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49章 一王七老
    聆牧笛也是斥声道:“归墟大人未免太贪了吧!上亿人口的大城虽然稀少,但我人族也能找出几座来,是不是每一座城池都要占据一域啊!”

    宁可月冷冷的看着两人,道:“有多大实力就占多大资源。难道我瞳族此刻展现在诸位面前的实力,还不够四分之一的天武大陆吗?!”

    李云霄哼道:“贪就等于贫,小心最终什么也得不到,反而搭上了一族人的性命!”

    宁可月面色一寒,喝斥道:“你这话我很不爱听,要么闭嘴,要么去死!”她身上凌冽的杀气释放出来,一下让李云霄如坠冰窟。

    但李云霄虽惊却并未慌乱,嘿声道:“归墟,你想在此地一战吗?就算我和牧笛大人联手也非你之敌,但你这亿万人的城池还能否保住就难说了。”

    聆牧笛也是点头道:“牺牲我二人,除掉一大祸害,也是非常值得的。”

    宁可月脸色骤变,一下将气势收了回来,恐吓道:“你们最好放聪明点,与我为敌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否则我一人就杀上天武盟,你们谁能挡我!”

    李云霄目光一转,道:“你对自己实力如此自负,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有种来炎武城一行,若是天武盟不能将你留下的话,那么四域给你一域。如果你不敌的话,那必然身死炎武城,至于月瞳一族,我可以帮你继续流放到‘无’之空间内去。也许无数年后会有强大的月瞳觉醒,再次回到天武界也说不定呢。”

    “哼,你当本座蠢吗?这种赌约谁会跟你打!”

    宁可月耻笑道:“我可从没认为本座的实力可以强到通天,即便是当年界王境,也没傻到认为自己可以和天下人抗衡,更何况现在只是造化初级,就想与整个人族为敌,我没那么傻的!”

    她眼里射出寒芒来,冷冷道:“我要对付天武盟的话,就只会单独行动,偶尔进行偷袭,或者守在城门外,一点点的把你们除干净!”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同时感受到一股极度的冷意,归墟身为造化境强者,竟然还不顾身份的公然叫嚣要玩偷袭和暗杀,不仅没有丝毫羞愧,反而得意洋洋。

    像这种有实力有谋略,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对手是最为可怕的。

    两人顿时将归墟列入了大敌的行列。

    但以天武盟现在的力量,若是造化境强者来了,还能留住他。却没有主动出击,捕杀造化境强者的实力。

    李云霄与聆牧笛互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担忧和沉思,以及眼底深处那一抹杀意。

    以他们现在的力量,再加上界神碑内的两位大妖,以及非倪,还是能够与归墟一战的。

    并且现在是月瞳之城上空,一旦打起来的话,这座城市也就完蛋了,可以顺带消灭不少瞳族人。

    只是这杀孽……

    两人一想到屠戮亿万的生灵,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宁可月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只是冷冷道:“你们也是聪明人,千万别做什么对大家都不利的傻事。只要不亏待我族,在魔劫之事上我们也会尽力的。”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不知归墟大人打算如何尽力?”

    宁可月冷笑道:“呵呵,这就得看你们人族的诚意有多少了。”

    李云霄苦笑一声,这归墟老奸巨猾,果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聆牧笛道:“那此事将来再谈吧,我希望在尚未谈妥前,归墟大人也不要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来。比如凭空将如此多的瞳族迁徙到天武界,我人族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宁可月冷冷道:“你威胁我?”

    聆牧笛淡然道:“随你怎么想,这是我的意思,也是云盟主的意思。玄离岛多半也是这个意思的。”

    宁可月道:“这天下还没有人可以威胁我的,你们什么意思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自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事。”

    她虽然口头上这般说,但李云霄和聆牧笛却看得出来,归墟已经在内心有所松动了,只是说一些场面话好让自己下台。

    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尴尬,但不过眨眼,就有大量的戾气传来。

    四周空间不断呈波纹荡漾,每荡一下便浮现出一名强者,冷冷的盯着三人。

    很快,便有二三百人出现在天空上,气氛紧迫到了极点。

    但这紧迫只是那二三百瞳族之人认为,李云霄三人还是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宁可月轻蔑的目光往四周一扫,道:“让起讫来见我。”

    “大胆!竟敢直呼王的名字!”

    一名月瞳强者顿时怒斥起来,那猩红的眼眸镶嵌在一只巨像身上,是纯粹的血色月瞳。

    “嘿嘿,王?我来之前他是王,我来之后便已经不是了。”

    宁可月冷冷说道:“若他真的是当代月瞳之王的话,那多半就是圣器之主了,难道还察觉不出我三人实力,要派你等来送死?”

