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51章 王城往事
    那巨剑一斩而下,直接斩在宁可月的幻影上,落了个空。

    “什么?!”

    起讫大惊,他竟未能发现宁可月是何事施展瞬移离开的。

    “不对!这不是瞬移!”

    起讫的脸色瞬间大变起来,骤然发现高空上只有他孤零零一人,李云霄和聆牧笛,还有那九长老全都消失不见了!

    “幻术!本王竟然中了敌人的幻术?!”

    起讫站在长空上,满脸的愕然,仿佛万难相信。

    幻术乃是瞳族的天赋神通,他更是此道中的王者,整个世界第一。

    却在一招交手之下,就被对方拖入了幻术空间里,这个打击简直是难以想象的重。

    一瞬间,王者的自尊和自信就土崩瓦解,整个人变得失神起来。

    就在他正前方十丈处,黄色的光芒缓缓凝聚出来,化成宁可月的身影,嘴角噙着冷笑,静静的看着他。

    “你到底是谁?!”

    起讫有些惶恐,看着眼前这名女子,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其实他内心已经相信了宁可月便是归墟,只是一时难以接受。

    宁可月冷冷道:“我是谁?你的内心难道没有告诉你吗?还是你不能接受?”

    她一语戳破起讫内心,让起讫更是如坠冰窟,顿时再没了任何幻想,当即跪了下来,叩首道:“见过老祖宗!”

    宁可月淡淡一笑,道:“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否则可有得你们苦头吃了。”

    话音落下,起讫便觉得眼前一晃,回到了长空上,而且一声巨响随即传来。

    宁可月手中诀印一变,再次往后退了数步,将红色箭矢的大部分力量卸去后,凌空一抓!

    “轰隆!”

    箭芒瞬间破开,炸成无数碎片溅飞,惊天动地。

    七名长老皆是受到冲击,身躯微颤。随后他们定眼一望,一名男子正跪在宁可月身侧,那熟悉的身影正是……

    “啊?!吾王!”

    一名长老惊叫起来,七人顿时明白了,对归墟的身份再无怀疑!

    “见过归墟老祖宗!”

    七人齐刷刷的跪下,匍匐在宁可月面前。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眉头微促,看着归墟收服了瞳族,内心隐约更为担心起来。

    王城之内,在极短的安静后,顿时炸开了锅。

    所有瞳族皆是哗然起来,各种人声鼎沸,整个城池就想煮沸了一般。

    到处都是“我没看错吗?”、“难道是我眼瞎了?!”、“谁对我施展了幻术?”等声音。

    由于李云霄等人位置太高,他们并未听见七老对宁可月的称呼,只是见到月瞳之王和七位长老都匍匐跪着,顿时感到一阵眩晕,觉得这是有人弄的恶作剧,一定是自己中了幻术。

    直至此刻,宁可月脸上的笑容这才舒展开来,道:“都起来吧。”还不忘嘚瑟的瞥了李云霄和聆牧笛一眼。

    七名长老还不敢起身,等待起讫起身后,他们才敢站起。

    八人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变得老实拘谨,不敢吭声,与之前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判若两人。

    起讫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道:“老祖宗终于回归了,我瞳族必然会迎来鼎盛之期。”

    宁可月笑道:“呵呵,本座的确有一番想法,但还得看看你们的实力如何了。”

    起讫长叹一声道:“唉,起讫愧对老祖宗!未能将月瞳一族发扬光大,只能维持着老祖宗们留下的基业,实在是羞愧!”

    宁可月道:“你不必妄自菲薄,这圣器内虽然规则齐整,但灵气毕竟有限,能有三人修炼到虚极境我已经很满足了。如今这圣器空间内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你详细与我说说。我察觉到你能够动用部分圣器之力,但实在有限的很。”

    “是!”

    起讫小心的应了一声,便道:“还请老祖宗殿内一叙,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

    宁可月心情大好,转身瞥了下李云霄和聆牧笛,道:“你二位也一起来吧。”

    李云霄和聆牧笛互望了一眼,便跟了上去。

    原来,当年归墟将整个瞳族都迁徙到圣器空间内,并且还收纳了大量的各族之人,作为给本族人用的“容器”培养。

    其实归墟还未跟胤羽决裂前,就在专心圣器的炼制和衍化,早就构成了灵气循环系统,并且有不少“容器”其内。

    直到得罪胤羽后,时间过于匆忙,他也管不了许多,直接将大量的种族都抓了进去,生怕将来自己的子孙不够“容器”。

    但没想到的是,由于“容器”太多,圣器被流放到“无”之空间后,里面的灵气开始剧烈锐减,使得灵气的自循环系统遭受破坏,灵气变得万年一求,修行变得极为困难起来。

    当初月瞳一族的几位掌权人,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开始对其它种族进行灭绝性的屠杀,免得他们过多消耗灵气,破坏供给平衡。

