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47章 取霓虹石
    “什么?你要去魔界?”

    李云霄有些狐疑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韦青,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似乎没有去魔界的理由吧?”

    韦青冷冷道:“本座做事从来随心所欲,何须理由?”

    李云霄讥讽道:“说没理由,我会信吗?再者,你靠什么来克服界力?”

    韦青道:“克服界力这事,便需要你来替我想办法。否则我自己独去便可,何须要你?”

    李云霄冷眼看着他,道:“那你真是太高看我了。要克服界力的话,必须炼化一件界力所凝之物,比如说霓虹石。现在让我上哪去给你找霓虹石去?”

    韦青冷冷相对,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魔主陨落,留下的几块霓虹石,除了化灵出小红外,基本都在你手中了。”

    李云霄心中微动,韦青这话倒也不是没道理。他此刻的心脏还是虹石所凝,泊雨擎身上也能取出霓石,还真能帮得上韦青。

    但他不想这般便宜了对方,冷哼道:“鲁聪子身上便有一块完整的霓虹石,你未免太高看我了吧。”

    韦青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微笑道:“就算是吧,但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我·日!”

    李云霄骂了一声,道:“如你所愿,但前提是地界之行能够如我所愿,否则……”

    韦青不耐烦地打断他,道:“地界之行我会尽力帮你,但能否如愿我如何确保?你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李云霄被顶得没话说,韦青所言也是实情,他郁闷道:“好,成交!”

    韦青大喜,眼里掠过兴奋的光芒,想要极力掩饰内心的喜悦。但如何逃得过李云霄的眼睛。

    不过李云霄也是万分奇怪,不知道韦青要去魔界何事。

    “难道他怕魔战失败,最终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所以先跑去魔界投敌?”

    李云霄一只手托着下巴,不得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起来。

    片刻后,他便出现在术炼院内,直接进入到关押泊雨擎的房内。

    泊雨擎正盘坐修炼,心神俱敛,气定神闲,并未感觉到有人出现。

    李云霄也不喊醒他,而是同样相对而坐,单手掐诀,一片金芒在指尖闪烁。摩诃古字化作光环,绕在其四周。

    整个房间阒寂无声,只有李云霄的古字光环默默转动,辉映四壁。

    不知过了多久,泊雨擎似乎心有所感,一下睁开眼来,见到面前多了道身影,不由吃了一惊。

    但他并未惊呼出声,而是皱起眉头,看着李云霄手中诀印,还有那漫天符文飞舞,不由得进入沉思。

    突然李云霄手中诀印一变,难得地变了个手势。

    泊雨擎一惊,睁大了眼孔,随着手势的变化,漫天符文好似焕然一新,开始重新组合,结成一道道全新的规则,展现在其眼前。

    片刻后,李云霄手中诀印再度变化。在数个时辰中,一共变化了上百种印诀,看得泊雨擎眼花缭乱,拼命地强行记忆。

    突然,李云霄双手放了下来,微笑着缓缓睁开眼,目光含笑地望着他。

    泊雨擎面色微变,觉得有些窘迫,感觉自己像是偷听大人说话的小孩。还好很快冷静下来,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李云霄笑道:“传你一套神诀,可以压制你体内的魔念。”

    泊雨擎震惊之色丝毫不做掩饰,怕是被魔念折腾够了,惊喜道:“当真?!”

    李云霄点头道:“这套神诀依然是由摩诃古字组成,却是我独自领悟出来的。目前为止尚无人尝试,正好拿你做个试验。”

    泊雨擎恼羞成怒道:“果然没安好心。”

    李云霄笑道:“即便我没安好心,你也会尝试的。”

    泊雨擎满脸复杂,终于放下了桀骜的神色,长长叹息道:“我的确愿意尝试,李云霄始终是李云霄。”

    李云霄笑道:“多谢夸赞。因为入魔的滋味不好受吧。若是完全入魔反倒没什么了,唯独雨擎兄这般间歇性入魔的却是最令人头疼。”

    泊雨擎平静道:“便是刚才那一套诀印吗?我尚未完全记住,你再演示一遍于我。”

    李云霄点头道:“好的。但这套诀印并非免费相赠。”

    泊雨擎愣了下,随即大笑起来,道:“哈哈哈,李云霄啊李云霄,你果然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就连我这么一个废人也想着法子敲诈。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以我这么一个废人,还有什么是你看得上眼的?”

    泊雨擎抬起手来,展示着他的一穷二白,讥讽道:“千万别告诉我你看上了我的长相。”

    “咕噜。”

    李云霄胃里一阵翻滚,怒骂道:“恶心。就你这幅鬼样,老子还不如去日狗!”

