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13章 感应
    李云霄心神一震,立即从修炼的状态中出来,诧异地睁开双眼。

    与此同时,小红的也是一脸诧异地望着他,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和不解。

    “飞扬,怎么了?”

    曲红颜一下发现两人异状,关切地询问起来。其余之人也都露出异色。

    小红狐疑道:“刚才……你也感受到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眉头紧锁,面色凝重地道:“不知是怎么回事,突然间有种心神不宁之感,似乎有事要发生。”

    “不宁之感?”

    所有人都是满头雾水,除了他们两人外,其他人并无感应。

    “应该跟魔主有关,“

    李云霄分析道:“刚才我体内的魔气莫名的就跳动了下,似乎有所感应,小红也应该是如此吧。”

    小红点了点头,道:“但却找不到这种不宁的来源,莫非……”她突然想到一种极为恐怖的可能,睁大眼睛,惊骇道:“莫非是魔普出事了?!”

    李云霄脸色大变,如果说魔普也死了的话……

    他一下抬起头来,猛地望向波木。

    只见波木神色平淡,摇了摇头,道:“虽然我和魔普之间的联系被太阳真诀压制住,但只要我不施展出掌天境之上的力量就不会受其影响。若是他出事了的话,我一定会有所感应的。”

    李云霄心中隐隐升起一股担忧,道:“既然不是魔普出事,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波木也有些担心,道:“原本以为魔普去魔界,对付那击杀帝迦之人,是件一举两得的好事。没想到反而成了隐患,若是那人真的将魔普也吸收了,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非倪嫣然一笑,自信地道:“怕什么!魔主之所以厉害,无外乎是圣魔的境界加上六道魔兵的力量,如今夫君的谁主沉浮,论威力的话不会在那六道魔兵之下。”

    波木摇了摇头,道:“你太小看六道魔兵了,之所以会有这种误解,是因为六道魔兵在云少手里能够发挥出的力量实在有限。斩碎法则之链这种事,当年的魔主帝根本不在话下。”

    李云霄突然想起六道魔兵的内部空间,在其内感受到的轮回之力,可见六道魔兵绝不仅仅是天圣器那样简单,必然还有更深的隐秘。

    “一切随遇而安吧。”

    李云霄屏气凝神,不去想刚才之事,继续参悟那万物规则起来。

    就在距离他们不知多少万里之遥的北海上。

    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间狂风大作,天空上乌云滚滚直压而下,几乎与那海面粘在一起。

    “轰!轰!”

    从乌云内砸出道道雷霆,如箭雨一般直接击入海面,触目惊心的雷光穿透海水直达海底,炸得整片大海波涛汹涌。

    这片乌云雷光覆盖了千里海域,其内的海族生灵瞬间被无数雷光击爆。原本温和的海水化作割骨的钢刀,将所有生灵及其尸体绞的粉身碎骨。

    那云在释放了无穷雷光后,渐渐分离开来,露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漆黑裂缝。

    不知道何时,裂缝前莫名的多了一道男子的身影。

    那男子向四周望了下,右手摸着下巴,吟声道:“这里应该是四海了,就不知道是哪片海域。”

    他嘴唇扬起笑来,显得极为开心,嘿声道:“十万年了,我终于回到了天武界。”

    突然一道幽幽的女声传入其耳内,道:“说起来还真有意思呢,当年你为了魔主的力量进入魔界,如今却又为了魔主的力量回到天武界。折腾了十万年,却是回到起点。”

    “铮!”

    一道金光绽放,男子手中多了一片金轮,散发出徐徐神辉。

    轮上有齿,铭刻有魔族图腾,中央是一株参天古树,枝繁叶茂,仿佛自成世界。

    那树影下,一名容貌妖冶的女子盘腿而坐,正在吐纳修炼。面容光洁绝美,水眸清透。

    “嘿嘿,此起点非彼起点,我浊坤也非彼浊坤了。媛大人,好好看看这片世界吧,这可是我的诞生之地——天武界啊。说起来,感情还挺深的呢。”

    男子正是当年的地界之主浊坤,仰天抒发了一下情怀,闭上双眼轻嗅着满是海味的空气,表情十分满足。

    法树金轮中,古树之影下的魔媛嗤笑一声,道:“我也真是疯了,竟然跟着你进入了天武界。别抒情了,还是赶紧寻找当年魔主帝留下的分身吧。”

    浊坤点了点头,道:“想不到帝迦还有一具凤凰之体的魔仆,竟被他一缕魂魄借凤体逃了,不过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量都被我得到了,一同得到的,还有他的记忆。”

    媛勾起一抹浅笑来,冷声道:“虽逃,但也是必死无疑。那凤凰之体乃是天武界的神物,以帝迦此刻的力量必然控制不住,只能反被吞噬。”

    浊坤“嗯”了一声,便道:“在这片天空下,除了魔普外,帝之分身就在一名叫做李云霄和小红的人身上,而那李云霄……”

    他眸光微凝,露出一丝诡谲的笑来,道:“正是将我们在裂缝外布置的阵地抹去之人。”

    媛一惊,道:“天圣器之主?”

