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33章 飘渺云阵
    两人大喜,随在南丘雨身后,很快消失在飘渺云阵内。

    非倪道:“界神碑内还有不少天武盟的强者,只是夫君此刻昏迷,他们暂时出不来了。只要夫君能醒来,便能招出他们,共同抗敌。”

    南丘雨点头道:“如此甚好。”

    他内心其实还有一点担忧,毕竟是他将李云霄引入万灵之地,若是被他得知了,也不知会引出怎样的风波。

    李云霄对界神碑的掌控今非昔比,若是在以前,凭端木有玉等人的实力足以破空而出,但现在已是完整坚固的世界,没有强绝的力量根本出不来。

    三人的身影在云端内走了几步,便完全消失不见。

    不过片刻时间,胤羽等人便追赶过来,盯着那飘渺的云海,脸色沉了下来。

    渊惊道:“父王,这云……好像有问题!”

    胤羽冷笑道:“一群无知的人,这种雕虫小技也能拦住我吗?不过本座倒是觉得奇怪,那两个丫头是绝没有时间临时布阵的,这倒是何人所为?”

    渊道:“不管何人所为,敢跟我作对,那就是找死了。让孩儿来破开此阵!”

    胤羽点头道:“兴许是一早就在这,正好被那两个丫头借用了而已。这阵也的确有些独到之处,竟然将那两个丫头的气息都隐去了,布阵之人有两把刷子。”

    渊双眼一寒,身上的龙气瞬间暴起,在体外凝成一股风暴,旋转之下化成刀影,直斩而去!

    “轰隆!”

    天空被清晰的斩开,前方那万里白云一下分成两半,中央是深不见底的裂缝。白云剧烈翻滚,随着裂缝的不断扩大往两侧散开。

    但不过短暂的时间,就停了下来。白云依然静止不动,只是化成了两片云海。

    胤羽和渊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渊突然喝道:“尤宣,你乃是聚风之灵,将这些云海吹散!”

    “是!”

    身后一名肤色青绿的真灵应声道。体态若一个佝偻枯瘦的小老儿一般,背生一排骨刺。

    尤宣走上前来,运转元功。体表顿时虚罩了一层青色雾气,嘴舌如鸟喙,身后的骨刺瞬间挺直,如蒲团般的大手在身前结印,猛地击了过去!

    “呼呼!”

    天地间涌起一阵青色罡风,化成上百道龙卷,铺天盖地的往那飘渺云阵冲去。

    那两片云被吹动了上千丈远就停了下来,却始终不散。那些青色的罡风也尽数刮入云内,就没了影子。

    尤宣的脸孔上浮现出汗珠,他已经尽力了,却效果甚微,生怕渊不满怪罪下来。

    渊哇哇大叫道:“这东西跟棉花糖似的,怎么都弄不开。父王,这下如何是好?”

    胤羽阴沉着脸道:“这些云必然是有绝强的阵法在撑着,这才能做到不散。既然如此,我们便入此阵中,我就不信区区一个迷阵还能困住我不成!”

    一行人踏入阵内,顿觉五感迷失,神识难辨。

    渊沉声道:“可惜大哥神识不清,否则以他的神通——五龙撕空啸,必能破去这诡异的迷阵。”

    始龙跟在两人身后,面色木讷,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胤羽回头淡淡看了他一眼,突然眼中精芒闪动,道:“五龙撕空啸吗?”

    始龙似乎得到了命令,身躯动了,一晃之下,就冲天而起。

    随即一片龙域张开,往云层内覆压过去。

    龙域中龙光闪烁,骤然间浮现出五道龙影,仿佛从天而降,气势磅礴的追逐旋绕起来。

    渊又惊又喜,叫道:“正是此招!”

    那五条光龙口吐龙语,化作一个个光球飞出,在上空形成一幅瑰丽浩瀚的五龙吐珠图。那些龙语所化的珠子按照一定顺序排列,骤然碎裂开!

    一道道龙吟从那图内冲出,整个天空激荡起来,音波化成凌冽的罡风,如刀如剑斩向四面八方。

    那些真灵全都脸色大变,拼命的捂着耳朵,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声音。

    尤宣亦是身躯颤抖的厉害,那层青色雾气像是防御护甲,被音波震得恍惚不定。

    就在此时,云层内骤然飞出上万道剑光,齐刷刷的往那五龙斩去!

    但剑光虽利,却无法靠近那龙身,就直接被音波震的大片湮灭。

    “哼!总算忍不住出手了吗?!”

    胤羽冷笑一声,纵身而起,双手掐诀下,一道龙印从天际落下,往那云端压去。

    “轰隆隆!”

