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24章 界神碑灵
    三位龙子瞬间化作龙光,就要破空而去。

    “哟哟,挺犀利的嘛。”

    浊坤扬嘴笑道:“我的问题你们还没回答呢,先留下吧。待我收拾了他们,你们再带我去界坑。而且刚从魔界回来,那边都是一些凶暴残忍无脑的生物,我并不喜欢。正好收你们三个做仆人。”

    话音落下,便一道金光从浊坤手中激·射而出,于长空上化作光罩落下,将那三道龙光罩着。

    光罩上浮现出无数金色符文,隐约间有株婆娑古树立于天地,树的周围满是金色轮影,齿轮相互吞吃,如同命运的轴轮在滚动般。

    “法树金轮!!”

    李云霄一下就认出了这件圣器。毕竟他也尝试过炼化,只是难以成功。

    此刻浊坤施展出来,与在他手中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概念,之前是摇摇烛火,而此刻却是浩浩日月。

    北圳南脸色难看道:“贝经弘大人也被你杀了?”

    浊坤点头道:“其实呢,杀不杀他都无所谓,毕竟只是个小卒子,不影响大局。只是这法树金轮很不错,要怪就只能怪怀璧其罪了。”

    北圳南咬牙道:“贝经弘大人虽然也有些自私和偏激,但毕竟是当年一道抗魔的战友啊!你抢他的玄器也就好了,为何要取他性命!”

    浊坤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嗤笑道:“你怎么如此幼稚?换做贝经弘的话,他照样会杀我的。我很怀疑你这智商怎么活到了现在?”

    北圳南脸色白发,目光转向李云霄,双唇微动,传音道:“我拖住他,你快逃!”

    李云霄脸色骤变,回音道:“开什么玩笑!”

    北圳南急道:“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此人可是界王境强者,谁也挡不住他的锋芒。唯有回到炎武城,凭借全城之力方可抵挡!若是你陨落在此的话,对整个人族,甚至整个一界而言都是难以弥补的损失!”

    在巨大的危机面前,李云霄的面色反而沉静了下来,道:“说完了?说完了就想想如何应敌吧。”

    “你……!”

    北圳南大急,甚至有些怒意,道:“身为天武盟盟主,天下统帅,如何能这般任性?!”

    李云霄道:“你说的不错,这些年来,我就是不够任性,所以过的很不爽。现在我决定重新开始任性了。”

    北圳南:“……”

    “哈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的人呢。”

    浊坤突然笑了起来,他竟直接捕捉到了两人传音。李云霄和北圳南皆是脸色大变。

    浊坤笑道:“每一代的界神碑之主,虽然未必最终都能成就界王,但无一不是当世人杰,各有性格。你也很不错呢。”

    李云霄道:“过奖了,你也是。”

    法树金轮的世界下,三位龙子皆是惊怒不已。炽怒吼道:“你我无冤无仇,何必强行竖立大敌!此刻若是我们出手相助李云霄的话,就算你是界王境,怕也讨不得好吧!”

    浊坤笑道:“说的的确是,但问题是你们出不来呀。等我收拾了界神碑之主,再来收拾你们,不就没事了?”

    三人顿时一阵无语,泾怒斥道:“即便是圣器,想要压制我们三人,未免太自大了!”

    泾抬起手来,一道水光泛起,化作无边厉芒,往那婆娑树影外激·射而去。

    那水光如幕,散发出淡绿色的龙域,还未触及那法树结界,就被一团黑芒挡了下来。

    树之结界内虚空震荡了几下,便沉静下来,仿佛没有任何事发生一般。

    只是界内多了一道婀娜身影,静立长空。

    那清冷的容颜下,同样冰凉的眸子冷冷看着三人。

    “魔族!”

    “魔尊!”

    炽和泾同时惊呼起来,骇然的看着那黑袍女子,魔族八部之一的媛。

    李云霄等人也是脸色大变,但却又很快安静下来。如今界王境的强者都出来了,再出一个魔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无法撼动他们心神。

    而且浊坤同时对三位龙子开战,对他们也是有利无害。

    媛缓缓抬起头来,露出冷艳清绝的面容,自顾自的说道:“这三头真灵说的没错,你不该同时双面开战的。”

    浊坤笑道:“若是只有我一人的话,当然分而击之。但现在不是还有你吗?”

