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50章 合击之力
    那七名长老见李云霄和聆牧笛束手旁观,都是心中一喜,将全部心思放在了归墟身上。

    宁可月静立长空不动,双手抱在胸前,戏谑的看着他们布阵。

    但很快她脸上就露出惊诧的神色来,倒不是说这阵法有多厉害,而是七人所布之阵,正是自己当年炼制千年一眸时的镶嵌在圣器内的某种规则。

    也就说这七人领悟了圣器中的这种规则,然后以阵法的形势表现出来。

    “啧啧,不错。从进来到现在,总算看到了一些让我欣慰的东西。”

    宁可月表现的饶有兴趣起来。

    七人很快站稳了各自的方位,呈现出锥形,好似一只箭的箭头。

    所有人的力量顿时叠加在一起,红光连成一片,空间如水纹般波动开。

    “不错,不错,这道规则之力你们掌握的很好。”

    宁可月真心的夸赞起来,突然她眼眸中掠过一丝惊色,道:“这是……”

    在那波动的空间上,隐约有旋律传出,一下整个波动就乱开来,好似原本就乱颤的湖面,再次投下了一块巨石。

    一柄巨型的透明长弓,仿佛就是天空的缩影,在七名长老身前凝聚出来。

    李云霄惊道:“圣器之力!”

    他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柄透明长弓正是圣器千年一眸的力量所凝。

    宁可月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但并未慌乱,而是一只手托着下巴,沉思道:“难道说起讫并没有完全掌控这圣器?”

    她眼中精芒一闪,拍手叫道:“定是如此了!若他真的掌控了圣器,根本就不需要派出你们这些喽啰出来。凭借他自己与这圣器之力,就能与我一战了。难怪他会不断的派人出来试探!”

    “哼,一派胡言,不知所云!死到临头还敢放肆!”

    赤目怒吼一声,七人同时掐诀出力。

    所有人的力量不断传导向前,叠加在一起,凝成一支巨大的红色箭矢,搭在那空间之弓上!

    箭与弓触碰在一起,迸发出无穷威能,一道鲜红色的螺旋像风车一样在天空上荡漾。

    七人阵势之力与圣器威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毫无瑕疵!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眼睛亮了起来,看的不断点头。

    这七位长老修炼的几乎是同种功法,而且他们都是最纯粹的血色月瞳,力量属性也一模一样,所以运用起这种合击术来,可以无缝连接,最完美的融洽在一起。

    如此绝强的招式下,即便是归墟,怕也难以轻易抵挡。

    “邢月之箭!”

    七人同时大喝,“铮”的一声巨颤,高空上传来古音震荡,那透明之弓更是发出“嗡嗡”声响。

    巨大的红色箭矢穿梭而去,如一艘巨大战舰,碾压长空!

    宁可月不敢大意,往后退了七步,拉开一定的距离。

    李云霄眉头微挑,他清晰的感应到,宁可月每一步都踩在空间节点上,她也在借助圣器之力。看来这一箭已经对她造成威胁了。

    毕竟千年一眸本就是归墟打造出来的,所以其内规则一清二楚,七步踩出后,整个人就与天空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定眼望去,气势都发生了极大改变,仿佛这片天空之主。

    七名长老同样震惊不已,心头都是巨颤,似乎宁可月身上有一种俾睨天下,让他们仰视之感。

    而且这种仰视并不陌生,仿佛是骨血里与身俱来的。

    七人中那两名虚极神境的长老骇然相望,心神几乎失守,他们在宁可月融入天空的一刻,似乎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宁可月退出七步后,双手飞速掐诀,身上一片朦朦红芒,与她的眼眸凝成一色。

    诀印中升起一轮圆光,在掌心下化出一道镜光般的壁垒,拦在自己身前。

    “嘭!”

    红色箭矢击在那光壁上,刺入几分,压得宁可月往后滑行了数十丈远,但却再难进入分毫。

    恐怖的灵压在两股力量之间寻找发泄口,化成一道道游龙冲向四面八方。

    “轰!轰!轰!”

    不断有灵压化龙轰炸在大地上,大片的瞳族被轰的粉身碎骨,建筑成片倒塌。

    这才惊醒了那些跪拜的瞳族之人,全都从狂热的执迷中回过神来,震惊的望着天空上。

    “是七老!竟然是七老出手了!”

    “天啊,那个女子到底是谁,竟能和七老抗衡!”

    惊呼从四面八方传来,七老的脸色都是十分难看。

    因为他们知道,对面这个女子抗衡的可不仅仅是他们七人,还有隐藏在王城内的月瞳之王起讫!