    “胡言乱语什么!”

    那名纯种月瞳似乎是众人头领,喝斥道:“七队之人是你们杀的吧?”

    宁可月点了点头,道:“杀了其中一个。”

    那月瞳道:“这就没错了。”他眼中一寒,诡异的红芒晃动着,喝道:“上,将这三人拿下!”

    “是!”

    杀气震天下,所有强者气息散发出来,往三人碾压而去。

    因为动静太大,正下方的城内瞳族也察觉到了,全都抬起头来看热闹,有上千人更是直接飞起,就在不远处戏谑的看着。

    宁可月怒极反笑,道:“哈哈,拿下我?你们正在一点点蚕食本座的耐性!”

    她双眸也一下化作血色,身后浮现出归墟本体的影子,如一轮血色的满月。

    “嗞嗞!”

    所有人只觉得浑身一颤,就瞬间失去了知觉。

    就连那名领头的纯种月瞳,也是瞬间中了邪,眼瞳一下呆滞起来。

    那轮血月从宁可月身后缓缓升起,直接高挂在长空上,照耀整座王城。

    李云霄心中大骇,那归墟本体之力直接牵动了他右眼内的月瞳,但几个呼吸下就被压制了下去。

    但城内的瞳族却……

    他眼眸所见之处,所有瞳族都变得呆滞起来,抬起头望着天空上的血月,满脸的迷茫,随后逐渐化成狂喜和兴奋。

    “扑通扑通!”

    大量的瞳族直接双膝跪下,朝着那巨大的血月跪拜起来。

    李云霄和聆牧笛皆是心中震骇,几乎大半座城池的瞳族都跪下来,那场面极度震撼人心。

    “起讫啊,枉你为当代月瞳之王,难道出来一见我的勇气也没有吗?”

    宁可月的目光望向那城池中心,一座巍峨的建筑,制成环形的瞳孔状,正是王城的城主,整个月瞳一族的当代‘王’所在之地。

    “哼,哪来的人装神弄鬼!”

    突然从王城内传来厉喝声,便见七道光芒飞驰而起,眨眼间就落在三人四周,将他们围拢起来。

    这七人形状不一,有三个禽类,二个妖族模样的,更难得的是竟然还有两个人族模样的“容器”。

    七人皆是纯种月瞳,镶嵌在“容器”不同地方。

    “哦?来了几个还不错的呀。”

    宁可月微微一笑,点头道:“你们便是那七位长老吧,竟然有两个虚极,五个掌天,比我预想的要好。”

    她之前搜了那月瞳的识海,知道了一些圣器内的基本情况,乃一王七老的格局,只是那月瞳实力有限,并不知道这八人的修为。

    宁可月笑道:“那起讫是虚极还是造化境呢?我真有些期待呢。”

    这七老自然不像那些卫队鲁莽,七只眼眸往三人身上扫去,都是大吃一惊。

    李云霄是虚极修为,宁可月和聆牧笛他们竟看不出修为,聆牧笛还好,宁可月却是给他们一种异常恐怖的感觉。

    其中一人抬起头来,望向高空中的那轮血月,心中震惊道:“你们到底是何人?”

    宁可月冷笑道:“你是明知故问吗?在月瞳的记忆力里,难道没有本座的印象了吗?”

    “你、你、您是……”

    那名月瞳吓得不轻,骇然失声叫道:“您是……”

    “赤目!休要被他迷惑!”

    另外一名长老喝斥道:“他一定是得到了什么秘法,来蛊惑人心!”

    那名叫赤目的长老立即回过神来,怒声道:“若是再不老实,就休怪我七人不客气了!”

    宁可月狞笑道:“冥顽不灵,那我就只能好好教训下你们这些后辈了!”

    一名长老沉声道:“这三人实力超强,我们布阵!”

    “是!”

    另外六人顿时配合起来,在三人四周跑动,每一步都暗合天地频率。

    “切!”

    宁可月不屑的嗤笑道:“就一招秒你们,还布阵?也罢也罢,就让本座看看你们的战力到底如何吧!”

    李云霄则是忙道:“诸位误会了,我二人跟此人绝不是一伙的,你们要打就打他吧,我二人绝不会出手,也毫无恶意。”

    他与聆牧笛立即退至一旁,静静的观看起来。

    他二人与归墟一样的心思,都想见识一下这七名长老的实力,由此来推断瞳族上层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