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85章 帝迦之死
    “真是伤脑筋,天武界的人都像你这般无脑吗?”

    媛有些头疼的拍了下脑袋,道:“你的实力在天武界也只有虚极,何况受到魔界界力压制,想要从一名魔尊手下逃走,这是多低的智商才做得出的事?”

    浊坤道:“媛大人,别废话了,赶紧将此人杀了。他手中的法树金轮可是好东西。”

    媛一点头,就消失在原地。

    贝经弘刚跑出数千丈远,就瞬间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天而降,带来恐怖的死亡气息。

    “该死的!”

    贝经弘怒吼一声,法树金轮在手中飞旋起来,演化一方天地。

    媛的身影出现在长空上,单手持着一柄长矛,红缨在锋前飘荡,击落而下!

    “砰!”

    长矛的枪锋一下击入天地内,法树金轮发出剧烈的颤声,但依然无法阻挡那长矛。

    贝经弘脸色大变,他知道这是两人之间实力的差距。

    至于魔界的界力压制,对他反而不大,毕竟在三十三天内与魔主共存了十万年,也吸纳了大量魔气,修炼了魔功,对界力有一定的抗性。

    可这个时候,哪怕压力再小,也是极大负担。

    “轰隆!”

    法树金轮结界一下崩碎,贝经弘喷出一口血来,猛地将金轮当做暗器激·射了出去,自己则是化作遁光逃走。

    媛淡淡一笑,婀娜的身影一闪,就将法树金轮抓在手里,同时长矛猛地激·射过去。

    前方的时间似乎停滞了下来,贝经弘的身影诡异般的一滞,就直接被长矛贯穿。

    鲜血飙射在长空上,贝经弘大口喷血出来,眼里一片狰狞。

    那复杂的目光,不知是怨毒,还是悔恨,还是回忆,亦或者是不甘。

    但不管是什么,他已经没有生命继续去维系那情感了,身体被长矛直接钉在地上,血液顺着流淌下来,就这样静静的死去。

    媛一招手,那长矛便飞了回来,在手中一闪而没。

    贝经弘的尸体直接倒在地上,很快就有大量低阶的魔族生物过来侵蚀。

    帝迦的心猛地沉了下来,他斜眼看到媛已经结束战斗,正在不远处拿着法树金轮把玩。

    真魔法身也开始落了下风,自己的力量完全被黄泉冥火压制,灼烧全身。

    他的魔元,甚至意志,都开始崩溃。

    阿含斩骨刀完全失去了控制,开始被浊坤炼化。

    一阵后,帝迦便已经神情恍惚起来,生命力不断流逝。

    远在天武界内的李云霄,正在返回炎武城的途中,突然间心神大震,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那种感觉异常真实,就好像有种东西被人从体内抽走了一般。

    “怎么回事?”

    他心中惊骇不已,同时感应到了帝迦的生命微弱。

    “帝迦……六道魔兵……”

    李云霄满眼震骇,“到底怎么回事……”

    聆牧笛等人都发现了他的状态不对,上前关切道:“云少,怎么了?”

    李云霄沉默了一阵,脸上浮现出黯然的神色,有些悲伤的说道:“我刚才突然感觉到,帝迦他……已经死了。”

    “帝迦?魔主?”

    其余之人都是微惊,非倪怔怔笑道:“死了不是更好吗?”

    李云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也许吧。但我终归与他有过极大的缘分,一路走来,亦敌亦友,他的死我还是有些悲伤的。”

    聆牧笛道:“你不应该悲伤,这次死的人已经太多了。他们每个人的死,于你于我,于整个天武界,都比帝迦来的大多了。”

    李云霄这才肃然起来,点头道:“牧笛大人说的是。”

    聆牧笛道:“不过那帝迦毕竟是魔主分身,很难想象他如何会死,或许魔界也在发生着我们意想不到的变化,一切都随遇而安吧。”

    李云霄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

    但内心却是对帝迦之死充满了极大的困惑。

    与他一般困惑的,还有居在海外的小红,同样震惊异常。

    景七不由得皱起眉来,道:“天尊者,你又心神不宁了,是那李云霄又动用魔兵了?”

    小红摇了摇头,道:“我无法修炼下去了,我要去一趟天武大陆。”

    景七面色难看,道:“你要去找那李云霄?”

    小红脸孔冷了下来,盯着他寒声道:“我去找谁与你何干?若是不喜就滚!”

