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44章 界奴
    在两位造化境的联手之下,前后空间都被封死住,囚根本避无可避。

    他左右一晃立即荡出百道残影,拳化万千,无数拳影密密麻麻叠加在一起,轰向四面八方。

    那些拳劲扩散开,竟连成一片,如同一层光罩围护在他四周。

    “轰隆!”

    冥****阵和虚光刃击在光罩上,整个空间剧烈震荡,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在那瞬间的恍惚中,囚直接以肉身相抗,瞬间撞开两人的联手一击,化作一条黑线冲了出去。

    其余之人都是微微吃惊,鳄鱼更是从李云霄肩上冲出,化成一股罡风盘旋在囚周身,将囚一下困入其内。

    “嗤嗤!”

    下一秒,却见那风旋中瞬间就探出一双手来,指若鹰爪,蛮力将风幕向两旁撕裂,形成一个一人高大的豁口,囚的身影跨了出去。

    只是众人早有防备,囚刚踏出半只脚,便有一股刀芒破空而来,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抵抗。

    “嘭!”

    那刀芒炸开,成片片金光激·射四方,昊锋顺势欺身而上,涅元刀直接斩在囚的手臂上,将他震回到罡风中。那被撕裂的风口也随即愈合。

    陌和岚岩主也移动过来,与昊锋成三才阵势,守在旋风四周。

    其余之人虽实力较弱,但神识也扩散过去,将囚锁定,使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众人一下僵持起来。

    “唉。”

    九渊叹息一声,淡淡道:“既然你意已决,那我便助你一臂之力,先将他镇压住。最终能否取得他这身躯,还得看你自己的机缘了。”

    说罢,便踏出一步,往那罡风走去。

    囚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原本毫无动静的旋风中,开始有金光溢出,似在蓄势而发,刹那间便有一片金色刀芒从那风内斩了出来。

    罡风瞬间被虚光击碎,化成无数利刃射向四周。这些利刃在长空上绕了一圈了后,便在李云霄身边凝聚出鳄鱼的形态来,双目怒睁。

    金色刀芒击碎罡风之后并未消散,而是在半空中旋转着,随后在囚控制下,向李云霄等人斩去。

    九渊一闪出现在那刀芒身侧,抬起手来一指压下。

    “砰!”

    指尖压在虚光上,无形的空间波动向四周推开,整个光芒与那囚的身体一道被凝固住了,如同时空静止。

    九渊再抬起手来,掐出几道诀印打入囚的体内。那些虚光倏然破碎,化成点点莹芒散去。而囚似乎彻底冻结了时空,变得呆滞而木讷,好似塑像一般立在那。身上的龙气消散一空。

    李云霄大喜道:“多谢大人出手相助。”

    九渊道:“你意已决,囚被你抓走是铁定的事,不过是多费一些功夫罢了。我只是促成这既定的事实早些发生而已。”

    李云霄苦笑道:“大人做事总是很有道理,很有一套理论的。”

    九渊挑了挑眉,反问道:“是吗?”

    李云霄不语,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将囚收入界神碑内,抱拳道:“这次多谢大人多次出手,化解我等危机,感激不尽。如今天武界飘摇不定,时间紧迫,我得赶回炎武城去提前布置,以应对将来之局。”

    九渊挥手道:“你去吧。”在他看来,别打搅他修行才是最重要的事。

    李云霄已经多少猜出了轩辕耀的身份,当即望向轩辕耀,问道:“前辈呢?”他。

    轩辕耀沉吟一下,道:“我就继续留在界坑内参悟吧。有事的话派人来找我便可。天武界的兴衰我是不会不理的。”

    李云霄点了点头,当年界王姓轩辕,而南丘雨又对此人如此恭敬,必然是界王一脉的后裔无疑。

    九渊却突然道:“你还是随他们去吧。我经常见你神魂在界坑内萦绕,虽然有所感悟,却无法融会贯通,再加上你的寿元和资质所限,想要突破到界王境……恕我直言……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轩辕耀满脸苦涩,这点他自己内心也知道,只是依然抱着一丝期望。毕竟界坑内留下的力量痕迹非同小可,也许能寻得一丝机缘突破也说不定。

    但现在被九渊一说,他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知道此生无望了。

    九渊道:“其实你自己明白,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踏入界王的。”

    轩辕耀一愣,随即脸色微变,有些苍白起来,苦涩的摇了摇头。

    其余之人都万分好奇,李云霄忍不住问道:“大人所言是何办法?”

