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29章 剑气惊鸿
    “地界之主……”

    炽的脸色在那黄泉冥火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苍白起来。

    另外两位龙子也是脸色极为难看,但却再没有吭声了。

    浊坤不屑的嗤笑一声,将掌心的火焰抓灭,嘲讽道:“既然怕的话,那就老实点吧。”

    三位龙子气的浑身发抖,目眦欲裂。但内心的确对那冥火有所畏惧,不敢吭声,无边的屈辱感在内心蔓延,压抑的他们几乎想死。

    “呵呵。”

    李云霄挑拨的冷笑一声,道:“三位的忍者神功怕是已经修炼到界王境了,佩服,佩服。”

    “噗!”

    炽气的当场就喷出一口血来。

    原本就心情异常压抑,再被李云霄如此挑衅的讥讽一下,哪里还能忍,咬牙怒道:“浊坤!死便死,万世之苦便万世之苦,龙族尊严不可冒犯,今日便要你付出代价!”

    巨大的火焰从他身上燃烧起来,“火拳,爆焱舞!”

    泾和芒也是暴怒异常,各自出手,两道龙光与那火拳并列,冲向浊坤。

    六道空间内的石柱大片破碎,直接化作齑粉消散于天地间。

    浊坤大怒,喝道:“找死!本座便抽你们龙筋,再敲下骨头炖汤,魂魄就扔回地界,受那万世炙烤之苦!”

    魔光从他身上绽放起来,抬起阿含刀就是一刀直劈了过去。

    “轰隆!”

    刀光掠过那火、水、光之影,直接将三道力量劈开,惊人的威力随之炸开,冲向四面八方。

    李云霄沉声喝道:“出手!”

    难得的机会,若是联合三位龙之子,战胜浊坤的把握就极大了。

    他身化雷霆,刚刚想动,便一股力量罩了下来。

    那力量光辉如日,却又充满着无穷魔气,只听见“吱吱”的齿轮转动声,正是那法树金轮。

    “轰隆!”

    李云霄所立之处直接被金光劈成粉碎,他的残影也逐渐散开,真身于百丈之后浮现而出。

    金轮在空中虚晃一下,又转了回来,被媛抓在手中。

    媛静静的拦在李云霄前方,冷然道:“有我在,你以为你能出手吗?”

    李云霄沉声道:“魔界八大魔尊之一?”

    媛点了点头,道:“看来你对魔界也有一定了解。上次天荡山脉内,你杀的那些人,便是我的手下。”

    李云霄道:“这么说来是冤家路窄了。”他身上寒气弥散开来,力量不断在身上提升。

    小红、非倪和北圳南也开始运转元功,打算出手了。

    媛诧异道:“虽说是冤家路窄,但却是你杀了我的人,怎么反倒是你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李云霄道:“谁跟谁有仇无所谓了,此刻你挡我路,便是深仇大恨!”

    他抬起手来,在空中连连掐诀,顿时一片紫雷凝聚成剑,骤然就斩了过去!

    媛面色清冷,看着那剑光直斩过来。

    若是在天武界内的话,这种界力所凝的东西对她伤害极大。但此刻却是六道空间里,完全不存在界力一说,紫雷也好,青雷也罢,都不过是纯粹的能量罢了。

    媛将法树金轮往身前一挡,一片金光盛开,化出婆娑树影。

    世界之力下,古树、金光、黑袍靓丽的女子,构成一幅唯美的画面。

    “轰隆!”

    那紫雷之剑斩在金轮前的世界之力上,发出沉闷的雷鸣声,不断有紫光爆开,却无法穿透进去。

    媛冷笑道:“你连这世界之力都破不开,还怎么通行?”

    突然一道黑芒急斩而来,正是小红驱动阿摩轮宝,恐怖的而紊乱的力量倾泻而下,就像是山崩地陷。

    因为小红也有些控制不住阿摩轮宝了,刚才耗费的心力太多,现在只能咬紧牙关狂杀一通!

    “轰隆!”

    阿摩轮宝斩在法树金轮的结界上,发出巨大的嘶鸣声,恐怖的十二道福轮之力飞速旋转,不断切入到结界内,要将其锯开!

    李云霄惊骇之下,猛地提了口气,再次祭出阿赖玄钺,双手持斧飞斩过去。

    “轰隆!”

    斧头劈在结界的金光上,立即穿透而过。

    在两人合击之下,婆娑树影开始摇曳起来,金轮上齿轮旋转,化出漫天影子。媛的身影也在其内恍惚不定。

    “没用的。只有这个程度,根本不可能从我这通过。”

    虽然世界之力被压制下去,但依然如铜墙铁壁般阻挡在前方,任由两人不断催动魔兵,都效果甚微。

    “凤舞九天!”