    她丝毫不客气,厉斥一声后就化作遁光而走,完全不理会景七。

    景七的脸色变得如僵尸一样,满是恨意和怒火,但随即一跺脚,就一口金棺飞了起来,他落在金棺上,追着小红而去。

    数个时辰之后,李云霄等人终于从通道内出来,回到炎武城。

    但刚一出现在天武界,就人人脸色大变,只见滔天的魔气在炎武城上空凝聚,就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魔气如云,黑压压而下。

    “怎么会这样?难道此地也出现了裂缝?!”

    北圳南震惊说道,满是警惕。

    所有人都是戒备起来,四下望去。

    只见炎武城的防御之阵被开启到最大,一片片淡淡的金光不断从城中散开。

    看去淡薄的光芒,实则隐藏了极为厉害的杀招。

    城内的强者都是悬在半空中,静静的看着,似乎等待那魔气击落的一刻。

    丁玲儿在术炼院中,满脸忧色和惨白。

    此刻城内几乎中空,剩下的全是神道之下的强者,若是那魔族冲击而下,就只能靠护城大阵防御了,但那大阵能防多久,她内心一点底都没有。

    天照子安慰她道:“既来之则安之,这大阵混合了数十种不同阵型,算得上是当世最强之阵。实在不行了,那尚未完工的十二金人也可以派上去抵挡一阵。”

    丁玲儿点头道:“城破我不怕,身死我也不怕,我就怕云霄大哥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基业毁于一旦。待他回来时,我无法向他交代。”

    袁高寒拧巴着眉头,道:“我实在不明白他有什么好的,满身缺点,却这样能骗女孩子,一个个无怨无悔的跟着他。”

    丁玲儿淡淡一笑,只是笑的有些凄苦,脑海中浮现出李云霄的身影来,也不知此生是否还能再见。

    天照子道:“这魔气虽然庞大,却始终不见魔族,未必有我们想的糟糕。如果只是魔气侵袭的话,就完全没关系。”

    丁玲儿叹道:“但愿吧。”

    话虽如此,但每个人心里都不清楚,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魔气滔天显现,必然是有裂缝在四周,亦或者有针对炎武城的图谋。

    虚空之上,李云霄盯着那魔气,双瞳化成不同颜色,凝视了一阵,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糟了!这不是魔族入侵,这魔气……是魔主普的封印终于松动了!”

    李云霄震惊道,他脑中灵光一现,突然醒悟过来,道:“一定是普也感受到了帝迦之死,所以才愤怒下冲开了封印!”

    聆牧笛奇道:“他们不是死对头吗?怎么会愤怒?”

    李云霄摇头道:“帝和普之间的关系是极其微妙的,两者本就同源。现在不仅仅是帝迦之死,还有阿含斩骨刀的丢失,一定让魔主普异常震怒。”

    非倪惊道:“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能挡住魔普的愤怒吗?”

    李云霄立即道:“不知!但若是有护城大阵在,加上我们这些人,多半勉强可以吧。毕竟不是我们杀了帝迦,普真要追查的话,还得回魔界去!我们先回城中!”

    说罢,几人急忙飞驰而下。

    李云霄一眼就看到了术炼院内的丁玲儿,急道:“玲儿,快打开护城大阵,让我们进来!”

    丁玲儿一见,浑身一颤,随即忍不住的狂喜,甚至轻轻的啜泣起来,喜极而泣。

    “快,快打开阵光,让云霄大哥他们进来!”

    丁玲儿急忙传令下去,因为太过急切,显得有些慌乱。

    “不可!”

    袁高寒突然阻拦她,沉声道:“李云霄等人怎么会在这个关口突然回来?我怀疑有诈!而且这些人极有可能是魔族幻化出来骗我们的,一但打开城门就危险了!”

    丁玲儿愣了下,随即摇头道:“可万一真的是云霄大哥他们呢?”

    袁高寒道:“你要理智一些,这个时候李云霄怎么可能回来。”

    丁玲儿抬起头凝视着长空一阵,坚决道:“我相信那是真的云霄大哥。”

    袁高寒皱眉道:“凭什么?”

    丁玲儿坚定的说道:“直觉!”

    “直觉?哈哈,大敌当前,你说凭直觉,不觉得可笑吗?”

    袁高寒忍不住怒斥起来。

    “一点也不可笑。”

    丁玲儿淡淡说道:“你连直觉也没有,凭什么判定不是真的?在无法确定的情况下,我便以真的来处理。”

    袁高寒脸色微变,道:“无法确定真假,不是应该以假的来处理吗?”

    丁玲儿突然一笑,道:“那因为你们在意的是炎武城安危,而我在意的是云霄大哥安危。至于炎武城,若是没有了云霄大哥,任由它死活我也懒得管。”

    “我下令,打开护城大阵!”

    丁玲儿沉声喝道,命令远远传了出去。

    袁高寒大急,还要阻止,却被天照子拉住了,对他微微摇头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