    九渊微微一笑,道:“便是化作界神碑的碑灵。轩辕耀乃是当年界王后人,与界神碑有着天生的亲和力,若是肯为碑灵的话,便能与他先祖一样,成就界王。而且实力要超过一般的界王境。”

    李云霄愣了下,便沉吟起来。如此一来的话,界神碑就要出让给轩辕耀了。虽说并非不可,但毕竟此碑陪伴了自己太长时间,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轩辕耀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微笑道:“你放心吧,我是绝不会抢界神碑的,更不可能化作碑灵。否则界神碑也不会流落外面,而是会一直掌控在我轩辕世家手中。而且这界神碑我年轻的时候也碰过,只是最终放弃了。”

    李云霄不解道:“为何?就是因为碑灵之事吗?”

    轩辕耀点了点头,道:“成为碑灵,首先要舍弃肉身,其次便成了界神碑的奴仆。说好听点便是这一界的守护者。比如真龙,性质与界神碑主其实是一样的。便是因一界的界力而生,传承此界的意志。”

    李云霄皱起眉来,道:“这么说来,胤羽还算是个另类了,彻底叛变了天武界的意志。”

    九渊点头道:“正是。虽然胤羽这百万年来所行之事为人诟病,让人不齿,但反过来看,他倒也是为了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不断与界力抗争的一个人。”

    李云霄冷笑道:“感觉越说越伟大了,不管命运如何,做人做事总归要有下限。不择手段的行为终归是邪恶。”

    轩辕耀长叹道:“昔年先祖的天赋也是有极大可能超越界王境的。在没有成为碑灵之前,就已经是界王境的强者了。若非魔主降临,为了降魔而迫不得已舍弃肉身,成为界力的执行者,怕是先祖早已踏入这一界,成为千界之主了。”

    九渊道:“当年界王的确很优秀,但成就千界之主这种事谁也没有定论,说他一定行未免太臆想了。而且你的天资和成就并不如先祖,完全可以成为碑灵,参与这次的魔战。”

    轩辕耀道:“大人之言我明白。但是成为碑灵的话,不仅是舍弃肉身,而且血脉中将会留下碑灵的烙印。”

    李云霄脸色大变,问道:“什么意思?”

    轩辕耀叹道:“这烙印其实是一柄双刃剑,在你的子孙后代中,因为血脉而得到界力的眷顾。无论在天赋、修炼、机缘上都会远胜常人。但也因为这种眷顾,让你的成就永远压制在界王境内,被界力所掌控。”

    这一说,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

    九渊道:“只能怪你轩辕世家的心太高傲了,对任何武者而言,能够成就界王境,就已经是照耀千古万世的荣誉了,也就是毕生所求。古往今来,有几人可以踏入千界之境?怕是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吧。”

    轩辕耀苦笑道:“话虽如此,但你见过这个世界的广阔无垠后,你的内心就很难安分在这一界之中了。我辈所求,虽不能及,心向往之。虽然我此生无望了,但不想让血脉中的碑灵烙印加强,至少要留给子孙后代一线突破界力的契机。”

    李云霄等人都是面色凝重起来,不少人的目光也落在李云霄身上。

    非倪更是轻声唤了一声,道:“夫君,那你……”

    轩辕耀说的没错,对普通人而言,能够达到界王境就已经是一辈子的梦想了。可亦如他所言,见到了更为广阔的天地,又如何安心在一界之内呢?

    北圳南沉声道:“想不到其中还有这般秘辛,当年界王大人真可谓是舍身取义了。以云少的天资迟早都能踏入界王境的,根本不需要化身碑灵。”

    曲红颜也是点头道:“天武界这么大,人这么多,为何就一定要飞扬牺牲自己。我也不同意飞扬成为界奴。”

    李云霄苦笑道:“这事以后再说吧,至少我现在没有这般想法。说不定没过多久就被媛杀了,那大家所虑之事也就是多想了。”

    轩辕耀笑道:“你倒是看得洒脱,但真有那么一天的话,自己一定要深思熟虑才是。”

    李云霄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大人提点。”

    九渊挥手道:“要说的都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你们回炎武城再聊吧,就不要再打搅我了。”

    李云霄等人旋即告辞,直接祭出界神碑来当做战舰,众人盘坐其上,化作一道流光飞出了界坑所在的巨山。

    那流光并未直接往大陆遁去,而是在巨山周围绕了几圈了,继续在龙域内搜索飞行。去寻找剩下的真灵,并将其收服,同时让景七尽可能地挖掘真灵遗骸带回去。

    \/\/今天不确定有第二更,如果下午6点前没更的话,就没第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