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48章 月瞳之城
    那火焰如一张密网罩下,落在三人身上,方圆数十丈内顿时化成一片火海。

    那天鹅身上的眼睛里闪烁着狞色,但很快就变得愕然,再转化为惊恐起来。

    李云霄三人一动不动,任由那火焰在身上烧,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宁可月冷冷道:“如此赢弱的力量,是这空间内的灵气等级太低,诞生不出强大的妖兽让你们附体吗?”

    其余飞禽走兽也发现了异常,一下全都大惊失色。

    “一起出手!”

    天鹅怪大叫一声,闪动着翅膀飞跃起来,往三人冲去。

    另外那十余只飞禽走兽也各自施展神通,击向三人。

    “哼!不知死活!”

    宁可月脸色阴鹫道:“对于你们的无礼,我并未生气。但是身为王城卫队,却只有这样渣渣的实力,实在让我恼火啊!都去死吧!”

    她伸出手来,五指往前一抓,整个空间顿时被禁锢住,时间好似停滞了一般。

    那十多只飞禽走兽顿时被固定在天空和大地上,无法动弹。

    宁可月眸子内红光一闪,“砰砰砰”的一阵爆裂。

    在荒芜的沙漠上充满血气,所有“容器”全都炸裂开,化成细细丝丝的雨血,飘荡在大地上。

    “容器”的身躯爆裂后,那些月瞳直接从身躯内惊恐的飞了出来,每只月瞳中都散发出诡异的妖光,周围虚空顿时变得恍惚起来,想要破空而去。

    “切,笑话!本座在这,你们可能逃得掉吗?”

    宁可月嗤笑一声,眼眸中化出一道符文,那些微晃的虚空顿时恢复原状。

    其实她已是手下留情,否则这些月瞳刚才就全挂了。

    十余只月瞳被宁可月的手段惊吓住了,在空中乱飞一阵后,就往天际而去。

    “就你吧,你好像是队长吧?”

    宁可月徒手一抓,刚才那只天鹅怪身上的月瞳就被摄了回来,握在手中。

    那月瞳惊恐的大叫道:“饶命,大人饶命!”

    “你们越弱,越怕死,本座就越怒,越要杀你们!”

    宁可月气恼之下,双眸一凝,一股红芒便冲入那月瞳内。

    那只月瞳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剧烈挣扎起来。但也就片刻时间,身躯一软,就彻底死去了。

    宁可月毫不吝惜的将这只死月瞳仍在地上,道:“原来如此,这空间内的情况我基本了解了,若是不想死在这里的话,就随我来吧。”

    她直接将空间撕裂开,化出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条通道浮现而出。

    她看也未看李云霄一眼,便往那通道内走去。

    李云霄道:“我们也走。”便与耿牧笛一道跟随其后。

    这圣器中的内通道与天武界相差不大,而且更为稳定,没有各种恐怖的能量乱流。

    片刻后,在一座巨大的城池上空,风云涌动。

    虚空内传来雷鸣般的震颤声,随即一道“轰隆”巨响,天空被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宁可月三人从其内逐一而出。

    “这是……”

    李云霄望着下方,惊道:“月瞳之城?!”

    下方巨城有数千里之遥,一眼竟然望不到边际!

    城内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各种怪兽行走其间,不下亿万人口!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大吃一惊,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来,竟有如此多的月瞳!完全超乎他们预计!

    那些月瞳依附在各种各样的“容器”里,飞禽走兽最多,也有人族和妖族模样的存在,都十分有序的规律生活着。

    “哈哈,好多我的子孙啊,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力量呢!”

    宁可月眼中爆射出精芒来,满脸都是兴奋之情,就连身躯都有些微微颤抖。

    李云霄只觉得他高兴的有些过分了。

    聆牧笛则是突然问道:“归墟大人,你打算将这一城的月瞳都搬到天武界去吗?”

    李云霄浑身一震,立即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当然!”

    宁可月傲然道:“我瞳族本就是天武界下最为强大的种族之一,自当享受天武界资源!”

    李云霄道:“这些月瞳在这圣器内生活了数十万年载,他们能够适应外界规则吗?也许留在圣器空间内才是最好的选择。”

    “哼哼。”

    宁可月冷冷的看着他两人,道:“你们的心思我明白,瞳族一旦现世,必然就会和人类有资源上的冲突。人类现在盘踞大陆,就连妖族也偏居一偶,自然不愿意他族抢夺资源。但你们别忘了,这世上本就是强者为尊,我们月瞳一族在大陆上称霸的时间,可不比你们人族短啊!”

