了,便笑道:“好!若是魔劫之后我还没死的话,便来做此见证。不过有一事我非常好奇,浑天仪虽说是圣器,哪怕蕴涵天道,对于乙木化灵,几乎都融入了天地的你,怕是作用没有预想的大吧?”

    陌也是瞳孔一缩,脸色沉了下来。这也正是他一心要回浑天仪的原因,他始终认为小青所谓的“参悟”纯属扯淡,目的就是为了霸占着浑天仪不还。

    小青道:“你错了。炼制浑天仪的人实力非同小可,乃是出自当年妖族的先祖六翅之手。此人实力通玄,历经万载不灭,在诸多真灵称霸的时代,比起真龙也不遑多让。”

    “什么?!”

    李云霄和陌都是同时惊呼出来。李云霄心头一跳,抢先问道:“浑天仪是六翅大人炼制的?!”

    陌的一双眼睛也瞪圆起来,死死地盯着小青。

    小青并没有参与之前的会议,不知道有关六翅的事,见两人如此吃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奇怪,道:“怎么了,有问题吗?”

    李云霄摇了摇头,将此次北海之行的事粗略讲了一遍,特别是关于六翅消息的部分,尽可能说的详尽。

    “六翅可能没死?”

    小青略微愣了下,但不过瞬间就恢复如常,道:“那人的确有可能突破了界王境,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从开天辟地起,至今无数年内,突破界王境的也不在少数。”

    李云霄大吃一惊,骇然道:“突破界王境的不在少数?!”

    小青淡然道:“开天辟地至今有多少年月了?我都已经忘记了,数百亿年终归是有的吧。真灵时代虽然盛极一时,但也只是天武界岁月中的一刹那罢了。类似六翅一般的人物曾经出现过不少,只要此界不灭,将来依然会出现许多。”

    李云霄有些晕厥,他忘了小青的年龄了。自开天辟地以来他就诞生在那,历经无数岁月才凝化出现在的真身。整个天武界内,除了这天地,怕就他资历最老了。

    李云霄叹惋道:“人生真如蜉蝣之于天地,粟谷之于沧海啊!”

    陌也沉默不语。个人的努力,期望,愿景,比起这天地,宇宙,已经渺小到微不可闻了。

    小青道:“你们也不用太多感慨,以你二人此刻的修为,还是有希望冲击千界之主的。从而遨游宇宙,获得真正的大自在。”

    李云霄道:“小青先生所说的参悟浑天仪,可是因为其内有冲击千界之主的秘辛?”

    小青道:“我也不知,但其中蕴含了六翅对天道演化的理解。至于冲击千界之主的领悟,怕是不太可能吧。即便真有那种领悟存在,也不可能具化与普通圣器内。除非是……”

    他一下望向李云霄,沉声道:“除非是谁主沉浮那般的存在。”

    李云霄心中一动,问道:“小青先生对谁主沉浮可有见地?”

    小青摇头道:“那东西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当日它能轻易斩碎法则之链,显然超出了普通圣器的程度,甚至还在天圣器之上。若是你能参悟此剑,前景将一片光明。”

    李云霄苦笑不已,现在就连压制都成问题,参悟的话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自己能否活到那个时候还两说。

    “若是再无事的话,我便走了。”

    小青对李云霄点头示意,复又望着陌道:“待魔劫之后,我定会前来寻你。”

    陌闷哼一声,冷冷道:“可千万别忘了,我随时恭候。”

    李云霄叹道:“先生真的要离开吗?先生乃这一界乙木化灵,应该为此界尽力才是啊。”

    小青淡然一笑,道:“或许哪天我心念一转又回来也说不定。李云霄,后会有期了。”

    小青说完,脸上难得地带着笑意,身影越来越淡,最终薄如轻烟,消散不见。

    李云霄叹了口气,转身对陌说道:“你准备一下,将艾先生也喊上。我打算找几个人一起压制囚之法身,让恶灵进行夺舍。”

    陌应了一声,便化作红芒闪动,消失在原地。

    李云霄沉吟半刻,也化作遁光,直接飞离了炎武城,往韦青所在的方向而去。

    翌日,界神碑中。

    万千金芒贯穿长空,化成一条条金色的锁链,纵横交错,如一张覆盖千丈的蛛网,结在天穹下。

    法则之链的中央,是一个丈许宽的金色结界,如牢笼一般,困着囚之法身。

    那囚于结界中盘腿而坐,面色安宁,好似入定了一般。他身上不断有符印闪烁而出,连成一片,正是九渊设置下来的封印。

    一瞬之间,数道身影直接降临在法则之链上,静静地看着囚。

    其中一人相貌丑恶,面带狂喜之色,眼里不断射出兴奋的精芒。

    正是附身在丑妖族族长身上的恶灵,他冒着绿光的眸子直直盯着囚,不断拭擦着口水。看得众人一阵寒恶。

    还有李云霄、聆牧笛、非倪、磐毅、陌、艾、天照子、袁高寒八人,出现在囚的四周,呈不同方位排列。

    李云霄对恶灵说道:“他虽然只剩一缕魂魄,几乎形同虚设。但肉身之强非同小可,即便是肉身的自主意识都可能将你吞没了。待会我们会尽可能的替你压制他的肉身之力,若是有不对劲的地方就及时出来,以免遭遇不测。”

    恶灵满是兴奋地狂点头,搓了搓手,怪笑道:“桀桀,明白明白,赶紧开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李云霄目光扫过另外七人,道:“大家都清楚了吧,一切以我的手势为主,若是有状况就一起出手。”

    七人都是逐一点头,磐毅的目光有些闪烁,看着结界内静坐不动的囚,似乎有些触动。

    囚现在的状况跟他有些类似,若是那仅剩的一缕魂魄都没了,那么这具法身就等于死了。在无数年后,以法身之强,必然会诞生出新的灵智来,只是那人就不再是囚了。

    李云霄见众人都明白了,便道:“开始吧。”

    他单手掐诀,几道金光射·入那结界中,结界之光就如玻璃般破碎,“哗啦”一下化成光点消散在天际。

    囚的身躯似乎触动了一下,那原本平静的脸上双眉蹙起,脸孔开始阴沉起来。

    恶灵双眼放出精光,一道淡黄色的光芒从丑妖的身躯里溢出,瞬间就飞了过去,要冲入囚之灵海。

    囚似乎有所感应,那一直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抬手要挡住恶灵的侵袭。

    “哗啦——”

    囚手臂的动作立即牵动到了法则之链,漫天金光闪烁。如困在蛛网上的蝴蝶一般,囚的身形为之一滞。

    恶灵趁势“咻”的一声就射·入其眉心,一下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囚的脸孔瞬间大变,像是受到巨大刺激,身体剧烈挣扎起来。他双手青筋绷起,猛地一下挣脱锁链,“哗啦”一声,漫天法则之链都在他法身的力量下被节节震碎,须臾消散。

    这毕竟只是界神碑内的法则之力,与真正的界力无法比拟。

    囚挣断锁链后,身体上浮现出黑色的符文来,旋转不停。正是九渊留下的力量,还未消散干净,正在一点点发挥作用。但在囚的抗争下,那符印也开始变淡。

    八人全都紧张了起来,一边看着囚身上的变化,一边注意李云霄的手势,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