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84章 地界之主
    李芒山发怒了,一喝之下,那九人都是变了脸色,不再吭声。

    其实他们平日里打闹惯了,加上参战较晚,没经历之前那种惨痛的环境,所以看上去轻松许多。

    其他人则是轻松不起来,甚至有想哭的感觉。

    李云霄道:“诸位刚从玄离岛出来,自该去炎武城参悟十方规则的。只是现在人手奇缺,就有劳几位暂时代劳了。等人手调配过来,我立即派人来接回诸位。”

    李芒山忙抱拳道:“应该的。云盟主不要听他们胡言,不知好歹的东西,我就让他们在这待一辈子。”

    九人满上露出哭脸,一副老实的模样。

    李云霄等人便挥了挥手,落寞的离开,只剩下天空上十道萧瑟身影。

    魔界之内,一座深潭中。

    “砰”的一声潭水再次炸开,比之前还要猛烈,所有水气瞬间就蒸干,化成虚无。

    帝迦满脸阴沉的冲了起来,落在一处山巅,冷冷的看着那深潭,脸色极为难看。

    “是谁?!”

    帝迦厉喝一声,目光往虚无内望去,似乎察觉到了有人。

    “呵呵,魔主大人,别来无恙。”

    一道白色身影从虚空中缓缓出现,嘴角噙着笑意,静静的看着帝迦。

    此人的眼瞳为淡蓝色,仿佛一汪碧水,深不见底。

    帝迦沉声喝道:“你是谁?我似乎不认识你吧?”

    那身影笑道:“大人被封印了十万年,加上记忆残缺,忘了我也是正常的。本人现在也算是半个魔族啦,你叫我户便可。”

    “户?半个魔族?”

    帝迦凝声道:“这么说来,你之前并不是魔族了?”

    户笑道:“之前的事太过久远,我也忘记啦。”

    帝迦冷哼道:“忘了也好,免得记性太好,就活的太累。”

    帝迦指着水潭,寒声道:“我留在这里面的东西,是你拿走了?”

    户哑然一笑,用手指轻轻敲了下头颅,道:“时间过得太久,我真有点忘啦。”

    “忘啦?看来得让你好好想起来了!”

    帝迦脸色一寒,从山巅上腾空而起,五指往虚空中一抓,阿含斩骨刀缓缓抽了出来,散发出无边魔意。

    户看了那刀一眼,露出渴望的神色,舔了下嘴唇,笑道:“六道魔兵啊,想不到十万年了,还是在你手中。真是忠臣不二的兵刃呢。”

    “哦,看样子你对这魔兵很感兴趣呢。”

    帝迦扬起刀来,在眼前欣赏了一番,突然二话不说,就瞬移至户的面前,猛然斩了下去!

    户手中空无一物,却是抬起手来往那魔兵上抓去!

    “猖狂!”

    帝迦震怒不已,千万年来,从来没有人敢空手接魔兵的,简直就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你是疯子和蠢货吗?!”

    “嗤!”

    阿含斩骨刀落下,直接将户的整条手臂都斩了下来。

    “哈哈哈,好刀,真的是好刀啊!”

    户不仅没有痛苦,反而笑得更加兴奋起来,伸出红舌舔着嘴唇,死死的盯着那刀。

    “既然你如此喜欢,那本座就用此刀送你归西吧!”

    帝迦刀光一闪,就横斩而来,直接削向户的头颅。

    户脸孔上露出诡异的狞笑,轻轻往后一退,单手掐诀。

    阿含刀顺势落下,斩入了户的体内,穿透而过。

    突然在户的身体上,刀口处浮现出一个阵纹,阵纹旋转,往刀身上汇聚而去。

    “这阵……!”

    帝迦突然浑身一颤,失声叫了起来,“你到底是谁?!”

    他猛然拔刀就要后退。

    但为时已晚,户仅存的一只手臂抓了过来,“砰”的五指如爪,掐入帝迦的肩头,不让他走。

    帝迦无比焦急,急忙念动法诀,化出三头六臂,并且身后浮现出真魔巨灵,六臂掐诀。

    户满脸的狞笑,同样是口中念念有词,在他的身后,也缓慢凝聚起一尊巨灵来,同样是三头六臂法相。

    “不!不可能!”

    帝迦看着那法相,内心莫名的涌起害怕来,似乎瞬间心神失守。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户冷冷的看着他,道:“真魔法相和真魔法身两大神通,原本就是伴随着六道魔兵而生的,并非你魔主帝才能拥有,我亦能有!”

    户身后的法身掐诀起来,往前方轰去。

    两尊巨灵在长空上厮杀不已,道道魔光激散开,射向四面八方,震得天崩地裂。

    两人的战斗看似不相上下,但帝迦却是内心焦急。因为他知道户的实力还在他之上,此刻看似平分秋色,是因为户将大量的心力放在了阿含斩骨刀上!