    大片的云霞崩碎,无数阵光从四面八方惊起,炸出道道漩涡,正是阵法被破的征兆。

    天宫之上,南丘雨等人皆是脸色大变。

    “怎么会这么快!原本他们一入阵中,我的心就放了下来,却不想眨眼间就将其破了!”

    “毕竟是两位造化境强者在啊,再强的阵怕都拦不住。破去只是时间问题,关键是未免太快了些吧。”

    广场前看着那巨大水镜之影,众多长老纷纷议论起来。很多人脸上露出忧色,甚至有些人后悔出手救了非倪和小红。

    非倪也担心道:“大人,怎么办?不如我们弃城而去,前往炎武城。只要回到炎武城就安全了。”

    “不可!天宫乃是天堑涯无数年来的据点,宁死也不能弃。”

    一位长老立即驳斥起来。其余长老也都坚定不肯走。

    南丘雨道:“诸位不用慌。天堑涯虽不问世事,但无数年来积累下的底蕴,也绝非儿戏可比。”

    他从手中取出一物,一座小山峰托于掌中,目光不由得望向非倪,微笑道:“云少手中似乎有一件玄器,名为‘七色兜率天’。”

    非倪轻轻点头,道:“正是。那物奇重,乃是几种变异土系元素凝练而成。”

    南丘雨道:“我手中这山也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变异土系元素,名为‘无痕’。可用来挡他们一挡。可惜只是一种元素,若是能有云少的兜率天峰配合的话,便能事倍功半了。”

    非倪看了一眼李云霄,还在昏迷之中,忧心道:“怕是……”

    “我试试。”突然一道轻微的声响从李云霄口中传了出来。

    “啊!夫君!”

    非倪一惊,急忙上前俯下身子,查看他的伤势。李云霄微微睁开眼来,还是异常虚弱,气若游丝。

    李云霄勉强的一笑,道:“让你担心了。”

    非倪即难过又高兴,有些酸楚的说道:“夫君跟非倪何出此言。”

    李云霄道:“扶我起来。”

    他的身躯彻底空了,就好像只剩一张皮囊,神奕力全空,经脉如同干涸的河流,完全瘪了下来。

    非倪一触之下,明显感觉到李云霄皮肤瘪了下去,不由得心中一酸,难过的流下泪来。

    小红也是被他的虚弱程度惊住了,忍不住问道:“那到底是怎样的一柄剑,竟能将你吸空至此?!”

    “剑?什么剑?”

    南丘雨眉头微蹙,问了起来。

    他心中生疑,水镜影像失去的那段,正是几人被卷入六道空间内,并未看到李云霄施展出谁主沉浮。待得影像恢复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浊坤和媛身受重伤了。

    李云霄摇头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先试着能不能将兜率天峰取出来。”

    南丘雨这才吃了一惊,原先看他虚弱,也只道是力量耗尽后的正常虚弱。但现在看他取用玄器都成了困难,这才明白非同一般。

    非倪取出一些丹药和天材地宝,逐一为他吞服下去,希望能提振一些气力。但都好像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反应。

    李云霄缓了一阵,抬起手来,努力的运转丹田。但丹田之内空空如也,没有任何力量,就连魔气都没了。

    他猛地一咬牙,闷哼一声。将自己舌尖咬破,让精血流了出来,再吞咽下去。

    顿时一股暖意在身体里流淌,微微有股血的力量流入经脉内。

    李云霄掌心这才浮现出微弱的光芒,兜率天峰缓缓飞出。

    南丘雨大喜,道:“若是有此物作为阵眼,必能困住那胤羽一段时间!”

    李云霄微微点头,再将自己指尖咬破,在山峰上化出几道符印,把自己的神识烙印封印住,便交给了南丘雨。

    与此同时,他再倾尽气力,将界神碑祭出。让里面的波木等人尽数出来。

    做完这一切,整个人再次瘫软下去,觉得体内的血都不流了,干涸了一般。

    “飞扬你……”

    曲红颜等人出来,便看到李云霄的虚弱,顿时明白了过来,皆是吃惊不已。

    李云霄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没事,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恢复罢了。”

    他说的轻巧,但自己也明白,要恢复神奕力还算相对容易,那损耗的精气神,至炼出谁主沉浮后就再没恢复过。

    似乎那剑压在自己丹田上,阻挡了自我恢复的能力。

    南丘雨道:“你们先聊,我且去阻那胤羽一下。”

    他将手中的无痕山祭起,几道符文打入其内,顿时破空而去。

    在那飘渺云阵内,随着白云的不断弥散,突然天空一下变得昏暗起来,密密麻麻的出现大量尘土。

    那些尘埃以方圆数十丈为一个中心点,不断凝聚起来,化成一座座山峰。

    胤羽冷眼看着,寒声道:“就只会靠一些雕虫小技来玩吗?那躲在暗中的人啊,待我杀过来直接将你打成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