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209章 寻找囚身
    景七吓了一跳,想要上前阻拦,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以及小红对自己的态度,知道阻拦也没用,焦急之下没了办法,只能看着李云霄,希望他能制止下来。

    “为什么?”

    李云霄完全没有收到景七的目光,不解问道:“你要去魔界做什么?”

    小红道:“虽然你我都得到了魔主帝的魔元,但我和你不一样,魔只是你的功法之一,而我本身就是虹石诞生的灵,所以对我而言,最好的地方还是魔界。”

    她突然抬起头来,幽幽说道:“认真说起来,我应当属于魔族呢。云霄哥哥是天武盟盟主,将来或许会杀了我也说不定。”

    李云霄笑道:“你想多了。无论是哪个种族,我本身并没有敌意。我要杀的是入侵天武界的魔族。我相信绝大多数魔族之人并没有想要入侵天武界的。”

    “当真?”

    小红心情一下好了起来,笑道:“我虽为魔族,但天武界才是我的故乡。两界之战,我还是站在天武界这边的。”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但愿你能永远记得今日说的话。魔界之内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甚清楚,但想来十分恶劣。如果你真要去的话,也未尝不可,只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并且一旦有危险,就随时想办法逃回来。”

    “嗯!如果有危险,我就逃回来找云霄哥哥!”

    小红重重地点了点头,盯住李云霄,眸光闪动。

    李云霄应声允诺,然心头却是苦笑一声。

    小红对他的感情他何尝不知,只是自己情债太多,已经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也就只能装傻充楞,视而不见了。

    “天尊者大人,你真要进入魔界?”

    沉默多时的景七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小红眉头一蹙,不悦道:“怎么,关你何事?”

    景七心中发苦,但小红这样对他说话也早已习惯了,便上前请命道:“若天尊者大人一定要去的话,我愿意陪大人一起!”

    小红冷冷勾起唇角,嗤声道:“就你那点微薄的力量,进魔界也只是给我拖后腿罢了。”

    景七的脸色极为难看起来,心中仿若烈火灼烧一般剧痛。

    “也罢了,随你自己选择,我也不强求你。只是一旦有危险,我是不会救你的,死了也是你自己自不量力。”

    小红挥了挥手,似乎懒得跟他多言。

    特别是在李云霄面前,她不想因为此人而耽误了跟李云霄在一起的宝贵时光。

    李云霄点头道:“好,待我去一趟北海,回来后就立即前往魔界。你就待在炎武城内修炼一段时间吧。虽然你是虹石之灵,但这一界的十方规则对你也同样会有帮助。”

    “去北海做什么?”

    小红愣了一下,她可是刚从北海过来。

    李云霄道:“办点事,只是时间不定,会尽量快些。”

    小红立即说道:“那我和云霄哥哥一起去。”

    “你还是留在炎武城吧,我们只是去找一个人罢了,没什么危险,就是要多耗些时间而已。”

    “找人?”

    小红眼中一亮,忙道:“我在北海待了许久,而且手下也多,可以帮着云霄哥哥找。”

    李云霄并不想带她去,但看着她那张精致面容上充满恳切意味的表情,有些不忍心拒绝。

    而且小红一直都待在北海,也许真的能帮上点忙也说不定。沉思后,便道:“好,你可以随我去,但一切都必须听我指挥。不仅是你,还有他也是。”

    他指着景七说道。

    景七憋了老长时间的怒气浮现上来,咬牙道:“我非天武盟之人,为何要听你的,这条件未免太霸道了吧!”

    “没问题!”

    小红当即应了下来,转过头来冷冷地盯着景七,道:“你爱听便听,不爱听的话,若是惹得云霄哥哥不高兴,我便杀了你!”

    闻言,景七整个人都愣住了,那冰冷刺骨的眼神刺破空气而来,里面蕴含着的杀气更是让他浑身发冷。

    就算完全不在意自己感情,然而连相随多年的主仆情谊,也能如此这般说舍弃就舍弃?