    那阿含斩骨刀仿佛受到魔力,不断地深入到户体内。

    帝迦不由得心中冰冷,如坠深渊,他分明的感受到自己对阿含刀的控制越来越弱了。

    “哈哈,看来传闻果然是真的啊!”

    户狂笑不已,双眸因为激动而变得更加湛蓝起来,“传闻六道魔兵乃是无灵之物,必须要以身祭器,将自身化作魔兵的器灵,方能与魔兵交流沟通,成为魔兵之主!”

    “哦,不对,我说错了,应该是魔兵之奴!”

    户得意非凡的大笑起来,道:“因为天圣器代表的一界最高规则,甚至本身就是规则所化,所以天圣器是不可能被界内之灵掌控的,唯有以身祭器,自己成为器奴,也便是器灵,才能真正掌控和发挥天圣器的最大威力!我说的对不对呢?西域之王贝经弘!”

    户说道最后,目光竟然是望向远处。

    帝迦心中微惊,户所言句句属实,令他产生了极大的不安感。这种不安,就连当年被天武界强者封印都未曾有过。

    因为只要天圣器在,他就不会死。

    因为他便是天圣器之器灵!

    一旦他死了,六道魔兵便会在天武界打开魔界入口,让两界不断融合。

    所以天武界的强者拿他没辙,只能分而镇压。

    可现在,他却突然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因为这里是魔界,死在魔界的话,魔兵是不会有反应的。

    而眼前这人,不仅有杀他的力量,更有收服魔兵的技法。

    阿含斩骨刀四周的阵,便是以身祭器之阵!

    户正在通过施展阵法,让自己变成阿含斩骨刀的器灵,从而将阿含斩骨刀夺过去!

    在不远处的天空上,微微波荡之下,贝经弘浮现出了身影,眼里同样露出惊慌之色,看着户的眼神变得极为惊恐,“你……你是……”

    户咧嘴笑道:“嘿嘿,还是老朋友没有忘记我啊。”

    贝经弘警惕的取出法树金轮,护在自己身前,咬牙道:“果然是你!地界之主,浊坤!”

    “什么?!”

    帝迦浑身大颤,看着眼前之人,似乎想起了什么。

    十万年前,两界之战中,天武界的四大界王境强者之一,地界之主!

    帝迦咬牙道:“你怎么会来魔界的,而且将自己魔化了!”

    户笑道:“这就说来话长了。”

    他脸上闪过追思的神色,道:“不过我现在太兴奋了,没心思聊往事呢。魔主大人,纵横古今,你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了,现在马上就要灰飞烟灭啦,可有什么想法?”

    “想法你妹!想杀我,下辈子吧!”

    帝迦怒吼一声,全部魔力都灌入阿含刀内,同时身后四臂掐诀,想要再次召唤其它魔兵。

    浊坤淡淡一笑,道:“以你的力量已经无法招出第二柄魔兵了,而且我暂时也只能消化一柄呢,还是别徒劳了。”

    他淡蓝色眸光一闪,帝迦整个人便置身于一片蓝芒中,凝聚起来的魔气不断消散。

    “黄泉冥火?!”

    帝迦心中大震,失声叫道:“你已经是魔族之人,为何还能施展这种天武界界力之物?!”

    贝经弘同样心惊不已,当机立断之下,“铮”的一声就祭出法树金轮,化成数亩之大飞斩而去。

    “砰!”

    一道极强的气劲轰击而来,打在那金轮上,将其震飞。

    贝经弘惊慌四望,喝道:“是谁?!”

    神识并未察觉有人,但嗅觉却让他闻到一抹淡香。

    赫然发现,就在自己眼皮之下,前方三十余丈处,冷冷的站着一名女子,面带嗤笑的望着他。

    贝经弘的脸孔扭曲的厉害,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

    那女子就这样静静在那,他却完全感应不到,证明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贝经弘口中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来,咬牙道:“魔尊!”

    女子点了点头,道:“媛部之尊主,媛。”

    算是自我介绍了,好像很有礼貌的样子,但媛的眼神中,却透露着满满的不屑和冷漠,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贝经弘怒道:“浊坤,枉你当年为天武界领袖,却自甘堕落成魔,并且与魔族魔尊勾结!”

    “哈哈!”

    浊坤狂笑起来,道:“贝经弘,在魔界有一件事挺好的,这里的人相对都比较耿直,很少有你这样口是心非的逗逼。你倒是正义,那你来这深潭是何意呢?还有,界神碑之主我也见过,似乎并未能掌控界神碑呢,应该也是你出于私心,不肯将器灵的真相告诉他吧?”

    “哼!”

    贝经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知道再难讨趣,冷哼一声,转身就化作遁光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