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52章 离开圣器
    李云霄皱眉道:“难道你对天武盟这么没信心?”

    “呵呵,信心?”

    宁可月嗤笑道:“当年天武界有四位界王境强者联手,耗尽一界之力,方才封印魔主,打败魔族。如今却是一个都没了,怎么跟魔界斗?以我之见,如今的魔界比之当年并不会逊色什么。”

    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便是魔界不会再有帝那般惊才绝艳,震烁古今的人物出现了。其中原因你也是知道的。”

    李云霄道:“六道魔兵?”

    宁可月点头道:“缺少了六道魔兵的魔主虽然厉害,但也最多是界王境而已,达不到令人恐惧的程度。”

    李云霄惊道:“你对魔界了解多少?就这样肯定魔界一定会有界王境的强者存在?据我两次和魔族交战,得到的结果显示,魔界如今也只有八位造化境魔尊而已,并不存在圣魔。”

    宁可月道:“你既然知道‘圣魔’这称谓,看来的确是得到不少消息了。魔界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种简单,至于你所说的只有八位魔尊,呵呵,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信的。”

    李云霄一下沉默了起来,内心更加沉重起来。

    宁可月颔首道:“如何,只要你族能出让一域疆土,我瞳族便与你们站在一条阵线上,共同抗魔。”

    起讫和七位长老在一旁小心的听着,不敢吭声。

    他们对于外界的情况并不了解,只能俯首听命,但都听得出来,似乎有极厉害的敌人要对付,都是心中郁闷无比。

    这个条件李云霄的确有些心动,但一域的疆土实在是太骇然了,若是冒然出让的话,他必然是人族的千古罪人,这个黑锅他背不起。

    聆牧笛也是同样的心思,开口道:“可以给你们十座王城这样大的地方,再多就不行了!”

    “哼,十座王城,那是一域的几分之几啊?”

    宁可月明显不满,怒道:“你这是在施舍我吗?!”

    李云霄针锋相对,冷冷道:“这十座王城也只是我和牧笛大人的初步想法,至于行不行尚不可知,还得回天武盟与众人商议。我族的让步也尽于此,绝不能再做出更多牺牲了。”

    “哼,那多说无益了。这片大陆说起来,即便在当年真灵遍地的时代,我瞳族的疆土也不止十个王城。何况现在如此羸弱的人族,就想将等我局限在方寸之地,真是异想天开!”

    宁可月毫不留情的驳斥道,满脸讥讽。

    李云霄面不改色,道:“你也知道时代不同了,当年胤羽还君临天下呢,现在你让他君临天下去试试。”

    宁可月怒斥道:“你意思是说我瞳族实力不行了?”

    李云霄道:“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你不接受。若不是魔劫降临,即便是十城我也不可能答应的,还有便是你瞳族的生存方式太过野蛮,必须在我受我族密切监控。”

    “什么?!”

    这下不仅是宁可月暴怒,起讫和七位长老也震怒起来,之前的谈话他们听的是是而非,但这句却是听的清楚明白。

    受他族监控,这还有半点自由吗?

    一时间大殿内煞气翻滚,七八双凌厉的眼眸都盯着他。

    宁可月怒极反笑,道:“嘿,你确定你没在开玩笑?”

    李云霄摇了摇头,道:“绝无开玩笑,任何人都不会喜欢被你们附身的。你们可以继续用千年一眸内的‘容器’,至于外界生灵,我不许你们染指!”

    “啪啪!”

    宁可月竟鼓起掌来,放声笑道:“哈哈,说的好慷慨激昂啊,我都听得热泪盈眶了!既然如此,那我瞳族当年丢失的疆土,便由我们自己亲手夺回来。还有,你们两位也就不用离开了,就到这圣器内好好度过下半辈子吧!”

    她猩红的眸子一下就凝视过去。

    “小心!”

    李云霄喝斥一声,双瞳随即发生变化,右眼月瞳也浮现出来,一片白光激·射而出。

    “天缺!”

    两股精神力在大殿上相撞,没有任何声响,只见空间上泛起浪涛一样的纹路,随即如镜面般破碎掉。

    聆牧笛也是心中一惊,在李云霄喝斥的刹那就反应过来,随后一掌往虚空拍去,“轰隆”一声巨颤,整个圣器空间就被打穿一个裂口。

    但那裂口不够深,还未能通向外界。

    “轰!轰!”

    又是数道震响,他瞬间就打出上百拳,将那空间壁垒不断击碎!

