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25章 更高境界
    浊坤道:“魔族之人,到了魔君之后才开始需要……或者说是‘可以’更合适。才可以依附于霓虹石上。霓虹石不过是外来之身罢了。对于魔主帝而言,霓虹之躯只是寄宿体,而六道魔兵才是他真正的归宿啊!”

    李云霄冷笑道:“那你为了得到六道魔兵,宁可舍去肉身,倒也是有极大勇气了。”

    浊坤眼底掠过一丝追思,长叹道:“勇气说不上。谁让我当年封魔一战就被毁了肉身,坠入魔界呢。说起来,一开始是逼不得已修魔。现在已经发现其中真味,是乐在其中了。”

    李云霄愣了下,对浊坤的恶感减去了不少。原来对方也是迫不得已,并且在昔年一战中立下过丰功伟绩。

    李云霄问道:“那你现在的立场,是魔族还是人族呢?”

    浊坤讥讽的瞥了他一眼,冷笑道:“着相的是你们自己啊。我早已离开了‘立场’这个层次。只为了追求那更高的境界,这才是我的目标啊。两界之事与我何干?天武界毁了便毁了,魔界毁了便毁了。”

    他说的闲适淡然,仿若超然世外的隐者,心中不染一尘。

    李云霄冷哼道:“你所谓的更高境界,便是这般无情冷血吗?那求来又有何用?还有,更高境界……那是什么意思?你不是界王境的存在么?”他心中微动,仿佛捕捉到了什么讯息,只是难以相信。

    “呵呵,界王境?何为界王境?”

    浊坤眼里射出精芒,盯着他,冷笑的问道。

    李云霄沉吟道:“便是这一界之巅峰,故而为‘界王’。如同魔界之魔主一样,乃是一界之主。”

    浊坤问道:“那界王与魔主,孰强孰弱?”

    李云霄道:“因为魔界的等级高过天武界,故而魔界巅峰要强于天武界的巅峰。”

    浊坤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同为界王境,也有高下之分,我追求更高境界有奇怪吗?”

    李云霄顿时愣住了,不知如何发问的好。

    非倪突然问道:“那界王境是神道的至高点吗?”

    浊坤笑道:“真是傻丫头。当年天凤也是界王境的存在,若是最高,又如何陨落呢?”

    李云霄心中立即明白了什么,难以抑制的震骇在内心激荡,沉声道:“界王境并非最高。至少天武界的界王境并非最高,因为还有魔主比他强。那么魔主是否又是最强呢?”

    浊坤点头道:“还是你明悟。大千世界,无边宇宙,除了天武界和魔界外,难道就没有第三个世界了吗?那么第四个,第五个呢?”

    李云霄双拳握紧起来,浊坤的话似乎在他心中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天地。

    既然还有第三个世界,第四个世界……甚至无穷多个世界,那么界王境必然不是最强,魔主也不是最强。他们会随着世界的等级不断提升而提升。

    浊坤道:“你们几人最弱的也是虚极,最强的也有造化存在。那么一定研究过摩诃古经文吧?当年摩诃古经文刚一现世,便被梵天紫府灭世神雷所击碎,那么摩诃古神的力量,会仅仅是界王境吗?”

    几人都是心中一震,这个问题他们从未想过。

    特别是李云霄,在与艾的一战中,艾炼制出万物规则,就被法则之链束缚住。自己炼制出谁主沉浮,也为天地所不容。

    那么必然有超越“界王”的力量存在。摩诃古神定然已经超越了这个境界!

    浊坤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不知你们可否想过。当年封魔之战前期,我和界王都是曾经入过魔界的。”

    “什么?”

    北圳南惊道:“此事为何我从未听过?”

    浊坤鄙夷的蔑视了他一眼,嗤笑道:“你算老几?难道本座去魔界还要跟你交代吗?”

    北圳南轻笑一声,不以为意,只是问道:“那之后呢?”

    浊坤道:“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因为受到魔界界力压制,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若是我和界王都陨落了的话,那十万年前的封魔之战也就不用打了。后来魔主降临天武界,我和界王、衍神,还有琳都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何魔主帝不受界力压制?”

    “这……”

    李云霄下意识的问道:“为何?”