    起讫虽然没有正面出手,但却调动了圣器之力,凝成空间巨弓,将他们七人的联手之力再次提升一倍!

    即便如此,也轻易被宁可月接了下来。

    此刻七老的内心,犹如掀起惊涛,万难相信眼前这一幕。

    赤目与另外一名虚极神境的长老更是心中震颤,几乎就信了眼前之人,正是他们的先祖归墟!

    王城宫殿内,一名男子模样的“容器”也是满脸惊恐,望着前方水幕中对决的影子。

    男子身前旋转着一柄透明长弓,那弓恍惚了一下,就消失在前方。

    “这……”

    男子身旁一位女子模样的“容器”,露出雪白的大腿和肚脐来,满脸惊容,道:“这……怎么可能……!王,这几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男子正是月瞳之王起讫,脸孔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了,而眼底却是浮现出恐惧的神色。

    女子感受到了起讫的心情,小心的将火辣身躯贴了上来,柔声道:“王不要生气,此人虽然厉害,但现在也被七老和圣器的力量压制住,离失败也不远了。”

    “啪!”

    一个清晰响亮的耳光扇在那女子脸上。

    女子痛苦的尖叫一声,便捂着脸,嘴角流下血来,满口牙齿更是全部碎裂。

    起讫阴沉的盯着她,骂道:“你懂个屁!滚!”

    女子委屈的流下泪来,低着头哭道:“是,我是不懂,我只想好好的待在王身边,伺候王。”

    起讫眉头微皱,哼了一下,便拂袖道:“这下真的是麻烦大了,此人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月瞳之祖—归墟!”

    “归墟?”

    女子愕然愣了下,目光望向不远处的王座。

    在王座的后方,雕刻着一个巨大的图腾,一轮血色的月亮凝固在长空上,俯瞰大地众生,下方是无数的各种子民下跪朝拜,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狂热的执着和痴迷。

    这雕刻上的场景,就和先前城内百姓的状态一模一样。

    起讫看着那雕刻,心情异常的沉重。

    女子揉了揉被打疼的脸,轻声道:“王,既然是归墟先祖回来了,那不是更好吗?为何要如此忧虑?”

    起讫负手而立,沉声道:“相传这个世界并非是完整的独立世界,而是由归墟老祖制造出来的。而且本王在修炼在过程中也曾多次感受到,这片天地间存在桎梏压力,应该是当年归墟老祖的炼化之力,虽然无数年来被历代月瞳之王击散,并且雄心勃勃的想要重新炼化世界,但皆不可得。而归墟老祖生存的空间,是一处世界等级更高的地方。当年因为各种缘由,才将我瞳之一族放入此世界中来。”

    女子不解道:“现在归墟老祖回来了,也许就会带我们到更高级的世界去呀,这不是好事吗?”

    起讫点了点头,道:“这也许是好事,但对你我而言绝不是好事。首先归墟老祖回来了,我这个王自然就不再是王了,而且一旦进入更高等的世界,那个世界中必然有比我们更为强大的存在,我们要占据资源,就必然会起争执和战斗,对整个瞳族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啊。”

    女子道:“这些归墟大人应该会有所考虑吧。我听闻当年我族被流放到这个空间,正是因为归墟大人被人追杀,为了保存我族一脉,这才将瞳族转移过来的。”

    “唉!”

    起讫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继续阴沉的盯着那水幕上,道:“若是我能完全掌控这片世界之力的话该有多好啊,即便是归墟,也无法奈何我,只可惜……”

    女子惊道:“王不会真的想和归墟老祖死战吧?”

    起讫哼了一声,道:“谁知道呢!”

    女子满脸惊色,捂着脸不敢再说话,只是觉得四肢冰冷,似乎有巨大的改变再等待着她,不仅是她,而且是整个王城内上亿的族人。

    起讫突然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大殿上。

    “王……!”

    女子尖叫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回音,她满脸焦急,也急匆匆的转身跑下去了。

    而此刻,在王城数万里的高空上,那巨大的红色箭矢与壁光还在对峙,不相上下。

    不同的是,七名长老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而宁可月则是由之前的凝重,慢慢放松下来。

    突然宁可月身后空间微晃,“嗤”的一声就被撕裂开,一名男子踏足而出,抬起手便抓下一柄巨剑,斩向宁可月背心!

    “呵呵,胆小如鼠的王,你终于出来了吗?!”

    宁可月嘴角扬起,不屑的嗤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