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94章 出场
    聆牧笛不卑不亢道:“一切都得看机缘了。”

    几人对视一眼,都是不住的点头。

    谁都明白,到了他们这个程度,机缘的重要性远远胜过努力,但没有努力也不会有机缘。

    神道的路上只能孜孜不倦的勇往直前,至于走到哪一步,就只能随遇而安了。

    “我也要下注,赌云霄大哥赢!”

    一道银铃般的叱咤声传来,正是水仙,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走到赌桌前。

    而且还嫌李芒山挡路,喝道:“让开!”便一把将他推开。

    所有人都是满头黑线,背脊发凉。

    造化境强者的威严竟被这般冒犯,李芒山怔怔地站在那,发怒也不是,不发怒也不是。

    水仙伸出手来,一朵金色莲花在掌心凝聚,拍在桌子上,化成一朵实体金莲,道:“这个法华莲台就是我的赌注,赌云霄大哥赢!”

    “嗞!”

    顾青青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周围之人更是哗然起来,彻底炸开了锅。

    “那可是圣器啊!天啊,拿圣器下注!”

    “这妞傻了吧?这东西也敢拿来赌,她家大人不管的吗?”

    “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四王连一辈子都堵上了,多赌一件圣器也没什么吧。”

    聆牧笛等人,还有四位造化境强者,无一不是面色骇然,眼里射出精芒盯着那法华莲台。

    “咕噜。”

    顾青青吞咽了下口水,道:“好,我接了!”

    反正债多不压身,她一辈子都押进去了,也不在乎赔了,就算是一死,也是死得粉身碎骨,对方想鞭尸也不行。

    如果赢了的话……

    一想到这场赌注的诸多筹码,顾青青不由得双眼放光,甚至激动得双肩微颤。

    聆牧笛等人都是冷冷的看着她。

    曲红颜冷笑道:“看来顾青青大人已经做好了以死谢罪的打算,如此也好,免得堕了我神霄宫的威名。”

    “谁死还不一定呢!我看李云霄获胜的几率几乎为零。”

    顾青青反唇相讥,恨不能现在飞走,直接找到李云霄将他打成重伤,这样自己就赢定了。

    “轰隆——”

    突然一声平地惊雷,整个天空如直接被炸分成两半。

    云层翻滚着往两侧退开,一道霞光从天而降,铺照天地。

    “李云霄来了!”

    不知谁惊叫出声,所有人都心神一震,急忙将目光汇聚过去,大黑妞上人群涌动,都往那霞光处聚去。

    聆牧笛眼中精芒暴射,道:“玲儿,比试的战台可设置好?”

    丁玲儿忙道:“天照子大人说此次炼制必然会惊天动地,普通的战台已经形设于无,让他们直接以天地为熔炉,不受空间限制。”

    聆牧笛平定了一下心情,点头道:“如此甚好,是我着相了。”

    丁玲儿凝眸望向那神辉一般的彩霞,一阵神往,喃喃自语道:“此一生,任凭你穷山万刃,吾往之不惧。”

    那彩霞之中,隐约可见李云霄身影,长身玉立,步步生莲,一**光明具现在身后,仿佛不存于这个世间。

    顾青青冷笑道:“每次出场都要搞得惊天动地,光芒大放,就好像怕人家不知道他要出来似的!”

    水仙却是美目生辉,一眨不眨地望着李云霄,哼道:“你懂什么,这才叫帅!”

    “帅?背后放个光盘就帅了?”

    顾青青不屑地冷哼道:“只有对自己极没信心之人,才会用这种夸张的方式表现自己。”

    岚岩主对李云霄此举也不甚看好,皱眉道:“这个出场怕是要耗费不少神奕力吧?大比当前,这样做虽然拉风,但实在不智啊,难道他有必胜的把握?”

    “对上艾先生,谁敢说自己胸有成竹?”

    陌冷笑道,“大抵是他知道自己输定了,破罐子破摔,耍耍威风也就退场了,以免自己输得太难看。”

    他和顾青青一样,受到过艾的帮助,所以极为感恩,并且陌本身就是妖族,对艾自然是有最大的好感。

    此刻,整个大黑妞四周全都围满了武者,足有数万人之多,分布在天空四周,共同见证这历史性的一次对决。

    当年化神海上两人之战的亲历者已所剩无几,但世人口口相传,早已使之流芳于世,深入人心。

    此刻李云霄披霞而来,立即在众人心中生出无限向往,不由得振臂高呼起来:

    “李云霄!!”、“古飞扬!!”、“云盟主!!”