    媛轻声哼了下,并未回应,仿佛默认了他的话。

    浊坤继续说道:“这法树金轮内,不会有天武界界力压制。以你的力量再加上这婆娑古树,牵制住这三头真灵应当问题不大的。”

    媛点了下头,将袖袍一挥,道:“你忙吧。”

    三位龙子大怒,炽阴沉着脸,寒声道:“无知!自大!”无边怒火从他身上烧起,顿时化作火拳击了上去。

    泾和芒也是同时出手,两道龙光分别在火拳两侧,缠绕而上。

    媛抬起手来,一柄黑色长矛在掌心上方凝聚,瞬间就化出上百道矛影,“嗤嗤”声不断响起,急刺而下!

    “轰隆!”

    火拳被百道长矛贯穿,炽面色一变,急忙后退,避开那矛影的攻击。

    泾和芒也是龙光一晃,在如雨的攻击下闪躲起来。

    李云霄看的暗暗震惊,三位龙子有多强他们是一清二楚,可三人联手之下,似乎还被媛压制住了。可见不受界力压制的魔尊有多强大!

    “界神碑主啊,得到魔元是你的机缘,但同时也是你的劫数。虽然我很欣赏你,但真是没办法呢。”

    浊坤微笑道:“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是没有可能逃脱的。负隅顽抗不过是让自己变得更狼狈,变得更可笑而已。”

    李云霄道:“可笑便可笑吧。活得太累,轻松一下也好。”

    “哦?你是想让自己变成笑话,来愉悦大家吗?”

    浊坤虽然嘴角含笑,但目光却开始冷了下来,道:“你这样也未免太丢界神碑之主的脸了。”

    李云霄讶然笑道:“界神碑之主在你们眼里就如此有分量吗?说实话,我得到这东西已经很久了,也没见让我变得多牛逼。再者,历代界神碑之主挂的也不在少数吧。你是不是太着相了?”

    “哈哈。”

    浊坤突然笑了起来,玩味的说道:“你可知为何你不能发挥出界神碑的力量吗?”

    李云霄心中一动,脱口说道:“碑灵?”

    浊坤点头道:“看来你也知道了一些东西,并非完全无知。”

    李云霄怦然心动,道:“你可知那碑灵在何处?”

    “何处?呵呵,看来你知道的也十分有限啊。果然贝经弘那厮一直都隐而不说,他难道是怕你踏入界王境吗?”

    浊坤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吧。那碑灵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什么?!”

    李云霄吃了一惊,道:“难道你就是碑灵?!”

    浊坤:“……”

    浊坤怒斥道:“智障!你这样的智商,是如何成为界神碑之主的?难道天武界已经没落到这般地步了吗?!所谓的碑灵,其实便是你自己啊!”

    李云霄脸色大变,突然就有种被点拨的感觉,回想起魔普关于六道魔兵的言论,顿时福灵心至,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这一刹那,体内的界神碑也似乎有所感应,发出轻微的颤音,那频率十分和谐,似乎要与他融为一体。

    李云霄惊骇异常,用神识小心的感受着那界神碑,温暖、浩瀚无边、一股神圣的力量仿佛在引导他,发出低沉的音律。

    浊坤看着他呆滞的样子,以为被自己的言论惊住了,继而冷笑道:“任何一个世界,都是有生命的。即便不像我们这般,有着自由随性的意志,但都是遵循一定的规律在运转。并且绝不会容许存在超越这种规律的力量。而天圣器,则是一界的规则所化,代表的是那一界之‘天道’。所以界内之人,是永远无法真正掌控界神碑的,只能被界神碑所掌控。这也便是说,拥有界神碑的人,唯有化作碑之界灵,才能完全得到界神碑的认可,发挥出界神碑全部的力量来!”

    李云霄内心的确异常震动,道:“那如何才能成为碑灵呢?”

    浊坤突然笑了,道:“你也是术神吧,你觉得如何才能成为器灵呢?”

    李云霄浑身一颤,失声叫道:“不可能!要化作器灵,必然要灭去肉身,以器为寄体,从而达到合一的目的。但昔年魔主帝不也同样有肉身吗?即便是当年之界王,也应该是有**的吧?”

    他不太确定,望向北圳南,想要得到求证。

    北圳南点了点头,确认他的说法。但同时北圳南也心中疑惑,因为浊坤是不可能骗他们的,因为没有理由。再者这样的强者,根本不屑于说谎。

    “不错,界王的确有肉身呢。但他的肉身是自己的真身吗?”

    浊坤笑了起来,道:“只不过你们凡眼肉胎,看不穿罢了。至于六道魔兵……呵呵……因为魔族之人原本就没有肉身存在啊!”

    李云霄脸色大变,想起魔族的起因缘由,乃是魔气所凝,聚成魔煞。再由魔煞之间互相吞噬,不断成长起来,的确是没有肉身。

    \/\/等下还一更,可能要1点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