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12章 进入死海
    李云霄望向众人,道:“诸位是什么看法?”

    波木道:“像极了有人大战一场,但是覆盖十万里海域……这……”

    说完他自己也愣住了,立即推翻了自己的观点,摇头道:“怕是界王境之间的战斗才能冲击如此大的范围吧?”

    端木有玉凝声道:“果然有异常,就连我的推演都阻断了,大家千万小心为上。”

    北圳南道:“一切猜测都没有意义,以我之前先找几个迁徙过来的海族问问,然后再过去实地看看。”

    李云霄点头道:“不错,那些海族多半会得到一些消息。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过去吧。”

    当下左偕等人也立即收拾东西,拖家带口地要跟着走。

    李云霄摆摆手道:“我们此行怕是危险异常,不宜带太多人。左偕大人跟着我们吧,其余之人自己去炎武城,我给你一道手谕。”

    左偕立即作揖行礼,并吩咐其余之人带着家属老小偷偷从大轮岛离开。

    大轮岛本身就是传送中转之地,而且是他们掌控下,想要全身而退并非难事。

    那天武盟的战舰很快再次升空而起,化作一道流火往跟南的方向而去。

    战舰乘风破浪地行驶了一整个时辰后,在一片海域上空停了下来。

    李云霄望着那茫茫大海,金色的眸光往四周一扫,指着一处方向道:“这下面有个A级海族,族人都在忙碌着开垦建设,应该是刚刚迁徙过来的。”

    他当即一道传音直接送入海中,直达海底。

    “哗啦!”

    几个呼吸间,海水就炸裂开,一道硕壮的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

    “好丑的一条大鱼啊!”

    水仙嫌弃地惊呼了一声,对那海族的外形表露不满。

    那名海族身形壮硕,如水牛一般,然其五官却是挤在一起,仿佛一个巴掌就能盖过来。两腮鼓起,带着两根长长的捻须,显得极为滑稽可笑。

    被如此强大的气息传唤上来,那名海族自是不敢造次,绿豆眼惊恐地望着战舰,问道:“是哪位大人传唤我?在下红鲥族族长,见过诸位大人!”

    他目光悄悄在战舰上扫视过去,发现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在他之上,顿时吓得哆嗦起来,噤若寒蝉。

    “红鲥族?”水仙歪头想了下,道:“没听过。”

    四海之大难以估量,其内孕育的种族更是难以海量。即便她为海皇之女,有些A级种族没听过也是极为正常。

    李云霄让那名海族镇定了下,不用害怕,这才道:“我且问你,你们为何迁徙到这篇海域?”

    红鲥族族长愣了下,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样子,忙道:“在下不知这片海域是诸位大人的领地,还望恕罪!我们这就离去!”

    李云霄被他莫名其妙的表态搞得有些晕,摆了下手,道:“别乱想,我们只是路过的,就想知道你们为何迁徙而来。”

    “啊,是我想错了。”

    红鲥族族长顿时松了口气,一般在海族中,侵占别族领地是非常严重的事,届时双方必然会拼个你死我活。而眼前这些人,随便一位就能灭了自己全族。

    他这才放下心来,但眼里还是掠过惊惧之色,回忆道:“因为之前的海域突然出现了大量恐怖的气息,成千上万海族都被灭族,太可怕了!”

    他那硕壮如牛的身躯,竟然蜷曲起来,害怕得瑟瑟发抖。

    “大量恐怖的气息?”

    李云霄皱眉道:“大量是多少?恐怖又有多恐怖?”

    红鲥族族长愣了下,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仅仅是气息,相隔如此遥远的距离,都让我们心生胆寒。若非太恐怖了,我们也不会举族迁走。”

    李云霄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便让他离去了。

    接下来战舰便全力朝着那片海域而去。

    战舰之上,李云霄问左偕道:“天堑涯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门派,是否真的不过问世事,只逍遥的中立于世间吗?”

    左偕再不敢如开始那般打太极,恭敬地答道:“以在下浅见,至少表面上应该是这样的。”

    “哦?应该是?”