    起讫等八人震惊之下,也纷纷出手,大片红光从空中击落,一下就将两人罩住。

    聆牧笛的动作一滞,身躯就停了下来,脸上浮现出呆滞的神情。

    李云霄大惊,张口就吐出一道龙吟,冲向聆牧笛,击在他身上发出“箜箜”的震荡声,却不能将其从幻境中解脱出来。

    即便是他自己,也开始觉得眼前有些迷离。

    “哼,若是这还让你们跑了,那就真的是天大笑话了!”

    在周围不知处,宁可月的声音传来。

    李云霄努力睁大双眼,妙法灵目散发出幽光,却也只能隐约见到一些影子。

    突然他心中一动,一股力量从界神碑内冲了出来。

    “嗤啦!”

    眼前的红芒就像是幕布一样被撕裂开,清晰的世界浮现而出。

    一道女子声音传来道:“走!”

    紧接着,便听见“轰隆”巨响,圣器与外界的壁垒被强大至极之力轰碎,一条充满恐怖之力的通道随即浮现!

    李云霄惊喜道:“琳大人!”

    那出手破去幻术的,正是琳。而随之轰开圣器壁垒的则是灿和涿。

    琳单手掐诀,一片金光在身上散开,随即诀印拍出。

    “轰!”

    宁可月与其硬抗一掌,顿时被击退数步,眼中的红色妖光锐减下来。

    “不可能!你是谁?!”

    宁可月心中大骇,怒喝一声。

    琳不理会她,一掌后便转身朝那通道而去。

    宁可月喝道:“拦下他们!”

    起讫和七位长老也是大惊不已,再次联手同时轰去。

    “哼,现在还想留下我们,不可能了!”

    李云霄冷笑一声,剑殇斩红应身而出,一斩而去!

    聆牧笛和两名大妖也是同时出手,恐怖的力量在大殿上一震,“轰隆隆”的冲向四面八方,不仅整个大殿,方圆数千丈内瞬间被移为平地。

    宁可月的脸孔异常阴沉,突然眸光一闪,寒声道:“你这奴才也想走?留下吧!”

    瞳力瞬间往那硝烟中击去,轰在一抹金光上。

    “噗!”

    那金光一下被打的现形,化出慕容竹的样子,正是天思。

    天思惊恐的回望了一眼,满是焦急和恐怖,李云霄等人已经冲入通道了,那裂缝即将闭合。

    他顾不得这许多,发狂的大吼一声,再次化作金芒冲向那裂缝。

    这是他唯一离开此地的机会,若是失去的话,就彻底沦为归墟的刀下鱼肉了。

    “哼,奴才就是奴才,给本座好好呆着吧!”

    宁可月狞笑一声,眸光转动下,那裂缝前的空间一晃,立即如铜墙铁壁般往那天思压去。

    “噗!”

    天思再次被轰出原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看着那空间之力如绞肉机般飞旋,吓得脸色苍白,哀求道:“大人饶命啊!放过我吧!”

    “哼,去死吧!”

    宁可月狞笑一声,便一指点了过来,但那手指划过半空,却是突然一滞,停顿住了。

    只是这一瞬,立即被天思捕捉到了,心头狂跳,猛地转身就化作金芒跃入那裂缝内,直至消失不见。

    宁可月僵住的身躯这才缓过来,脸孔上满是怒火。

    刚才那一下正是体内宁可月的部分发生了抗争,使得原本一体的自己出现了分裂,这才导致攻击停滞。

    “老祖宗,现在怎么办?”

    起讫看着方圆数千丈的真空地带,只觉得头皮一阵发毛。

    仅仅刚刚一击下,死了多少瞳族之人,根本难以计数。

    而且居住在王城附近的,多是纯种的血色月瞳,这一下的损失已经无法估量了。

    “哼!一群废物!区区几个人都拦不下!”

    宁可月怒斥一声,将怒火发泄在起讫和七位长老身上,他们八人被骂的直低头,丝毫不敢吭声。

    在漆黑的空间乱流中,一抹通透如玉的光芒在其中流转。

    正是李云霄祭出了界神碑,化成三十余丈长,几人都端坐其上。

    “琳大人,你没事了吗?真是太好了!”

    李云霄看着那琳静静的盘坐虚空上,脸上颇为红润,似乎气色不错。

    琳微笑着睁开眼来,道:“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的帮助,怎奈我大限已至,根本就无力回天了。”

    “什么?!”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浑身巨颤,两人顿时感受到了什么,聆牧笛艰难道:“难道……难道是……”

    琳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正是回光返照。想不到我离去之前还能助你们一臂之力,我内心是很欣慰的。”

    李云霄哀伤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胤羽也早入五衰之境,可依然活到了现在啊!”

    琳道:“不用悲痛,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本就是人生八苦,无人能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