    呼声响彻在天空大地上,成波涛澎湃之势,越来越高,越来越齐,让人心神激荡。

    李云霄面带微笑,着一袭白衣,行且几步落在一座阵塔上,负手而立,闭目调息,静静的等待着另外一人的到来。

    如山岳般的呼声更是高涨起来,一圈圈的气浪和元力在天地间激荡,吹拂着李云霄的面孔和长发。

    虽天地极“动”,李云霄心境却是不断沉静下去。

    顾青青突然大叫一声,道:“喊什么喊,别忘了你们押注了谁赢!”

    “……”

    这声音极具穿透力,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众人头上。

    大黑妞四周瞬间的冷场,所有人都一下闭上了嘴巴,随后开始变得嘈杂起来,甚至还有争吵。

    顾青青得意地笑道:“哈哈,看来大家也不傻嘛,还是知道自己立场的。”

    毕竟押注艾赢的人居多,一时间满场都扬起嘘声、各种讥笑和嘲讽,甚至还有人跟押注李云霄的那些人争执吵闹起来。

    “真是一群无聊的人,吵死了。”

    虚空之上,凌白衣冷目望下,那剑眉微蹙,似是不喜。

    “呵呵,毕竟许久没有这般热闹了,让他们激动一下也好。”

    端木有玉轻轻笑道:“就不知这场比试的胜负,真令人期待呢。”

    端木沧道:“我刚刚尝试着推算了一下,完全没有头绪,天道难测,比试结果怕是已近乎天道了。”

    “那是自然。”端木有玉正色道,“两人在术道上的领悟,已是当世最强,随意推测的话小心被天谴反噬,切不可胡来。”

    端木沧吐了吐舌头,一副后怕的样子。

    至于几人身侧还站立着的卓清凡和腾光,都是静静不语。

    腾光自从失去神道之果后,实力跌落的厉害,一直在潜心修养。

    并且彻底放弃了对神道的追求,一心沉寂在阵法中,反而使得阵道成就更上一层,机缘巧合之下,最终以阵入道。

    加上炎武城的修炼资源,不久前直接踏入了归真神境。

    虽然达到了神境,但他对神道的追求已经彻底淡了,只是庆幸多了几百年寿元,可以继续钻研阵道。

    端木沧疑惑道:“艾怎么还没来,莫非是还没准备好?若是这样的话,李云霄就赢定啦。”

    卓清凡轻笑道:“怎么可能。艾先生已经来了。只是在刚才人山人海的嘈杂声中,没有人注意到罢了。”他用手往下一指,道:“喏,那不就是。”

    端木沧一怔,顺着那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人群中看见了艾的身影,虽然站在比较靠前的位置,但还是被大家忽略了。

    不由愣道:“这艾也未免太低调了吧。”

    卓清凡点头道:“艾先生的确是低调之人,而且艾先生若是追求出场效果的话,消耗的神奕力足以影响到他之后的比试,李云霄则不会。”

    端木沧道:“原来如此,这种事不会也在李云霄的算计之内吧?”

    卓清凡微微摇头,显然并不知情。

    “定然是的。”

    腾光咧嘴一笑,道:“以我对古飞扬的了解,此人心思缜密的可怕,每一处地方都被他算计到了。只可惜艾并不会入他的套,追求这种无聊的出场效应。艾是个比较实在的人。”

    “艾先生!是艾先生!”

    终于,还有其他人也发现了艾的存在,顿时惊呼起来,爆发出热情的掌声。

    欢呼雀跃声不在李云霄出场之下,而且欢呼的人族数量更比妖族还多得多,全是下注押了艾赢的人。

    艾这才在众人的目光中走了出来,面带笑意,轻轻跃上李云霄正对面的那座阵塔。

    艾一身朴实无华,形容低调,与李云霄那凌人的气势形成鲜明对比。两人顿时聚焦了所有人的视线。

    前者沉稳如他山之石,后者耀目如不世之玉。

    只是玉石相克,不知谁能独善其身?

    李云霄微笑道:“艾先生果然低调呀,若非有人眼尖发现了先生,我还以为一个卖咸鱼的站在那呢。”

    艾微微一哂,道:“云少就当我是卖咸鱼的好了。”

    李云霄冷哼道:“不说废话了,开始吧。”

    艾伸出手来,做了个请的姿势。

    李云霄拂袖正视艾:“今日之局,没有任何限制,谁炼制出的玄器等级高,谁便获胜,可否?”

    艾点头道:“自当如此,只要云少所言的规则没有坑我就行。”

    “呃。”李云霄脸上一红,想起当年自己坑他,不由得有些心虚,怒道:“放屁,我怎么会坑你!我可是天武盟盟主,天下之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你我身上!”

    艾轻轻一笑:“如此最好了。”

    李云霄没好气道:“那便开始吧。”

    他望向远处,喊道:“还请牧笛大人维持秩序,并且由天下之人共同作为裁判。”

    \/\/还两更,最晚一点前会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