    李云霄含笑道:“你在天堑涯的时日肯定不短了吧,否则也做不到大轮岛负责人的位置。”

    “是的,不短了,有三十余年了。”左偕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三十余年能够做到大轮岛负责人,也是很精干了,那么对门内之事定然也知道不少吧。”

    李云霄若有所指地问道,笑容颇有深意。

    左偕苦笑一下,忙抱拳道:“在下惭愧。天堑涯是个非常神秘的门派,而且分为内门和外门之分。内门弟子很少会现身,都是一心修炼,而所有对外事宜都是由外门弟子担任的。真正的核心却是内门弟子。”

    不仅是李云霄,其余之人也是愣住了,想不到天堑涯的组织竟然如此严密。

    就连景七也露出惊色,这种内幕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李云霄颇为失望,原以为能得到不少关于天堑涯的消息,结果还是无法深及表里。

    左偕作为大轮岛负责人,察言观色的本领过人,自然看出了李云霄的表情,忙道:“在下虽然属于外门弟子,但大轮岛的位置和功能十分特殊,并且内门弟子的各种资源供给也是我们提供的,所以对门内诸事了解的其实并不少。”

    李云霄点头道:“你刚才说天堑涯应该是不问世事的中立门派,这‘应该’二字是非常不确定的语气啊。”

    左偕道:“至少天堑涯对外的宣称是这样的,并且这些年来也的确没有做过什么入世的事情,只是……”

    他顿了顿,看李云霄在认真聆听,便忙道:“只是我个人觉得,既然不入世的话,那安心潜修就好了,为何要充当隐世世家鳌首,而且生意做得如此之大,几乎连通天下各路渠道。”

    景七愣了下,不由得皱起眉来。

    他也算是隐世宗门中的巅峰人物,跟天堑涯打交道绝不在少数,却从未想过这些问题。

    当下不由得多看了左偕几眼。

    李云霄不住点头,微笑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内心一直都很好奇呢。只是没那闲工夫去管别人,若是这次的事件和天堑涯有关的话,说不得就顺带挖出了一些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呢。”

    左偕听得心中震惊,这话中意思似乎是要打天堑涯的主意了。

    一日后,战舰终于驶入那片死海。

    众人皆是当世强者,神识之强可直接感应到深海底部,的确没有一丝海族的气息,水中一片死气沉沉。

    而且进入海域后,就能感受到与其它地方的不同。

    这里就连海水都异常平静,甚至浪花也没两个。按照水仙的说法就是,这里的海水都是死的。

    “当真十万里海域全死了……”

    虽然之前就知道,但真正进入死地后,感受到那茫茫天地间,没有一丝生气的时候,还是十分震骇,心情不由沉重起来。

    李云霄沉声道:“这绝不会是囚造成的,至少不会是囚一人造成的,是否与他有关就不得而知了。”

    端木有玉道:“应该是有关的。我推算囚之下落的时候,便是显示在北海南部。”

    “可是,这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啊,“

    水仙惊呼道:”十万里海域全是死的,怎么去找囚呢。”

    李云霄狐疑道:“卓清凡哪去了?按理如此大的一片死海,他也应该有所发现吧,为何不见回来报告。”

    曲红颜心中一紧,惊道:“卓清凡大人会不会出了事故?”

    李云霄脸色微变,的确有这种可能。

    端木沧摇头道:“不会的,我刚推算了下,大人应该无恙。并且大人成熟稳重,又身怀大虚空术,当世之下能够留下他的人并不多。”

    李云霄紧绷的精神放松了一些,道:“没事最好,但还是得尽快找到他,否则这地方太过诡异,怕是蕴涵着巨大的危险。”

    端木沧劝慰道:“放心吧,以卓清凡大人的大虚空术,是可以随时回来的,应该是他暂时还不想回来。我们不必刻意找他。”

    李云霄点点头,道:“也行,那我们便在这海上多转转,看看能否发现什么。”

    波木道:“十万里海域还是太大了,不如分开行事,这样更容易找到线索。”

    李云霄当即否决道:“分开自然效率更高,可是危险性也太大了,我建议还是集中在一起。”

    波木想了下,也觉得安全最重要,便不再言语。

    战舰开始在死海上随意飞行,漫无目的的寻找着。

    李云霄盘坐在战舰上,沉入心神内,化出一道虚影在体内,单手托着艾给他的“万物结构”,仔细参详起来。

    这几日不断修炼四大神诀,感觉体内的精气神还是回补得极慢,怕是炼制谁主沉浮后留下的后遗症。若是没有其它机缘的话,仅仅依靠自己修炼,没有三年五载都补不回来了。

    所以他干脆放弃了四大神诀,开始尝试着领悟那万物结构,或许能够从中得到一些启发,助他走出困境。

    正在参悟间,突然他眉心处闪烁出一道魔光,化成符文,随即消失在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