    就在三人相持不下之时,一道天凤虚影盘旋而下,非倪双手结印击在结界上,“轰隆”一声将其破去。

    巨大的冲击力席卷开,往前滚滚震荡。

    媛吃了一惊,在那惊涛骇浪的力量之下,她身影接连闪动,就退了数百丈远。再要退时,突然一片金光轰击过来。

    北圳南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全力一击攻其后背。

    “偷袭女子,你还要脸吗?”

    媛啐了一声,转身就抓住长矛刺了过去。

    “嗤!”

    北圳南的虚光直接被那长矛刺穿,插·入拳尖内,穿透而上。

    北圳南痛的龇牙咧嘴,额头上满是冷汗,整条手臂直接被那长矛击穿,魔气透过肩膀射·了出去。

    “嘭!”

    他肩头上爆出大量鲜血,右臂直接垂了下来。

    媛冷哼一声,再回转身来,单手掐诀就往三人联手一击的余波上拍去,“轰隆”一下,将所有攻击尽数打散。

    “还是太弱啊,破了婆娑世界又如何,越的过我这一关吗?”

    媛冷笑一声,再次翻手就往不远处的北圳南拍去。

    一道掌印在虚空凝聚,骤然击落。

    北圳南大骇,顾不得手臂上的伤势,转头就走。但遁光刚起,就被那掌印击中,“轰”的一声击飞,空中抛出一片鲜血。

    “圳南大人!”

    李云霄怒火冲天,瞬间而上,将北圳南接住。

    只见其通体虚光都被打散,满身魔气上下窜动,大口的吐着鲜血。

    “大人先进界神碑内休息一阵。”

    李云霄脸孔阴鹫的厉害,北圳南是一直以来追随他最久的战友,为人刚正,重情重义。

    幸亏那一掌没有尽全力,媛也只是随意一拍。并且之前和三位龙子纠缠了许久,力量有所下降,否则北圳南性命堪忧。

    不待北圳南说话,李云霄便强制将他送入了界神碑内,眼里冒出杀气来。

    媛右手抓住法树金轮,置于身前,淡然道:“你没必要这般看着我。强者都应该用实力说话,而不是用目光说话。只有眼神犀利的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对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呢?”

    李云霄眸光一下变得冷静下来,寒声道:“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我要你付出代价!”

    媛平静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讥讽,好像对这种浮夸之人打心底瞧不起。

    非倪怒道:“夫君,此魔女交给我,你去助那三条爬虫!”

    同为造化境的存在,她却差媛太多,内心的极度恼火。此刻见她出言不逊,蔑视李云霄,更是气的怒火在周身烧了出来。

    李云霄平静的说道:“你们退一边,小心点。”

    “什么?”

    非倪愣了下,道:“夫君你……”

    她突然看见李云霄抬起手来,一道剑光仿佛在体内穿梭,直接穿透肉身显现而出,顿时惊慌起来,失声叫道:“夫君你……动用那剑……你会扛不住的!”

    李云霄脸孔变得狰狞起来,狞声道:“我最多扛不住而已,她却是必然死在剑下!”

    虽然从未动用过那剑,但他有信心,只要祭出谁主沉浮,媛必死无疑。只是自己能否还活着,就是个未知数了。

    而且他也计算好了,以某个角度攻击过去的话,还能将浊坤也一起卷入进去,即便不死也必然重伤,到时候非倪他们再出手,击杀浊坤的概率就极大了。

    “夫君不可!那剑实在太可怕了!”

    非倪脸色发白,原本就有伤在身,现在更是吓得毫无血色。

    “让开!”

    李云霄沉声一喝,将非倪和小红喝退,二话不说便抬起手来,五指在身前虚握。

    一圈剑气从掌心溢出,发出璀璨的光辉。

    非倪掩嘴惊退,满眼都是担忧和害怕。当日在炎武城外,李云霄不过试剑一下,就整个人虚脱了。现在重伤在身,还强行用剑,后果难以估量。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有异常的话,不顾一切也要冲过去,将李云霄救下来。

    小红也是满脸惊色,感受到那恐怖的剑意,颤声道:“这……这是什么剑?”

    媛面色一沉,惊道:“天圣器?你不是无法发挥出天圣器之威能吗?”

    李云霄不答,只是冷冷盯着她,体内的剑光激·射而出,越来越多。

    很快就汇聚出了剑之虚影,强大的力量扩散开来,仿佛一方世界,无数石柱在那威压下直接化作齑粉。

    媛脸色大变,此时此刻,那剑身都未曾现形,但爆发出来的器蕴威压,却是令的他心头震颤!

    “怎么回事?”

    远处激战的浊坤四人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侧目凝视。

    炽浑身一颤,震惊道:“是那剑气!!”

    之前他和李云霄一战,隐约间感受到了强大的剑气蛰伏对方体内,所以心有戚戚,这才停了下来。现在一看,自己的预感果然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