    他心中沉思起来,此事的确透着古怪,界力的压制是遇强则强,所以裂缝一出,只有一些低阶魔族可以出来。

    魔君以上的强行闯入的话,一不小心就要被压的灰飞烟灭。魔尊更是不敢现身。当年魔主即便再强,一旦受到界力压制,再有四名界王境的强者联手,再强也得跪下才对。

    北圳南凝声道:“难道魔主可以不受界力压制?但这怎么可能。”

    浊坤脸上露出落寞的神色来,仿佛一下回到了十万年前,叹道:“不是魔主可以不受界力压制,而是帝本身不受界力压制。因为他已经超脱了‘界王境’啊!”

    “什么?!超脱界王境?那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李云霄心中大骇,其余几人同样吃惊不小,都是目瞪口呆。

    浊坤道:“我和界王他们也曾经讨论过界王境实力强弱的问题,之前也认为这一境界是神道终点。之所有强弱之分,缘于世界之力的等级差距。还有一些其它的机缘。但直至魔主帝出现,我们才知道自己错了。因为帝的力量已经超越了‘界王境’,达到了一种全新的高度,所以他可以随意穿行于千界之内,不受任何压制。”

    “随意穿行世界……”

    李云霄等人都听得有些傻了,虽然知道魔主厉害,但做梦也没想到,竟然厉害到如此飘渺虚幻的程度。

    浊坤眼中闪过惧色,道:“当年若非帝自己作死,一下分裂成两人,怕是天武界已经不复存在了。”

    四下一片寂静,都被他的话震惊住了,不知说什么好。

    只有法树金轮内各种光影交辉闪烁,媛还与三位龙子打的激烈不可分。

    浊坤笑了下,打破宁静,道:“所以这两界之事与我何干?本座的目标早已是那穿行千界之力,成为界王之上的人。”

    李云霄突然说道:“魔主帝既然已经达到了那个程度,又为何还要入侵天武界呢?两界之间的差距巨大,并且世界之力等级还要低,入侵过来有何意义?像他那样的人,应该脱离一界,直接遨游宇宙吧?”

    浊坤点头道:“这个问题我也曾经迷惑了很久。直到我在魔界待了数万年,恢复了不少力量后,才慢慢的了解清楚。这其中涉及到了一些秘辛,我至今依然在寻找答案,就不与你们说了。”

    “到底是什么事?!”

    李云霄惊道:“若是你能找到其中关键,也许能够化解天武界危及,甚至让绵延了无数年的两界之战彻底停歇下来!那你便是万古第一人了!”

    “哈哈,万古第一人?切!”

    浊坤不屑的冷笑道:“我对这个万古第一人没有任何兴趣。之所以会去追查此事,也是因为涉及到我将来的路。魔主帝为何要执着于此事,待我将你们两人都吸纳了,也许就知道了也说不定呢。”

    李云霄冷笑道:“这么说来,我只要将你吸收掉了,同样可以知晓很多事了。”

    “哈哈哈。”

    浊坤忍不住大笑起来,道:“这才有点界神碑之主的样子嘛。你知道我为何跟你说这么多吗?”

    李云霄道:“是想点拨后辈,让我们开开眼界。”

    浊坤道:“你要这么理解也行。因为我马上就要吸收掉你们体内魔元了,那么你们还能不能活下来也未必可知。所以我就当是你们死前,给你们一点甜头吧。古语有云:朝闻道,夕可死啊。”

    李云霄道:“那也得等到晚上再杀我们吧?”

    浊坤笑道:“等了十万年,等不及了。”他伸出手来,指着李云霄,眼里射出坚定的寒光,闪烁着贪婪的杀气。

    李云霄在那股杀气的逼视下,忍不住后退了数步,让自己与对方处于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上,突然说道:“你现在真的是界王境吗?”

    浊坤愣了下,脸上掠过一丝古怪的神色,道:“为何如此一问?”

    李云霄道:“当年你肉身不保,境界必然要跌落。即便之后转修魔功,毕竟是半路而为,想要冲击到圣魔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吧?魔界千千万万的天才都无法达到的境界,一个中途转修魔功的人岂能轻易达到。而且,若你已经成了圣魔,也就没有必要抢夺我们的帝之魔元了。”

    “聪明。”

    浊坤冷然笑道,只是笑的极冷,“我现在也只是魔尊而已,但却是一脚踏在圣魔之前的魔尊。并且我出生在天武界,不受界力压制,所以我此刻的力量并不比当年弱多少。你说的不错,圣魔不是那样容易成就的。况且我当年失去肉身,又受到魔界界力的压制和摧残,想要修炼回来,岂是那样简单。但即便如此,我依然是走到了今天这步。而现在,我更是要踏着你们两人的尸体,再往前卖出一步,一脚踏入圣魔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