    景七当下无言,一颗心似乎也变成冰坨,直梆梆地坠入深渊。

    就连李云霄也有些看不下去,忙道:“我绝不会为难景七大人的,只是怕大人行动随意,耽误了我们的事。只要大人不擅自行动便好。”

    景七则完全没有反应,面色惨白地呆立在原地,比他的尸傀还更像是尸傀。

    李云霄的话他完全没有听见,脑海中回荡着小红那绝情的话,一声接一声切割着心头之肉,痛到彻底麻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进的炎武城。

    数日后,一艘古朴无华的战舰在炎武城内,直接被传送出去。

    与此同时,北海某处,虚空一下被击碎,那艘长宽数百丈的战舰从通道内冲了出来。

    因为没有固定的传送坐标,只是大约估算了下北海所在,就直接传送了过去。

    战舰上,以波木为首,统领所有事宜。

    波隆和水仙也跟了过来,但众人都抓紧时间闭关修炼,而波木并不需要修炼什么了,所以作为寻找囚之法身的统帅。

    他辨识了一下方位,那战舰便化作一道流光,往海之森林的方向而去。

    上次一战后,海之森林基本报废,但他们与囚之法身分开的地点就在海之森林附近,所以只能先去那块海域看看。

    以众人的分析,囚之法身还在原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北海之大,实在难以找寻,只能一点点地试了。

    并且端木兄妹和卓清凡也都跟了过来,实在不行的话就让端木兄妹进行推算。

    卓清凡早在战舰还未到达海之森林附近的时候,就已经把那片海域彻底翻了个底朝天,直到现在还在海面上搜寻,依然还是什么人影都没发现。

    李云霄同样尝试了数次,都未能感应到鳄鱼的存在。

    众人的搜寻一开始就陷入了困局,战舰静静地停在空中,不知该往哪去。

    无奈之下,李云霄只好召回卓清凡,让端木有玉出来推算了。

    端木有玉取出九曜星杖,手掌往星杖底部轻轻一拍,那九曜星杖便飞入上空。

    “哐当。”

    “哐当。”

    随着杖环相撞之音,星杖在周围透射出金色的影子,其内斑驳点点,闪耀四方,仿若周天星斗运转。

    依靠这星杖之力,可以极大程度的减少占卜对自身带来的伤害。

    端木有玉不断掐诀打入那星图内,顿时引得星杖颤动,荡漾出大片光波,冲刷着星图。

    李云霄等人都站立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等待最终结果出来。

    突然,那光波一阵晃动,星杖四周的星斗天象一下崩溃成漫天光点,倏忽不见。

    “哐当!”

    九曜星杖直直坠落,插在舰身上,自原处荡起一圈金光。

    端木有玉似乎受到反噬,在那金光的激荡下,连退数步,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哥!这是怎么回事?!”

    端木沧大吃一惊,急忙上前扶住端木有玉。

    端木有玉同样是满脸惊色,喃喃自语道:“怎么回事?为何什么都推算不出来?如此简单的一件事,竟然受到了伟力压制,完全推算不出!”

    “伟力压制?”

    李云霄狐疑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细细说来。”

    他也修炼了太初真诀,对于时空测算也有一些感应。

    端木有玉脸色发白,沉声道:“便是那推算之事涉及到的能量太大,已经逆转了时空易数,让一切星斗天象都无法显化出来。”

    波木愣道:“即便囚的肉躯是法身境,也不至于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阻挡推算吧?”

    端木有玉点了点头,道:“怕是有其它的力量干预进来了。”

    李云霄沉吟道:“莫不是胤羽?”

    波木点头道:“极有可能。这四海之上,甚至现在整个天武界,能有这般力量的,并且会去做这种事的,也就只有真龙胤羽了。”

    非倪火从心起,怒道:“这个老不死的,早就该湮灭在历史中了,多活这么多年,不知道多造了多少恶出来!”

    端木有玉摇了摇头,皱眉道:“以胤羽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阻挡我的推算,多半是那始龙出手的。”

    “这下麻烦了。”

    李云霄担忧道:“就算不是胤羽出手,那鳄鱼也危险了。”

    水仙云袖一拂,美目中划过厉色,道:“这次我们一定要将那胤羽找出来,碎尸万段!海之森林也是被他们这些臭龙毁去的!”

    卓清凡道:“现在最关键的是,四海之大,我们到哪去找他们。更有可能,他们甚至也许都不在四海了。”

    端木有玉猛地咬牙,沉声道:“让我再试试!我就不信算不出来!”

    “不可!”

    李云霄阻拦道:“如果强行推算,与那伟力抗衡的话,只有重伤和折损寿元一途。”

    端木有玉苦笑道:“云少多担心了。哪一代的占卜师不是耗尽寿元而死的?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也就是这个样子了。端木世家一直以来,无一不是折寿而死,我也没有想过要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