    聆牧笛沉声道:“即便你说的没错,但历史潮流,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若是凭空出现如此一座巨城的异族,我怕天下强者都不会甘心的,到时候必然是血战,也许你想尽办法保留的月瞳血脉,就要就此绝迹了。”

    “荒谬!”

    宁可月怒斥道:“莫非你以为人族会是我族敌手?!”

    聆牧笛道:“若是这圣器是你所造的话,那么必然超脱不了天武界规则,空间等级大概率的要比天武界低,那么里面强者的实力也普通要低才是。”

    宁可月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但你别忘了一点。天武界十万年来都没有十方规则了,而这里却有!也就是说,千年一眸内的神境强者从未断绝过。”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不说话了,归墟说的一点没错,之前遇到的那十几只飞禽走兽也都是高阶武帝的存在。

    聆牧笛忧虑的望着下方,那些月瞳依附在各种种族身上,安详的在这城内生活,平静而和平。

    有些月瞳甚至没有依附体,就这样凌空飞行,甚至用幻术化出一具身躯,在街道上悠哉的行走。

    聆牧笛道:“你所渴望的,未必是他们所想要的。”

    宁可月冷哼道:“这岂能由得他们?本座是月瞳之祖,是他们的最高存在!”

    李云霄嗤笑道:“刚才的教训还没吃过吗?你是归墟,谁认识你,谁作兴你?”

    “你……!”

    宁可月隐约动了真怒,但也冷静下来,眼中闪过残酷的目光,道:“我会让他们认识的。”

    聆牧笛突然说道:“为何有的月瞳是红色,有的却是黑色,褐色,黄色,甚至白色,彩色?”

    宁可月道:“只有纯血的月瞳才是赤红的,而那些杂种颜色,都是依附在容器上,然后容器与其它的容器杂交后,剩下来的杂种,就自带旁系的颜色。真正的纯种月瞳,只能够依靠自我分裂而诞生下一代!”

    聆牧笛点头道:“原来如此,那这上亿人口的大城,里面到底有多少真正的纯血月瞳呢?”

    宁可月道:“以我的感知,应该有五六百只吧。”

    “五六百只……”

    两人都是心中默念,也不知道这个数额是多是少,但比起以亿计的数量而言,显然是少的。

    只是纯种的月瞳,在力量上显然要比那些杂种的强大的多。

    宁可月也是解释道:“你知道人族为何会在短短的时间内盘踞大陆吗?其实论天赋、论血统,论底蕴,人族远远不如其它种族。”

    李云霄想了下,道:“愿闻其详。”

    宁可月道:“因为人族有可怕的‘成长’性!而这一点在其它种族都十分欠缺!”

    “成长性?”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不明白,道:“难道其它种族就不能成长了?”

    宁可月摇头道:“不是不能成长,而是有其极限。”

    他用手一指,下面一只猿猴似的妖兽,肚皮上一个巨大的眼睛,呈现出暗黄色,只有中间一点是鲜红,道:“比如这只月瞳,他身上的纯粹瞳力不足纯种的十分之一,那么他毕生的修为也就被压制在归真神境之下,顶天了也只能修炼到武道巅峰,除非有天大的机缘,才能突破这一桎梏。”

    她赤红的瞳眼一缩,闪动着精芒,道:“而你们人类不同,你们甚至没有这种天赋上的桎梏,只要不断的努力,哪怕是很慢,总能往前走。哪怕一个人的天赋再差,只要有高手的栽培,丹药的改造,资源的堆积,总能突破现有屏障。你们人族的天空是无限的!而很多种族却是有限!即便他们天生比你们强大,即便他们修炼速度十倍于你们,但总归有一天你们能够超越他们。”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默然不语,宁可月所言未必正确,但也蕴含了极深的道理在内。

    人族哪怕是修炼起来也不具备天赋,但在恐怖的人口基数下,终究能诞生出不少惊才绝艳的强者。

    即便是规则缺失,也能用逆天手段继续往前攀登。

    像永生之界的存在,便给如今的魔劫带来了极强的抵抗力量。这便是人之一族积蓄了十万年的力量,正是这些出类拔萃,一代又一代的先辈们,推动着整个族群不断往前延续。

    宁可月突然道:“李云霄,你现在是天武盟之主,算得上是最有权势和话语权的人之一。待我将整个瞳族移出圣器后,我向你讨要一域之地,如何?”

    “什么?!”

    李云霄吓了一跳,怒斥道:“将一域给你们瞳族,你觉得可能吗?!”