    浊坤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笑道:“真的有些期待呢,哈哈!”

    他猛地大笑起来,感应了一下方向,便身影一闪,化作魔光破空而去。

    ……

    在一处绝壁上,白云缭绕,四周挂着飞瀑而下,风声浪涛,连成一片,仿若仙境。

    在白云与天水之间,有着千里广宽的平地,大量造型各异的精美宫殿坐落其间。各种亭台楼宇不计其数,各抱地势,勾心斗角,不尽相同。

    其中最大的一间,自是层台耸翠,飞阁流丹。琉璃瓦在日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金光粼粼,更显得气势恢宏大气。

    在这间最为宏伟的宫殿旁侧,是一处极宽的平地,不时有阵光浮现,一层金光化作结界升空,仔细望去,那结界内竟是一片汪洋。

    汪洋中一点金光如雨,在大海上飞驰。

    这竟是一座完全拟化的阵法,可以将远处的海景实体投影过来。

    “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下连李云霄都吸引过来了。”南丘雨伫立在那阵光前,望着那飞驰的战舰,满是忧虑。

    身侧一位天堑涯执事,曾经主持过海外世界武决的长老有琴飞凝声道:“大人不必担忧,那万灵之地并非时时会具现出来,他们多半是白跑一趟,然后就回去了。毕竟多事之秋,天武盟可没那闲工夫。”

    南丘雨摇头道:“怕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我们寻找和研究万灵之地多少年了,却在这个时候具现而出,怕也是冥冥中的天意。而且此事极有可能与那胤羽有关。”

    “真龙胤羽?”

    有琴飞吃了一惊,很快便恢复了神态,道:“这万灵之地本就是真灵坟场,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也是当年胤羽和几位强大的真灵之战,才诞生了这个坟场,埋葬和沉睡了无数真灵进去。而胤羽也是在那一战之下身受重伤,跌落了修为。难道如今的真灵之地再现,也是他所为?”

    南丘雨道:“真灵之地虽是坟场,但却还有大量沉睡着的真灵,这些人当年可都是胤羽的部下啊。若是能将他们重新掌控起来,胤羽的势力瞬间就可以抗衡天武盟、玄离岛了。”

    另外一名执事翁阳羽闻言,吃惊不小,道:“此人心术不正,甚至是极端邪恶,当年真灵大战也似乎是他残暴性子使然,才导致其他的强大真灵不满,这才作茧自缚,将自己也葬送了。若是他重掌万灵,对整个天武界而言都是祸非福啊!”

    有琴飞也道:“那我们要不要出手阻止他?”

    南丘雨摇了摇头,道:“此事虽然也跟我们有关,但以我们的力量想要阻止太难,除非把所有底牌都暴露出来。可那样的话,事情就更麻烦了。所以我们只能置身事外,静观变化。”

    有琴飞脸色微变,点头道:“的确,我们现在自己都焦头烂额,若是让天武盟发现了我们的事,那就麻烦了。最好的结果便是让他们遇上胤羽,一举将万灵之地的事解决了,然后回去。”

    南丘雨苦笑道:“这个想法太理想化了,只能说希望吧。”

    一道极度郁闷的声音传来,幽幽道:“涯主大人,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还从来不知道你们天堑涯隐藏了什么秘密,说出来分享一下,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

    虚空中波荡开,卓清凡的身影若隐若现,但四肢上都被金色的锁链束缚住,无法动弹。

    那锁链也非实体,在虚实之间变幻,正是法则之链的虚光。随着卓清凡的摆动,而上下起伏,散出道道光影。

    “清凡兄啊,我也是迫不得已。待事后我一定好好向你赔罪,请你品尝我珍藏的绝世茗茶。”

    南丘雨捋着白须,长叹道。

    卓清凡道:“不,事后我要吃东南岛的锅盔馍夹九台山的翡翠大葱,再佐以千年灵龟汤跟臭豆腐兑出的酱汁。听说你们大轮岛的包子不错,如果再来几屉猪肉馅的小笼包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