    泊雨擎冷笑道:“那倒是说说,我这般落魄的样子,还有什么是你可以图谋的。”

    李云霄一字一字道:“霓石。”

    “什么?!”

    泊雨擎浑身一颤,顿时连退数步,戒备起来,“你想夺我的霓石?!”

    他脸色上立即浮现出一层阴冷的神色,面孔开始变得狰狞,满是怨愤和杀气。

    李云霄对他的变化不以为意,淡然说道:“你已是极阴之体,留着霓石也用处不大。而且取出霓石的话,对你神智的恢复有着极大好处。”

    “我不要恢复什么神智!你们才要恢复神智!我就知道你不怀好心!”

    泊雨擎大怒地狂吼起来,双眼内一片冰寒,好似浮上了一层冷气,令得四周温度下来。

    但他对李云霄是异常忌惮,虽然杀气在周身萦绕,却始终不敢冲上去。

    李云霄淡淡一笑,道:“弱者无人权,可由不得你。”

    他手中诀印一起,一层金光就在四周浮现,扩散开来,将整个囚室都罩了进去。

    泊雨擎大惊,猛地拼尽全力往囚室上一击,似乎十分忌惮那金光,想要破壁而去。

    那但一拳还未挥出,金光便已经飞至,穿透他的身躯,一下将其罩住。

    “啊!!”

    泊雨擎大吼一声,杀气腾升,随即满脸狰狞地弯下身来,双腿一蹬就朝李云霄冲了过去。

    那姿势扭曲怪异,眼神凶残,神智全无,比起人类似乎更贴近于猛兽。

    之前蓄势未出的一拳此刻轰然击出,直接打向李云霄的头颅。

    “打人不打脸,做人留一线。雨擎兄,你竟然想打我的脸,未免太绝情啦。”

    李云霄淡然说道,抬起手来,“啪”的一声,五指便将那拳头抓住。

    泊雨擎全身的力量顷刻间就消失一空,那狰狞的脸孔也逐渐舒缓起来,嘴唇翕动,发出痛苦的呻吟。

    李云霄左手凌空掐诀,屈指往泊雨擎身上点去,数道金光化符击入其体内。每一下都发出轻微的开锁声,像是破开了一道道穴位。

    顷刻间,泊雨擎便浑身是血,殷红血液滴落满地。

    但他的脸色并没有痛苦,李云霄每一指都避开了要害,抓住他的手几乎成了全身的支点。

    待泊雨擎几欲昏死过去之时,李云霄五指张开,化成一掌拍了上去。

    “砰!”

    那掌力击穿泊雨擎的胸膛,穿透而出。

    一片寒芒随着那掌力被震了出来,泊雨擎喷出一口鲜血,后背倏然肿得老高,口里发出痛苦的惨叫,整个身躯都哆嗦不停。

    “砰!”

    终于一道寒光破体而出,在空中一滞就想要破空而去。

    “哼,幼稚。”

    李云霄嗤笑一声,道:“有我在此,想要逃那不是笑话吗?”

    他一手轻轻将泊雨擎放在地上,一手凌空一抓,便将那霓石摄了过来。霓石静静地躺在他手中,灵动十足,想要挣扎着逃走,却始终不能。

    李云霄惊讶道:“若是再给些时日,怕是你也要化形而出了吧?”

    他随手一翻,就将霓石的不甘和躁动压制了下去。

    随后屈指凌空数点,化成一个个符印,落入泊雨擎的脑海内,“能够领悟多少,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话音落下时,李云霄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囚室内。只剩下满地的鲜血,和倒在血泊中的泊雨擎。

    泊雨擎的伤势虽重,但嘴角却似乎浮现出笑容来,满脸安详,就静静趴在血泊中安睡。

    数日之后,李云霄在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之下,将自己心脏内的虹石挖了出来。

    那硕大的心脏在抠出虹石后,“噗通”一下跳动就坍塌下来,缩成一个婴儿拳头般的大小。

    全身血液都为之收缩,李云霄脸色瞬间苍白,那心脏的供血严重不足,脑中一阵眩晕。

    当初在北海一战,死于小红之手,心脏被直接打碎。虹石的作用只是为了替代心脏,成为全身供血的核心,继续让身体机能运转起来。

    但在踏入肉身虚光后,从虹石之上生长出来的肉就远比虹石要坚固的多。虹石反倒成了他心脏内的一个软肋。

    李云霄也考虑过将虹石移除,但这种事毕竟没有先例,他本想等肉身达到法身境后再剥离虹石,安全性就高得多了。

    既然韦青此刻提及这事,他也就顺势将计划提前,早一步将虹石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