    因为瞳族即便不依附,也能修炼和长存下去,而且“容器”在当时也足够充足。

    这样一来,屠杀便引发了战争,其它种族之人瞬间联合起来,开始对月瞳进行反抗。

    月瞳一族虽然强大,但遭受各族联盟反扑之后,也遭到了重创。

    那是瞳族数量在圣器内第一次大规模的锐减,与此相应的是,“容器”种族们也被重创的力量,数量急剧下降。

    整个圣器空间内出现了长时期的和平,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瞳族之人修建了“王城”雏形。

    并且瞳族对“容器”的策略也从屠杀变成了驱逐,将大量的“容器”驱逐到空间“灵气循环系统”的边缘地带。

    这样一来,“容器”的生存空间就变得极为恶劣起来,为了争夺一些资源,开始内部互相残杀。

    让瞳族之人喜出望外的是,这个策略起到了极好的效果。

    一来抑制了“容器”的数量增长,二来由于“容器”们长期的互相厮杀,能够生存下来的都是资质极好的强者。

    这对于月瞳一族而言,无疑是喜得乐见的。

    在接下来的数十万年里,月瞳一族都掌控着至高的主宰权,与“容器”们之间的关系相安无事。

    可即便如此,依然有意外发生。

    在十多万年前,“容器”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位极为恐怖的强者,带领着众多种族从蛮荒之地杀来,围攻王城!

    那一战异常惨烈,月瞳的人口数量再次锐减到低点,围城之战打了大小数十次,延续了数百年之久。

    王城也被攻破过不下十次,但每次最终还是死战坚守住了。

    这瞳族风雨飘摇,眼见就要凋零下去的时候。族内出现了一位强者,他在修炼的过程中第一次感悟到了这片世界的力量,也便是千年一眸的圣器之力。

    虽然掌握的并不是很多,但依靠这圣器之力,还是力挽狂澜,将对方的强者尽数诛杀,这才将瞳族血脉保留了下来。

    于是“容器”们再次被驱逐到蛮荒,整个世界又陷入了相对和平的发展期。

    而月瞳一族也开始花费各种资源,对“圣器”本身进行研究。

    研究的过程无外乎两点,一就是如何抹去归墟烙印,二便是如何掌控圣器之力。

    终于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归墟的烙印几乎被抹的干净,而这世界内瞳族对圣器本身的理解也日益加强。

    而更让瞳族喜出望外的是,只有月瞳的瞳力才能够感悟和炼化圣器之力,从这个时候开始,月瞳一族才真正站稳了在这个世界的位置,不可撼动。

    因为你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圣器之力,而月瞳却能够调用圣器的部分力量。

    从而,再次迎来了瞳族对“容器”们的掌控期。

    直至今日,再没有任何的大事发生。

    宁可月等人听完,不由得有些唏嘘起来,叹道:“想不到竟然还如此曲折复杂,真是难为你们了。”

    起讫忙道:“不难为,当初老祖宗也是为了我们好。只不知当年的强敌现在如何了,老祖宗是不是要带我们出去了?”

    宁可月嘿嘿笑道:“当年的强敌还在,只不过已经不‘强’了,以本座之力杀他如杀蚁,已经没趣味了。至于你们,我自然是要带出去的,享受外边世界更好的灵气,让你们的实力短期内爆棚上去!”

    她雄心勃勃的样子,眼中射出精芒来,落在李云霄和聆牧笛身上,道:“两位以为如何?我月瞳一族的实力,难道占据一域也不可吗?”

    李云霄坚定的摇头,道:“绝不可,再者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必须找各路领袖商议才行,但至于结果……你也应该心中有数。”

    “哼!”

    宁可月明显不悦,脸孔一下就沉了下来,寒声道:“这么说来,你是要引发两族之战了!”

    李云霄皱眉道:“归墟,你可千万别乱来!如今魔劫降临,若是你族再横插一手进来,怕是整个天武界都容不得你,到时候即便我们不出手,这天地也要诛杀的你灰飞烟灭!”

    宁可月怒道:“那你的意思是,等魔劫过了,再跟我商讨此事?那得何年何月?况且魔劫能不能过尚且是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